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董一凡:当前欧洲民粹主义的主要特点及发展趋势

更新时间:2018-10-13 15:36:24
作者: 董一凡  
近两年来,政治社会环境并未随经济复苏而改善,因而民粹主义仍将持续其发展势头并对欧洲一体化造成负面影响。

   首先,传统政治力量正失去市场。欧债危机以来,欧洲中左翼政党无法就政治、经济、社会危机拿出有效方案,在中右翼“自由市场+小政府”及民粹主义的夹击下逐渐式微。近两年大选中,中左翼或中右翼政党却都遭遇支持率下降的挑战。2017年法国大选中,传统上轮流坐庄的社会党和共和党早早出局,出现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政治史上前所未有的现象。德国大选中,中右的联盟党和中左的社民党均损失了20%左右的议席;捷、奥、意等国中左翼政党在大选中均被边缘化。同时,传统政党为民粹主义争夺选民,政策主张向极端化发展。科尔宾领导的英国工党提出对富人增税、大幅增加社会保障支出等有“劫富济贫”色彩的主张,明显比“第三条道路”和“全民国家”的主张更左,使其在2017年大选中赢下40%的选票;再比如,联盟党在默克尔第三任期由于承诺接纳难民而人气大减,新政府成立后不再高调支持接纳难民,与基民盟共同组成联盟党的基社盟在边境管控、难民入境许可等问题上公开支持政策收缩。

   法国总统马克龙组建的“前进运动”虽被视作亲欧、反民粹力量,但也以“促新求变”为卖点,提出“保护型欧洲”“买欧洲货”等保护主义口号。实际上,传统政党正在自我改造,向着更左或更右发展,保持原有传统路线的生存空间将越来越小。

   其次,民粹主义也在向主流靠拢。传统政党在移民、欧盟等政策上整体右转的同时,打着一些反传统政策主张崛起的一些政党,为了执政的目的,也放弃了部分不现实的激进主张,向主流政治靠拢。比如法国“国民阵线”和意大利“五星运动”,在早期纲领中均提出将在上台后就是否脱离欧盟或欧元区组织公投,而临近大选均放弃了“脱欧公投”之类的激进主张,宣称将就财政、移民、欧元治理机制等问题与欧盟“重新谈判”;意“五星运动”所推举的欧盟事务部长萨沃纳,在组阁时曾因其过往“疑欧元”的理论引发外界担忧,认为其在内阁任职将对欧元区不利,但萨沃纳任职后反而表示“欧元是不可动摇的”。未来一段时间,反传统政策和欧洲主流政策理念将在更多国家因联合执政、政策理念竞争等因素,出现“互学互鉴”、政策主张相互靠拢的倾向。

   其三,严重迟滞欧洲一体化。一体化本质是各国向超国家机构让渡主权,在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政策统一的进程。这与民粹主义鼓吹的“人民自主”和民族国家框架下的“秩序重构”相冲突,加剧民众对“欧盟机构臃肿低效”“民主赤字”“欧元体制”等问题不满,使欧盟深化改革或在任何领域推进一体化政策受到严重民意反弹。在国家层面上,无论是波、匈等与欧盟严重对立的国家,还是法、德等主要大国,在考虑欧盟政策时须首先考虑内政和选举因素,更多从本国利益出发做决策。如马克龙多次就欧元区共同财政、债务等制度构想向默克尔投石问路,而由于德国在新机制下可能承担潜在财政金融负担,支持欧元区改革在当前德国极易招致政治失分,因而默克尔曾迟迟不愿接招。而意大利等南欧国家,则主张放弃紧缩,甚至要求欧洲央行直接减免本国外债,势必与北欧国家正面冲突。未来,各国在移民、欧元区、自贸协定、对外政策等方面矛盾将更加凸显,共识和妥协空间极为有限,欧盟制度建设将面临更大阻力。同时,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临近,若民粹主义继续当前的上升势头,或将成为欧盟立法机构的重要反对力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788.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