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滕建群:三种地缘政治学说与“一带一路”倡议

更新时间:2018-11-12 08:47:12
作者: 滕建群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大多数国家的支持,其“共商、共建、共享”思想被看成是新时代国际合作的旗帜。然而,倡议也引起西方国家的焦虑和不安。美国政客和学者把倡议与传统地缘政治学说相提并论,认为倡议是为中国迈向全球霸权服务的理论和方案,是“马歇尔计划”的翻版。对此,我们必须厘清两者间的区别。


一、有人把“一带一路”倡议与传统地缘政治学说相提并论


   进入2018年,美国专家、军情官员和议员就5年来中国“一带一路”建设进行国会听证。结论是:倡议有当年美国对欧“马歇尔计划”的影子,对美国全球影响力构成“一定程度”的威胁。支撑上述结论的依据有三:马汉的“海权论”、麦金德的“心脏陆地说”和斯皮克曼的“陆海边缘地带理论”。三种学说的核心是:控制地球的某一区域,即可控制世界。

   2017年12月17日,曾任特朗普竞选主任、白宫高级幕僚斯蒂芬·班农在日本发表演讲称:“19世纪和20世纪有三个伟大的地缘政治理论,它们塑造了19世纪和20世纪。”中国“‘一带一路’的大胆之处,是把三个地缘政治因素结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计划。它结合了麦金德关于谁控制了中亚腹地,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世界的理论。亚历山大、拿破仑、希特勒、彼得大帝,这些世界伟大的征服者都明白这一点,麦金德就是以此来创造出他的理论。‘丝绸之路’的扩张,把中亚这些重要的国家联系在一起,用孔子重商主义的市场模式真正把伊斯兰教政治统一到一个市场中去,那就是‘一路’……‘一路’是马汉理论的产物,这还是大英帝国和后来美国战略计划基础,就是把沿途的主要港口都连接起来”。

   斯蒂芬·班农说,今天中国在波斯湾、吉布提、南海这样做了。谁用海军,用港口控制世界岛,谁就会控制世界。“他们把麦金德和马汉的理论结合起来,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但是第三个步骤实际上更大胆,知道斯皮克曼的人不多。他的理论是关于从海洋向内陆的沟通线,是你得把侵略者远拒于国门之外,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外。”在班农看来,中国在海洋,特别是在南海上的行动,是让美国无法对华发动大规模入侵,是切断美国印太联系的关键,因此,各国必须加以抵制。

   斯蒂芬·班农耸人听闻的演讲的要点是:“一带一路”倡议涵盖三种地缘政治学说,中国正利用“一带一路”倡议谋求对世界的控制。在中国迅速崛起、美国对华焦虑感上升时期,有人把倡议描述成地缘政治学说,显然不是简单的学术探讨,而是在渲染“中国威胁论”,把中美引入争夺世界主导权的对抗。三种地缘政治学说和“一带一路”倡议的产生各有时代背景,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控制世界的理论,不但含有偏见,且也十分危险。


二、三种学说侧重不同地域控制进而控制世界


   地缘政治上升到国家理论始于19世纪后期。德国地理学家弗里德里希·拉采尔在1897年提出“国家有机体论”,之后发表“生存空间”概念。“地缘政治”源于瑞典学者鲁道夫·契伦,他用地理位置来解释国际政治现象。“它根据各种地理要素和政治格局的地域形式,分析、预测世界或地区范围的战略形势和有关国家的政治行为。它把地理因素视为影响甚至决定国家政治行为的一个基本因素,这种观点为国际关系理论所吸收,对国家的政治决策有相当的影响。”19世纪工业革命走向成熟,人们发现,海洋、陆地及海陆交界处成为国家发展的集中地域,也是控制世界的重要手段。围绕上述维度,三种地缘政治学说应运而生。

   (一)马汉的“海权论”

   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撰写的《海权对历史的影响》和《海军战略》等著作,展示海权对国家的价值和有效性,提出强化海权的条件,认为必须建立起强大的海上力量,即海军。他指出:“当海洋不只是一个国家的边境,或者只是环绕一个国家,而且还把一个国家分隔成两部分或者更多部分,控制海洋就不仅是一种欲望,而是一种攸关国家存亡的大事了。这样一种自然条件,或者是促使其海军诞生和强大,或者是使其国家软弱无力。”

   在他看来,海洋是世界舞台的中心,谁掌握了世界的咽喉要道,谁就控制了世界各国的经济和安全命脉,进而变相地控制了世界。他从历史的角度把世界强权兴败与海战联系起来,提出争夺海上主导权对主宰国家直至世界命运都会起到决定性作用,海权与国家兴衰休戚与共。他认为,海权的重要性有二:一是通过海军优势控制海洋;二是为拓展海上贸易、攫取海外领地、获得外国市场特权而造就的国家富裕和强盛的合力。所谓的“海权”既有军事意义,也有国际贸易含义。一个充满竞争意识的海洋国家必须掌握进攻性海战舰队。

   马汉生活在美国开始向海外扩张时代,不管是海上贸易,还是争夺海外殖民地,美国海上力量确实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表面上,马汉是在研究之前百年海洋对一个国家成长的重要性,实际上,他提出的海权论恰好适应了美国对外扩张的理论需要。作为两洋环抱的美国一直把马汉的海权论当成治国兴邦的基本策略。

   (二)麦金德的“心脏陆地说”

   1904年,哈尔福德·麦金德发表了“历史的地理枢纽”论文,把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称为“枢纽地带”,是世界政治的枢纽。1919年,他将“枢纽地带”修改为“世界岛”的“心脏地带(heartland)”,范围涉及欧亚非三大陆。麦金德主张,世界历史可从地缘政治角度解释为陆权和海权的对抗,认为两个对抗者始终是在力量此消彼长、两者又总势均力敌状态。他提出,国际政治的中枢地带是从东欧平原一直延伸到西伯利亚平原的广阔地域,该地区称之“枢纽地带”。“当我们考虑对这个广阔的历史潮流所作的迅速回顾时,不是觉得明显地存在着某种地理关系的持续性吗?欧亚大陆上那一片广大的、船舶不能到达、但在古代却任凭骑马牧民纵横驰骋,而今天又即将布满铁路的地区,不是世界政治的一个枢纽区域吗?”麦金德设想,心脏地带包括欧亚大陆边缘的德国、土耳其、印度和中国等(内心月),还包括英国、南非和日本等。

   1919年,俄国发生变革。麦金德提出:枢纽地带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包括东欧和西伯利亚,他称之为“心脏地带”。麦金德则把亚洲、欧洲和非洲大陆称之为“世界岛”,提出“谁统治东欧,谁便控制了‘中心地带’;谁统治‘中心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统治世界岛,谁便控制了世界。”同样,麦金德所生活的时代是亚欧列强相互争夺陆地势力范围的时期,他对陆地心脏理论的描述对列强们的争夺产生过深刻影响。

   (三)斯皮克曼的“陆海边缘地带说”

   进入20世纪,美国人尼古拉斯·斯皮克认为,并非是位于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造成对海权国家的威胁,而是位于心脏地带和西方势力控制的沿海地带之间的欧亚大陆边缘地带才是世界主权之争的要害所在。

   在他看来,世界的边缘地带在未来的世界政治格局中地位将不断地上升,并成为统治沿海地带的关键地区。这一地区拥有众多的人口、富饶的自然资源和人类财富,在它的周围有“一条与整个所谓海权国家聚集区相联接的环绕大海和交通线”,海路交通发达。斯皮克曼指出,世界财富所聚集的地区所在,而不再是相对封闭和落后的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工业革命以来,沿着欧洲和亚洲大陆边缘发展起来的工业体系和贸易体系把世界的重心转移到了边缘地带。斯皮克曼看到19世纪之后,航海技术的迅速发展奠定了海上贸易的坚实基础,欧洲和美洲列强们不断把各自边界顺着海洋向前延展或者是列们之间争夺殖民地的缓冲地带。因此,控制边缘地带就等于控制欧亚大陆,控制欧亚大陆等于控制世界。

   斯皮克曼把世界划分为三个重心地带:北美洲及其沿太平洋沿岸地区、欧洲大陆及其沿海地区、欧亚大陆的远东沿海地区。德国和日本结盟意味两国将联手控制欧亚大陆三个实力中心,对美国构成威胁。美国必须联手英国等国家,保证其世界强国地位。斯皮克曼把麦金德所言改成——谁控制边缘地带,谁就统治欧亚;谁统治欧亚,谁就控制世界的命运。


三、百年前的地缘学说成为大国争夺霸权的理论基础


   地缘政治学说应时代发展而生,同样也对时代的演进带来影响。我们在这里不妨只解剖麦金德和斯皮克曼是如何影响有关国家决策的。

   (一)麦金德的“心脏陆地说”

   二战爆发后,美国罗斯福总统对欧亚大陆被轴心国占领感到担忧。他说:“如果我们听任美国之外的世界落入(轴心国)的控制,那么轴心国在欧洲、不列颠群岛以及远东获得的船舰制造设施将会比整个美洲现在的和潜在船舰制造设施多得多——不仅是多,而且多两倍或三倍。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美国倾其全力把它的海军力量翻一倍甚至再翻一倍,轴心国由于控制了世界其他地区,也将拥有足够的能力和物质资源使其力量超出我们好几倍。”

   苏德战争爆发后,美国杜鲁门总统宣称:“如果德国战胜,我们应该帮助苏联;如果苏联战胜,我们就帮助德国,就那样让它们去厮杀,杀得越厉害越好。”美国乔治·凯南描述控制心脏地带的重要意义时说:苏联“在他们认为时机适合和有希望成功的一切地方做出努力来推进苏联政权的正式疆界。在目前这种努力暂限于某些临近的、被认为战略上直接需要的地点,如伊朗北部、土耳期……一个潜在的苏联政治力量扩张到新的地区,其他地方随时都可能发生问题”。冷战开始后,麦金德的“心脏陆地说”是西方国家向苏联发起遏制的依据,杜鲁门、凯南等人延续麦金德的陆权理论。

   苏联解体并没消除西方国家对欧亚大陆国家控制心脏地带的担心。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指出:“对美国来说,欧亚大陆是最重要的地缘政治目标……现在,美国这个非欧亚大陆大国在这里取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美国能否持久、有效地保持这种地位,直接影响美国对全球事务的支配。”他指出,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个欧亚大棋局,是决定世界今后稳定与繁荣前景及美国主导世界地位的中心舞台……美国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没有任何国家或者国家联合具有把美国赶出欧亚大陆,甚或极大地削弱美关键性仲裁作用的能力。”

   冷战刚结束时,西方国家向俄罗斯开出空头支票:北约不会东扩。时至今日,北约已扩至俄罗斯城下。美国在东欧和东北亚地区分别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不是简单的军事工程,而是挤压欧亚大陆两个大国的战略手段。美国公开说,这是防伊朗和朝鲜,但导弹防御计划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目的非常明显。

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特朗普政府发表多份报告,提出要与中俄进行战略竞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350.html
文章来源:《和平与发展》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