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志恒:改革考试制度和扩建中小学校是当前教育改革当务之急

更新时间:2018-10-05 14:49:56
作者: 张志恒  

   “真教育”是极复杂的,是个笼统抽象的“概念”,不可能人人都懂,也就是不可能形成什么“标准”,也不可能和人人都知道的“钱”挂钩。“教育”如何能成为商业的“标的物”的呢?“应试教育”所以越来越烈,最主要原因就是用“分数”建立起教育的“标准”,“分数”让教育成为符合商业发展规律的服务业,教育通过“考试”变成为“赚钱”工具,“应试教育”是使教育商业化的“元凶”。“分不够钱来凑”,是每年招生中最常见的现象,人们对教育上的看法只知道指责“教育产业化”,同时又欣赏“应试教育”,这不是把相互关联的东西同时说成是“臭狗屎”和“香鲜花”一样矛盾吗?我们必须清楚,如果要保持教育的“纯洁”,让真教育不被金钱“绑架”,就要分清两类教育,贫困家庭的子弟有权利(享受免费)得到完整的,良好的“通识教育”,没有因贫穷而辍学的理由。我们改革了考试方式,在“通识教育”阶段没有了任何“通考”的形式,也就没有了“比较”,也就没有了商业炒作的“把手”。“通识教育”搞得好的学校,是这里的学子更懂得如何“做人”,而不是有更多的个人“竞争”能力。这种状态下实施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是不会被“商业化”的,如同人们不会花高价去买普通的“馒头”。很多城市出现天价的“学区房”,是房地产业上的“今古奇观”,“商业”绑架“教育”的现象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要明确给家长说明,教育管理部门要对“通识教育”阶段教学质量负责,不存在有差异。没有了“分数”作为教学质量的衡量标准,也就没有了供商业炒作的“名校”,也将“通识教育”的教师从职称制度中解脱出来,使教师有条件真正做到为人师表。

  

   关于教育产业化问题

  

   人们把教育没有搞好的原因归咎为“教育产业化”的提出,这种认知首先就没有搞清楚“产业化”的含义。“产业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学校的出现就是教育“产业化”的结果,不搞教育产业化无非就是退回到“私塾”、“家族教育”这类古代教育方式中去,完全是不可能的。如果认为“产业化”是靠“钱”作为动力和“润滑剂”,而“钱”常常是道德的腐蚀剂(这个观点未必成立,这里接受这个观点来谈),以这个认知来谈教育,人们对教育产业化的诟病应该是“教育商业化”的现象。也就是“通识教育”我们应该反对教育产业化(商业化),实际上我们提出义务教育就有“不谈钱”的意思,否定教育的商业属性。但在“个人教育”上不可能不谈“钱”的问题,这方面受教育主体是“个人”,不能“甲”受教育而由不相关的“乙”来“付费”。同时“个人教育”很多就是在学习谋生的内容,通俗讲本身就是在学习“赚钱”的本领,所以“个人教育”领域产业化发展是自然的,也是必须的,要让大量的人力和资金流入到教育领域没有“障碍”,欢迎人们为了获得教育而投入资金,这也是人们热爱文化的具体表现。现在不少贫困地区都很重视“教育脱贫”工作,号召学子们通过高考摆脱贫困,而这只能是“个人”对贫困的摆脱。而一些贫困地区所以长期落后,和每年“高考”使这里大量学到文化的青年“背井离乡”很有关系。甘肃陇东地区历年高考成绩不错,而这里又是经济长期落后地区,就是一个明显例子。这些学子在“个人教育”上成绩是突出的,而在“通识教育”上是欠缺的,所受到的“教育”让他们有了逃离贫困的资本。反对“教育产业化”反对的是什么呢?不是无的放矢吗?

  

   今天我们的经济处在改革转型时期,大量的资金和人力需要寻找出路,教育领域毫无问题是最佳方向,“办学校”是吸纳资金和人才的沃土。几十年行政办教育使我们有了一支庞大的教师队伍,他们综合力强,是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但行政教育并不符合教育本质和教育规律,无形中形成了对教育的垄断,缺少活力,缺少创造力,无意中成了阻碍教育发展的绊脚石。我们清楚了“通识教育”和“个人教育”的区别,就可以得出这样的改革思路:现在的教师队伍主要负责“通识教育”;而“个人教育”要放开,“无门槛”吸收大量资金和人力进入。也就是现行教育行政部门最重要是搞好中小学的素质教育和高、中端人力资源的学历管理,而其余部分应该走市场化的道路。下面设想一些改革方式。

  

   现在各城市都有教育局,里面有教学研究分支,这里的各科专业教师可以从行政系列分出来,以他们为骨干,大量吸收社会上(包括新毕业大学生)有专长,有一定道德素养,热衷于教育的人才,成立(学科)教学服务集团,为每个学校专业教学服务。目前已经有了一个先例,现在很多外语教学被“新东方”把持,尤其在中高端更是明显,你需要留学,需要做外语翻译工作,外语考试得不到“新东方”服务很难过关。而类似方式正在向中小学的外语教学蔓延,尤其是少儿外语起步阶段更是明显,花样翻新的这类机构几乎包围了居民小区,也在包围学校。而正常教学中的外语课正在边缘化,成为“鸡肋”,成为“摆设”,造成外语教学的混乱,大量学子的学习被耽误。这种方式也在向最传统的学科“进军”,一般学子要在高考中获得好成绩,必须去上各种“高考补习班”。更严重是出现正常课不认真教和学,而课后(收钱)补习,形成“权力寻租”的教育腐败现象。这种教育混乱的局面不能再继续了,完全理清教育乱象也不是一篇文章可以谈清楚的,但需要我们分清两类教育。国家教育资源必须优先用于“通识教育”,这方面“缺钱”是各级政府的责任;对于“个人教育”方面必须放开,要接受企业、民间资本涌入,市场产业化的专业教育方式应该得到推广。

  

   市场化所以可以推动经济的快速发展,要素在于“分”,把诸多复杂问题分解成“专业”,从做好自己的一项求得整个事业的成功。学校专业教学全部“承包”给教学服务集团。同时学校物业(固定资产)也与学校分离,这样一来现在的学校可以大大“瘦身”,办学也变得很容易,一所学校也可以分成几所。这种局面下,教育质量出现了问题,在哪个环节,是谁的责任,如何解决,都将变得十分清楚。再举一个例子,实验是物理、化学、生物应该有的教学环节,而做好这项教学工作是需要不停更换设备,同时又可能需要保留被淘汰的设备,这一特点让每所学校都有好的实验设备是不可能的。我们可以把这块工作从学校“分离”出来,在一所城市建供所有学子使用的“实验室”,尤其是和普及科普教育的博物馆结合起来,形成“科研普及”基地。例如“通识教育”中普及科普知识,可以由政府“出钱”,让学子来这里参观学习;学子个人为了巩固完成学科任务来这里,由学子交的学费支出;甚至向市民开放,给他们科学享受,接受他们的“捐赠”……。

  

   按照教育规律来讲,中小学班额人数越少越好,一个国家义务教育阶段班额人数体现了这个国家经济实力和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如今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二经济实力国家,同时我国又有重视教育的传统,仅仅从这两点出发,我们国家城市中的中小学都应该“一分为二”,现有多少中小学校就应该再建多少学校。建学校(指中小学,而不是大学)应该是我们国家当前经济发展的主要方向,是第一而不是之一。所需资金可以鼓励社会资金流入,尤其是企业参与。中国企业一直有办学的传统,而行政化办学也损伤了企业办学积极性,我们有了两种教育的认识,就可以鼓励和恢复企业办学的传统。学校数量翻番是一项很大的工程,尤其教育关系千家万户,关系社会走向,当前不可能离开政府的监管,这是毋庸置疑的,教育大发展如何监管呢?半个多世纪社会的和平发展建设了一支人数众多的有政治思想和专业水准的教师队伍,这支队伍来满足新、旧学校的“通识教育”工作是完全能做到的。也就是我们规定每所学校必须有从事“通识教育”的教师,而这部分教师是要在政府教育主管部门注册和确认的,是要经过严格考核的;同时学子的学历确认也是由他们负责管理,通过他们的工作实现对教育的监管。我们分清这两类教育,实现教育大发展,既不缺少人力,也不会缺少资金。

  

   小结

  

   笔者所在城市所谓计划单列市,居住普通小区周边“商业网点”越来越多的被“教育”服务业租用并开业。一个新开住宅小区门口挂着“商学院”招牌,吓我一跳,再仔细看,是所谓培养开发幼小儿童“智商”、“情商”的服务商。再注意一下所谓重点小学周边,几乎被各种培训班、辅导班、托管班包围。这些实实在在的现象,也是教育的“乱象”,所说明的问题一是人民群众对教育有极其旺盛的需求,二是有一大批“知识青年”希望加入到教师队伍,我们对这种现象再不能熟视无睹了,在重视教育上,与其喊破嗓子,不如做点实际工作。也就是在理论上我们要认清“通识教育”和“个人教育”的关系和区别,在行动上使我们城市的中小学数量增加一倍。实现这个目标在经济上不是问题,甚至会促进经济转型与发展,问题是真正认识“教育”,打破“应试教育”的“魔咒”。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69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