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姜开锋:美国法对虚假选举言论的规制

更新时间:2018-10-11 00:28:55
作者: 姜开锋  

   摘要:  选举是实现民主政治的最重要的方式。选举过程中,选民根据自身所获取的各类相关资讯来判断候选人的政见、品德和施政能力等方面的问题,据以投票给自己认为符合自身利益的候选人。参与选举的各方所发表的言论对于选民的投票决策具有相当的影响。因属于政治性言论的范畴,选举言论受到美国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着力保护。然而选举活动中虚假选举言论广泛传播,对选民理性抉择产生了不利影响,甚至危及选举本身的合法性和公正性。因此有必要对选举言论采取适当的立法规制。目前美国联邦和各州层面的立法对虚假选举言论采取了直接或间接的规制措施。法院在审查各州立法时适用了越来越严格的标准,为平衡言论自由和选举公正之间的关系提供了重要参照。本文对美国虚假选举言论法律规制的现状进行了梳理,并介绍了法院自1988年以来所发展出的司法审查观点,对维护选举公正的措施进行了思考和探讨。

   关键词:  虚假选举言论 言论自由 选举公正 第一修正案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活动期间,一家名为WTOE 5 News的网站发布消息称,“教皇弗朗西斯支持特朗普!”该则消息随后被转发到社交网站Facebook上面,截至2016年11月8日美国大选全民投票日,共获得了960,000人的关注。〔[1]〕同一时期,一则关于希拉里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正在积极同伊斯兰国进行武器交易的消息也在Facebook上广为传播,投票日前共获得了789,000人关注。〔[2]〕事实上,这两则消息均被证实为虚假消息。

   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奥巴马竞选团队曾经发布了一则竞选广告,称罗姆尼经营的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关闭了旗下的一家钢铁厂,钢铁厂中一名工人因此丢掉了工作,导致他和他的家人失去了医疗保险,他的妻子最终罹患癌症而死。该广告暗指罗姆尼对该工人妻子的死亡负有责任。〔[3]〕一个支持罗姆尼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则宣称:“奥巴马连任后将会强迫医生协助同性恋者购买代孕婴儿,强迫法院在裁决家庭纠纷时适用伊斯兰教教法。” 〔[4]〕这两则消息后来也均被确认为不实消息。

   选举活动中,选民根据自身所获取的各类选举资讯来判断候选人的政见、品德和施政能力等方面的问题,据以投票给自己认为符合自身利益的候选人。因此,选举期间候选人、利益集团、媒体等选举活动参与方发表的言论对选民的投票决策有着不容忽视的重要影响。选民在投票前获得尽可能丰富详实的信息,有利于提升自己决策的合理性。然而,选举活动中各方言论的真实性一直以来都不能得到完全的保证,虚假选举言论自美国建国以来就充斥着美国的历次大选。〔[5]〕如果选举活动的选民在做出投票抉择时被虚假信息误导,那么最终的选举结果将无法反映选民的真实意愿,这将违背选举这一民主程序的根本价值所在。〔[6]〕因此,如何对虚假选举言论进行规制,成为了美国法律界共同关注的话题。本文旨在梳理总结美国国内针对虚假选举言论进行规制的立法情况,阐明联邦和各州法院在审查该类立法的合宪性时所表达的观点,并指出虚假选举言论法律规制的必要性,提出解决相关问题的可能出路。

  

一、   选举言论的性质及其宪法地位


   广义上讲,选举言论系指选举活动期间一切与选举有关的言论。发表选举言论的主体可以是候选人及其竞选团队,可以是在选举中支持特定候选人的利益集团,也可以是新闻媒体和一般选民等选举活动参与方。发表选举言论的目的在于对选举过程中选民关注的重要议题进行辩论和分析,对不同候选人的执政能力、个人品德乃至出身背景等问题进行讨论和比较,从而为选民的投票决策提供参考。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依据宪法审查政府为规制言论自由所采取的措施是否违宪的过程中,发展出了在言论自由保障领域居于重要地位的双阶理论(two-level theory)。该理论将言论区分为高价值言论(high value speech)和低价值言论(low value speech)。通常认为,低价值言论包括直接教唆行使暴力的言论(incitements to violence)、诽谤言论(libel)、猥亵性言论(obscenity)、挑战性言论(fighting words)等类型。这些类型的言论一般受到较低程度的宪法保障。高价值言论系指其内容涉及实质意义的意见或观点表达,具有一定社会价值的言论,因而受到较高程度的宪法保障。〔[7]〕选举言论因其关乎民主选举的进程,根据传统双阶理论的分类,无疑属于宪法所着力保障的高价值言论。

   在现代民主宪政社会里,言论自由是自我治理(self-governance)不可或缺的工具;在一个自我治理的民主体制中,强调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具有相同的地位,要对公共政策做出明智的决定,必须要让和系争公共政策有关的事实和利益,都能够充分地且公平地呈现出来。正因为如此,Meiklejohn根据言论是否关乎公共利益的事务(upon matters of public interest)以及会否影响普遍福祉(general welfare),将政治性言论从一般言论中区分出来,赋予其相当重要的地位。Cass Sunstein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双层理论(two-tier theory),主张政治性言论应该占据言论自由的核心地位。〔[8]〕该理论在美国法学界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使得限制政治性言论的立法受到极其严格的合宪性审查。选举言论符合Meiklejohn对政治性言论所作的定义,应属于政治性言论的范畴。因此,政府对选举言论所施加的规制措施亦将受到严格的合宪性审查。

  

二、虚假选举言论的来源及危害


   (一)虚假选举言论的来源

   Kirsten Wilcox将参与选举的候选人同法庭上辩论的双方律师相比较。〔[9]〕 Wilcox认为二者相似之处在于,候选人和律师都想在辩论中击败对方,以使己方获胜。不同之处在于:第一,法庭中双方律师的辩论由法官裁判胜负,选举中的候选人则由选民投票决定走留;第二,法庭中的双方律师受到行为规范的约束,不能故意提供虚假证据,故意陈述虚假事实进行辩论,而选举中的双方候选人则不受任何“候选人责任法(Code of Candidate Responsibility)”的约束,可以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发表任何言论。这样一来,候选人为了赢得选举,便倾向于发布不利于对方的言论,而不顾其言论的真实与否。而心理学研究表明,和正面的政策资讯相比,负面攻击对中间选民产生更深的影响。〔[10]〕既然选民的心理如此,候选人、竞选团队和相关利益集团便更惯于捏造并散布有关竞争对手的负面消息了。

   传统媒体时代,选举资讯主要通过纸质媒体和广播、电视的付费服务向选民传播,虚假选举言论的主体主要为资金雄厚的候选人、竞选团队及相关利益集团。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和发展,虚假选举言论的主要传播平台便转移至了网络媒体,言论主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方面,因网络社交媒体(如Facebook、Twitter等)给网民免费提供了发表言论、传播观点的平台,捏造、传播虚假选举言论的主体便不再限于传统上通过给报社或电视台付费来获得发言机会的竞选方,普通网民也出于各式各样的目的参与了进来。另一方面,因网络媒体对全球各地用户开放,使得外国势力得以利用此一便利性有预谋、有组织地捏造、传播针对特定候选人的虚假言论,以期制造舆论混乱、误导选举国选民,从而使符合本国利益的候选人当选。该背景下,虚假选举言论的来源日趋复杂化,数量和传播量有了爆炸式的增长,〔[11]〕对民主选举进程所带来的危害也进一步增加。

   (二)虚假选举言论的危害

   在所有民主国家,合法和公正的选举都是体现民意的首要(如果不是唯一)过程。〔[12]〕而公正选举的前提之一便是选民在参与选举的过程中能够充分获悉正确的选举资讯。如若任由虚假选举言论广泛传播,众多选民在被误导的情况下做出选举抉择,则选举的合法性和公正性必将大打折扣,民主制的初衷和价值恐怕难以实现。

   首先,虚假选举言论会减损整个选举进程的公正性。虚假选举言论会歪曲相关议题的真相,使选民无法做出理性的判断,甚至会因为某些煽动性的言论而增加社会分歧。〔[13]〕美国一家著名的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的研究显示,在2016年美国大选全民投票日前的三个月里,大型社交网站Facebook上面影响力最大的20条虚假选举资讯累计获得了870万人次的阅读量,而影响力最大的20条关于选举的真实新闻却仅获得了730万人次的阅读量。〔[14]〕如果为数众多的选民都是基于不实的选举信息做出不符合自己原本意愿的投票决策,那么选举结果的公正性和合法性便都是成疑问的。

   其次,虚假选举言论不仅不会给选民提供有效的选举资讯,反而会损害政治对话的氛围和品质。民主选举的功能无非是在诸多候选人的自由竞争中产生代表多数选民偏好的统治者,而选举是候选人和选民之间的资讯交换过程。在规范的选举过程中,候选人所代表的是政策、理念、才干、魄力和品性等一系列个人素质和政治立场。只有在经过充分的资讯交流之后,选民才可能充分了解各位候选人,最后透过比较做出明智的选择。〔[15]〕如果选举的资讯交换过程充斥着各方的虚假选举言论,候选人疲于应付各种不实指控,无暇顾及政见的阐述与宣传,那么选民便无法通过选举来参与良性的政治对话,无法通过理性的投票来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利,民主政治的初衷便无从实现。

   再次,虚假选举言论会降低选民的参选率。一方面,充斥着虚假选举言论的舆论场会让选民对选举产生厌恶情绪:既然无从获取有价值的信息,既然根据虚假信息可能会投出有悖自身利益的选票,那么干脆就不浪费精力去关注选举进程,不浪费时间去行使没有助益的选举权。另一方面,有些虚假选举言论针对选举活动本身,散布不实的投票时间、投票地点或者选民的参选资格,使部分选民错过了投票,〔[16]〕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选民投票率,影响选举结果的代表性。

   最后,虚假选举言论还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致使正直而优秀的候选人放弃对任何公职的竞选。〔[17]〕一方面,大量的虚假选举言论针对候选人的人品、家庭和背景,正直的候选人可能因担心名誉受损之虞而不愿参与竞选活动。另一方面,在竞选过程中,当对方候选人采取不实言论攻击策略后,如果己方不以牙还牙进行相应的反击,就很可能在选票上付出惨重代价。〔[18]〕正直的候选人亦可能因为不愿被迫发表虚假攻击言论而拒绝参选,最终导致民主选举程序无法有效推选出真正优秀的政治领导者。

  

三、美国规制虚假选举言论的法律


美国各界对虚假选举言论所造成的危害均有较为深刻的认识,不仅学界对如何降低虚假选举言论危害进行了不断的研究和探讨,政府也针对虚假选举言论进行了相关的立法,以期净化选举舆论氛围,提升选举对话的质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75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