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卫平:中国民事诉讼法立法四十年

更新时间:2018-10-04 00:18:04
作者: 张卫平  

   【摘要】 文章回顾了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民事诉讼法立法的历程。通过回顾描述和揭示了民事诉讼法立法在不同时期的理念、思路和基本考量因素,清晰地反映了我国民事诉讼各项制度的演变过程。文章还进一步地展望了今后民事诉讼立法的愿景。

   【中文关键词】 民事诉讼;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制度;民事诉讼法修改

  

   改革开放对于我国社会的发展具有革命性的意义,由此,导致我国社会发生了地覆天翻的变化。这些变化不仅体现在经济、政治、文化、观念等方面,也体现在法制方面。改革开放对于法制变化和发展的意义更具有颠覆性或根本性。通过回顾法制建设的一个侧面——民事诉讼法法制的演变,尤其是民事诉讼法立法四十年的历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没有改革开放的推进和深化,就不可能有民事诉讼法制今天的发展。《民事诉讼法》是民事司法的最基本法典,是民事诉讼的基本准则。《民事诉讼法》法典的文本变化反映了人们对民事诉讼规律认识的变化过程。每一次修改也都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社会发展的状态,较为集中地体现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的发展和演变。今天我们回顾和梳理民事诉讼法立法的轨迹,将有助于我们不断总结经验,使民事诉讼法制建设更上一层楼。

  

一、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的制定背景与特点

  

   (一)制定背景

   中国法制重建和发展的春天源于1978年中共中央第十三次全国党代会。中共中央确定并提出了中国法制建设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举措——加强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我国民事诉讼法制建设的春天也已经到来。在“文革”结束之后,随着我国法制建设工作重新恢复,民事诉讼制度的创建和发展又一次受到重视。1979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了第二次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这次会议长达17天,会议充分研究讨论了民事审判程序的制度化。会议的成果就是制定了对民事诉讼具有规范意义的文本——《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程序制度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规定(试行)》)。《规定(试行)》分案件受理、审理前的准备工作、调查案情和采取保全措施、调解、开庭审理、裁判、上诉、执行、申诉与再审、回访、案件归档十一个问题。该规定是在解放以后改革开放之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的若干规则的基础上改进而成。《规定(试行)》的重要意义在于为之后制定1982年的《民事诉讼法(试行)》奠定了文本基础。

   随着我国法制进程的加快,为了更好地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要求和纠纷解决的需要,民事诉讼法的制定很快被提上了日程。人们的共识是应当先于民事实体法制定民事诉讼法。有了程序法就可以通过诉讼程序适用已有的实体规范解决纠纷,这种认识无疑是具有先进性的。1982年3月8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试行)》(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试行)》),从而推出了我国第一部正式公布的社会主义民事诉讼法典。由专家和学者组成的起草小组[1]撰写的这部法典[2],从起草到通过,历时两年多,先后三次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征求意见。自1982年10月1日起,这部法典正式试行,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第一部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试行)》继受了新民主主义时期解放区民事诉讼习惯和制度,如两审终审制度,借鉴了原苏联民事诉讼法的诸多制度,如对民事审判活动事后的监督。该法吸取了1949年以来国内的民事审判经验,同时也移植了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的某些诉讼制度。鉴于当时的立法环境——商品经济还不发达,纠纷形态简单,人们对程序正义的价值和表现方式还缺乏充分的认知,对现代民事诉讼特点和规律还缺乏足够的认识和理解,更重要的是没有与商品经济社会相适应的民事诉讼实践活动,无法在其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制定民事诉讼的规范,这诸多因素导致《民事诉讼法(试行)》的规定还比较粗疏,制度方面尚有许多缺失,但也应看到如此快速地推出这样一部民事诉讼法,实属不易。《民事诉讼法(试行)》对及时应对民事纠纷的解决,保障经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对于我国民事诉讼法的建构而言无疑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二)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的基本框架及特点

   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虽然是试行,但实际上就是我国改革开放之后第一部《民事诉讼法》,不论在结构还是在基本原则和诉讼制度方面,都为以后的《民事诉讼法》奠定了基础和基本框架,反映了人们在特定发展阶段对民事诉讼制度的基本认知。这主要体现在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基本原则和基本制度方面。

   《民事诉讼法(试行)》集中对基本原则和基本诉讼制度作出了规定。这些原则和基本制度的规定充分反映了立法者对民事诉讼的认识和规范意图,体现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的特点。在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原则中,具有我国特色的有以下原则:(1)着重调解原则;(2)巡回审判原则;(3)两审终审原则;(4)辩论权原则[3];(5)限制性处分原则;(6)检察监督原则;(7)支持起诉原则。尤其是着重调解原则、辩论权原则、限制性处分原则和检察监督原则。着重调解原则强调了对传统审判方式的承继,辩论权原则和限制性处分原则强调与西方民事诉讼的差异,两审终审原则和检察监督原则突出了对诉讼快捷简便的追求和国家对民事诉讼的干预理念。《民事诉讼法(试行)》中上述颇具我国特色的原则,对1991年《民事诉讼法》以及2015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都有根本性的影响。可以说该法奠定了现行民事诉讼法的基本架构和特点。虽然有的原则由于不具有实际操作性,并未落实,例如,支持起诉原则,但也有的原则后来得到了强化和实在化,例如,着重调解原则、检察监督原则。《民事诉讼法(试行)》作为改革开放之初的一部法律,自然也会打上时代的印记,体现出该民事诉讼法的时代特点。主要有以下几点:

   其一,强调国家干预与自由处分的结合。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反映出人们对于民事纠纷的性质与民事诉讼的关系还没有充分的认识。这种状况与当时受原苏联法制与民事诉讼理论的影响有关。因为原苏联根本不承认商品经济,也不承认公法与私法、公权与私权的界分,完全否认民法的契约自由、当事人对自己民事权利的自由处分。因此,在民事诉讼中也就必然强调法院对当事人自由处分诉讼权利和民事权利的干预和限制。辩论原则已不再是大陆法系国家对法院和当事人具有约束意义的辩论主义的内涵,而是强调具有一般意义的辩论权。民事诉讼中的处分原则的重心在于限制当事人的处分。与国外的民事诉讼法比较,《民事诉讼法(试行)》体现出较为浓厚的干预色彩,还应注意协调民事诉讼法与实体法在原则和精神上的一致性。

   其二,追求民事诉讼程序及规范的简略化。一方面,这种认识显然是基于当时人们对过去旧民事诉讼制度繁杂的反感和对所谓资产阶级民事诉讼的敌视。另一方面,对纠纷解决过程中如何体现和保障程序公正性,在认识上还存在一些偏差和不足,从而导致在制度设置时一味简单地追求程序的简略,使得民事诉讼中一些必要程序缺失。当然,在法制发展的初期,这种情形很难避免。不过直到现在,民事程序的过度简略化依然存在于我们的民事诉讼立法之中。于是,就出现这样的奇怪现象——法律非常简略,但关于该法条的司法解释却不简略。简略、粗疏的法律规定与复杂的司法解释,成了我国法律规范的特点。实际上,有许多司法解释的规定完全可以通过提炼修正之后规定在法律之中。

   其三,强调以调解方式而非通过审判方式解决纠纷。以调解方式解决纠纷,而非以审判的方式,是我国解决纠纷的一种传统。这种传统一方面契合了人们折衷中庸的非对抗心理认知,也适应实体规则缺失的实际状况,很自然成为一种优于审判解决纠纷的主要方式。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关于民事诉讼着重调解的明确规定表达了对法院调解作用的肯定。从现在的视角来看,这样的规定有其适时的必然性。这也形成了我国民事诉讼调审合一或调审混合,而非调审分离的独特模式。[4]

  

二、1991年《民事诉讼法》的制定背景及对《民事诉讼法(试行)》的发展


   (一)1991年《民事诉讼法》的制定背景

   1991年《民事诉讼法》是新中国第一部正式实施的民事诉讼法法典。也是我国改革开放进一步拓展、深化之后最重要的程序法制成果。改革开放从上世纪70年末至上世纪90年代初可以说是我国社会变化最大的一段时期。这种变化集中体现在国家对经济体制的改革。我国开始从计划经济体制逐步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强调市场对资源的配置作用,商品经济关系逐步形成和发展。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吹响了改革的号角,粮食统购统派被取消。企业作为市场主体的地位逐步确立,私人企业开始合法化,乡镇企业异军突起,第三产业高速发展,投机倒把的行为合法化。这种体制转化也直接影响了经济主体在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在市场经济体制转型过程中,必然逐渐强调经济主体的主体性和对自己行为的自由支配和处分。这一社会转型也必然反映在法律领域。在民事实体法领域必然强调民事实体法律关系中当事人对自己实体权利的自由支配,即处分自由。实体法中的这一精神和特点也必然要求在民事诉讼关系中得以体现。相应地,在强调民事主体对自己诉讼权利和实体权利的自由处分的同时,另一方面客观上就要求减少国家干预——弱化法官和法院对当事人诉讼行为的职权干预,强化当事人在诉讼中的自我责任——主张责任、收集证据和证明自己的事实主张的责任。在这一时期,全国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陆续制定了民法通则等一批重要的民事法律及与民事有关的法律。这些法律的实施就要求民事诉讼法予以相应的配合衔接。

   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制定时,由于制定环境的局限,该民事诉讼法已经不能再适应我国民事纠纷解决的需要。因此,制定一部正式的适应现时我国社会发展和纠纷解决需要的民事诉讼法典就自然提上了日程。

   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意义在于促使人们解放思想,改变旧的观念束缚,大胆移植和借鉴国外的先进制度和经验,以推动我国经济、法制、文化等方面的发展。在法制建设方面,人们的思想进一步得以开放,改革的步伐也迈得更大一些。在民事诉讼制度的建设方面,人们意识到了传统审判方式的局限性,开始重视程序正义对审判实体结果公正性的直接影响,注意移植和借鉴西方国家民事诉讼的制度为我所用。通过实施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我们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为我国制定正式的民事诉讼法典提供了实践依据。1991年《民事诉讼法》的制定实际上是对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的修改。因此,1991年《民事诉讼法》的修订工作主要是发现和总结《民事诉讼法(试行)》实施中存在的问题,以便解决这些问题。立法机关通过广泛的讨论和研究,最终将民事诉讼法草案提交第七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通过。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也随之废除。

   (二)1991年《民事诉讼法》对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的发展

   虽然1991年《民事诉讼法》是我国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正式制定的民事诉讼法法典,但这部法典实际上是在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的基础之上制定的。在这个意义上,1991年的《民事诉讼法》是对1982年《民事诉讼法》法律文本的完善和发展。这一完善和发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67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