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干春松:八十年代的孔子

更新时间:2018-11-17 20:58:51
作者: 干春松 (进入专栏)  

  

如何超越八十年代的儒学?

  

   最后说几句,即如何超越八十年代的儒学?我当然不认同简单的超越。我觉得还有一个继承的问题。因为前面提到的那几个面向,到了今天还依然还有理论价值:第一、儒学与政治的关系,意识形态的关系。始终存在着一个结合甚至利用的问题。然后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儒家学者该如何积极地投入到现代的政治建设中去呢。这里面内在包含着两个问题:儒学是否要借助这个好的氛围,这跟你投机到某个氛围不完全是一回事。格君心之非也好,得君行道也好,我觉得这个问题到现在依然是一个没法超越的问题,应该也是儒学的一个困境的问题。那么,这个困境延伸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儒学从跟政治的关系里面延伸出很多新的问题,比方说文化认同的问题、国家秩序建构的问题、民主、人权等等问题,这些问题都还是儒学绕不开跟政治相关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还是一个儒学与现代性的问题。儒学的现代发展跟1840年之后的西方的冲击有很大的关系,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的,所以儒学的发展有一个核心的任务就是如何应对西方的挑战。固然,将传统文化视为中国发展的障碍的观点很是偏颇,但是,中国的发展不能自外于世界亦是不容争议的。目前,有些学者试图将儒学变成一种论证中国可以跟世界脱轨的一种资源,这就不是一种健康的心理。原来我们说儒学是中国走向现代的一个阻力,我们现在看它应该是一个助力还是合力,还是依然是两张皮的东西,甚至可以成为证明中国可以独立发展出一套文明的东西。梁漱溟先生的观点是说:“不是不想,是不能,永远不能。”我觉得,现在还依然是一个很难解的问题。比如像杜维明讨论启蒙,其实质还是对现代性的反思,所提出的是多元的现代性,而不是拒斥现代性。。

   还有一个问题不容回避,就是儒学与信仰的问题。面对现在信仰混乱的情况下,儒学能在这里面做什么。我们这里就有很多的观点了,一个文教、多种宗教,公民宗教等等,儒学是不是宗教本身也是个特别有争议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在八十年代是特别清晰的一个问题,即信仰是愚昧,宗教在八十年代就是愚昧的一个代名词。任继愈先生的那篇关于儒教的文章就说得清楚,也是七十年代末就开始写,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上,1978年就写了。虽然除了极少数的人之外,已经很少有人像任继愈先生那样思考儒教的问题,但是儒家与信仰的问题,至今依然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话题。

   具体到儒家,如何超越八十年代的儒学?我认为且慢超越,先把八十年代的那些东西再梳理一下。在别的领域我不敢说,在儒学领域的话,你比八十年代多了什么议题?没多多少,体用的问题,庞朴、李泽厚都留下了许多说法。还有不能绕过去的就是如何看待经典地位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依然是没有定论。

   所以我的结论是:且慢超越,我们还是先回看八十年代,看看那些东西给我们今天能提供一些什么样的参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458.html
文章来源:弘道书院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