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蒋德海:公平正义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伦理的完善

更新时间:2018-11-23 00:47:23
作者: 蒋德海  

   内容提要:公平正义既是民主政治的核心,也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伦理的基本表现。人类社会的进步,首先是政治伦理的进步。历史上,民主政治伦理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它改变了传统的政治生态,用公平正义来凝聚社会,国家的政治问题由人民决定,实现了把公权力关进笼子的梦想。公平正义也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伦理的基本特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与公平正义民主政治伦理的发展相同步。推进公平正义的政治伦理必须理直气壮地高扬民主的旗帜,在社会和国家管理中全面推进公民广泛和深入参与。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政治伦理,只有在人民群众普遍、广泛参与中,才能逐步地生长并壮大起来,并成为我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标志。

   关 键 词:公平正义  民主  民主政治  政治伦理  政治生态  依法治国  政治文明  党的十九大  fairness and justice  democracy  democratic politics  political ethics  political ecology  rule by law  political civilization  19th CPC national congress

  

   公平正义是现代社会的最强音。高扬公平正义的旗帜,全面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已经成为举国上下的共识。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一再强调:“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一贯主张”[1],“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2]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在许多场合都强调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3]。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多处提到公平正义:“我国稳定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总体上实现小康,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1]11“必须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在发展中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4]23公平正义涉及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它是我国社会主义社会不可或缺的一种政治伦理。推进和完善社会的公平正义,必须关注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伦理建设,这是我们在新的历史时代,全面推进和落实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各项方针政策必不可少的原则。

  

一、公平正义是民主的政治伦理

  

   政治伦理是维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本行为准则。之所以基本,是因为它是人类政治活动的原则,体现着人性和道义,成为“支撑着人类生活的框架”性的东西[5]21。违背它就意味着不道德不正义,也就缺乏正当性。例如,中国古代的宋襄公,因为在“宋楚泓之战”中重道义失败了。但从政治伦理来看,中国春秋战争中“君子不重伤”(不再伤害受伤的敌人),“不禽二毛”(不捕捉头发花白的敌军老兵),“不以阻隘”(不阻敌人于险隘取胜),“不鼓不成列”(不主动攻击尚未列好阵势的敌人),在今天看来仍不失为是一种人性化的政治伦理。而这种人性化的政治伦理在西方近代国际法理论鼻祖格老秀斯的《战争与和平法》一书中,同样可以看到①。而后世中国人对宋襄公的态度,正好反映了某种政治伦理的蜕化,导致以诡诈、阴谋为特点的政治伦理发展成为“厚黑学”,背信弃义、不择手段甚至成为政治伦理的常态。现代民主社会强调政治活动的公共性和社会幸福,故与传统社会相比,不但更加强调政治伦理,而且有了根本的区别。“国家不过是一个有资格使用权力和强制力,并由公共秩序和福利方面的专家或专门人才所组成的机构,它不过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工具”[5]11。而政府的“目的在于为全体国民——个人的和集体的——造福”[6]。指导这样一种行为的政治伦理就必然具有自己的特点,这就是民主时代的政治伦理。

   与传统政治伦理不同,民主政治所具有的多元化价值取向决定了民主政治伦理必须体现公平正义,并以此建构起维护多元价值的伦理基础和价值形态。社会中经常提到的公开、公平、公正、民主、自由、法治以及“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等等,都是民主政治不可缺失的政治伦理,并在不同程度上体现着公平正义。例如,民主要求政治行为公开,所以有了公开性的民主诉求,而有了公开,才有可能公平和公正。当政治活动是公开的时候,政治资源的分配及其正义性才能得到有效的保障;反之,如果没有公开的政治环境和伦理,政治的公平性、公正性就会缺乏基础。这就是公开的政治伦理与其他民主的政治伦理具有并存、共生甚至互相依存的特点。如公开就必须与平等、宽容、自由等价值相同步,没有政治上的平等,民主政治的公开性就不可能。民主的政治伦理就像一张网,其中每一个环节都互相影响和依存,从而共同促进民主政治伦理的公平正义。

   在民主的诸多政治伦理中,公平正义具有突出的地位。如果说政治对社会生活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则公平正义是民主政治的一种决定性的政治伦理。它决定了民主的其他政治伦理是否可能及其程度。

   (一)正像政治决定了社会生活的主要方面一样,公平正义是民主社会全部道德的基础

   亚里士多德早就说过:“正义”虽然不是理性生活的全部,但却是构成理性生活的“道德德性”中调节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德性,能促进别人和社会的利益,因而“常常被看作德性之首,‘比星辰更让人崇敬’”[7]。如民主政治的自由和宽容,就建立在公平正义的基础上。民主国家的公民可以自由地批评政府,即使这种批评有时并不准确甚至是错的,也不受追究。其目的就是要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反之,如果公民的批评一有错误就要追究,人们就会对批评权敬而远之。当然,公民批评政府,也不能无端造谣,如果能证明是故意造谣诽谤,也要受到追究。正是这种包容和批评的善意性,体现出公民和政府之间的这种公平正义。

   正因为如此,在当代社会,公平正义成为民主法治条件下政治活动的首要价值——“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正像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一样”[8]1。政治是社会公共事务的活动,民主政治下的公共事务是众人之治,必须体现公平正义。公共事务的政治活动如果不公平,就不可能是好政治,也绝对不可能获得人民广泛的拥护。而唯有以公平正义为政治伦理的政治活动,才能使公共事务的管理体现出公平正义。同样,公平正义作为政治伦理也必然地影响其他方面的社会生活。人们的经济生活、文化生活、宗教和哲学活动都与政治伦理密切相关。在社会生活中,正是公平正义的政治伦理使以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为目标的边沁功利主义原则能够在相当长时间里成为主导经济活动的思想原则。但随着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理念的发展,今天的社会幸福不能仅仅满足于“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首先必须考虑弱势群体的幸福是否得到保障,强势群体是否受到约束。因此,现代民主社会对制度的选择“必须不仅建立在经济的基础上,而且还应建立在道德和政治基础上”[8]251,“人类行为准则应该是:坚持一种非暴力与尊重生命的文化,坚持一种公正的经济秩序与团结的文化,坚持一种诚信的生活与宽容的文化,坚持一种男女之间的权利平等与伙伴关系的文化”[9]24。这是维系现代民主社会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基本政治伦理。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这种共识性的政治伦理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若无一种伦理方面的基本共识,任何社会迟早都会受到混乱或专制的威胁。若无一种全球性的伦理,就不可能有更美好的全球性秩序”[9]15。

   (二)作为民主政治首要原则的公平正义能够转化为凝聚社会的强大力量

   为什么民主政治是最优越的政治?就因为民主政治具有最广泛最持久凝聚社会的力量。任何一个社会的生存和发展都需要凝聚力。而政治活动与社会凝聚力有关。故“政治过程——不仅仅在哲学讨论中才被论及,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也确实发生着——充斥着对理想观念的祈求。人们使他们的政府致力于人的生存、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致力于平等、正义、和平和良好的秩序;致力于根除阶级分化和类似的贵族目标”[10]。而民主政治无疑是所有政治中最具有凝聚力的政治形式。“现代国家是具有最强社会内聚力的人类群体,是具有最无可争辩的中心权威的人类群体,也是成员资格界定得最清楚的人类群体”[11]。顾准在希腊城邦制度的研究中,就曾深刻地指出希腊民主政治所隐含的强大凝聚力:“虽然薛西斯动员了整个东方世界的全部人力物力……结果竟以彻底失败告终。这次战争的结果,充分证明了创造和发展的希腊文明优于停滞不前的东方文明……一旦外敌侵犯使这些城邦集结起来成为坚定的抗敌同盟,它就完全可以战胜在专制主义统治驱迫之下的貌视强大,实际上是离心离德的帝国军队。”[12]

   诚然,社会凝聚力也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变化。中国从秦汉到唐宋,曾创造过辉煌的社会文明。公元700年前后的长安,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当时的欧洲城市人口大都不上万,而长安仅城内就有百万人口,其中外国使团就达70多个,有留学生两万。但中国历史进入明清以后,由于封建专制的封闭高压,社会的凝聚力日益丧失。20世纪后,当孙中山先生说出“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时候,实际上明确了一种新的最强大社会凝聚力的产生。为什么昔日的大清王朝面对资产阶级革命后的新世界会迅速分崩离析?是因为建立在专制统治上靠暴力高压或欺骗维持的社会是极为脆弱的,臣民没有做人的尊严。马葛尔尼使团回到英国十年后,使团成员巴罗发表了关于中国的评论,其中讲到当时的中国人,生活在“最为卑鄙的暴政之下,生活在怕挨打竹板的恐怖之中”[13]427。庞大的中国当时就是靠这样一种恐怖的高压维持统治。而一旦这种社会压力减弱,社会马上分崩离析。清王朝号称大清帝国,但老百姓看清军和英军、日军的战争,似乎是局外人。当年的八国联军竟然还有一支全部由中国人组成的华勇营,他们打仗英勇,屡屡获得嘉奖。孟子说过:“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14]对当时的百姓而言,不管谁赢,无非是换一个主人而已。这样的社会岂能有凝聚力?

   (三)公平正义的力量来源于民主政治的特殊性质:众人之治及公开、平等和社会正义

民主政治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故民主社会是不是有凝聚力,关键是人民能不能当家作主。而人民要当家作主,首先,要求政治活动的公开。民主政治是人民广泛参与的政治,人民是国家和社会的主人,公共权力属于人民,权力公开行使是民主的题中应有之义。人民不但有权知道权力如何行使,而且要求保证权力用于公共利益。这就要求民主政治必须是公开的,是能够经得起人民评说监督的政治。其次,民主政治要求平等参与。参与是民主的核心价值,民主在一定意义上就是参与,人民通过平等参与实现当家作主,是实现社会正义的重要途径。而平等与政治公开有着内在联系。参与平等保障了公开,任何人在政治活动中都不享有政治特权,任何公共政治活动都必须透明公开。参与平等也保证了结果平等,而公开又将这种参与和结果的平等置于阳光下,从而保证了平等。由此产生了民主政治的第三个要素:正义。民主政治的正义是公开、平等前提下的正义,它与民主相联系,是一种体现社会平等、众人参与、社会幸福和人民当家作主的正义。它既不是某一个阶级或一个群体的正义,也不是什么人随心所欲的正义,而是面向所有人的正义。公元前431年雅典政治家伯里克利在阵亡将士葬礼上就生动地论述了民主政治的这种伦理价值:“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是因为政权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解决私人争执的时候,每个人在法律上都是平等的;让一个人担任公职优先于他人的时候,所考虑的不是某一个特殊阶级的成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559.html
文章来源:《行政论坛》 2017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