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缉思:世界政治潮流与美国的历史作用

更新时间:2018-10-31 21:28:15
作者: 王缉思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本文从全球视角探究美国在世界政治潮流中的作用。从建国到冷战结束前,美国成为在全球范围内真正具有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技全方位影响和引领作用的大国。冷战后的美国政治仍然对世界政治潮流产生重大影响。但近年来的美国扮演了“战略误导”“战略迷失”的角色。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全球声望急剧下跌。不过,美国需要应对的一些内外困境,也是其他很多国家所面临的。

   关键词:美国作用  世界政治  历史潮流

  

   首先需要界定本文中的“世界政治”概念。顾名思义,“世界政治”区别于“国际关系”或“国际政治”之处,在于后两者主要涉及国与国之间的问题,但世界政治包含了全世界范围的问题,领域更宽。世界政治涵盖了国际政治或国际关系,同时更多地涉及国家、社会内部的政治,包括政治制度、政治思想、民族宗教等问题,也涉及超越国家的政治变化和潮流。18世纪的美国独立、法国大革命,20世纪的俄国革命、中国革命,以及近年来美国国内政治的重大变化,都属于世界政治的范畴,但很难说是“国际政治”或“国际关系”问题。世界政治又不同于“全球政治”,现代意义上的全球政治主要涵盖了20世纪全球化加速发展以来的问题,更多的是当代维度的现象。神圣罗马帝国的政治属于世界政治的研究领域,但那时还没有形成全球政治。因此,“世界政治”的概念在空间维度和时间维度上均比其他相关概念具有更丰富的内涵。

  

   如果使用“世界政治”的概念来统揽我们这门学科,我们的研究主题和研究方法都需要进行适度调整。世界政治学需要与其他学科的相互交叉,进而补充区域国别研究的知识。我认为,世界政治研究大致有四个维度:一是地理空间的维度,也就是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之间的异同;二是历史的维度,例如今天的瑞典和阿富汗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历史上的瑞典可能和今天的阿富汗有不少相似之处。未来的阿富汗是否会成为今天的瑞典?这是历史维度和地理维度的结合,而历史在世界上的发展并不均衡;三是文化的维度,包括宗教、种族、社会等,需要进行比较研究;四是政治学的维度,国际关系是政治学的一部分,而政治学是社会科学的一部分。我认为,把这几个维度联系起来,可能会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关于世界政治的学科体系。

  

   本文尝试从世界政治的视角探究美国在世界政治潮流中的作用。美国是当前世界上政治、经济影响最大的国家。本文试图通过各个历史时期世界政治的发展轨迹,与美国同一时期的政治主题进行比较,来探寻美国在世界政治演进过程中的作用。

  

   一、冷战结束前美国在世界政治中的作用

  

   世界政治的发展可以大致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农耕时代,大约从公元前2000年到公元15世纪末,即西方发现美洲大陆、工业革命之前,发展以农业生产为主,工商业不发达。这一时期世界政治最突出的现象是帝国兴衰交替,征战奴役,抢夺领土资源,还发生过十字军东征之类的宗教战争,出现过像拜占庭帝国那样的政教合一体制。第二阶段为西方扩张的时代,也就是16世纪末到19世纪末,西方工业化进程开始加速。第三阶段为战争与革命的时代,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至冷战结束。第四阶段为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从冷战后持续至今。

  

   美国立国成为主权国家,是在农耕时代之后。正因为如此,美国人建国时选择了共和制而非君主制,将政府和教会分离,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共和制和政教分离,成为此后世界各国纷纷确立的政治原则。

  

   1648年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确立了主权原则,主权国家体系正式诞生。此后,西方世界出现了两大历史变化:一是欧洲文艺复兴带来的思想解放生根发芽,民主共和制度开始在部分西方国家确立;二是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的发展,带动了西方国家的崛起和残酷扩张,全球发展很快失衡,出现了西方和非西方的明确分野,中国、印度、土耳其、伊朗等国家(当时还不用这些国名)在经济和社会发展领域远远落后于欧美。在此背景下,美国爆发了独立战争并发表《独立宣言》,后来又制定了美国宪法。在美国独立战争的鼓舞下,法国大革命、加拿大和拉美国家的独立运动相继发生。在经历了南北战争和解放黑奴运动之后,到19世纪末,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工业强国,并逐渐开始引领世界政治、经济、科技、教育潮流。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盛赞华盛顿、林肯等美国领袖和美国建国之初的创新精神。当然,贩卖黑奴和美国的种族歧视也是人类历史中的黑暗一页。总体来说,无论是在资本主义发展方面还是在民族独立方面,美国都发挥了重要的引领作用。

  

   20世纪上半叶,世界进入战争与革命的时代。两次世界大战,俄国、中国等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都是在这一时代发生的。战争、内乱、政治迫害、种族屠杀(如迫害犹太人)、经济萧条,都是此起彼伏,泛滥成灾,其所引起的死亡、痛苦、灾难、破坏是全球性的,是以前的其他时代无法比拟的。美国当时处于怎样的地位?美国赢得了两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在两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里,美国付出的代价相对最小,收益却相对最大。在俄国与中国的两场革命里,美国是失利者,不过也并未对美国本身造成特别重大的损失。

  

   从20世纪初开始,经济全球化已经有了雏形,美国是最大的受益者,它提出的对华“门户开放”政策及其所代表的政治经济原则和理念,将全世界的资本吸引到美国。在经济领域,洛克菲勒、摩根等财团,花旗银行、高盛投资银行等金融机构,可口可乐、好莱坞等消费品牌,波音、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福特汽车等工业技术品牌,都是在这一时期兴旺发达起来的,而且几乎渗透到全球每一个角落。在社会领域,美国出现了进步主义运动,试图纠正严重的社会弊病,如贫富差距过大、贪污腐败严重、垄断盛行,等等。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在进步主义运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通过反托拉斯法有力地打击了垄断集团,并通过制定法律,保护环境、保护知识产权、保障劳工利益和个人自由、加强食品安全,使美国得以重新焕发活力,在世界强国之林独树一帜。在20年代末30年代初爆发世界经济大萧条后,美国政府加强对经济的干预。罗斯福新政的出台,在很大程度上挽救了世界资本主义。在国际事务中,威尔逊总统在“一战”后提出“十四点计划”,提倡民族自决,主张废除秘密外交,清除国家间贸易壁垒,推广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美国从第一经济大国跃升为第一军事强国和政治大国。

  

   “二战”结束之前,世界上主要有三种相互竞争的不同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直至代表这三种不同制度的国家(苏联、德国、美国)之间发生战争。第一种是社会主义制度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其代表国家是苏联。这一阶段的苏联不仅经济发展迅速,建立了强大的军事力量,而且其社会主义公有制、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集中制、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对外部世界有强大的吸引力。苏联主导的共产国际影响深远,激励了民族解放运动和许多国家的暴力革命。苏联的崛起给西方带来了巨大震动,给世界提供了新的发展道路选择。第二种是以德国为代表的法西斯主义。人们熟知的“纳粹”是“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的音译。纳粹德国建立在绝对的国家权力之上,国家掌控经济命脉,以极端民族主义、军国主义和领土扩张为特色。法西斯主义在意大利、西班牙、阿根廷、日本等国都很有影响。第三种是以美国为代表的私有制资本主义,国家保护私有制,标榜个人自由,对市场进行有限干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1941年提出的“四大自由”,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在当时产生了巨大影响。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同美国的价值观十分接近。三大国所代表的三大主义之间的斗争,以苏联和美国联手、彻底战胜德国法西斯主义而告一段落。

  

   “二战”结束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制度、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两大意识形态的斗争,成为世界政治的主线。苏联和美国分别代表了这两大势不两立的制度和意识形态。早在“二战”完全结束前,美国就为战后国际秩序绘制了蓝图,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等都起源于当时,都是美国主导设计的。振兴欧洲经济的马歇尔计划、美国和西欧防务一体化的北约,则分别体现了美国的世界经济发展合作理念和国际安全理念。苏联偏向社会主义的激进革命,而美国偏向资本主义的渐进变革。苏美两国分别代表着两种国家发展思路和对人类前途的不同憧憬,各自引领着世界政治潮流。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大加强了社会主义阵营。北约也在当年组成,世界真正进入两大阵营对抗的冷战阶段。在全球战略格局中,苏联和美国都以意识形态为指针,从各自继承下来的俄罗斯文化和基督教文化中,培育出一种强烈的“救世主”意识,成为两大营垒的盟主,形成了苏美争霸的态势。工业革命后世界秩序以欧洲为中心的状态不复存在。与此同时,民族独立运动在“二战”后兴起,从南亚、东南亚至中东、非洲、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殖民体系从衰落走向完全崩溃。这些前殖民地国家在独立后开始国家建设,形成了一个日益强大的第三世界群体。

  

   冷战初期,苏联带领东欧国家组成经济互助委员会和华沙条约组织,中国、朝鲜、越南都加入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20世纪50-70年代,苏联曾在某些方面占据了对美国的竞争优势,比如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经济发展速度一度高于美国。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强化了资本主义制度和自由主义思想,西欧国家、日本、“东亚四小龙”(新加坡、韩国、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都属于资本主义世界,它们在经济上相互合作,推动了商品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全球化,美国从中获得了巨大利益。一些国家和地区,包括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以及不少发展中国家,在美国的压力和“指导”下,走上西方民主化道路,但成功者不多。美国在冷战的一段时间内遭受了重大挫折。从20世纪70年代的美元危机、越南战争失败、石油危机、水门事件至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美国的国际地位走进了低谷。直到1981年里根总统上台后,美国才重振国力,逐渐形成对苏联的压倒性优势。

  

研究冷战史的学者通常更多研究的是苏联为何失败并最终解体,却很少关注美国是凭借什么取得对苏优势并赢得冷战胜利的。事实上,美国是通过深刻的国内变革而非强硬的国际政策对苏联不战而胜的。美国在40多年的时间里,国内政治、社会、经济都受到了冷战的巨大冲击。在政治方面,同苏联的全面对抗使反共成为一种毋庸置疑的政治正确性。但是,麦卡锡主义时期的反共政治迫害涉及人数不多,未造成大范围的冤假错案。包括激进左派在内的各个政治派别在反苏反共方面达成了共识,巩固了以自由民主为核心价值的意识形态。在社会文化方面,黑人遭受的严重种族歧视使美国在冷战初期备受世界谴责,迫使美国从法律和政策上做出重大调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122.html
文章来源:《世界政治研究》2018年第二辑(总第二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年10月出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