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林刚:马基雅维利关于恢复共和的建议

更新时间:2018-10-03 12:51:25
作者: 周林刚  
可是哲人既然没有这种爱好,也就不会出来统治了。

   马基雅维利的过渡共和国安排了教皇的死亡进程。有一些机构设置随着教皇的死亡而消失,另一些则随着教皇的死亡而成为共和国内在的肌体。前一种情形的例子是一个特殊的改革机构,用来“确保这些改革、支持并掌控”共和国三个层级的政府机构。起初马基雅维利仍然沿用了旧名称“巴利阿”,因为它原本在共和国旧制度中就是一个在非常时期暂时终止人民大会和公社大会立法权力的特别权力机构。通过这个机构,两位美迪奇在有生之年“拥有佛罗伦萨全体人民所享有的同等权威”。这表示“巴利阿”是共和国整体而不是其中某一部分的代表。在1522年以法令形式拟定的改革草案中,这个机构被重新命名为“改革者”,“享有佛罗伦萨全体人民所拥有的同等权力,为了城邦的幸福与安宁,凡他们认为有必要进行改革和安排者,均可进行改革和重整”;同时,草案不再以两位美迪奇的寿限为其存在时间,而是直截了当地将其规定为一年期限,一年之后,“改革者”“就没有任何权力,他们不能再为自己或别人延长任期,也不能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给予他们权力”,同时限制他们对这个共和国的基本结构加以修改的权力:“这些改革者不能减少大议会的人数,也不能剥夺议事会任何分配或选拔职务、议事会成员和官员的权力”。换言之,这份过渡时期基本法的结构是改革的产物,但也是改革的前提。修改之后的方案更合乎过渡时期基本法的要求,它让教皇的世俗力量在其死亡之前就已经溶解到共和国宪制之中,从而保证共和国过渡的不可逆转性。

   第二种情形的例子首先包括官员的任命权。选举产生的大议事会负责选举除六十五人委员会(执政团)和二百人会议这两个终身制贵族层级以外所有其他的政府官员,但在初始时期,这些官员经选举之后,还需要教皇任命。当教皇去世之后,任命之权实际也就回归到大议事会手中。对人民权力的部分恢复和部分许诺指的就是这一点。另一个例子是上文提到的“十六旗手团”,当然也包括一个新设立的最高上诉法庭。这些机构在初始阶段行使权力都需要得到教皇的许可,在教皇去世之后,这种许可就回归到它们自己手中了(并且“十六旗手团”的选任权也回复到大议事会手中)。特别是“十六旗手团”,它的监察功能和程序上否决并将议案提交给另一层级政府的功能,使它成为共和国整体运作的调解者。两位美迪奇最初拥有的全体佛罗伦萨人的权力,在“改革者”这个临时机构消失之时,便回复给了共和国整体本身,因为这个共和国的设计在一开始就是通过程序性权力而连缀成一体的。

   以上述方式,作为过渡方案的共和国具有了在自己内部进行过渡的机制,最初被拟制在临时机构中的全体人民通过共和国的宪制复活,最终,以教皇为前提的政府同未来的政府“融为一体,浑然天成”。当然,前文也已经指出,这个方案因为事实上的前提不存在——其实朱利奥有私生子——从一开始就可能注定失败。但这并不表示它是个乌托邦。相反,我倒觉得马基雅维利的方案具有严格意义上的真实性。它在内部消化了历史,消化了既存事实。那个私生子,当然也是事实,而且类似情形大概是见怪不怪的事实。不过,它是另一种事实。就像它是对自己的犯罪一样,它也是对佛罗伦萨人的内在历史的历史性犯罪。

2018/07/2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662.html
文章来源:三会学坊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