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敦友 郑惠姨:让人生的阅历转化成思想的洞见 ——魏敦友与郑惠姨对谈录

更新时间:2018-11-15 11:17:30
作者: 魏敦友 (进入专栏)   郑惠姨  
一个是新时期,一个是新时代,我觉得这三个概念似乎可以用来描述当代中国的三个节点。新中国是1949年开始,与毛泽东联系在一起,其重大贡献是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确立了中央国家的权威,但是在建立中央国家权威的同时,社会的活力却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特别是在其后期,社会活力几乎荡然无存了。

   新时期是与邓小平相联系的,1978年邓小平主导了中国社会的大变革,在后毛泽东时代开启了一个新时期。1982年新的宪法制定,此后又经历了1988、1993、1999、2004四次修改,然后现在是2018年第五次修改。我认为在新时期的四次宪法修改,核心是针对毛泽东时代新中国建立了新的威权制度却失去了社会活力而实施的,目的在于给社会松绑,让社会恢复活力。最近这40年,可以说,社会拥有了无穷的活力,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同时,我们国家的权威、政府的权威、党的权威也受到了挑战。

   2018年应该是新时代的一个开始,宪法的第五次修改将会开启一个新的时代,其要义乃是将以往两个时代结合起来,形成中国现代宪制的新的建构,即一方面社会生活要有活力,地方要有自主性,另一方面,国家要有权威,中央能掌控全局。我们知道,晚明的思想家顾炎武,他在沉痛思考明朝何以灭亡的时候,提出了“寓封建于郡县之中”理论,他认识到明朝之所以被灭,就是因为专制主义使国家有权威,但地方社会没有活力了。顾炎武实际上提出了一个重大的宪制方面的课题,即如何在国家有权威的同时地方也有充分的活力。我们今天可以从学术的角度,将它概括地称为现代中国宪制建构中的“顾炎武难题”。现今,中国的政治、宪制如何完成这样的一个建构,如何使中央有权威,社会有活力,重塑宪法的权威、国家的权威、党的权威、政府的权威,同时不能损害社会的活力。就比如现在的民营经济,还是要保留他们的活力,促进社会的发展。2018年,提出修改宪法,就是有这方面的变革打算。我作为一个研究社会、研究法律、思考历史和现实的一个学者,我能感觉到这样一个重大的历史时刻,对中国的意义,对把中国建设成为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让人民当家作主,社会有活力,国家强大,人民幸福,民族复兴的重要作用。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具体的历史时期能够感觉到这样一个时期对我们具体的影响。

  

   郑惠姨:老师对生活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的我们有什么建议吗?

  

   魏敦友:我认为应该要努力丰富自己、不断学习、增强自己洞察社会的能力,与人为善、使我们社会少一些戾气,在为国着想的同时,创造自己的人生。在大学首要的是学习、思考、提高自己,到了社会要保持理想,不要成为享乐主义者,个人主义者,我们一方面想到自己、家人,另一方面也要想到国家、社会、民族,心胸要博大一点,人生境界才会高。希望同学们在学习法学知识、社会人文知识的时候,也要学习哲学、学习历史,使自己的人生境界不断提高。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432.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