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湛中乐 黄宇骁: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的法理解读

——以家永三郎教科书案为例

更新时间:2018-10-27 21:21:39
作者: 湛中乐   黄宇骁  

  

   摘要:作为世界最长公法诉讼,家永教科书案用法学的方法解决了复杂的历史教科书问题,是"政治问题法律解决"的典型代表。本案涉及一系列宪法、行政法、教育法的交叉问题,是比较法研究的良好素材。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围绕教育权归属问题,教科书审定制度与受教育权、学术自由、表达自由的关系,教育领域裁量行为的司法审查方法、行政程序中的正当程序原则适用、狭义的诉的利益等法律问题产生了激烈争论。我国公法学和教育法学研究中尚存在一系列亟待明确的问题,家永教科书案中体现的裁判法理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一、序言

  

   提起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想必我国学界并不陌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围绕如何看待和评价这场战争,日本各界掀起了旷日持久的争论。无论是承认侵略历史、勇于反省的左翼势力,还是企图美化战争、持皇国史观立场的右翼势力,都希望自身能够拥有更大的话语权,从而推动特定历史观和价值观的传播。这其中,教科书很自然就成了两种势力的主要“战场”,让亚洲邻国深感忧虑的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由此产生(李秀石,2002;步平,2000)。

   如果要选择一则事件来代表和反映这段复杂历史,想必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的,家永三郎就高中历史教科书审定问题起诉政府的系列案件(以下简称“家永教科书案”)最为典型。该案不仅因其前后长达32年的漫长历程成为“世界上最长公法诉讼”,且由于涉及到日本对二战的历史认识,也曾引起过日本与中国、韩国等邻国的外交纠纷,发展成了具有广泛影响的国际事件(步平,1998)。因此,家永教科书案自开审以来就不单单是一则日本国内的孤立司法案件,该案与我国息息相关,是研究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绕不过的经典素材。

   从学术研究的规律出发,不同学科当然会对家永教科书案给予不同视角的解读和考察。例如,历史学者和政治学者普遍以事实考据、历史背景和意义、政治因素、社会影响、国别研究和国际关系等内容为中心阐释教科书案的整个过程(步平,1995;步平1998;朱晓凯,1995;宋进,1998;高兴祖,1999)。教育学界则主要侧重于案件纠纷中所体现出的教科书制度、教育思想和政策(王向红、康长运,2010;董炳月,2015;郭素英、李祖祥,2015)。不过需要强调的是,家永教科书案本质是一起司法案件,尽管该案背后牵涉复杂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因素,但其仍首先应当是法学的研究对象,尤其理应采用法解释学的方法分析案件的裁判争议、规范适用和法理逻辑。换句话说,法庭裁判本只关乎法律本身,通过法律演绎出判决结果。从这一点上说,家永教科书案用法学的方法解决了复杂的历史教科书问题,是“政治问题法律解决”的典型代表。

   然而,纵观过去文献可以发现,极少有我国法学学者以法学的方法对这起司法案件进行过考察和评析(魏晓阳,2012)。家永教科书案首先涉及政府介入教材内容问题,是公法学上比较法研究的良好素材。其次更为重要的是,由于该案是推动日本教育法学发展的重要动因(湛中乐、黄宇骁,2016),作为教育法学理论法庭演绎的经典判例,更是对我国教育法学研究有着一定的借鉴意义。基于上述状况,本文将站在法学的立场对家永教科书案予以回顾和评析,以期呈现一系列复杂的政治、意识形态问题是如何在法学(尤其是教育法学)中得到消解的。


二、家永教科书案的基本案情

  

   家永教科书案实际是三起案件的总称,分别是:1965年起诉、1993年终审判决的一起国家赔偿诉讼案件(下文简称“甲案”);1967年起诉、1989年终审判决的一起行政撤销诉讼案件(下文简称“乙案”);1984年上诉、1997年终审判决的另一起国家赔偿诉讼案件(下文简称“丙案”)。

   甲案的案情如下:东京教育大学历史学教授家永三郎自1952年开始执笔撰写高中历史教科书《新日本史》,但1962年他将新修订的《新日本史》第5版向日本文部省申请教科书审定时,文部省却以书中“战争表现过分阴暗”等为理由作出审定不合格的决定。对此,家永教授根据文部省的意见对教材进行了部分修改,于1963年再次向文部省申请教科书审定。对此,文部省作出了附条件的合格认定——如果家永三郎愿意接受文部省提出的约300项修改意见,即可合格。随后,家永三郎为如何对待修改意见,以及如何按照修改意见对自己的原稿进行处理的问题苦恼不堪。他曾与文部省进行过多次交涉,但文部省态度坚决。面对这种状况,家永三郎基于良心曾一度决定停止执笔并放弃教科书审定,但由于出版社方面的期望等种种原因,不得已最终按照文部省修改意见进行了修改,教科书审定得到了通过。随后,家永三郎以教科书的修改和删除带来的精神苦痛为由,于1965年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了国家赔偿诉讼。

   乙案的案情如下:家永三郎对先前与文部省妥协一事感到相当遗憾,认为如果历史教科书的内容按照这样表达,就是对战争的美化,违背了历史学者的良心。于是,他对先前妥协版的教科书进行了修订,许多地方的表述方式也恢复到了原来自己坚持的观点,并于1966年再次向文部省申请教科书审定。最终,文部省判定审定不合格。家永三郎便针对这次不合格决定于1967年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行政撤销诉讼。

   丙案的案情如下: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家永三郎《新日本史》的几个修订版本又多次遭到了文部省的附条件审定合格、修订申请不受理等处理,文部省几乎每次都要求家永教授按照政府的修改意见对教科书进行修改。然而随后,日本教科书问题经媒体报道,成为了严重的外交问题。日本政府接受中、韩等国的抗议,一改以往立场,承认了二战中日本的行为属于侵略战争。对此,家永三郎以先前几次审定中无法在教科书中评价战争的侵略性造成了精神苦痛为由,于1984年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了国家赔偿诉讼(永井憲一, 2000, 第205页)。

   通过以上甲、乙、丙三案的案情整理可以发现,尽管每个案件的诉讼对象、缘由、时代、类型有所区别,但基本案情都是一致的——即家永三郎不服日本政府的教科书审定制度,就文部省对教科书内容的干预与政府产生了纠纷。该案中,原被告双方为证明自己对法律问题、历史问题看法的正确性,分别邀请了众多当时公法学权威学者(如芦部信喜、奥平康弘、高柳信一、中村睦男、永井宪一、兼子仁等)作为证人出席庭审,一时间成为当时媒体、社会的关注焦点。


三、家永教科书案的法律规范


   实定法条是法解释学的根基,大陆法体系中的司法活动本身就是基于法规范的演绎思维体现。因此,要用法学的眼光看待家永教科书案,就必须首先要了解案件所涉及的日本实定法规范。

  

   (一) 程序法律规范

  

   从诉讼本身程序出发,原告要赢得一场诉讼必须满足两项条件:起诉条件和胜诉条件。如果不满足起诉条件,法院将会裁定驳回起诉,即在审理案件本身之前就被驳回;如果不满足胜诉条件,那么法院将会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即意味着原告败诉。

   第一,教科书甲案、丙案是国家赔偿诉讼,在日本属于民事诉讼的一种,其起诉条件准用日本《民事诉讼法》(原告资格、管辖权、诉的利益)——这一般并不会引起争议,问题在于胜诉条件。

   该案胜诉条件适用日本《国家赔偿法》第1条:“国家或公共团体的公务员在职务中行使公权力时,因故意或过失违法造成他人损害,国家和公共团体对其有赔偿义务。”该条文可以看出,如果原告家永三郎要在甲案和丙案中获得胜诉,必须让法庭认定政府在教科书审定过程中“因故意或过失”“违法”造成了其“损害”方可。是否造成损害的理解较为简单,但该条中所谓“故意或过失”和“违法”的关系,一直以来是日本学界的争论点,判例的立场也很不明确。司法实务中的一般做法是,如果被诉行为存在明确的法律规范依据,国家赔偿中的违法就是行政诉讼中的违法,即违反实定法规范(藤田宙靖, 2013, 第535页)。

   第二,教科书乙案是行政撤销诉讼,以否定行政行为的效力为目的,适用日本《行政事件诉讼法》。行政撤销诉讼的起诉条件无论在学说还是实务中都相当重要,其中有三项条件几乎是日本所有行政诉讼中的必争事项:处分性、原告资格、狭义的诉的利益。处分性(《行政事件诉讼法》第3条第2项)相当于我国行政诉讼法上的具体性,即诉讼对象必须是具体行政行为。原告资格要求原告必须具有法律上保护的利益(同法第9条)。狭义的诉的利益要求通过被诉行政行为的撤销,原告存在可恢复的利益(同法第9条第1项)。只要这三项条件中有一项不满足,即裁定驳回起诉,不对案件本身进行审理。此外,行政撤销诉讼的胜诉条件只有一个,即认定被诉行政行为违法。

  

   (二) 实体法律规范

  

   本案基本案情非常清晰,即一名历史学者不服政府的高中教科书审定制度,认为其违法、违宪。因此,结合法庭审理中家永三郎的主张,教科书案实体中涉及到的法律规范可以作如下的归纳。

   1.教科书审定制度的依据

   首先,依据大陆法系的法律保留原则,政府至少在侵害行政领域要有法律规范的依据,做到依法行政。文部省对高中教科书的审定依据来源于日本《学校教育法》,旧《学校教育法》第20条第1项(1970年修订前)规定:“小学必须使用经文部大臣审定,或文部省为著作人的教科用图书。”同法第51条规定:“高级中学准用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也就是说,根据这两条规定,法律认为高中只能使用两种教科书:文部省自己编写的和经过文部省审定的。

   其次,旧《学校教育法》第20条第3项规定:“第一项中教科书申请审定时,有关审议会的调查审议,由政令规定。”根据该项规定,教科书审定等的具体程序、标准、条件等委任给了行政立法(政令,相当于我国的行政法规)。

   最后,根据法律法规的授权,文部省制定了《教科用图书审定规则》(相当于部门规章)和《教科用图书审定基准》(文部省发布的通知,相当于规范性文件)。其中,《教科用图书审定基准》规定审定教科书内容时其标准必须依照《高中学习指导要领》(文部省发布的通知,相当于规范性文件)。因而,文部省在审定一本教科书时,程序主要依照上述《教科用图书审定规则》和《教科用图书审定基准》,审查标准主要依照上述《高中学习指导要领》。

   2.家永三郎主张教科书审定制度违法的依据

   上文可知,教科书甲、乙、丙三案共同的胜诉条件即主张政府行为违法。原告家永三郎对此依据了以下条款主张这一观点。

第一,政府的教科书审定制度(包括法律、行政立法、具体行为)违反《日本国宪法》第21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047.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