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郁鸿胜 黎振宇:我与杨小凯的“北漂”时光(一)

更新时间:2018-10-16 23:34:24
作者: 郁胜鸿   黎振宇  
但当时工作人员很少,也没有正式编制,于是研究会领导就把我借调过来帮助整理论文。

  

1977年杨小凯在建新农场


   学人:这时候,杨小凯还在湖南邵阳新华印刷二厂做外文校对工作。李南央女士给我看过杨小凯在1979年3月份写给她的信。杨小凯在信里面,表达了想考社科院研究生的愿望,还让李南央帮他打听一些招生的消息。(“我看了一下去年社科院经济研究生的试题,我觉得自己报工业经济和企业管理专业比较有把握,不知道社科院今年经济研究生各专业招生名额、要求以及报考动态,导师内定研究生的倾向如何。你是否能打听到这方面的情况呢?报考政审是一大关,我准备详细写个东西。如果你能打听到这方面的消息,请来信告知。今年考大学是否限制年龄,你听说了吗?”——摘自杨小凯致李南央的信)

   郁:实际上杨小凯没有参加1979年5月份的研究生考试。我最早认识杨小凯是通过他的论文。1979年3月,学术研讨会结束后,我借调到技术经济研究会。当时我每天去收发室拿两趟信件,有一次我拿到一封很厚的寄给研究会的信件,打开一看是篇论文。别人一般用稿纸誊写,但这篇用的白纸,内容好像与控制论相关。具体标题已经忘记了,当时我看不懂。同事跟我说,小郁,这篇文章挺有意思。这样,我的印象就很深,作者名字叫杨小凯。

  

   学人:收到这篇文章具体是什么时候?

  

   郁:大概是1979年4、5月份。这篇论文后来就放在我的桌子上,我还在一页一页“啃”。因为我没上过大学,数学底子又不好,看起来非常吃力,但我还想去钻研。到了大概6月份,有一天我在于光远家里吃午饭,他一边吃饭一边和我聊天,问我技术经济研究会的事情多不多,他准备给我找个小伙伴。我说挺多的。因为研究会出了一份报纸叫《技术经济和管理现代化通信》,走机要通道,两周一期。我来管发行,其实主要是抄地址,每次有上千个信封的地址要抄,写好地址后把报纸装到信封里寄出去。

杨小凯、郁鸿胜等参与发行的报纸——《技术经济和管理现代化通信》(黎振宇收藏)

   那天吃饭时,于光远从包里拿出来一封信,大概两页纸。他说,我给你找的小伙伴叫杨小凯。我看过这封信后,对杨小凯的情况大致有所了解。于光远在给李锐的回信中,提到可以让杨小凯到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会或管理现代化研究会工作,用科协名义发函去杨小凯工作单位借调。到第二年社科院研究生招考的时候,将会根据杨小凯一年的工作情况推荐报考。

  

于光远给李锐、李南央的回信(李南央提供)


   学人:李南央女士在一篇名为《于光远的一件小事》的回忆文章中提到,这是李锐先生让她写的,大意是向于光远说明杨小凯的遭遇,并希望得到于光远的帮助。李锐和杨小凯的父亲杨第甫先生是老交情,也都是湖南老乡,在革命年代就熟识。关于这篇文章还有个小插曲,李南央女士之前发表的文章中将于光远先生的回信时间,写为1980年6月30日。但我去查一些史料,感觉时间有点对不上。后来我向李南央女士请教,她帮忙找出与当时往返的信件,刚好有一封信的信封上有邮戳,时间是1979年,这就证明了李锐向于光远推荐杨小凯的时间。您的回忆也证实了这件事的前后经过。

  

   郁:当时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会的专职工作人员就三位。马建章是领导,担任办公室主任。第二位是鲍琳洁,从太原化肥厂借调过来,第三位就是我。我和鲍琳洁都没有正式编制。后来第四位就是杨小凯。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会由中国科协直管,科协下面有许多研究会,为什么要直管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会呢?原来当时想参照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的管理模式,把它作为中国科协的直属学会。作为直属学会,可以获得一定财政经费支持和人员编制。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由邓小平批准成立,有几十人的编制,但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会一个编制也没有。整体而言,研究会刚成立的时候,管理比较松散,除了提供办公室和必要的办公用品,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学人:杨小凯借调的过程顺利吗?

  

   郁:具体是由于光远的秘书刘与任操办。总的来说,和湖南沟通比较顺利,这当然与杨小凯的父亲杨第甫去做工作也有关系。北京这边,只要刘与任同意也没问题。因为这对科协没有什么影响。借调人员的工资、人事关系都还在原单位。

   我还清楚记得第一次与杨小凯见面的情景,那是在1979年国庆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大概早上八点多。办公室来了一个小年青,穿着一件中山装,瘦瘦的,个子不高,看起来很老成。他第一眼看到我,就打招呼说,你是小郁吧?这时我也反应过来,问他,你是小凯吧?因为我已经知道他要过来工作,这样大家就算正式认识了。

   我对他说,桌子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办公室的桌子很有意思,可以坐八个人,像上课一样,但不是面对面。杨小凯坐第一个座位靠着窗,我坐第二个,在杨小凯后面。右边坐的第一个人是何建文,他是中国管理现代化研究会的理事长。何建文后面坐的是鲍琳洁,再后面是马建章。小凯报到后,我领着他去办通行证,因为国家科委管理非常严格,门口还有解放军站岗。我已经来了半年,对整栋办公楼都很熟悉,就带着他到处逛,介绍食堂在哪里,哪里可以买饭票等。


三、杨小凯在研究会的工作

  

   学人:研究会提供住宿和补贴么?

  

   郁:都没有,需要自己解决住宿。于光远给李锐的信里也提到,需要杨小凯自己解决住宿。我们办公在三里河国家科委的四楼,我自己住在车公庄北京市委党校。当时中国社科院的马列所在那里有办公场所,刚好有两个空房间,就借给我当宿舍。

   当时国家科委办公楼在三里河,这个地方叫作“三科”,即国家科委、科协和科学院。三个机构在一起办公,互相交叉的人也比较多。科委办公楼五楼以上就是科学院、科协。但这栋楼里面还有一个机构叫地球物理研究所,属于国家地震局。这个所的工作人员上班主要在郊区,六楼是他们的宿舍。宿舍非常宽敞,住的人也不多。当时我一日三餐都在科委食堂解决,吃完晚饭喜欢在五楼打乒乓球,直到晚上七、八点才回党校休息。后来在打乒乓球时,我结识了一名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他叫潘伯民,北大毕业,江苏盐城人。熟悉以后,他要我去弄张床,这样就可以住在他们宿舍里。于是我找同事借了张床,就住了进来。这样既方便工作,也方便准备研究生考试。

  

   学人:当时杨小凯住在哪里?

  

   郁:他住在东城区。他的姑父邱纯甫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兼国家进出口委员会副主任,杨小凯就住在姑父家里,住宿条件应该不错。杨小凯每天骑着一辆28式自行车上下班。他还有个生活习惯,喜欢喝羊奶,通过喝羊奶来补充营养。当时一袋羊奶粉也不便宜。有时候,他吃完早餐来到办公室,拿个盆子泡些羊奶对我说,小郁,来些羊奶。我有时候也会泡些牛奶,和他换着喝。

   那时我正在北师大进修,准备报考社科院80级研究生,所以经常借他的自行车去上课。当时管理不太严格,只要把工作做完即可,也不一定非得呆在办公室。而且我晚上就住在办公楼里,工作时间非常充沛。白天去上课,晚上加会班就能完成工作。

  

   学人:当时给杨小凯安排了什么工作?

  

   郁:杨小凯刚来的时候,和我一样,也是写信封。因为要寄上千份报纸,当时又没有打印机,需要大家用钢笔一份一份写下来。另外还有一件事,每天他都抢着去传达室拿报纸,我有时候也会去拿。每次到楼下抱回一大摞报纸,上面有很多新信息,还觉得挺有成就感。

   整体来说,当时管理工作做得多,研究工作做得少。因为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会、中国管理现代化研究会成立以后,在全国30多个省市有分会,还有一些部委分会,比如电力技术经济研究会、纺织技术经济研究会、能源技术经济研究会等。这样算下来,分会超过四、五十个。平时我们要和这些分会联络,分会有一些会议,也会邀请我们参加。另外,这些分会经常来拜访了解情况,比如总会做了什么,分会要做什么,可以开展哪些活动等。办公室就这么几个人,当时我还是小年青,也说不上话。小凯毕竟社会经验丰富一些,可以去顶一下。像马建章就特别忙,他往办公室一坐,就有很多人过来找马主任,这时小凯可以帮忙做一些接待工作。

办公室整天就像门诊,很难静下来做研究。不过信息量很大,经常要开研究会的专业认证会,还有其他各类会议。因为我想考研究生,所以平时就不做研究,主要做行政事务性工作,跑跑腿、打打杂或者偶尔出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843.html
文章来源:学人Scholar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