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联:移民问题与欧洲认同的“多样统一”

更新时间:2018-11-01 19:44:32
作者: 王联  

  

   摘要:2015年欧洲爆发难民危机以来,欧盟内部一直争吵不断。极右翼政党借助民粹主义思潮乘势而起,公开奉行反移民、反一体化、反伊斯兰的立场,进而上台执政,进一步强化边境检查,阻止移民进入或过境本国,枉顾欧盟早先曾经确立的规则,在移民问题上大肆推动民族主义的政策立场。三年过后,欧盟内部在移民问题上的矛盾与分裂,并没有因外来人口数量的减少而有所缓解。相反,极右翼政党不放过任何能够煽动民粹、提升自我的机会,坚持以一国利益和立场为中心,反对和阻挠欧盟通过单一政策来规范移民问题的解决。欧洲联合进程中曾经的“多样统一”,正遭遇来自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势力前所未有的挑战。

  

   今年6月9日,一艘名为“阿奎里厄斯号(Aquarius)”的救援船只,在地中海接收了629名获搭救移民,其中包括80名妇女和100多名少年儿童,他们主要来自26个国家,多数是非洲国家人民,也有阿富汗、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人。这艘船试图在马耳他或意大利靠岸,但遭两国公然拒绝。消息见报后迅速引起欧洲舆论的关注,一度还引发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意大利新总理孔特之间的口水仗。尽管后来西班牙开放港口接纳了这些移民,但欧洲各国针对近年来大量难民或移民的涌入而展开的攻讦,显示欧盟国家间乃至一国内部就如何应对这一问题而存在的分歧,并没有随着最近两年移民入境数量的明显下降而有所缓解。相反,“阿奎里厄斯号”靠岸遭拒,进一步凸显了欧盟各国过去三年来在致力于合作解决难民危机或移民问题上的困境。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一篇题为“西班牙拯救了‘阿奎里厄斯’,但欧洲仍在海上”的评论指出的那样,“如果没有更好的欧盟移民政策——以及更少的移民漂泊,欧洲在人权上的道德权威将减少,破坏性的民族主义会蓬勃发展,迁徙自由将受损,而欧盟作为一个单一实体的工作能力将进一步被削弱”[1]。

   欧盟由于移民问题而面临分裂的危险,或许只是媒体的夸大报道,但是,在“多样统一(Unity in Diversity)”基础上形成的欧洲认同,在当前这轮移民潮中不断遭遇质疑,却是客观事实。欧盟国家长期卓有成效的联合进程,缘何在移民问题上停滞不前,甚至还有可能威胁到未来各国间合作的顺利开展?这是本文要回答的主要问题。

  

一  难民和移民问题的新发展

  

   欧洲有长期接收难民的历史经验与教训,远的不说,就在冷战结束以来,欧洲就经历了数次难民涌入的高峰期。在1992年欧盟15国从前南斯拉夫接收创纪录的67.2万难民之后,2001年欧盟27国再度接收42.4万申请庇护人员,到2006年时这一申请庇护数降到不足20万人。此后,非欧盟成员国人民申请欧盟27国乃至现今的欧盟28国庇护的数量逐年递增。从2012年开始,增速加快,由2013年的43.1万到2014年的62.7万再到2015和2016年的130万人。2017年,向欧盟各国寻求国际保护的庇护申请人数回落到70.8万(见图1)。其中,首次申请庇护的人数大约有65万人,相比于2016年的120万峰值少了56万人。[2]

   据欧洲议会网站公布的有关非法移民进入欧盟的数据显示,在2015和2016年,有超过230万非法越境者,而2017年这个数字剧降到20万人,是过去四年中的最低值。[3]欧盟边境管理局(The European Border and Coast Guard Agency)公布的2010年以来的非法移民数据也显示,自2015年以来,入境欧盟的非法移民数量也呈下降趋势(见图2)。考虑到一个人有可能不止一次地穿越欧盟国家的边境,因此,实际进入欧盟的非法移民人数可能更少。对作为整体的欧洲而言,外来移民数量从百多万人下降到数十万人,今年以来实际进入欧盟国家的非法移民甚至不到5万人,差别还是挺大的,但欧盟国家仍然不能摆脱移民带来的巨大不安与担忧,个中原因值得探究。

   自2015年4月至今,针对难民或移民议题,欧盟成员国(包括与其盟友及周边国家等)做了大量工作,仅定期和不定期的首脑峰会就开了18次之多(见表1)[4],但对于艰难达成的协议,各成员国要么执行不力,要么公然拒绝执行。

   无论按国别还是把欧盟28国当作一个整体来看,欧洲都不是世界上接受难民最多的地区。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数据,2017年接纳难民最多的国家分别是土耳其350万、巴基斯坦和乌干达各140万、黎巴嫩100万和伊朗98万。[5]正如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历史学教授狄奥多拉·德拉戈斯汀诺娃(Theodora Dragostinova)评论的那样,“历史研究表明,移民总是占总人口的一小部分。在欧盟,2015年的人口接近7.5亿,甚至100万难民的存在仍然是一个相对不重要的数字”[6]。而且从申请庇护人数及移民进入欧洲的情况看,近几年都呈明显下降趋势,但欧盟各国却依然在这一问题上吵翻了天,迄今未能制定一项得到各成员国一致接受并有效执行的移民政策。表1显示,自2015年以来,欧盟一直将移民问题作为优先事项加以对待,也在不断采取各种措施以应对移民问题和改进庇护制度。但是,“欧盟晴雨表(Eurobarometer)”民意调查2018年6月公布的调查结果却显示,有58%的受访民众认为欧盟应对移民问题不够充分,有72%的受访民众希望欧盟在移民问题上做得更多;希望欧盟在保护外部边界问题上做得更多的有69%,不满意该项政策的则有50%;而在反恐怖主义问题上,认为欧盟还要更努力的比例高居首位,达到77%,有57%的受访民众不满意欧盟在这方面的行动。[7]由此可见,所谓“难民危机”或“移民问题”并没有随着外来人口的减少而有所缓解,相反,社会由此产生的不安、担忧甚至对移民及其文化的恐惧还在延续。

  

二  移民问题加剧民粹主义兴盛

  

   诚然,移民会带来一系列问题,一大波难民的涌入更是给欧洲当地的社会治安、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乃至于就业竞争等方面带来巨大挑战。相对于这些外来移民,欧洲民众的自我民族意识必然会骤然提升,如同早年梁启超曾经说的那样,“何谓民族意识?谓对他而自觉为我”[8]。一旦难民或移民获准定居,还会产生群体性的不同社会生活方式与不同文化背景间的摩擦与融合,这必然是一个相对漫长又充满不确定性的过程。加之移民群体的文化背景绝大多数都不同于欧洲本地(见表2),由此带来的“文明冲突”的风险,也伴随2015年和2016年欧洲屡屡发生的恐怖袭击个案而被不断放大,从而引发媒体和大众对主体为穆斯林身份的外来移民的不信任、猜忌、怀疑和排斥,使民粹主义思想及其社会实践得以在遭遇移民大潮冲击的欧洲社会中泛滥开来。

   在欧洲,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政治社会思潮并非新生事物,而是一种长期存在的社会现象,只不过由于其主张和诉求过于激进、极端,而不为多数民众、特别是体制内政治精英们所认可和接受。但是,自从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洲各国的民粹主义思潮不断抬头,一些民粹色彩浓厚的政党和组织借机扩大自身影响,高举反全球化、反欧洲合作的旗帜以争取选民支持;而难民危机和移民矛盾的加剧,则为民粹主义找到了新的宣泄渠道。因为在一些民众眼中,外来移民不仅抢走了本属于他们的工作机会,也侵占了日益减少的社会公共资源,并且对欧洲本地文化和社会公共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于是,他们公开提出反移民、反伊斯兰、反入侵的主张,以呼应普通民众对经济前景不明、失业率攀升、恐怖袭击频繁发生的忧虑和不满。

   如何界定民粹主义,学界迄今没有定论,这也从一个侧面解释了现实世界的民粹主义的多面性、复杂性:它没有既定明确的政策纲领,意识形态上也经常左右不分。作为一种社会思潮,民粹主义主要表现为反对精英主义和建制派长期把持国家事务;作为一种群众运动,民粹主义鼓吹平民大众掌握自己的命运,对传统体制实施激进的变革;作为一种政治斗争手段,民粹主义表面上诉诸群众集会、全民公投或街头抗争等形式以实现“还政于民”,实际上仍然是政治精英通过对大众的操控而赢得选举、上台执政,只不过民粹主义精英往往强调自己才“真正”代表人民。

   自从2015年难民危机爆发以来,围绕移民(Immigration)、一体化(Integrity)和伊斯兰(Islam)这三个“I”问题[12]展开的辩论,一直成为欧洲大众、媒体及政客们争论的主要焦点。“欧洲晴雨表”的民意调查也显示,从那以后,移民一直是欧洲各国人民最关心的话题,其关心度与恐怖主义、经济形势等不相上下。[13]这一现象在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的所有选举中也都得到验证,尤其是在捷克、奥地利、法国、德国、荷兰和意大利的大选中,欧洲民粹主义的发展大有蔓延趋势,如捷克的ANO2011运动党、奥地利的自由党、意大利的五星运动,以及法国的国民阵线、德国的选择党、荷兰自由党等民粹色彩浓厚的极右翼政党,他们的政治诉求各有不同,但在各自国家的选举过程中,都不约而同地高举反移民、反欧元的旗帜,前三个政党已成为各自国家的执政党,后三个也都取得了较高的得票率,成为政坛不可忽视的力量。

   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8年7月发布的研究报告,欧洲反建制的情绪和态度总跟对移民的态度密切相关,持有民粹立场的受访者比主流社会的人们对移民的态度更为负面。在被问到移民是否会增加各自国家遭遇恐怖袭击风险的问题时,西欧民众看法不一:德国(51%)和意大利(50%)有超过一半的受访民众认为会增加恐袭风险,而荷兰(52%)、瑞典(49%)、丹麦(54%)、英国(55%)、西班牙(61%)、法国(58%)则认为不会。然而,在接受调查的每个国家的受访者中,持有民粹主义特别是右翼民粹主义立场的受访者,都有超过一半以上的认为移民增加了恐怖袭击的可能性(见表3)。

如果说以上数据还只是代表了欧洲社会中一部分人的看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151.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809月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