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少颖:美国对“超越遏制”战略的谋划与实施

——以德国问题为中心

更新时间:2018-11-22 23:24:29
作者: 田少颖  

  

   摘要:1989年春夏,布什政府提出“超越遏制”对苏联战略及“完整而自由的欧洲”构想。美方要求苏联放松对东欧的控制,并试图利用欧洲常规裁军谈判促使苏联从东欧撤军。两德统一进程开启后,美国设计了“二加四”谈判框架,使其与欧洲常规裁军谈判相配合,以此推动统一的快速实现,并使苏联尽快从民主德国撤军。最终,美国实现了使德国按西方方案统一的目标,同时又为北约东扩打下基础。两德统一的溢出效应加速了苏联的解体,在此期间美国放弃了“超越遏制”战略中把苏联引入国际体系的目标,转向管控其退出欧洲及解体的过程。

  

   原载于《德国研究》2018年3期

  

   两德统一是冷战终结进程的核心环节,本文从美国、苏联和联邦德国在东西方裁军及两德统一过程中的互动视角切入,分析美国如何谋划对苏“超越遏制”战略,及其在德国统一问题上的实施,以丰富对冷战终结复杂性,美国战略谋划、议程设定能力的认识。

  

一 、美国对苏联的遏制战略及其德国问题政策

  

   二战后,如何处置德国这个核心问题成为形成冷战格局的一个焦点。美国将苏联把影响扩大到东欧各国并占领部分德国领土视为扩张行为。1946年2月,美国驻苏使馆参赞乔治·凯南对美国国务院发回8千字“长电”,提出对苏“遏制”战略。[1]其中的新思想奠定了美国对苏政策的基本点:第一,不接受苏联势力扩至东欧。第二,试图改造苏联的思想与行为。

   冷战初期和中期,美苏在德国问题上多番较量,在两次柏林危机期间,战争风险曾使全世界感到惊恐。在经历第二次柏林危机及古巴导弹危机时的尖锐对峙后,东西方关系转向缓和。到20世纪70年代初柏林四国协定签署时,东西方在德国问题上暂时达成妥协。[2]然而,西方不接受苏联在民主德国移植的制度,联邦德国也从未接受民族永久分裂。

   冷战期间德国问题和东西方军备竞赛及裁军谈判深度捆绑在一起。1976年,苏联开始在其欧洲领土和华约各国部署SS-20中程核导弹,在军事上加大对西欧尤其是对联邦德国的威慑。[3]美国总统卡特事先答应在联邦德国部署美国产中子弹予以抗衡,后又出尔反尔,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对此极为愤怒,在国际上高调提出中程核导弹问题,引发“欧洲导弹危机”。1979年底,北约确定了既要在西欧部署美国产中程核导弹,以对抗苏联,又要和其谈判,争取削减、销毁双方此类武器的“双轨”决策。这一决策是施密特意图的体现,联邦德国在北约核战略中的影响力明显增强。然而,在保持军事抗衡的同时,施密特并不愿配合美国对苏联实行强硬政策,其目的是维系欧洲缓和局面,维护本国和本民族利益。[4]

   1981年里根总统上台后,对苏联极为强硬,除言辞抨击外,还以战略防御计划对苏联施压,迫使其参加核裁军谈判。[5]在里根第二个任期期间,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启动改革,美苏关系进入新的缓和期。双方的数次首脑会谈主要集中在裁军和地区问题上,很少谈及德国问题。里根起初对德国问题不太重视,日后才有所转变,并于1987年访问联邦德国。然而,里根没有冷战将会终结的预估,也没有提出解决德国问题的预案。[6]

   相比里根,布什总统和西欧政治家更熟悉,对欧洲人的需求也理解得更深刻。布什团队在1989年3月已意识到两德分裂局面可能变动,内部开始讨论如何更新对苏联和联邦德国政策。[7]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凯南期望的苏联思想和行为的根本改变开始了。戈尔巴乔夫等推出了“共同欧洲家园”构想,即改变苏联对外行为,促使东西方接近,使苏联能够在经济上利用西方,尤其是利用西欧提供的资源。苏联领导人大力推动核裁军及欧洲常规裁军谈判,改善对美欧关系,希望使苏联“回归欧洲”。[8]苏联改弦更张,试图加大对西欧影响力,促使美国的对苏战略和对德国问题政策都要有所改变,这一历史任务落到了布什政府身上。

  

二 、超越遏制:布什政府的对苏联战略及其未来欧洲构想

  

   从1979年北约做出“双轨”决策,至1983年11月联邦德国在本土部署美国产中程核导弹,在这数年时间里,西欧各国爆发大规模和平运动,给美欧政界带来巨大压力。在此背景下,1981~1983年,美苏曾就“中程导弹”问题(以下简称“中导”)进行谈判,但立场相距甚远。联邦德国部署美国导弹后,苏联退出了谈判。[9]戈尔巴乔夫上台后,美苏恢复“中导”裁军谈判,其他领域核裁军谈判也取得进展。1987年12月,在苏联做出更大让步的前提下,美苏通过“中导条约”达成共识:销毁双方此类武器。核裁军进展使美欧保守派对苏联的防范心态升级,他们认为苏方要施展技巧击破遏制战略。[10]

   此后,戈尔巴乔夫趁热打铁推动裁军进程。1988年12月7日,他在联合国大会宣布苏联单方面裁军50万人,从华约东欧成员国撤出6个坦克师,引起轰动。次日,美国当选总统布什打电话告诉苏联总书记,他期待和苏方进行建设性合作,但他并不着急。[11]

   苏方对此感到沮丧,裁军攻势重点转向西欧各国,尤其是联邦德国。1989年1月,苏联外长宣布,苏方在从东欧部分撤军的同时,将撤走战术核武器(也称短程核武器,包括射程500公里以内核导弹、核地雷等)。[12]苏联的决定在北约内部引起激烈的争论,英国坚持要升级短程核武器,联邦德国则坚决反对,并要求和苏联尽快进行谈判,销毁这些使用时会给两德和东欧人民造成巨大伤亡的武器。美英开始担心联邦德国中立主义倾向抬头。

   1989年1月,开始执政的布什新政府对苏联裁军攻势感到有很大的压力,但又疑虑重重。布什知道戈尔巴乔夫的提议会吸引欧洲人,尤其是德国人,而美国需要提出对策。[13]为此新政府开始了长达数月的“战略重估”(Strategic Review),导致美苏关系和裁军进程“暂停”。

   面对苏联的外交攻势,美国国务卿贝克回忆当时设计的对苏战略是:第一,和苏联直接谈判,苏联在持续衰落中,主导权不能为其所得:第二,美国可更直接地推动东欧民主化,还要引导苏联介入。[14] 以推动东欧演变反制苏联,是美国的既定政策。

   苏联的超强军力是布什政府关注的重点。1989年2月15日,布什签发了三份国家安全评估文件。在第3号文件中,布什指示:要削减苏联军力。如何改变苏联内外行为是重点。[15]第4号文件称:东欧国家自由的先决条件是苏联从东欧撤军。[16]第5号文件中提出的任务是:戈尔巴乔夫及苏联成功地让欧洲公众对苏联的恐惧降低了……要重新强化大西洋联盟,要研究出一个关于欧洲未来的政治概念;要研究欧洲常规裁军谈判的前景,尤其是对两德的影响。[17]三份文件表明,布什政府急于在美国处于守势时改变苏联的行为。

   随着东欧局势的演变,美国信心上扬,开始走出“重估”阶段。1989年4月5日,波兰政府与团结工会达成圆桌会议协议,后者将参加国会选举。4月17日至5月24日,布什发表四次演说,提出对苏“超越遏制”战略:明确支持苏联改革,欢迎其回到国际大家庭,但要其以行动证明诚意:苏方应大量削减进攻性常规武器,允许东欧自决。布什还提出其欧洲愿景:“完整而自由的欧洲”(Europe Whole and Free),要求结束欧洲分裂。但他强调美国不会离开欧洲,苏联别想分化美欧。[18]

   布什的“超越遏制”对苏战略,与“完整而自由的欧洲”构想,重点都放在欧洲常规裁军谈判上。当时外界批评其回避核裁军,事后证明,这一转向恰和德国问题新动向适时结合在了一起。

  

三 、布什提出常规裁军建议和确立苏联撤军机制


   1987年12月美苏达成“中导”条约后,联邦德国外长根舍力促东西方谈判销毁短程核武器,美国却决心升级部署在联邦德国的短程核导弹。总理科尔支持升级,根舍反对,联邦德国执政联盟内部出现重大分歧。根舍判断苏联、东欧将发生巨变,升级瞄准东欧各国的导弹绝对不合时宜。[19]北约内部的争论在1989年上半年达到高潮,欧陆国家都支持联邦德国反对升级的立场,给美国带来很大压力。

   戈尔巴乔夫趁机对美施压。5月11日,他对来访的贝克说,他决定今年从东欧撤走500枚战术核武器。贝克认为,这是要挑动北约内部争论更加激化,他决心促使布什尽快提出重大裁军建议。[20]

   1989年3月,欧洲常规裁军谈判在维也纳开幕,裁军进程出现新因素。1989年5月底,北约布鲁塞尔峰会召开,布什以常规裁军为主题提出了其建议:首先,北约推迟就短程核导弹升级问题作出决策:其次,减少北约和华约在欧洲战斗兵力,苏联削减32.5万人,美国只削减3万人:最后,缩短欧洲常规裁军协议时间表,6~12个月内就要达成协议。[21]布什的提议受到北约各国热烈欢迎。

   布什的提议是以常规裁军重大提议及推迟短程核武器升级安抚联邦德国,并应对苏联外交攻势。布什的迁就让联邦德国满意,据根舍回忆说,他和贝克在峰会前后形成的互信,奠定了德国统一进程中两人合作的基础。[22]更重要的是,布什的常规裁军建议提出了敦促苏联从东欧撤军的时间表,它表明“超越遏制”战略实质是让苏联做不对等让步,退出东欧。

   布鲁塞尔峰会结束后,布什立即访问联邦德国,呼吁拆除柏林墙,结束欧洲分裂。他说,让欧洲“完整而自由”将是北约的新使命。[23]实际上,在布什的演讲稿中,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以“完整而自由的欧洲”代替了前一版中“德国统一”的提法,是想不要刺激德国的民族主义。[24]美国人此时就虑及德国可能统一,战略上占了先机。

  

四 、“超越遏制”战略的实施与两德按西方方案统一


   两德统一的关键是取得二战战胜国美苏英法的同意,并促使它们撤走驻军。其中,迫使苏联让步是关键。美国担忧统一进程会导致北约瓦解,为此要力保新德国参加北约,服务于美方在欧洲利益。贝克说,在欧洲剧变时,不能任由西德这样分量的国家不受控地滑向他方。[25]对苏联提出的新德国中立化方案,美国早有预判,1989年11月13日,也就是柏林墙开放后数日,布什邀请基辛格赴宴,后者判断苏联将会提出两个条件:统一的德国中立化;解散北约、华约两大集团。[26]

   美国力争两德按西方方案统一,主要体现在压制别国对统一的反对;设计约束苏英法权利的谈判机制,以及力求对美有利的欧洲安全安排三方面。这些谋划是在极为紧迫的时间框架内进行的,但都符合“超越遏制”战略迫使苏联从东欧撤军的意图,符合强化北约这一美方核心需要。

首先,是统一与否之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55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