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星 何大海:荀子礼教思想与社会教化

更新时间:2018-10-08 21:20:30
作者: 韩星 (进入专栏)   何大海  
”[17]“化”是不改变事物性质而改变事物形态的过程。“礼义之化”就是通过礼义教化可以改变人生存环境,使一个自然的人变为社会的人、文化的人。这就是“伪”,本质是以文化人。《荀子·性恶》:“性也者,吾所不能为也,然而可化也……注错习俗,所以化性也。”杨倞注:注错,“犹措置也”,指举止行为。习俗,“习以为俗”。对于天赋予人的本性我们不能与天争锋,但可以通过礼教改变人的言行举止和生存环境,改变人本性的发展方向,使之避恶向善,弃恶从善。如果不这样就麻烦了:“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顺是,故争夺生而辞让亡焉;生而有疾恶焉,顺是,故残贼生而忠信亡焉;生而有耳目之欲,有好声色焉,顺是,故淫乱生而礼义文理亡焉。”[18]“生而有好利”、“生而有疾恶”、“生而有耳目之欲,有好声色”,这些都是人自然本性,无所谓“善”或“恶”,但如果顺其自然发展,就会给社会带来麻烦:“然则从人之性,顺人之情,必出于争夺,合于犯分乱理而归于暴。”[19]所以,荀子强调:“故枸木必将待檃栝、烝、矫然后直,钝金必将待砻、厉然后利。今人之性恶,必将待师法然后正,得礼义然后治。”[20]针对当时社会的混乱无序状态,荀子大声疾呼要推行礼义教化。“今人无师法,则偏险而不正;无礼义,则悖乱而不治。”[21]对于个人来说,接受“师法”和“礼义”的教化,就可以成长为“君子”,违反“师法”和“礼义”的教化,就只能堕落成“小人”。《荀子·乐论》也阐释了乐对人们的教化作用:“乐者,圣人之所乐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移风易俗。故先王导之以礼乐而民和睦。夫民有好恶之情而无喜怒之应则乱。王恶其乱也,故修其行,正其乐,而天下顺焉。”[22]圣人制礼作乐是为了移风易俗,调和人们的情感,引导人们向善,促进社会和谐。

   荀子继承孔子“富而教之”的思想,指出:“不富无以养民情,不教无以理民性。故家五亩宅,百亩田,务其业,而勿夺其时,所以富之也。立大学,设庠序,修六礼,明十教,所以道之也。诗曰:‘饮之食之,教之诲之。’王事具矣。”“六礼”杨倞引《礼记·王制》:“六礼:冠、昏、丧、祭、乡、相见。”“十教”引《礼记·礼运》:“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十者谓之人义。”注“道,谓教道之也。”[23]首先让老百姓富裕起来,再通过教化调理其天性。教化的主要途径是立学校,修六礼,明十教,以礼教引导、培养人们的伦理道德。

  

五、圣人之伪,以道教人——礼教的理想目标


   在荀子的理论中,圣人是礼教的最高理想。在荀子心目中,圣人是最高道德境界、最高理想人格的化身,在政治上是平天下的人格象征。孟子曾界定“圣人”是“人伦之至”(《孟子·离娄上》)。在孟子那里,超凡的圣人与一般人之间并不像西方的上帝与人之间具有不可逾越的距离,圣人也是人,圣人与人同类,与我同类,只不过他是人群之中的出类拔萃者,孔子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孟子·公孙丑上》载:“圣人之于民,亦类也。出于其类。拔乎其萃。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孟子·告子上》亦载:“圣人,与我同类者。……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在荀子这里,圣人也是圆满地实现了“人伦”的人,或者说是人伦的完美无缺的体现者,如《荀子·解蔽》:“圣也者,尽伦者也;王也者,尽制者也。”[24]“尽伦”也就是孟子所说的“人伦之至”。荀子认为圣人的德行最完美,其所言所行可作为衡量万事万物的尺度。“天下者,至重也,非至强莫之能任;至大也,非至辨莫之能分;至众也,非至明莫之能和。此三至者也,非圣人莫之能尽。圣人备道全美者,是县天下之权称也”[25],圣人是集天下最强大最明辨与最聪明于一身的“备道全美”的最高政治理想的典范,应为天下人所效法。

   圣人怎么教人?以道教人。圣人是人中之杰,是出类拔萃者,达到了与天道合一的境界。《儒效篇》云:“圣人也者,道之管也:天下之道管是矣,百王之道一是矣。”王先谦注:“管,枢要也。”[26]管是枢纽,关键,是事物相互联系的中心环节。“圣人”是“道之极”,《荀子·礼论》:“天者,高之极也;地者,下之极也;无穷者,广之极也;圣人者,道之极也。”[27]圣人是儒家之道的枢纽、极则。礼是道的体现,“道也者何也?曰:礼让忠信是也。”[28]“先王之道,仁之隆也。比中而行之。曷谓中?曰:礼义是也。”[29]先王之道就是以仁为核心价值的礼义体现。这样,荀子把礼义提高到了“道”的高度,可以说礼义即道,道即礼义,实现了礼义与道的合一。在这个意义上,礼义也就是人道的最高目标:“故绳者,直之至也;衡者,平之至也;规矩者,方员之至也;礼者,人道之极也。”[30]

   “道”与“理”在荀子的思想中基本上是一致的:“以道观尽,古今一度也。类不悖,虽久同理。”[31]在历史表象背后存在着通百代、贯古今的道或理,“百王之无变,足以为道贯。一废一起,应之以贯,理贯不乱;不知贯,不知应变。贯之大体未尝亡也。”杨倞注:“无变,不易也。百王不易者,谓礼也。言礼可以为道之条贯也。知礼则其条贯不乱也。不知以礼为条贯,则不能应变。”[32]是说百王兴替如斗转星移,但有“礼”把百王之道或理条贯起来了,把握了条贯道或理的不变之礼,就能够应对一废一起的历史演变。《荀子·乐论》:“礼也者,理之不可易者也。”礼体现了天地万物不可改变的道理,将礼的价值之源根植于理。《荀子·礼论》:“礼之理诚深矣,‘坚白’‘同异’之察入焉而溺;其理诚大矣,擅作典制辟陋之说入焉而丧;其理诚高矣,暴慢恣孳轻俗以为高之属入焉而队。故绳墨诚陈矣,则不可欺以曲直;衡诚县矣,则不可欺以轻重;规矩诚设矣,则不可欺以方圆;君子审于礼,则不可欺以诈伪。”“理”是“礼”的内在根据,“礼”是“理”的外在表现。这样,圣人—道或理—礼义就是三位一体的关系。圣人在把握了“道”的基础上才能以礼义整饬人心,化育群生,治理天下,实现天下有道。圣人之教是以道为教,在具体具有过程中要针对受教者的状况应机施教。《荀子·劝学》说:“问楛者勿告也,告楛者勿问也,说楛者勿听也,有争气者勿与辩也。故必由其道至,然后接之,非其道则避之。故礼恭而后可与言道之方,辞顺而后可与言道之理,色从而后可与言道之致。”[33]

   “圣人”是怎么来的?当然不是天生的,而是自我修炼,积善成德,超凡入圣的结果:“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杨倞注:“此言积善成德而通于神明,则圣心于是乎备也。”[34]“圣人积思虑、习伪故,以生礼义而起法度,然则礼义法度者,是生于圣人之伪,非故生于人之性也。”[35]“以善先人者谓之教”[36],圣人之所以有资格成为教化的主体,是因为圣人经过自身修养,积善成德,已从先天自然之性过渡到后天的善伪了,制定礼义法度,担当起教化的职责。

   然而,圣人毕竟是人群中出类拔萃的极少数,社会上绝大多数人还需要通过圣人的教化提升其人格境界。荀子认为,教化之所以可能,是因为圣人与普通人本性是一致的:“凡人之性者,尧、舜之与桀、跖,其性一也”[37]圣人之所以是圣人,就在于他们能够自觉主动地进行道德修养,提升自己的人格境界;对于普通人,理论上说只要像圣人那样自觉和主动地进行道德修养,也就有可能成为圣人。由此,他提出:“涂之人可以为禹。”[38]为此他论证道:禹之所以成为禹那样的圣人,是因为他实行仁义法正;而仁义法正是有着可以懂得、也可以做到的道理的。每一个行走在道路上的普普通通的人,都有可以懂得和可以做到仁义法正的素质与条件。假如一个普通人,以认识和实行仁义法正为学习内容,专心致志地研究,深思熟虑地探索,并经过长时间的磨炼,不断地做善事,就可以成为“通于神明,参于天地”[39]的圣人了。就此而言,所谓圣人,不过是普通人的道德积累,所以,“涂之人百姓,积善而全尽谓之圣人。”[40]然而实际上能够成为圣人的寥寥无几,这是为什么呢?荀子解释道:“涂之人可以为禹则然,涂之人能为禹,未必然也。虽不能为禹,无害可以为禹。”[41]这里就有一个理论与实际、理想与现实张力的问题。普通人理论都有可能、理想上应该成为“圣人”,而实际上、现实中并不是人人都成为“圣人”,正因为如此,就需要圣人出来对社会上的普通人进行教化。因为礼义为后天之伪,必须经过师道教育教化才能具备。

  

六、为学不已,尊师重礼——礼教的具体实践


《说文解字》:“91zaozi00,觉悟也。从教,从冖。冖,尚蒙也,臼声。学,篆文91zaozi00省。”《汉语大字典》按曰:“古文字或从臼持爻以教膝下之子,或从子学爻于大人膝前,古教、學原为一字,以后分化为二。”[42]这就是说,“教”与“学”原本是一体的,后来分化为二。在儒家思想体系中“教”与“学”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荀子重视教化,更重视为学,所以《荀子》一书就以《劝学篇》为首,与《论语》以《学而篇》为首旨意相同。荀子论曰:“学恶乎始?恶乎终?曰:其数则始乎诵经,终乎读礼。其义则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43]从为学的内容讲是从诵读《诗》《书》等典籍开始,到研读典礼结束;为学的目标是从士人修身开始,成就士人的理想人格。为此,荀子强调“学不可以已”[44],并提出了许多富有价值的为学之道(方法和途径)。他把“学”分为君子之学与小人之学;“君子之学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学也,以为禽犊。”王先谦注云:“上言君子之学入耳著心而布于身,故曰学所以美其身也;小人入耳出口,心无所得,故曰不足以美其身,亦终于为禽犊而已……荀子言学,以礼为先,人无礼则禽犊矣。”[45]君子之学是身心一体,充实之谓美;小人之学则是口耳之学,没有内在的道德自觉,没有礼义的修养,最终不免流于禽兽。强调“学”的重要性:“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闻先王之遗言,不知学问之大也。”[46]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学习进步的过程,博学加上自我反省就能够智慧明达,少犯过错。通过学习先王的嘉言嘉行,才能够掌握成圣成贤的大学问。人为什么必须学?荀子从人性论角度解释说:《荀子·性恶》:“不可学、不可事而在人(天)者谓之性,可学而能、可事而成之在人者谓之伪。”[47]荀子把“学”与“伪”联结了起来,使“劝学”与“性伪”有了内在联系。“学”是对人本性的改变,荀子认为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48]每个人生长的社会环境好坏对人的成长和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只有通过学习,才能走上成圣成贤的道路。学的主要内容是“礼”,“学至乎礼而止矣,夫是之谓道德之极。”[49]通过学礼就可以达到道德之极的制高点,达到圣人的境界:“故学者固学为圣人也,非特学为无方之民也。”[50]当然,要学得有名师指点,所以荀子非常重视师道师法,认为一般人如果无师无法,就会处于卑陋的状态:“人无师无法,则其心正其口腹也。今使人生而未尝睹刍豢稻粱也,惟菽藿糟糠之为睹,则以至足为在此也,俄而粲然有秉刍豢稻粱而至者,则瞲然视之曰:‘此何怪也?’……陋也。陋也者,天下之公患也,人之大殃大害也。故曰:仁者好告示人。告之示之,靡之儇之,鈆之重之,则夫塞者俄且通也,陋者俄且僩也,愚者俄且知也。”[51]无师无法的人其心正与其口腹一样。假使有人生而未尝见过刍豢稻粱等类珍美食物,所见到的只是菽藿糟糠,自必觉得非常满足。转瞬有秉持刍豢稻粱而至者,则瞿然惊曰:此何物也?人在向善的道路上也是这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73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