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佛:台湾因台独而道德沦丧

更新时间:2018-10-28 11:08:40
作者: 胡佛  
以及,归根结柢,究竟为何要成立一个国家?

   以前我也说过,思考民主是不是普世价值之前,首先我们必须知道:政治体系是个立体的结构,一个政治体系可分为三个层次的问题:首先,底下最基础、最根本的一层,就是我们共建的国家──这个「群」包括谁、范围多大、谁是「我们」?其上,才有第二层──政府。最上面,第三层,才是各项政策。不管我们对孙中山怎么看,他把政治问题分为「民族」、「民权」、「民生」三大问题来分析,是非常正确的。

   今天台湾、香港很多人面对大陆,就说大陆没有民主、自由、人权,我不和你一家。姑不论事实如何,我们首先必须清楚:民主、自由、人权是政治体系里政府层次以上的问题,与国家统一这个最为基础的问题不是一回事。譬如说,民主与否,讨论的是公职人员如何产生以组成政府的方式、程序,以及公权力的运作能否受到老百姓监督的机制,这都属于政府层次的问题。但「公」权力的组成及运作的前提首先必须要有「公」,也就是整体老百姓结合成的「国家」;政府乃架在国家这个基础的大盘子上,是配合国家的存在而生,主要职能是为国家整体来服务的,因此首先必须解决国家这一层次的问题。国家要凝聚起来,国家的结构要安定下来,不能四分五裂,然后我们才谈得上政府的组成、政府权力的运作,才能去追求国家的发展以及其他方面的价值。我一个香港朋友说要靠选举来建国,我就问他:你不过是选一个政府组织,为什么变成选国家、分裂国家了呢?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究竟为何要成立一个国家?不就是为了整体老百姓的福利吗?一个国家内部统一,没有谁能见缝插针,对外独立自主,这何尝不是一种「群」的自由、社会自由?反之,国家四分五裂了,个人又如何有真自由?所以国家统一,让「群」的自由、社会自由获得保障,还必须是个人自由、百姓福利的前提。否则像南斯拉夫,分裂后境内不断动乱、发生大屠杀,然后又再分裂下去;这么多年过去了,昔日的强国大国如今仅剩小国林立,而且仍然动荡。连哪些人是构成「我们」(国家)这个生命共同体、道德共同体都不确定,政府又由谁组成、为谁服务、保障谁的权益?

   接着,政府是要为民服务的。政府这个层次上,最要紧的是有效能地制订、施行公共政策。换言之,这个层次追求的是效能政府、讲求善治,所以中国人主张「民本」;至于政府的形成与监督是否经由民主的程序,则非最重要的事。

   今天很多人面对大陆就洋洋得意说台湾有自由民主。民主就最好吗?台湾有什么自由民主?不过就是选举、搞民粹!当选举搞成社会严重分裂的「民主内战」,当选举变成政客卸责的方法、候选人竞相讨好选民而债留子孙的原因,当大陆许多发展已将台湾远远抛在脑后,台湾政坛口水当道而民主失能,反倒是我们该去检讨民主选举与台湾沦落的关系了。又有人说:大陆有官二代的问题,可见没有(高层领导人层次的)民主(选举)就是不好。然而我们在报上常可看到,台湾的选举政治里,官二代及政治世家又何尝不普遍?其实这个现象在实行民主选举的各国皆然。

   选举要看作用。民众并非人人都有平等的素质、一样的智慧,直选有时就很难进行。所以英国在二战以前,剑桥及牛津的学生在选举时便具有较大权重,能投两票,这是有意识地不走民粹的道路;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还在世时,甚至主张只开放给40岁以上的公民来决定政府人选,不要让社会经验不足、对公共事务一般也兴趣不大的年轻人来选举。对于国家最重要的领导人,英国不采直接选举,而是间接选举;美国联邦制加上选举人票制度,也使得直选对于总统选举的负面冲击相对较小。此外,选举只是个方法,不能保证选出最好的、真正为民服务的能人。像现在美国选出一个从无执政经验、主张白人至上的特朗普出任总统,还是凸显了民主体制易致民粹操作的问题,就引起美国学术界对于民主体制不少的省思。而美国为何总是鼓动它想搞垮的国家实施民主选举、尤其是直接选举,更是耐人寻味。总之,民主制度只是选举公职人员的一种程序,或监督其施政的一种手段;要说民主选举就是最好的制度选择,老实说不可能。

   民主制度里民粹主义的问题,渐渐地大家知道值得忧虑了。前两天我看到电视报导说,现在大家担心的是,在各国发生的这些游行抗议的运动中,往往找不出一个领导人或领导的组织,社会在这样的动乱里,形成不了一个有制度、有效能的反对团体,而只有无效能而且不断循环的动乱。像利比亚,就逐渐被一个个军头所控制,最终国家散掉了;现在利比亚已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欧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对其亦已完全束手无策,还谈什么民主?

   中国传统体制是菁英治理,经由科举考试让贤能上来;尽管一治一乱,基本上为「超稳定结构」,所以历史上中国比世界其他任何文明都相对稳定、和平许多。这其中应还有些值得参考之处。

  

   不同文化的道德之间 实有高下

   胡佛:再说到自由,亦然。我要有自由,你也要有自由,但哪能有一个绝对的自由存在?讨论「中国模式」的大陆学者张维为来台,跟我论及自由的问题时,我就说:「西方的价值奠基于个人的自由之上,讲究个人有个人的价值、个人要自我实现。这些我都同意。但问题是:你有价值,我难道没有?如果你的自我实现影响到我了,怎么办?所以,没有绝对的个人自由;从整个『群』来看,个体绝对的自由就是放纵,你有自由我就没有了。」所以我告诉张维为:「我们不要讲个人自由、个体主义;我们应讲『人人主义』,主张每个人都有他的人格、他的前途,不能因为自己的人格、前途,就摧毁他人的人格、前途,二者之间应该取得平衡。虽然『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实践起来很困难,但这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价值。」而「人人主义」,就是儒家所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像特朗普这样的西方人犯了一个大毛病,就是觉得自我是神圣的。以前美国这个国家的本钱粗,每个人基本上生活无虞,要什么便可做什么;现在不行了。但西方在主张「个人是神圣的」这个观念基础上,慢慢就发展出「我个人的利益是神圣的」,随之,「我国家的利益也是神圣的」。于是,西方人为其自身的国家利益而卖鸦片烟给中国人抽,有何不可?谁叫你要抽,谁叫你自己要堕落,不是吗?许多西方人就拿这一套自圆其说,甚至主动设下许多陷阱,压制包括我们东方民族在内的其他民族。

   现在特朗普与美国人的态度就是:谁管你中国大陆主张台湾是中国人的?反正我美国人的利益、我美国的国家利益是神圣的;台湾对我美国的国家利益来说有战略价值,有我美国的国家利益存在,台湾就由我美国来控制,就沦为我美国的附庸、殖民地,你能怎样?!

   美国这些帝国主义的观念,由其绝对的个体主义的观念所发展。只要对他神圣的个人利益好、对他神圣的国家利益好,就是把你榨干了也干,他无所谓。但现在中国逐渐强大起来,说不可如此。你美国有国家利益,我中国岂无自己的国家利益?!不但有,台湾原本就是中国国家利益所在,而且现在台独势力的崛起还有你在背后支持的因素在,中国的国家利益是被你以自己的国家利益为名强占不还的,当然不行!对此,帝国主义国家自然不愿接受,毕竟这是从观念开始就无法妥协了。美国不是轻轻安抚就能处好的。

   这里附带一说,独派难道不知道美国要利用你来牵制、消耗你的祖国,不知道美国居心叵测吗?甘为豺狼附庸还回头来伤害祖国同胞,当然非常缺德!台湾先天不良,后天失调,加上美国帝国主义的介入,今天已是个相当不正常的变态社会。前面说到,今天台独派标举着「自由」「民主」「人权」,从形式上看起来,似乎是用一个道德替代另一个道德,实际上是对道德的破坏。台独、港独现在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不愿好好分开「国家」、「政府」两个不同概念,坚持国家就是政府、政府就是国家,并企图以争民主为借口,达到争国家独立的目标。他们自欺欺人,因其真正的目的在于独立,他们先规定了我不跟你一个群,我的国家我的政府就是不要跟你中国有关系。民主、自由、人权只是幌子。

   所以,不论是为了统一、为了中国的国际空间、或为整体中国的长治久安,我们都应检讨西方的思想观念与体制,包括上述美国的民粹、白人至上主义、美国优先等等问题,并把中国自己好的思想观念组织起来,建构出一套理论,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统一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06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