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托马斯·瑞斯:英国脱欧命运将由疑欧论者决定

更新时间:2018-10-19 22:18:37
作者: 托马斯·瑞斯  

  

   英国脱欧的核心问题已经在英国议员们的心中变得清晰:他们是否能够接受一份对英国和欧盟未来关系不做出任何承诺的协议?

   近期,刚从夏季休会期回归的英国议会正在面临政治危机。我们大致可以想象出英国脱欧的若干情形:在没有达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实现 “硬脱欧”,通过签订脱欧协议实现平稳过渡,延长《里斯本第50条》的谈判。

   作为第一份详述英国与欧盟未来关系的整体方案,契克斯计划试图调和二者表面上难以相容的矛盾:即主权管理与贸易连续性的矛盾,“夺回控制权”和开放无摩擦国界的矛盾。但目前契克斯计划已成为众矢之的,不光受到诸多脱欧者的猛烈抨击,也遭到严守红线的欧盟委员会的批评。真正的问题是,英国议员们是否愿意在对未来英欧关系走向不做出任何承诺的脱欧协议上签字。

   因此,今年秋季举行的英国脱欧峰会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签署脱欧协议。该协议可能宽泛地以欧盟条款为基础并伴随着对于未来英欧关系的崇高描述。然而,这种华丽言辞的清晰性与强制性和印在公交车上的广告差不多。

   由于脱欧工作的复杂程度,设定一个过渡期是明智的。但为了让过渡期起作用和变得有意义,英国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目的,过渡期到底要过渡到何处?

   下一次重大危机将极可能在11月份到来,届时首相须将脱欧协议提交至议会,特雷莎·梅很可能带着与北爱尔兰协议的承诺和大约400亿英镑的一系列商定债务,从布鲁塞尔返回。她会说,这是英国唯一的脱欧选择。

   工党领导人的主要利益将是被迫再次大选。对于工党内存在公开反对脱欧的群体而言,击败政府是实现完全重组的最现实途径。也许通过大选、政党改组或第二次公投才是阻止英国脱欧的唯一可行机制。

   这意味着英国脱欧的命运最终将在保守党内确定。保守的疑欧论者必须再次决定是否愿意承担风险,以及他们愿意妥协的程度。

   过去的历史表明,保守的疑欧论者在气质上倾向于妥协。对于一个核心团体而言,与欧盟的争斗就是为了他们政治生命的争斗。但这次他们将会考虑两个原因。

   首先,击败政府可能让一些事情失控。如果特雷莎·梅政府垮台,走强硬路线的脱欧派在选举中不会轻易加冕,任何新领导人将面临同样的议会算计。如果失败,将很可能创造一个由工党领导人科尔宾领导的政府,一些怀疑论者会担心英国脱欧被逆转。此外,议会大多数人不会支持一些脱欧派所乐观的 “无承诺协议”状态。而退出协议的失败会给英国政党制度带来无法预料的后果。

   第二个原因是,三个月后,他们渴望的硬脱欧仍然存在可能性。未来的关系将会在未来的谈判中确定,英国仍可能以加拿大式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形式过渡到硬脱欧,甚至在2020年12月重提WTO条款的退出。在这种方案下,他们将有18个月时间来处理。

   疑欧论者会接受首相退出协议的成本和妥协吗?或者为了追求更纯粹的计划而使政府下台?脱欧的进程和结果将由他们的选择塑造。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902.html
文章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