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晓原:怪力乱神纵横谈——如何看待超自然现象

更新时间:2018-11-09 00:06:46
作者: 江晓原 (进入专栏)  
人们相信的是常识,是太阳绕着地球转;哥白尼来了,他让大家相信地球绕着太阳转;哥白尼之后,开普勒来了,他说地球绕着太阳转的运动轨迹也不是一个正圆,而是一个椭圆,太阳在其中的一个焦点上,地球绕着它做椭圆运动;再之后,拉普拉斯根据万有引力计算,说椭圆也是不完善的,该轨迹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理想椭圆,如此等等。

   地球绕太阳运动的轨迹图像一点点在改变,每一次你都接受了,认为后面新的东西是正确的,前面的有错误。但为什么前面的都错了,后面的就是对的?你等待着下一个新的故事来告诉你前面这个也是错的。今天的现代天文学家告诉你拉普拉斯的观点也不完善,还有更多他没计算过的东西!

   地球绕太阳运动的轨迹图像不断在变,爱因斯坦告诉我们,牛顿的万有引力描绘的图像是不对的,所以图像就变成另外一个图像了。当抛弃旧图像的时候,你没想过被你抛弃的旧图像是不是科学。现在如果向一个学生提问,爱因斯坦说的相对论的时空如果是科学的话,那么牛顿的绝对时空是不是科学?我相信大部分人不得不承认它也是科学;如果承认它也是科学,那么科学的图像不就不一样了吗?两个不同的图像,为什么都是科学呢?它明显是不一致的呀。科学的客观性不就开始动摇了吗?事实上,在别的学科里,这样不停的更换同样多的是,每次更换以后你都接受新的,慢慢你就会觉得这不是科学了。如果你承认旧的是科学,那么你就得承认科学不一定是正确的,科学中有很多结论不一定正确。既然它里面的很多结论有可能是不正确的,那哪来的客观性。

   在牛顿发明万有引力之前,宇宙中有没有万有引力?极端的答案是“没有”。万有引力就是从牛顿发明的那一刻开始的,在那之前没有万有引力。很多人不赞成这个结论,并开始怀疑我可能是个神棍,觉得这样的结论简直就是怪力乱神。现在,我就要用霍金的故事来证明以上所述是不是有道理。

  

金鱼物理学,以及科学的“客观性”


   霍金最有名的《时间简史》是讨论宇宙和时空。他的另一本《大设计》里讲到了神棍问题,如果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了,《古怪的科学》里的很多问题就都解决了。现在为止,很多人不会同意牛顿发明万有引力理论之前,宇宙中不存在万有引力的言论。

   霍金在《大设计》里非常巧妙地讲了一个“金鱼物理学”。假定在一个鱼缸里面养了数条金鱼,这些金鱼中出现了一个物理学家,这个物理学家立下志向说要建立一套物理学。它采用的全部是人类物理学的基本原则:观测事实,收集数据并建构起一个模型来,然后使该模型能够用数学工具进行演绎和描述,最后来演绎这个模型,预言一些新的现象,并通过观测来验证这些现象;如果验证不了,就修改模型,做一个新的,再去观测,直到可以验证了为止。所有这一系列工作完成了,一个“金鱼物理学”就建立起来了。

   霍金问读者,“金鱼物理学”和人类的物理学会不会是一样的?答案肯定是不一样。理由是,金鱼缸里的金鱼永远不会离开金鱼缸,它只能在金鱼缸里建立它的物理学,而金鱼在水里待着,看外面的世界要经过折射和变形,所以观测到的数据跟人类的肯定不一样,因此“金鱼物理学”一定跟人类的不一样。由此,霍金问,金鱼建立起来的物理学和人类的物理学谁是正确的呢?所有没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的人都会说:“当然人类是正确的,金鱼建立起来的物理学怎么会正确。金鱼从一开始观测的数据就是错误的,建立的物理学不可能是真的。”

   但霍金说,这样的判断是错的,金鱼缸里的物理学和人类的物理学是平权的,为什么呢?因为金鱼和我们遵循的原则是一样的,那我们为什么相信人类观测的数据,而不相信金鱼观测的数据呢。人类生活在一个有大气的地球上,大气本身或许是另外一个大鱼缸呢。之所以说这两个物理学是平权的,是因为它们采用了同样的原则和同样的方法。那么既然我们看到的外部世界和金鱼所看到的外部世界是不一样的,哪个是真的呢?凭什么说我们看到的是真的,金鱼看到的不是真的呢?如果答案是两个都是真的,就像托勒密和哥白尼两人的观点都是正确的。

   霍金说,从这开始,我们就不能再相信科学的客观性,即我们外部的世界到底长什么样,有什么规律,其实我们是不知道的。我们知道的是今天发明了一个理论,并把这个理论称之为图像,我们用该图像来描绘外部世界。由于科学不断地发展,我们今天用图像A来描绘,明天用图像B来描绘,后天用图像C来描绘。此刻用的图像也会随时被新的图像取代。我们明确地知道,今天的图像不可能是千秋万代一直用下去的。

   霍金用他的思考颠覆了科学的客观性。霍金说他接受了一个“依赖图像的实在论”(即假定外部的客观世界依赖于图像,你只能通过图像去了解外部世界)。当我们说某个人手里拿着一瓶水的时候,我们是有图像的,这里面包括了一系列我们假定的东西,比如我们的视觉是能够正确地传递图像的,我们的脑子是能够正确地接受视觉信号的,我们的语言是能够正确地表达脑子里想的所有这些环节里的图像的。我们用了一整套的图像才形成了对外部世界的描绘,而这些图像随时都可能发生改变,所以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今天我们接受的图像就是终极真理。

   这样一想,科学的权威性就已经动摇了,科学并不具备绝对的客观性。科学中有很多东西是我们人类建构起来的。牛顿发明万有引力之前,世界上不存在万有引力,我们只是用一种极端的方式表达了霍金的观点而已,因为牛顿的万有引力理论就是一个图像,在没有这个图像之前,我们用另一个图像了解外部世界。在牛顿之前,我们用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来看外部世界,那时,外部世界的图像不存在万有引力。极端地说在牛顿之前外部世界没有万有引力也未尝不可。

   所有这些你认为客观的东西,其实都不是客观的,都只是你用的图像而已。如果接受了这样一种科学观的话,对于《古怪的科学》里讲的每一种怪力乱神现象,我们都是可以接受的,也就是说这些怪力乱神都是可能存在的。再过100年,我们再来检查这本书里的24种怪力乱神现象,也许就会发现其中的10种已经被科学理论解释了。我们今天的物理学能解释的很多事情,对于古人来说就是怪力乱神,他们当时是完全不能相信的,因此,今天的怪力乱神可能就是明天的科学事实。既然如此,那有什么不可以谈论的呢。

   谈论怪力乱神和用它指导你的工作不一样。比如,你的工作是制造人造卫星,并要将其发射到火星上去,那你得听牛顿的,听爱因斯坦的,他们的理论是有用的。又比如,你需要用什么理论来指导你的人生,那今天的科学理论对你指导人生更有用。求职也好,拍拖也好,相信科学可能比相信怪力乱神更有用,但你可以采取一个宽容的态度。民间自发的研究是没问题的,甚至想发表你的成果也可以,法国的报道里就经常谈论怪力乱神。

   尽管我并不相信他们的理论,但是也不反对他们研究,也不会打压他们。对伪科学也不要斩尽杀绝,实际上伪科学有可能是科学的温床。有人说那是伪科学,如果有人用伪科学招摇撞骗怎么办?其实这不应该祸及伪科学。同样的,用科学招摇撞骗也不会治科学的罪。所以要对招摇撞骗的行为本身治罪,至于用什么工具招摇撞骗是没关系的。因此我们要对伪科学宽容,但也反对坏人招摇撞骗的行为。

  

   部分观众提问实录:

   Q1科学能够从巫术占卜中脱胎出来,是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完整的科学体系,但是现在已经有了完整的科学体系,伪科学对我们来说就是错的吗,还是依然会对科学的发展有更好的帮助?

  

   回答:这个问题的前提有一些问题,我们总是说我们所知的远小于我们未知的,所以我们没有理由认为现在的科学体系是完备的。这个常识提醒我们现在的科学体系不是完美的,也不是完备的,那么伪科学就不仅仅是给我们试错的,而是存在于科学有限的已知的边界上。它们一直在旁边候补,等着有一天能进入科学,所以不仅仅是试错。

   Q2现在“建构论”已经涉及到各个学科中了,它容易走向一种“反实在论”和“怀疑论”,那么有没有对“建构论”的修补,或者反对“建构论”的专业?

  

   回答:对于建构论,我本人很欣赏。我的观点中有明确的建构论倾向。所谓建构论,其实就是学术黑话,即对客观外部世界以及科学客观性的质疑,这种质疑中有人为的建构,当然也有很多人要驳斥建构。科学共同体中的很多人是非常讨厌建构论的。现在科学的权威已经非常高了,我们不用担心建构论是否太强,要担心的是建构论是否太弱了。

   科学共同体中有很多人反对建构论。原因是:第一,科学共同体中的科学家一般不驳斥讲怪力乱神的人,他们不屑于与他们争辩;第二,他们忙着写论文、拿课题,还得争取经费,没有时间争论这些。所以大部分科学家不理他们。偶尔会个别科学家看不下去,觉得讲伪科学的人太猖獗了,才会出来与他们争论。这种时候,多数情况下,科学家居于下风。为什么呢?科学家掌握了科学,于是很容易相信自己是人群中聪明的人。而那些企图挑战科学家传统观点的人,事先会对这些问题准备几个不同的答案,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于是,当他们争论时,科学家常常居于下风。

  

   Q3梦境中出现的场景在未来的某一天情境重现了,感觉像是未卜先知,这个怎么解释呢?

  

   回答:这个现象不少人经历过,我看过若干种解释。科学的解释说这纯属是一种幻觉,一般人不会将梦境及时地记录下来,后来见到似曾相识的场景也是一种幻觉。夸张一点说,你可能有特异功能,很多人在小时候或多或少都有特异功能。国内著名的科幻作家韩松在3岁时有透视的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功能逐渐消失了。类似的情况有很多,受教育之后就会排斥这种超能力,纪晓岚解释这种现象为“智慧日开,神明日减”。再夸张一些讲,我们预知未来,进行一次时空旅行之后再回到当下,就可以预知未来了。所以人在某种状态,比如做梦时,灵魂出窍了,从而进行时空旅行了,从而可以预知未来了。但这都是一种猜测,没有实证。对于很容易做梦(一入睡就做梦)的人,将梦境全部记录下来,或许在未来会有很好的研究价值。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300.html
文章来源: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