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灿荣 张昆鹏:“新时代”背景下未来十年世界趋势分析与中国的战略选择

更新时间:2018-11-23 01:01:45
作者: 金灿荣 (进入专栏)   张昆鹏  

   内容提要:党的十九大报告以高度的历史自觉指明,今天的中国已经处在了“新时代”的历史发展方位上。未来十年事关“两个一百年”目标的第一阶段,这在客观上要求中国必须把握未来发展趋势,从而做到趋利避害。尽管战后的制度设计仍在提供着巨大的稳定性,但是未来十年世界发展的总体趋势表明,世界的不确定性将持续提升。十九大报告向世界宣示了中国的战略选择,它不仅具有极其深刻的世界历史意义,也为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注入了一股强大的确定性力量。面对复杂多变的世界,中国既要保持战略定力,预为之谋;同时,更要避免战略冒进,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受挫。

   关 键 词:新时代  历史自觉  大国关系  国际格局  世界趋势  工业化

  

   关于人类的哲学智慧,黑格尔先生在《法哲学原理》中提出“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后起飞”,[1]而马克思先生则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断言“高卢雄鸡的高鸣”。[2]当然,我们必须首先要承认的是,至少就今天的研究水平而言社会科学的预测功能是很差的,主要的工作还是集中于对过去错误与成功的经验进行总结。然而,想提前获取对于未来世界的认知是人类的本能。因此,本文大胆地在高度盖然性的条件下对未来十年的世界趋势做一个一般性分析,为学界的批判树立起一个靶子,进而在相互批驳中寻找到某种可靠的路径。

   “新时代”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以下简称“十九大”)报告中的一个新关键词,它的出现反映了中国共产党人高度的大历史自觉。同时,“新时代”也构成了本文分析未来十年世界基本趋势的历史起点。在“新时代”背景下,未来的世界将是怎样的发展趋势?中国做出了怎样的战略选择?它具有怎样的世界历史意义?这些是本文尝试给出回答的三个具体问题。

  

一、历史自觉与“新时代”背景的判断


   所谓历史自觉,是指建立在对历史运动规律深刻理解的基础上,以能动性的创造实践构建一条符合“以人为目的”的发展道路。回顾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进程,以“斗争”①为主题的历史直至改革开放才得以结束,以“发展”为主题的历史进入舞台的核心。从这段近两百年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人可以获得的一个基本经验是:必须以高度的历史自觉才能够走出一条符合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道路。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早期革命党人没能拯救中国,中国共产党人早期刻板学习苏联共产党也饱尝了失败。直至中国共产党人自觉走上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中国革命才真正地获得了转机。然而,新中国成立后一度失去了历史自觉,盲目地学习苏联高度计划的经济体制、盲目地拒绝西方的市场经济。直至邓小平一锤定音地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中国才再次重获历史自觉。

   近五年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新一代中国共产党人,正以高度的历史自觉审视着中国未来的发展道路。“坚持改革的目的是要不断推进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赋予社会主义新的生机活力。这里面最核心的是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偏离了这一条,那就南辕北辙了”。[3]

   今天的中国已经深度融入世界,世界也在日益深入地融入中国。在“十三五”规划中,坚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被列为指导发展的基本原则,“全方位对外开放是发展的必然要求。必须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既立足国内,充分运用我国资源、市场、制度等优势,又重视国内国际经济联动效应。积极应对外部环境变化,更好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推动互利共赢、共同发展”。[4]这种极具穿透力洞见的背后不仅反映着历史自觉的深刻要求,也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共产党人实事求是的精神。没有历史自觉的自信是一种乌托邦式的自信,习近平总书记之所以能够提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与文化自信”,正是根植于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自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所取得的惊人性历史成就表明,人类完全可以选择、创造一条不同于西方模式的发展道路,是中国以亲身实践的“历史自觉”宣告了“历史终结”的终结。

   实践者的能动性创造无法脱离开具体的历史环境,对历史环境的准确把握是顺利发挥创造性的必要前提。邓小平同志当年之所以能够做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主题的重大判断,一方面由于核武器的存在遏制了大国间直接进行战争的冲动,另一方面则是看到了大量战后新兴国家对于发展的渴望,而且认为发达国家同发展中国家在发展问题上具有共同的利益。他分析到:

   “现在世界人口是四十几亿,第三世界人口约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三。其余四分之一的人口在发达国家,包括苏联、东欧(笔者注:东欧不能算很发达)、西欧、北美、日本、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共十一二亿人口。很难说这十一二亿人口的继续发展能够建筑在三十多亿人口的继续贫困的基础上……他们的经济问题不解决,第三世界的发展,发达国家的继续发展,都不容易”。[5]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间,世界形势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变化,不仅仅是中国获得了重大进步,大量的新兴国家也在快速成长,[6]甚至出现了能够对区域格局构成重大影响的中等强国的群体性崛起。[7]面对中国内部以及外部世界的急剧变化,从中国自身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都没能及时地从心理与现实上调适过来,尤其是美国对中国的崛起格外敏感。②现实中,中国海外利益规模的存量业已十分惊人。以非金融类直接投资为例,截至2016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64个国家和地区的7961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1299.2亿元人民币(折合1701.1亿美元)”。[8]可以预见,未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推进,中国海外利益的增量也必将保持一个较高速度的增长。面对巨型中国回归历史舞台的中央,世界也正在步入一个新的时代。

   面对一系列的新情况、新变化与新问题,五年来,中国在对外战略上采取许多前所未有的积极动作。例如,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编织全球伙伴关系网络、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建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加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等等。有学者认为,这些积极的行动意味着中国扬弃了“韬光养晦”转向“奋发有为”。[9]但是“韬光养晦”只是邓小平当年表述的一部分,完整的历史总结至少还应包括“永不当头”“有所作为”。③故而在事实上,这些新理念、新实践并不是对“韬光养晦”的扬弃。诚如贾庆国教授的判断,“这些新的理念既体现了中国领导人对理想世界的思考,也客观反映了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正在出现深刻变化的现实”。[10]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中国共产党人本着高度的历史自觉,做出了中国已经进入“新时代”的重大理论总结。[11]

   理解“新时代”至少有三大重要维度:第一,从中国自身的维度看。中国正由站起来、富起来向强起来飞跃,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第二,从社会主义发展的维度看。尽管中国仍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但是中国的成功证明社会主义具有强大的生机与活力,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提供了新选择。第三,从世界历史的维度看。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历史角色的回归),将不断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

   在历史自觉与时代背景互动的进程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有一条非常清晰的发展主线:推动中国由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这是更高层次上的大历史自觉,它反映了中国共产党人基于人类文明整体进程的思考与实践。从欧洲到东亚的实践证明,工业化所爆发出来的强大生产力大大超出了农业文明社会的想象。马克思也曾感慨地说:“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12]近代历史上,“小”日本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击溃“大”中国,本质上讲是“工业日本”战胜“农业中国”。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核心任务之一就是在苏联专家援助下,以156个建设项目为中心,建立起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初步基础——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13]正如《中国制造2025》中所描述的那样:“18世纪中叶开启工业文明以来,世界强国的兴衰史和中华民族的奋斗史一再证明,没有强大的制造业,就没有国家和民族的强盛。”[14]

   从人类整体的文明进程看,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工业文明当前主要集中于北美、西欧和东亚三大区域。这三大区域内创造了占世界70%以上的财富,但三大区域的人口却仅占超世界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多一点。因此,要想彻底实现人类的工业文明转型必然仍将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

   当然,在对未来抱有偏乐观信念的同时,人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转型过程必定不是一个必然的线性过程,深处历史进程中的实践主体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的历史自觉。对“新时代”的背景的判断为中国未来的行动提供了新的历史基点,但这并不保证中国一定能够走上正确的道路,因为大历史背景的内部始终保持着风云变幻。故此,中国能否获得成功,仍需对未来世界发展的大趋势做更加深入、细致的把握,在历史的进程中对自我的行为保持不断的修正。就国际关系研究而言,十年是一个中等长度的时段,相较短时段的偏确定性、长时段的偏预见性,它更好地平衡了两者之间的矛盾。未来十年世界的发展趋势将是如何?这已经成为一个人们必须回答的、具有现实关怀的问题。

  

二、未来十年世界发展的十大趋势


   由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的转型过程是一个非线性的过程,会因内部不同主体之间力量对比的变化而出现涨缩。这种涨缩变化既是塑造未来世界趋势的一般性动力源泉,也是我们分析未来趋势的内在逻辑主线。

   未来十年,事关“两个一百年”目标的第一阶段。这在客观上要求中国必须把握未来发展趋势,从而做到趋利避害。面对复杂广袤的世界,把握其未来发展的大趋势需要借助于一些基本线条。

   首先是国家,尤其是具备世界影响力的大国与具备强大地区影响力的中等强国。

   其次是区域与国际格局,前者是世界内部大体相对稳定的空间划分,后者则反映了一个时段内国际权势的大体分布。

   再次是新的科技进步及其附带问题,科技创新对于未来世界的塑造是基础性的,它能够深远、广泛地影响人类生活。

   最后是人们当前所面临的突出问题,诸如全球治理赤字、文明的冲突、非传统安全等等。

   综合前述的分析线条,本文认为,未来十年的世界有十大趋势应当引起中国战略界的格外重视。

   (一)六大国关系左右未来世界格局

尽管近年来非传统安全问题研究的地位在学术界日渐上升,但是从历史与现实来看,未来大国关系在国际关系中的基础性地位仍然不会动摇。未来十年大国关系比过去十年更复杂,这是一个大的判断。本文中的六大国指中国、美国、俄罗斯、欧盟(联合起来的欧盟算“一国”)、日本和印度。尽管巴西的人口规模、领土面积都满足大国要求,然而综合考虑工业化能力、市场规模与影响力等维度就将巴西排除在外了。未来这六方的基本行为方式其实相差不多,都会优先处理好内部事务,然后努力发展同其他大国关系构筑良好的外部环境,进而再去推进自己的国际议程。因此,未来大国之间的纵横捭阖、相互参与必然会加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564.html
文章来源:《东北亚论坛》 2018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