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逸舟:全球格局:回顾与展望

更新时间:2018-11-01 13:12:08
作者: 王逸舟 (进入专栏)  
它完全有可能在更高的空天、更远的极地、更深的洋底获得更大的利益。十八大以来我国在高边疆——极地、空天、大洋洋底的科研立项,超过了建国以来 70 年的总和,这就说明我国正在由传统意义上温饱型的中低水平的发展中国家,开始向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强大国家、领先国家、高端国家进发。

  

   高边疆代表着大国竞争的制高点,是一个科技含量高、资金投入充裕、国际规则复杂多变的全新领域,需要我们的干部、战略家、军事家、外交家更加重视,学术界也应当把更多的资源、更大的精力投入到高边疆。一个曾经多次到极地科考的朋友回来说,南极周边有一圈大洋叫南大洋,南大洋资源之多,让这些极地科考的研究人员感到非常惊讶,但是在南大洋和周边的生态保护、渔业资源分配、环境勘探等方面,中国还处在比较落后的位置,我们更多的是去捕捞一些水产品,但是对于它的前瞻性安排,特别是南极制度的设计,南极未来在全球发展中怎样发挥作用,怎么公平合理地让全人类受益,中国现在的发言权比挪威、日本等小国都差得很远,与一些传统的极地大国如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的差距更大。

  

   一方面中国凭借硬实力、科技投入及领导人重视,正在奋力地进入高边疆。另一方面我们在南极的规则制定及前瞻性的安排方面,还是一个新手,还有很多不太熟悉的地方。在空天领域,中国是公认的全球三大空间强国之一,美国、俄罗斯、中国称作三巨头。中国在资金投入上,在硬实力上,包括航天兵、神舟系列、空间站发射活动上,已经后来居上。但是作为研究者,最看重的是高边疆的规则,如高边疆如何防止军事化,高边疆的各种碎片——各种宇宙飞船、航天器、卫星失效或报废以后形成很多碎片,这些碎片未来可能危及到人类在外空的探索发现,特别是一些民用活动,人类将来可能到月球旅游,可能到火星开采资源,在这个过程中很可能遭遇太空的各种碎片。此外,太空的军事活动怎么约束、怎么处理,在这些方面中国的发言权是比较小的,俄罗斯、欧盟是引导者,更是规则的制定者。

  

   高边疆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是中国由大向强的杠杆。我们在这方面确实有很多自豪的地方;但我们在高边疆的规则制定、制度安排、整体引领方面需要进一步地加力。

  

   海水的核聚变这一前沿领域,我们也称为高边疆。据推测,将来人类不用传统意义上的煤、碳、化石原料,也包括核原料。而是通过海水这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实现核聚变,现在法国、中国、俄罗斯、美国等十几个大国正在做核聚变的先期实验,而且取得了很多理论上的进展,据一位专家讲,可能到本世纪中叶,人类就会有全新的能源来源,很多传统的化石能源甚至传统的铀、钚等能源,会越来越多地被替代。

  

   中国在核聚变俱乐部中投入大,但在规则制定方面的发言权很小。同样,在安理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其他国际组织中,中国一方面可以说是巨头,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但在文本制定上以中文推出的议案远远少于法文的、俄文的特别是英文制定的方案,这说明美国和它的盟友们在这方面仍然有巨大的优势,有很多先手棋,而中国从早期跟进到现在的积极参与,但在引领规划高边疆方面,我们还是有很大差距。

  

   高边疆的规则现在仍处在一个相当大的模糊状态,有很多具有不确定性。高边疆也是近期国际关系研究的一个新领域,但在很多方面还处于不成熟状态,期待我们更多地进行这方面的挖掘,也需要同国际社会进行更多地交流。

  

   三、国际舞台上的重要角色:社会世界

  

   国际关系中还有一个领域是秘而不宣的,也是我们最容易忽略的,就是今天全球国际关系格局中正在悄然崛起的一种全新实力,叫社会实力,社会实力正在从过去很边缘的、很弱小的声音,变成全球舞台上的重要角色,虽然不一定是主角,但经常跟主角一起配戏、一块博弈,一块构成越来越全新的画面。国际关系不是一维的,也不是二维的,而是三维的。

  

   第一维世界:经济的世界。国际关系首先体现为它是一个经济的世界。如世界贸易组织、货运仓储丰富的集装箱码头,商务部、发改委同美国、欧盟、日韩进行的贸易协定谈判,各种规章制度的确定,这些因素构成一维世界即经济的世界。各国交往由经济世界的各种各样的纽带交织起来,我们的生活几乎离不开经济世界,中国是经济世界的迅速崛起者,是一个新的巨人,而且公认是在经济世界玩得最好的前沿角色。

  

   第二维世界:政治的世界。政治的世界很容易理解,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俄国总统普京、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德国总理、日本首相、联合国秘书长、各种国际组织当家人及各种各样的国务活动家,不管是大国、超级大国还是中小国家,他们的国务活动家、政治家在国际交往中所形成的国际规则,他们在安理会的博弈,这些都属于政治的世界。政治的世界是国际关系中最显化、最容易看清楚的,比方说大国在中东的博弈,俄罗斯跟美国在叙利亚角逐,北约部队和俄罗斯部队围绕乌克兰危机展开的各种各样的斗法,政治家、军事家、外交等权势者所博弈的世界及国际关系,简称为权力的世界,或者叫政治的世界。

  

   第三维世界:社会的世界。它经常看不见,在悄悄地发挥作用。今天的世界正在碎片化,出现了很多以往国际关系中没有的现象,比方说出现了大量的非政府组织,出现了大量的社会团体,出现了大量的跨国人士,出现了全球范围展开活动的各种各样的机构代表、妇女团体,包括替那些濒临灭绝的小岛国发声、呼吁的科学家,亚马逊流域有很多特殊的生物物种可能随着人类的活动而逐渐消失,姚明、贝克汉姆等明星正在呼吁一定要防止它灭绝,据说 20 世纪初期,非洲还有10万只白犀牛,现在大概不到1000只。这些活动人士及其所承担的角色,我们称为社会的世界。

  

   我举一个例子,大家一听就明白什么是社会的世界了。外交部一位大使告诉我,他到联合国、日内瓦参加国际组织的各种各样的谈判,发现我们的谈判代表几乎都是大使或政府部长,而很多国家选派的谈判代表或是某一个跨国运动的发言人,或是某个在中东拯救难民的影星。这方面中国也在改变,如大家 学习心得 熟悉的篮球明星姚明在当中国篮协主席之前,是一个体育活动家,他更多的是以个人身份在中国的贫困地区帮助儿童,在国外代表中国新生代为一些地区的生态保护代言,成为有全球眼光的名人,在国际关系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再比如说阿里巴巴总裁马云虽然是企业家,但他被20多个国家的外交部聘为专家顾问,在联合国享有不拿薪水的联合国副秘书长级特使待遇,因为他善于发掘年轻人的创造性,让年轻人在解决社会成长、经济富裕、民族振兴等重大难题中发挥作用,所以联合国及很多国家的外交官就聘他作为全球新青年的代表去发挥影响力。

  

   巴基斯坦有一位小姑娘叫马拉拉,今年才刚刚20岁。她说女童应该受教育,而当地的保守势力——村庄里的那些部族长老说:“不行不行,你就在家里面不能出去,别坏了规矩,我们没有让女孩受教育的安排”。威胁她甚至枪杀她,所幸她幸存下来了,并且得到了联合国秘书长的接见,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当今世界推动落后边缘地区女孩受教育的发言人、联合国特使。她的工作对于全球规则的制定,对于全球教育、文化制度的提升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今天的国际法、国际惯例、国际制度的演进,跟早期有一个重大区别,早期的国际法、国际制度很多是由国家外交部门政治家所制定的,而今天的国际法有很多是由像马拉拉、姚明、贝克汉姆等人所主导制定的。联合国禁止地雷的公约最早就是由一批社会人士包括美国家庭妇女威廉姆斯所推动的。威廉姆斯说,地雷特别是杀伤性地雷造成很多人缺胳膊少腿,没有防护能力的妇女、儿童及农村的耕牛特别容易受伤。地雷成本低而杀伤力巨大,从20世纪80、90年代开始,有一批社会活动人士包括英国戴安娜王妃,发出了各种各样禁止地雷的呼吁,其中部分人还到非洲或柬埔寨的一些地区扫雷,到联合国安理会或各国元首开会的场所举着标语呼吁,最终得到了全球的响应并制定了国际公约。所有国家包括中国、美国、俄罗斯这些大国都承认要禁止杀伤性地雷,现在只有少数国家保留地雷,如中国、韩国、美国保留能够炸坦克、舰船的重型雷,主要用于国家安全、用于边界防护,而且是有限地生产和使用。但是出于人道主义被联合国禁雷公约所禁止的小型雷、轻雷,各国都不生产了。

  

   需要要注意的是,禁雷公约跟国家利益是相矛盾的,当美国家庭妇女威廉姆倡导禁雷时,克林顿政府是坚决不同意的。美国政府在全球有很多军事基地、军事禁区,用地雷既经济又很方便,而且美国生产的雷无论种类还是数量都是首屈一指的。所以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都不支持禁雷,但最终威廉姆斯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联合国通过了禁雷公约,美国政府也不得不承认杀伤性地雷的禁止是全球趋势,美国也得遵守。中国过去对禁雷倡议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已按照国际公约生产、销售、运输。禁雷公约的出现,是社会世界的声音发挥作用的结果。

  

   再比如说大坝,有中国三峡大坝、埃及的大坝、巴西的大坝一造都是几百米,蓄水很多,有利于灌溉、发电,我们更多地看到它的好处。但在21世纪最近这些年,全球社会世界出现一种声音,就是除非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去建造大坝,而用小坝来代替。为什么呢?大坝可能造成一些洄游的鱼种无法生存,可能造成地面上一些传统的历史遗产以及各种各样文化遗址的消失,可能造成一些物种不可逆的死亡,甚至有科学家证明说大坝可能造成轻微的地震对人类生存的安全造成一些不可预料的变化。所以大坝建造的论证现在变得越来越谨慎,因为建造大坝越来越不符合全球的需求。

  

   经济的世界、政治的世界、社会的世界,经常有不同的需求。政治家考虑的问题,企业家考虑的问题,与社会世界的妇女代表、儿童代表、难民代表考虑的问题是完全不同的。

  

   世界是多元的、复杂的,是三维的。我们应当更好地理解这个多维的世界,这对领导干部而言、对中国而言非常必要。中国是一个经济巨头,是全球发展中大国,是当今全球化速度最快的国家,所以我们很自然地对经济的世界特别熟悉,特别了解它的规则。但对于社会的世界中的很多现象敏感度不高,包括核电站的建设,中国现在新增核电机组数量占全球一半以上,一方面因为中国人口多,发展快,单靠化石能源已经远远不够了,必须要用核电来弥补,而且建造核电站中国既有原料,又有技术,但另一方面需要注意,社会的世界对于核电的使用是有很多禁忌的,一些发达国家未来逐渐地减少核电。

  

这个世界有不同的声音、有不同的角度,中国现在是一个经济的巨人,但是对于社会的世界,我们的理解力、我们的规则动议权是偏弱的,是不够的。这在今天国际制度及外交工作中越来越突出。全球范围很多社会世界的建议、倡议、呼吁、抗议,与传统的政治世界是非常不同的。前面提到的核电问题、大坝问题、杀伤性地雷问题,都是政府过去很喜欢使用的,并且是以国家的名义或以整个社会的名义使用。但是现在出现了很多新的变化,联合国有一项很重要的法令叫人类共同遗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143.html
文章来源:《领导科学论坛》2018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