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义桅:一带一路带给欧洲的三重效应

更新时间:2018-09-30 08:55:14
作者: 王义桅 (进入专栏)  

   尊敬的各国政要,

   尊敬的各位来宾,

   女生们,先生们:

   感谢中国外交学会会长吴海龙大使推荐,感谢阿塞拜疆尼扎米·甘伽维国际中心(Nizami Ganjavi International Center)邀请,来纽约参加第73届联合国大会并行高层论坛(Exclusive side event to the UN General Assembly)——“变动世界的可持续和平与发展”(Sustaining Peace  & Development in the Changing World)。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安理会及联合国专门机构协议曾多次呼应“一带一路”及人类命运共同体,体现了国际共识。今天论坛最后一主题就是“一带一路带给欧洲的机遇”,是这一共识的实践。

  

一、    一带一路的学习效应

  

   “欧洲之父”让·莫内曾感慨——“假如重新开始(欧洲一体化),我会从文化入手。”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就是基于古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记忆,在变动的世界激活“丝路精神”。

   中国从欧洲学习建立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欧亚自由贸易区、能源走廊等设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其中的“五通”也学习借鉴了欧洲一体化的(人员、货品、劳务、资金)四大流通自由,甚至“丝绸之路”的概念也是德国人李希霍芬提出的概念;如今,欧盟委员会也受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激励,日前公布关于在亚欧建设基础设施、加强两者互联互通的《连接欧洲和亚洲——对欧盟战略的设想》政策文件。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将之称作欧版“一带一路”。

   这证明,我们处在一个相互学习、相互调适的世界。“一带一路”着眼于欧亚地区的互联互通,着眼于陆海联通,是对传统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的扬弃。美战略家康纳在《超级版图》一书中提出,未来四十年的基础设施投入将超过人类过去四千年!传统全球化——关税减让,最多能推动世界经济增长5%,而新型全球化——互联互通,将推动世界经济增长10-15%。因此,“一带一路”给全球化提供更强劲动力,并推动改革传统全球化,朝向开放、均衡、包容、普惠方向发展。

   麦肯锡咨询公司也曾经预测,如果硬件和软件的基础设施建设在这些沿线国家能够成功,到2050年,“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将为全球带来80%的GDP增量和30亿新中产阶层。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可以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5%以上。麦肯锡也对基础设施建设的乘数效应进行了估算,预计每1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可以创造3万到8万个就业岗位,新增25亿美元的GDP。

   这种情形,欧洲人早有感知,不乏先见之明之士。早在1984年,意大利一位记者就预测,

   “如果欧洲不想变成世界的边缘地带,只有顺着古丝绸之路从文化上、经济上拥抱亚洲。”

   If Europe does not want to become the periphery of the world it has toculturally and economically engage with Asia following the ancient silk road.

   ——Robi Ronza,1984

   “在当今这个互联互通的世界,欧洲和亚洲之间的人为划分是难以为继的。……欧洲只有一条摆脱地缘政治陷阱的途径:它也必须拥抱欧亚的天命。”

   ——葡萄牙欧洲事务国务秘书 布鲁诺·马萨斯:

   “我们都是‘欧亚人’”,FT中文网2015年11月27日。

   There is only one wayfor Europe to escape its geopolitical trap: it too must embrace its Eurasianvocation.

   — Bruno Ma??es:

   “We are all Eurasian now”,  FT November 25, 2015)

   更早时,爱因斯坦公式E=MC2就预测了一带一路带给欧洲的未来:欧洲(E)文明的第二次复兴机遇正在于建立与中国(C)通过欧亚大陆(C)的互联互通(M),对冲跨大西洋关系风险,这就是欧洲的天命吧。

   “一带一路”借鉴学习了欧洲一体化经验,又超越之:名——将地缘政治涵义的“丝绸之路”时代化为“一带一路”;实——最重要的超越欧盟铭言“多元一体”,在多样性世界寻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大共同价值,不搞高标准的一刀切——转让主权,而是尊重各国主权与差异性,不制造内部一体化而外部壁垒的矛盾。

  

二、一带一路带给欧洲的三重效应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是基于中国成为世界130多个国家第一大贸易伙伴,世界投资大国和改革开放巨大吸引力做基础的。在欧洲,中国也成为大多数国家第一大贸易伙伴,并从贸易向投资伙伴迈进。

   “一带一路”带来欧洲拥抱欧亚大陆的天命,具体呈现三重效应。

   效应一,放大欧洲一体化成果。从欧洲一体化到欧亚互联互通。我们处在一个联通的世界,但不是互联互通的世界——欧盟为规避美国制裁伊朗,正在推swift系统,就是明证。一带一路的精髓正是互联互通,通过“五通”,尤其民心相通,从周边由近及远建立命运与共的共同体,这就避免难民涌入欧洲的悲剧。一带一路的目标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效应二,弥补欧洲一体化短板,消弭东西南北矛盾。欧盟重视目标——市场,喜欢靠融合基金(cohesion fund)等补贴欠发达地区,结果新成员国难以达到市场高标准,产生东西、南北、新旧成员间的鸿沟,甚至助长“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乌克兰希望依附欧盟,产生乌克兰危机。中国与中东欧合作(16+1)更好让新成员国融入欧洲,达到欧洲标准。

   效应三,发掘小国之美。欧洲人自嘲“在欧洲只有两类国家,一类是小国,另一类是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小国的国家。”一带一路发掘小国之美(small is beautiful),帮助其在互联互通世界里成为门户(gate way)或节点(hub)。像布拉格、布达佩斯开辟多条中欧航线,成为地区航空支点了。俗话说“早参与,早得益”。一些中东欧国家成为欧亚互联互通先行者(pilot country),比其他国家更有竞争力了。中欧班列经过的国家和城市物流和产业活络起来,就是鲜活的例子。中欧班列把中东欧的桥梁、纽带作用充分发挥出来。一带一路将巴尔干从火药桶变成陆海联通的支点地区,正如匈塞铁路所揭示的;将布热津斯基《大棋局》里描绘的地缘支点国家阿塞拜疆变成地缘经济的节点,将来中欧高铁网的腹部。在一带一路描绘的互联互通世界里,小国可以成为地区支点,甚至全球支点,可以是传统联通节点,还可以是软联通、新联通节点。数字丝绸之路让昔日欧盟“二等公民”弯道超车,变成前沿国家。

  

三、中国在一带一路的三重角色

  

   一带一路倡议源于中国而成果属于世界,尤其是给古丝绸之路的西端——欧洲,带来再次复兴的机遇。

   总的看,中国在一带一路中扮演三重角色:

   其一是倡导者,发动机。中国视一带一路是崛起后给世界提供的公共产品,从资金、技术、人才全方位投入,统筹各种合作平台,构建全球伙伴网络。现在,欧盟提出“欧版一带一路”,从欧亚大陆另一端发力,欧亚互联互通动力更强劲了。

   其二是转化器,让全球化、市场规则更好落地生根,从根子上实现可持续和平与发展。

   正如我的衣服青年装是从普鲁士军服改造而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共和国都是欧洲概念,中国也是欧洲的称呼——“瓷器之国”,源于景德镇的古名“昌南”(China),共产党人信仰的马克思是德国人;今天是什么日子?耶稣诞生的日子。但是中国将这一切内化了,所以成功。

   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就是参与全球化,向西方学习的结果,不过将其中国化了,产生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弥补了自由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不足。广义地说,现代中国文明就是西方文明的中国化吧,正如当年把来自古印度的佛教中国化为佛学和禅宗。

   美西方在世界上推广自己模式近年并不成功,中国创造和培育市场,让市场经济模式更好适合各国国情,最终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给那些市场经济未充分发展起来的国家走工业化道路,提供了全新的选择,解决了市场失灵、市场失位、市场失真这些西方笃信的自由市场经济所解决不了甚至不想解决的难题,故此广受欢迎。这些国家不是复制中国模式,而是像中国那样将市场经济结合自身国情,让全球化更好本土化,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

   事实一再证明,中国不仅不是西方威胁,反而是西方高标准市场原则的转换器,是全球化本土化的试验场。

   三是粘合剂,通过一带一路粘合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发达国家。中国总体上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中端,向低端——“一带一路”国家迈进,不等于中国放弃高端——发达国家,这正是“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在全球产业链中,中国处于游刃有余的地位:既在向上迈进,与发达国家既合作也竞争——但竞争一面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也可向下深挖互补合作潜力,这就是“一带一路”;与此同时,还可与发达国家联合开发第三方市场,不仅规避竞争,又发掘新的互补合作空间。

   其结果,世界经济的循环从传统的‘中心-外围’式的单一循环,越来越变为以中国为枢纽点的‘双环流’体系,其中一个环流位于中国与发达国家或地区之间(北美经济体和西欧经济体等),另一个环流存在于中国和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或地区之间。一方面,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形成了以产业分工、贸易、投资、资本间接流动为载体的循环体系;另一方面,中国又与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之间形成以贸易、直接投资为载体的循环体系。这就是一带一路的全球价值链效应。美国发起的贸易战扰乱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凸显一带一路的珍贵。

   在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基础上重新构建双环流价值体系,不是要放弃已具有的国际市场份额和需求,而是要由中国依赖发达国家转化为发展中国家依赖中国融入全球价值链,拓展市场范围和需求,提高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正如下图所显示的。

   这一节的主题是中国从全球价值链上移导致与欧洲竞争,如何挖掘合作潜力?一带一路正推动新型全球化与新型全球治理,在此框架下中欧规避了传统双边经济竞争关系,合作开发第三方市场,发掘互联互通之美,成为全球治理互补合作伙伴,这就是希望。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616.html
文章来源:王义桅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