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淼杰:中美贸易摩擦的认识误区和正解

更新时间:2018-10-12 00:51:08
作者: 余淼杰  

   自今年3月以来,美国特朗普当局单边挑起贸易摩擦,准备对华出口美国的500亿美元产品征收25%高关税,并于7月6日正式实施。中方被迫反制美方贸易保护主义,也按“同等规模、同等比例”对美国出口中国的500亿产品征收高关税。之后,特朗普当局继续威胁要对中国扩大贸易制裁,7月24日,特朗普当局开始威胁对中国对美出口的另外2000亿产品征收高关税,8月1日,又继续威胁准备对中国对美出口的所有产品(按美方统计口径为5100亿美元)征收25%的高关税,中美经贸摩擦不断扩大升级。两国正常互惠互利的经贸合作关系也面临严重考验。

   应该看到,之所以目前中美贸易摩擦会不断升级恶化,直接原因是美方特别是特朗普当局急于解决中美贸易失衡。所以,如何正确认识中美贸易失衡的本质,对研判、预测未来中美贸易摩擦走向具有重要的意义。为了全面理解中美贸易关系,我们有必要换位思考,从美方特别是特朗普当局如何看待中美贸易失衡入手,然后逐一剖析特朗普当局的认识是否合理,只有做到知己知彼,这样才能在未来的中美经贸谈判中做到正确研判,提出相应对策,从而处于不败之地。本文拟从两部分展开,第一部分概括描述特普朗当局对中美贸易关系的核心关键观点,并深入分析他们之所以会有这些认识的原因和论据。第二部分则针对特朗普当局的认识,逐一剖析论证其是否合理,并提出中美经贸失衡的真正原因。

  

一、特朗普当局对中美贸易失衡的理念


   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成为WTO的第143个成员国以来,中美贸易总额不断扩大,中美两国都从不断深化的自由贸易中获利甚多,但也出现了中美贸易中,美方持续出现贸易逆差的情形,针对不断扩大的中美贸易失衡,特朗普当局对此有四个基本的理念。第一,特朗普当局认为中美双边贸易中,贸易顺差是好事,双边贸易逆差是坏事。那么,为什么会出现中美贸易失衡呢?特朗普当局认为是因为中国政府对出口企业的补贴以及不公平的关税政策所导致的,这是第二点认识。第三,如何解决中美贸易失衡呢?特朗普当局认为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打压中国的出口,通过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征收高关税来实现。那么,解决中美经贸失衡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呢?特朗普当局的目标是希望在今后的全球价值链分工中,中国应该长期待在全球贸易价值链的中低端,而美国则应该继续保持在价值链高端中的垄断地位,既然“中国制造2025”目标是要把中国打造成全球贸易强国,那么,限制打压中国实现“中国制造2025”也就是美国不断扩大贸易摩擦所要达到的深层目的,这是特朗普当局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核心理念,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中国经济无法赶超美国经济。

   首先,特朗普当局认为美方在中美贸易失衡中利益明显受损。如图1所示,自2001年中国"入世"开始就在持续增大。中美双边贸易额从2001年底的980亿美元快速增长到2016年的5240亿美元,年均增速14%。中美已经成为彼此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但同时,中美贸易失衡也再不断扩大。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2758亿美元。而按美方统计口径计算,中美双边贸易失衡更大。按美方口径计算,2017年美国从中国共进口5160亿美方,而中方仅仅从美方进口1500亿,美方逆差接近3700亿。之所以双方如此巨大,差距主要是如何衡量中方的出口。在中方的统计口径中,香港对美的出口并不包括进去,理由是香港对美的出口仅仅包含部分大陆对香港的转口贸易,而香港对美出口事实上还有其它许多东盟国家对美的装口贸易。但美方认为,计算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香港的出口也应包含在内。客观地讲,美方的这个统计口径过于简单,因为它忽略了香港“一国两制”这个基本事实。

  

图1 中美双边贸易额

   不过,中美统计口径的差别并不影响中美贸易失衡占美国总逆差的口径。不管是按那一口径计算,中美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总逆差的2/3。表1也列出了中美贸易失衡中最主要的两个部门—纺织业和机械电子设备产业,以及之前遭受反倾销、反补贴(即“双反”)最多的钢铁、铝制品产业。更让特朗普当局担心的是,根据Autor-Dorn-Hanson(2013)根据对美国各个社区就业水平的估算,由于来自中国的进口竞争,美国制造业丢失了近300万个工作岗位。简言之,特朗普所持的是根深蒂固的“重商主义”观点,即认为国际贸易中,贸易顺差是好事,贸易逆差是坏事。贸易逆差方利益受损。

   第二,特朗普当局认为,中美贸易中之所以会出现高额的双边贸易失衡,是因为中国政府对出口企业有大量的出口补贴和中国政府征收的高关税导致的。具体地,他认为中国政府对出口企业有大量的出口补贴。特别地,正是因为中国有明确的产业政策规划,比如《中国制造2025》,所以对高科技部门特别是集成电路,以及用于制造半导体和集成电路的机器及装置存在着大量的补贴,这导致这部分产业产品生产成本比较低,从而在国际贸易中美方相应产业处于一个不利的位置。第二,他认为中国的高进口关税也使得美国相应产业对华的出口大幅减少。比如中国进口汽车关税是25%的高关税,而美国的平均汽车进口关税为2.5%。第三,他指责中国对外资企业来投资,特别是美资企业的投资有严格的25%的最高控股比例限制,第四,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甚至专门让国有企业并购美方企业并“剽窃”其高科技技术。

   也正是基于这个认识,特朗普当局强调必须对美国从华进口的产品征收高关税,以平衡中美贸易失衡。这样,可以使得美国长期保持在全球价值链的高端,垄断产品的“微笑曲线”的两端,而希望让中国长期停留在全球价值链的低端,出口产品微笑曲线的中段低谷。

   事实上,以上四点认识构成了特朗普当局对当今中美贸易失衡的核心认识,并据此作为出发点制定相应政策。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当局的前面三个核心观点,只是特朗普政府及其少数核心支持者的认识,由于其背离了基本事实也违反了经济学原理,大多数欧美经济学家都是明确反对的,但最后一个核心理念,即让中国长期处于价值链的低端,而美国长期在价值链高端处于垄断地位,这个理念不仅仅是特朗普当局才持有的理念,也得到一部分美国经济学家的认同,正如此,我们有必要对这些似是而非的观点认真辨析,以求去伪存真。

  

二、中美贸易失衡并不损害美国经济


   诚然,自中国与2001年加入WTO后,中美经贸失衡不断扩大,但应当看到,中美贸易失衡并不损害美国经济,相反,如果美国政府当局政策应用得当,还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发展。之所以如此,主要是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中国不断扩大的出口给美国消费者提供了大量“价优物美”的产品。由于中国制造业是全产业链覆盖,从中国进口的消费品约占32%,中间品约占27%,资本品约占41%。如美国对华产品征收高关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会显著减低,由于美国不得不从其他替代国进口,这样会显著提升美国国内的物价。相关的研究表明大概会提升美国国内5%的物价。

   第二,退一步来看,美国减少从中国的进口,并不一定能创造更多的进口。举个例子,比如说美国从中国进口一件衬衣10美元,如从越南进口12美元,美国自己生产13美元。因为中国产品价格最低,产品有鲜明的比较优势,这样美国自然从中国进口,所以特朗普当局诟病中国抢了美国的工作。但如果美国对中国征税25%,从中国进口的衬衣到岸价是12.5美元,高于从越南进口的12美元,所以美国会改从越南进口。但这样美国依然没法自己来生产产品。所以,美国无法通过征收高关税来增加就业,充其量只不过是降低了中国的出口。

   第三,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把从中美双边贸易获得的贸易顺差又重新投资到美国去。归根到底,美国贸易逆差是由于中国把产品卖到美国而导致的。但中国拿到美元后必然会到国外投资。作为回报最为稳定的产品,中国把大部分外汇储备拿去购买美国国债。具体地,从图2我们清楚地看到,自中国加入WTO以来,中国大陆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占美国总债比例已到达5%以上,在金融危机到来之前甚至一度达到8%以上。同时,中国大陆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占该年中国经常账户余额各年均达到35%以上。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是在借钱给美国,美国在用中国的资金来发展本国经济。所以,美国事实上得到了双重好处,既享受了中国的产品,还从中国借到钱来发展本国经济。

  

图2 中国大陆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金额与比例

   美国认为双边贸易顺差是因为中国政府的补贴或者不公平的贸易政策所导致的。笔者认为这个观点有失公允。事实上,中美贸易失衡的核心来源是基于两国要素禀赋差异所导致的比较优势而造成。我们可以从中国的劳力密集型产品出口和资本密集型产品出口两方面来说明这个问题。

来源:Feenstra 等 (2015).

图3 中国与美国全要素生产率水平比较(1998-2014)

   对于劳力密集型产品而言,中国之所以有贸易顺差,是因为中国的劳工成本仅为750美元,美国则约4200美元,是中国的5倍多。但是,正如图3所示的,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已经达到美国的45%(Feenstra 等, 2015)。换言之,对于劳力密集型产品,中国的生产方式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这种比较优势的存在,使得中国在劳力密集型产品方面出现大量贸易顺差。

图4 中国的加工贸易

对于资本密集型产品,大量的贸易顺差是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必然结果。美国处在产业链的上游,美、韩、日等国大量向中国出口零部件、核心产品的中间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774.html
文章来源:《长安大学学报》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