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勇慧:中俄美三角关系:现状、特点、成因及应对

更新时间:2018-10-27 20:57:41
作者: 李勇慧  

  

   摘要:中俄美三角关系的合作和竞争是不等边互动态势。中俄美三角关系是国际政治的重大结构存在,将会长期持续。影响中俄美三角关系的主要因素为国际秩序的变化、双边关系中结构性的矛盾以及国家实力的变化。中俄美三角关系在地缘政治博弈过程中对国际格局影响深刻。中俄美各自的对外战略仍然是中俄美三角关系未来变化调整的基础。中国在中美关系方面要以合作求竞争,中俄关系方面要继续加强政治互信,进行有效战略协调,要防止俄美之间的缠斗影响中国的核心利益。

  

一  当前中俄美三角关系现状及特点

  

   冷战后,中俄美三角关系呈现出相对稳定的态势。随着中国的崛起,地区力量平衡被打破,中美俄三角关系随之发生变化。当前中俄美三边变化呈现的态势是:中俄关系密切,部分动力来源于外部因素,即共同应对美国霸权主义,部分动力来源于两国自身社会和经济利益发展的需求。俄美关系恶化,对抗成为新常态。中美关系出现大调整,原来作为“压舱石”的经贸关系成为最大变数,但因两国市场容量巨大仍构成三角关系的相对稳定的边长。

  

   (一)中俄关系是平等互信互利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典范

  

   苏联解体以来,中俄两国克服困难,在政治、经济、人文、国际事务等领域密切合作,成为大国关系的典范。首先,中俄双边关系凸显政治互信和战略协作。近些年来,中国领导人与普京总统举行了22次会晤,6次赴俄进行国事访问。在当前国际格局复杂深刻演变、世界经济复苏缓慢、大国关系深刻调整的大背景下,频繁的高层往来反映出两国关系的特殊性、元首之间的深厚友谊以及政治互信的牢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使双方将彼此视为振兴发展和维护安全的战略倚重。

   其次,深化各领域务实合作,推动地区一体化进程,着眼构建欧亚经济伙伴关系。2015年5月,中俄签署?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后,两国国家发展战略加速对接。中俄务实合作在各种机制的保障下有实质性的提升。中国已连续八年保持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两国在能源、军工、农业、金融等领域的合作不断深化。2018年5月17日,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经贸合作协定,标志着中国与该联盟及其成员国经贸合作从项目带动进入制度引领的新阶段。中共十九大提出的关于中国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的新征程,也将为中俄经贸合作带来新的更大机遇,并且推动欧亚经济伙伴关系的发展。

   再次,全面加强国际领域战略协作,携手共同维护世界秩序。中俄在当前几乎所有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都拥有相同或相近的立场,彼此成为对方在国际事务中相互支持的主要伙伴和重要战略依托,也将有利于塑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

   最后,继续加强人文交流,共同推动?中俄人文合作行动计划?实施,不断增进友谊,巩固中俄关系的社会和民意基础。两国成功互办“国家年”“语言年”“旅游年”“青年友好交流年”“媒体交流年”等活动,成果显著。中国和俄罗斯彼此成为对方民众心目中最友好的国家之一。中俄人员往来每年超过300万人次,互派留学和交流人员每年超过8万人次,这一数字还在不断上升。通过一系列文化交流合作,两国加深了在各领域的合作,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持续稳定健康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二)俄美关系恢复竞争对抗的基调或成新常态

  

   俄美关系自俄罗斯独立以来起伏不定,美国将俄罗斯更多视为对手,对其加以遏制。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美不断走向对抗,或将成为新常态。特朗普上台后由于其国内政治的压力,非但无法实现竞选期间改善美俄关系的愿望,而且还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俄罗斯国内对于俄美关系缓和的期待逐渐破灭,由于两国在叙利亚、北约和乌克兰危机等问题上存在的战略性矛盾难以消除,俄美关系竞争对抗加剧。尽管2018年7月16日普京与特朗普在芬兰实现会晤,但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俄美关系的对抗对中俄美三角关系产生架构影响,对国际战略稳定更是影响深远。

   首先,俄美政治关系无法摆脱冷战思维的窠臼。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国宣布对俄进行严厉经济制裁,俄美关系急剧恶化。特朗普当选以来的一系列事件表明,共和党建制派和民主党对俄罗斯冷战思维浓厚,牵制了特朗普的对俄政策。2017年7月28日美国出台?反击俄罗斯法?,对俄进行全面经济制裁,俄美关系交恶达到了高峰。2018年3月发生的英国“SPY中毒案”快速发酵,从单独的一个案件,发展到凝聚起一股西方反俄的力量。二十多个西方国家先后驱逐了俄罗斯700多名外交官,这是自冷战结束后最大的外交官驱逐事件。2018年7月16日特朗普与普京在赫尔辛基举行正式会晤,但是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2018年8月美国宣布针对毒杀SPY案对俄采取进一步的严厉制裁。可以说,特朗普上台后俄美关系不仅没有得到缓和,反而加强了竞争和对抗的态势。持续发酵的“通俄门”事件成为特朗普政府改善俄美关系的巨大障碍。

   其次,俄美经贸关系是政治关系的晴雨表。从美苏对抗时期的“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到后来一轮一轮的经济制裁和反制裁,俄美贸易关系受到政治关系的干扰。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国对俄罗斯进行了严厉的经济制裁,俄罗斯也采取了反制裁措施。2014年俄美贸易额为292亿美元,2015年不到209亿美元,较2014年同期下降30%,2016年为203亿美元,较2015年下降了3.18%。另外,特朗普重视传统能源的开发,随着美国页岩气产量超过200亿立方米,美国超过俄罗斯成为全球天然气产量第一大国。以欧洲为主要能源输出市场的俄罗斯能源公司正成为美国的直接竞争对手。现在的争议问题已经不是价格问题,而是通过制裁整个取代俄罗斯能源的出口。这也是美国对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建设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进行制裁,同时极力阻拦德国与俄罗斯能源合作的原因。显然,这样虚弱的经贸关系和能源领域的激烈竞争无法为两国的政治关系兜底。

   最后,战略平衡领域内的竞争和对抗激烈。影响全球战略稳定和安全的国家就是美国和俄罗斯。尽管两国的综合实力差距很大,但只有俄罗斯能够在军事方面威慑美国。特朗普上台伊始就加大了军事力量的部署和提升,所有的联邦政府机构经费都被削减,只有美国国防部和退伍军人部的经费提高。2019年美国的国防军费达到了7160亿美元,比2018年度提高了3%。美国以俄罗斯为借口更新改造其核武库,称核武器在俄方军事战略学说中的作用似有增强,还指责俄方降低了使用核武器的门槛。2018年8月特朗普签署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实质性地增加了美军在导弹防御计划、进攻性核力量更新、新型舰载导弹、人工智能(AI)武器系统研发、增建海军新一代战舰和发展高超音速战机上的投入。同时,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五角大楼宣布,美国将于2020年正式建立“天军”——构成美国第六大军种的太空军事力量司令部,强调美国不仅要在外太空保持军事存在,而且也将追求在外太空远远超越其他国家的优势军事力量。这一步或许将开启空前规模的全球军备竞赛,有可能给战略稳定带来严重后果。

   俄罗斯目前军费只有400多亿美元,但是并不示弱。2018年3月普京在国情咨文中用三分之二的时间来展示俄国研制的最新式战略武器。普京表示,80枚新型洲际弹道导弹、102枚潜射导弹和3艘“北风之神”级战略导弹核潜艇将被纳入战略核力量。同时,俄罗斯采取了接近美国本土的军事战略和战术对抗。近一年来,美国和北约在东欧上空进行空中演练,派军舰在黑海出没,而俄罗斯派出图-160战略轰炸机接近美东部海岸训练,派舰艇去阿拉斯加海域巡游,同时加快生产S-500(普罗米修斯)反导防御系统。可以看出,俄美分别从进攻上限和防御限制两个方向上加大军备竞赛和对抗。俄科学院美加所所长谢.罗戈夫院士指出:“甚至在冷战时期双方也在进行关于限制军备竞赛的谈判,今天却中断了关于武器监督的谈判。同时,军备竞赛‘毫无规则地’恢复了,并呈现多边性质。”

  

   (三)中美关系竞争与合作并行

  

   中美关系无疑是当今世界最复杂、最全面、最具战略性的大国关系,竞争与合作的中美关系成为现有亚太秩序的主轴。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打响,美国正在制定视中国为最大战略对手的政策和战略。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2010年按照经济总量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对中国的快速发展抱有敌意,视中国为美国的威胁。2011年奥巴马的战略东移政策将中国作为其全球领导地位的最大挑战者,2014年美国防部发表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强调,“美国家利益与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紧密相连。国防部将继续贯彻总统向亚太这一关键地区实施再平衡的总目标。”特朗普上台后,以“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主义大行其道,中美关系中原有的积极确定因素与消极不确定因素界限逐渐模糊,但当前仍然是并存的局面。

   曾经的积极确定因素是中美经济关系密切,经济合作规模大,融合度高。2017年中美贸易额达到6359.7亿美元,截至2018年6月,中国是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美国出口的26%的波音飞机、56%的大豆、16%的汽车、15%的集成电路的目的地是中国。中国是持有美国政府债券最多的国家之一,2017年1月中国持有美国国债1.05万亿美元。即使如此,特朗普政府执意开启贸易战,不仅将伤及中美两国,而且危害世界经济大局。

   不确定因素是两国政治关系复杂曲折,贸易战背后潜藏着发展模式之争。特朗普上台后在对外政策上仍然将维护美国在全球的霸权作为主要任务,中美关系的主要症结是美国坚持以冷战思维看待中国,精英中普遍存在焦虑感。美国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以及现在特朗普的印太战略,强化美国与同盟国的关系,介入南海争端,都是对中国的遏制和围堵。

   中美在战略安全利益上也存在不确定性。一是美国在亚洲部署反导系统的问题。美国在日本已经建立了两个反导系统,在台海也有类似的部署。由于朝半岛的紧张局势,2017年4月美又决定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将从三面围困中国。与此同时,日本正在研究部署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以及美国最新型的萨德反导弹系统,该系统拥有比爱国者-3更高的拦截性能。在亚洲部署反导系统关乎全球战略平衡问题,势必减损中国和地区的安全和稳定,破坏中美之间以及地区间国家互信。二是台湾和南海问题。特朗普一上台就与蔡英文通电话,企图破坏中美之间在台湾问题上达成的原则。2018年3月特朗普还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台旅法?,提升美台接触的层级,加强对台的所谓“安全承诺”,甚至提出美国军舰和海军陆战队要重新“回台”。在南海问题上,美国不仅批评岛礁建设的“军事化”,甚至直接将中国在南海正常、合理的维权与维稳行动视为是中国对南海其他声索国的“威胁和强制行动”,是中国想要对整个南海实行“军事控制”。

  

   (四)中俄美三角关系的基本特点

  

在中国和俄罗斯不会改变国家复兴战略的背景下,美国要极力维护和巩固其全球霸主地位,对中俄打压态势不可能改变,中俄一起应对美国的遏制及霸权主义在相当长时间内也不会改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043.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