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朝晖:不重《春秋》,何以识董子?

——谈李存山教授对董仲舒的误解

更新时间:2018-10-16 00:07:23
作者: 方朝晖 (进入专栏)  
故六人为三纲”。据此,之所以在八伦(三纲+五纪)或九伦(三纲+六纪)中以君臣、父子、夫妇三者为纲,是因为这三组关系最为典型地体现阴阳之道。《白虎通》所谓“阳得阴而成,阴得阳而序,刚柔相配”,乃是对董仲舒《基义》中“物莫无合,而合各有阴阳。阳兼于阴,阴兼于阳;夫兼于妻,妻兼于夫;父兼于子,子兼于父;君兼于臣,臣兼于君;君臣、父子、夫妇之义,皆取诸阴阳之道”一段极好的注解。而所谓“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就是指:“君臣、父子、夫妇”这三伦在王道政治中为人伦之“三纲”,这一点应乎天道。

  

   今天,我们可以说,董仲舒确有“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思想,但不可说董氏“三纲”是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和夫为妻纲;我们可以说,董氏从阳尊阴卑、阳贵阴贱的角度阐述的君臣、父子、夫妇之道,即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但是不可以说董氏所谓“三纲”是指君臣、父子、夫妇内部的阳尊阴卑、阳贵阴贱关系。

  

   现将我对董氏“三纲”的理解要点总结如下:

  

   A)董仲舒从未说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B)《基义》只说“君臣、父子、夫妇之义,皆取诸阴阳之道”,未说“三纲之义,取诸阴阳之道”;

  

   C)从《基义》篇从上下文推不出“三纲”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若将其中“三纲”理解为君臣、父子、夫妇三大伦(为人伦之纲)亦完全可通;

  

   D)《深察名号》“循三纲五纪”一句,以“三纲”与“五纪”对举;这与《白虎通》以“三纲”与“六纪”对举相近,故注释家通常皆以“六纪”释其“五纪”。

  

   E)“三纲”概念的提出,是因为从先秦的五伦发展到了西汉的八伦、乃至九伦。五伦之外,还有诸父、族人、诸舅、师长几伦,可见五伦说之不足。而在九伦之中,君臣、父子、夫妇三伦最重要,故以之为纲。

  

   董氏“三纲”指三大伦为人伦之纲,当从上述“含义一”来解,徐复观先生早在上世纪70年代、阎鸿中早在上世纪90年代即已察觉。徐复观原文是:

  

   只有董氏,在《深察名号》第三十及《基义》第五十三,始闻提出‘三纲’一词……所谓三纲,是指君臣夫妇父子各尽其分而言,并非指的‘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徐复观,“先秦儒家思想的转折及天的哲学的完成——董仲舒《春秋繁露》的研究”,《两汉思想史》(二))

  

   阎鸿中更加清楚明确地指出了同一问题。我数年前是在未读过徐、阎的情况下发现这一点的。

  

   不仅董氏,古人从“三大伦”、而不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意义上使用“三纲”一词,在汉以后文献中也有许多例证。比如皇侃《论语义疏》卷1〈为政*子张问十世可知也〉章注曰:

  

   “三纲,谓夫妇、父子、君臣也。三事为人生之纲领,故云三纲也。”

  

   《前汉书》卷85〈谷永杜邺传第五十五〉:

  

   “勤三纲之严,修后宫之政”师古注曰:“三纲,君臣父子夫妇也。”

  

   又比如我们熟悉的《三字经》中“三纲者,君臣义,父子亲,夫妇顺”一句(我还没查始于何时何人),显然亦是从含义一而非含义二的角度使用“三纲”一词;如果《三字经》是从含义二使用“三纲”的话,就应当说“三纲者,君为纲,父为纲,夫为纲”才对。

  

   我在最近的检索中发现,在整个四库全书中,从含义一而不是含义二使用“三纲”一词可能是主流。如果我的猜测正确,即古人在使用“三纲”一词时,多数情况下可能只是指“三大伦”,即君臣、父子、夫妇关系,而不是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当然要说明这一点还需要大量证据,我希望日后作专文论证。

  

   现在我们言归正传。

  

   李存山教授在《儒家的民本与民主》(2006)、《重视人伦 解构三纲》(2006)、《董仲舒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的地位与影响》(2010)、《对“三纲”之本义的辨析与评价》(2012)、《董仲舒对先秦儒家的继承和损益》(2015)等一系列文章中一直从含义二来使用“三纲”一词。如果这样使用是基于个人观点或者流行观点,当然无可非议,但以此来解读董仲舒及汉儒的“三纲”思想,就是不应有的错误。例如,他在《辨析》一文中说:

  

   “三纲”的本义是“皆取诸阴阳之道”,使君臣、父子、夫妇之间成为绝对尊卑和绝对主从的关系。

  

   鉴于董仲舒讲阳尊阴卑是针对君臣、父子、夫妇三对关系内部的原则而言,不是针对三大伦与其他几伦(五纪)的关系而言,可见李教授把董氏“三纲”理解为含义二而不是含义一无疑。在《董仲舒对先秦儒家的继承和损益》(2015)一文中,李教授说:

  

   “屈民而伸君”正是“三纲”之说的要旨。

  

   这还是从君臣内部关系理解董氏“三纲”,即从前述“含义二”理解董氏“三纲”。在《儒家的民本与民主》一文中,李教授说:

  

   董仲舒主张“屈民而伸君,屈君而伸天”(《春秋繁露*玉杯》)。所谓“屈民而伸君”,就是说臣民要绝对服从于君主,也就是‘君为臣纲’。”

  

   这也是把董氏“三纲”理解为君臣之间的内部关系等,即含义二。在《重视人伦 解构三纲》一文中,李教授说:

  

   董仲舒说:“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三纲”首先是“君为臣纲”,即臣要绝对服从于君。

  

   这还是把董仲舒“三纲”理解为君臣之间内部的关系等,即含义二。

  

   李存山教授对董仲舒“三纲”概念的理解符合董氏原意吗?在逻辑上可以得到证明吗?李教授是不是混淆了汉儒的两种意义上的“三纲”概念,才会对董氏“三纲”有上述理解呢?

  

   李教授正因为混淆了上述两不同意义上的“三纲”概念,把古人的“三纲”一律读为上述含义二,所以会认为《三字经》中的“三纲”可删(见其2018年《为什么〈三字经〉中的“三纲”可删》一文)。

  

   如果我的说法正确,李教授对董仲舒的误解、曲解可谓深矣。

  

   (三) 尊天受命与不奉君命

  

   在《辨析》一文中,李教授引用《春秋繁露*顺命》原文,称:

  

   “董仲舒把臣受命于君,子受命于父,妻受命于天,赋予了‘诸所受命者,其尊皆天’的绝对意义,且‘臣不奉君命,虽善,以叛言’,这就使君臣、父子、夫妇之间具有了前者有绝对权威,而后者必须绝对服从的意义”。

  

   下面我想说明,李教授对《顺命》的这一解读有断章取义、严重歪曲之嫌。董氏原文如下:

  

   人于天也,以道受命;其于人,以言受命。不若于道者,天绝之;不若于言者,人绝之。臣子大受命于君,辞而出疆,唯有社稷国家之危,犹得发辞而专安之,盟是也。天子受命于天,诸侯受命于天子,子受命于父,臣妾受命于君,妻受命于夫;诸所受命者,其尊皆天也,虽谓受命于天亦可。天子不能奉天之命,则废而称公,王者之后是也;公侯不能奉天子之命,则名绝而不得就位,卫侯朔是也;子不奉父命,则有伯讨之罪,卫世子蒯聩是也;臣不奉君命,虽善以叛言,言晋赵鞅入于晋阳以叛是也;妾不奉君之命,则媵女先至者是也;妻不奉夫之命,则绝夫,不言及是也;曰不奉顺于天者,其罪如此。

  

   这段话里李教授所引的两处,第一处“诸所受命者,其尊皆天”,接引前面“人于天也,以道受命”而来,可见所谓“受命于天”,乃指“以道受命”,即受命于道,此与荀子“从道不从君”何异?李教授将“受命于天”理解为上对下具有“绝对的权威”,从何而来?而且如果这样理解的话,就无法理解文中何以又说臣子受命出疆,“犹得发辞而专”?这段话后据卢注、苏氏,是指成公二年鞌之盟“及齐国佐盟于袁娄”,及庄公十九年“公子结媵陈人之妇于鄄,遂及齐侯、宋公盟”,皆是大夫在没有君命的情况下擅自结盟,而董氏据《公羊》之义给予了肯定。

  

   李教授所引第二处,“臣不奉君命,虽善,以叛言”,李教授想以此说明,董氏主张大臣当绝对服从于君命。然而本句后面紧接着说“言晋赵鞅入于晋阳以叛是也”。赵鞅之事是发生于定公十三年,其时赵鞅因荀寅、士吉射挟晋侯之命而攻,入晋阳以拒。然而古人认为赵氏无君命而出,目的是以地正国,发心为善。既然如此,何以复称叛?苏注引孔广森云“鞅自以与寅、吉射有曲直,而《春秋》之诛壹施之。此臣道之大防也。”孔氏认为这里“不奉君命”乃是董氏对《春秋》大义之阐明,即:清君之侧,当有君命。故“后世萧、高、宇文之徒,犹托名清侧之恶为义师者,惟《春秋》之教不明,而乱臣贼子不知所惧也。”

  

   像李教授这样,脱离文本语境、不顾《春秋》大义,硬是将原文中“言晋赵鞅入于晋阳以叛是也”一句剥离,将一句话中的前半句孤立出来理解,以说明董仲舒主张绝对服从于君命,不仅无法解释前文臣子“发辞而专”,也无法解释《春秋繁露》其他各篇一再阐述的君臣要义。例如《精华》指出春秋之义有“出境有可以安社稷、利国家者,则专之可也”,“大夫以君命出,进退在大夫也。”《竹林》有难者问:

  

   司马子反为君使,废君命,与敌情,从其所请,与宋平,是内专政,而外擅名也。专政则轻君,擅名则不臣,而春秋大之,奚由哉?

  

   董氏从经与权、常与变来解释:

  

   春秋之道,固有常有变。变用于变,常用于常,各止其科,非相妨也。今诸子所称,皆天下之常,雷同之义也;子反之行,一曲之变,独修之意也。

  

   董氏复云:

  

   出天王而不为不尊上,辞父之命而不为不承亲,绝母之属而不为不孝慈,义矣夫!(《精华》)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82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