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洁勉:中美外交互动模式的演变:经验、教训和前景

更新时间:2018-09-29 22:55:15
作者: 杨洁勉  

  

   摘要:国际形势和双边关系发展推动着中美两国不断创新外交互动模式。同时,外交互动模式的有效性和生命力需要经历时间的检验,并客观上依赖于中美两国共同的努力。中美建交40年来,双边关系虽经历过不少波折和反复,但也取得了历史性的发展。总体看,随着两国相互依赖程度不断加深以及中美关系对世界的影响日益突出,中美外交互动模式加速演进,并突出地表现在两国互动机制化水平不断提升。中美元首外交对两国关系的战略引领作用更加突出,高级别对话机制发挥着重要的磋商协调功能。但是,形势的发展并不完全会根据人们的良好愿望,在当前美国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定为主要对手的背景下,相互战略定位成为决定因素。只有在美国更弦改辙的前提下,现有的互动机制才能发挥预定作用,使中美关系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并不断拓展合作领域、建设性地管控分歧,提供有效的沟通平台和制度保障。

  

   外交互动模式是特定时期国家间关系的产物,是对一定时期内国家间形成的共同认可和相对固定的交往方式的概括和总结。建交40年来,随着国际形势和双边关系的发展,中美外交互动的模式不断更新和演变。总体看,进入21世纪后,中美外交互动呈现出首脑互动更加频繁、双边对话机制日趋成熟、多边领域合作愈加重要等方面的特点。外交互动模式以双边关系为基础,同时又反作用于双边关系。这意味着,有效的外交互动,可以帮助中美两国增进相互信任、培育合作行为和建设性地管控分歧;同时,外交互动模式的有效性和生命力也需要经历时间的检验,并客观上依赖于中美两国共同的努力。

   温故而知新。回顾中美外交互动模式的演变,探讨其对两国关系的积极作用,对于两国共同努力克服中美关系前进道路上的障碍,推动双边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本文在简要梳理中美外交互动模式演变历程的基础上,重点分析21世纪以来中美外交互动的新特征,并探讨其在中美双边关系中所发挥的作用。文章最后部分结合中美关系面临的新形势,就外交互动模式的发展提出若干思考和建议。


一 中美外交互动模式的演变历程


   外交互动往往与双边关系同步演进。以1979年1月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为界,中美政府间交往经历了从相互试探、秘密沟通向经常性、多层次、全方位互动的演变。建交后,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中美互动的深度和广度不断拓展。机制化磋商已成为当前中美外交互动最主要的特征。

  

   (一)建交前的中美外交互动

  

   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之前,中美互动主要经历了三种形式:一是从1955年到1970年的中美大使级会谈;二是在亨利·基辛格博士和理查德·尼克松总统访华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三条秘密的信息传递渠道,即“巴基斯坦和罗马尼亚渠道”“巴黎渠道”“联合国渠道”;三是由尼克松总统访华所开启的中美两国领导人面对面的交流,以及两国在对方首都互设联络处开展直接的官方交往。

   中美大使级会谈从1955年8月启动,一直持续到1970年2月,先后在日内瓦和华沙举行了136场。会谈最主要的有形成果是,双方就各自平民回国问题达成了协议。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会谈的成果有限,且双方缺少真正的交流,然而中美两国政府均认识到,会谈能够为两国保留一条直接沟通和联系的管道,所以尽力维持着会谈的进行。这反映出,在中美关系中,大使级会谈的价值已经超越了有形的成果,而被赋予了重要的政治象征含义。

   尼克松上台后,美国政府开始谨慎地寻求缓和与新中国的关系。同时,面对苏联的威胁,中国领导人也着手调整对外战略。两国均有改善关系的愿望。然而由于缺乏可信的沟通渠道,在这一过程中,巴基斯坦和罗马尼亚充当了关键性的信息传递中间人的角色。1971年7月基辛格秘密访华后,中美同意建立一条完全处于两国领导人控制之下,且不依赖于第三国的沟通渠道。随后,巴黎渠道和联合国渠道建立起来,并在尼克松访华等事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在两国寻求和解的有利氛围下,1971年4月,美国乒乓球队受邀访华。“乒乓外交”发挥了以民间交流促进政府间合作的积极作用。秘密沟通和民间交流,是在这一特定历史时期中美外交互动的写照。

   尼克松总统1972年2月访问中国,实现了中美两国领导人首次面对面的交流。这是中美互动中的一个创举,也重新打开了中美政府间交往的大门。尼克松也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后,中美两国于1973年分别在华盛顿和北京设立联络处,开始进行直接的官方交往。中美外交互动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时期,由于建交谈判遇到困难而停滞不前,两国间的交往也受到一定限制。其中就包括:两国关于经贸合作和人文交流等议题的谈判难以取得快速突破;双方未能在杰拉尔德·福特总统1975年访华期间发表联合声明等。在中国政府看来,在解决建交这一核心问题之前,官方交往只能停留在较低的层次。

  

   (二)建交后的中美外交互动

  

   吉米·卡特总统上任后,积极推进中美建交谈判。1978年12月16日,两国共同发表《中美建交公报》,决定于翌年1月1日起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1979年1月29日至2月5日,应卡特总统邀请,邓小平副总理访问美国。中美外交互动进入到一个全新的阶段。邓小平访美期间,中美两国签署科技合作协定、文化协定及建立领事关系和互设总领事馆的协议。根据两国领导人的共识,中美联合经济委员会(Sino-U.S. Joint Economic Committee)也于1980年正式成立并举行首次会议,成为协调两国经济关系的重要机制性框架。

   20世纪80年代,罗纳德·里根政府时期,两国克服了因美国国会通过《与台湾关系法》所引发的关系紧张。1982年8月17日,两国发表《中美联合公报》(即《八一七公报》)。美国重申坚持一个中国立场。《八一七公报》与《上海公报》、《中美建交公报》共同构成了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这一时期,中美外交互动进一步发展。1984年4月26日至5月1日,里根总统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里根成为中美建交后首位在任时访华的美国总统。1985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访问美国。两国实现了第一次元首互访。

   受1989年政治风波的影响,中美高层交往一度中断。1993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西雅图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与比尔·克林顿总统举行了首次会晤。江泽民主席强调中国政府对美关系坚持“增加信任,减少麻烦,发展合作,不搞对抗”的方针。克林顿总统重申美国信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一个中国原则。这次首脑会晤推动中美关系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其后,1997年和1998年,中美两国领导人成功实现了互访。

   进入21世纪后,中美关系日益紧密,两国交往向各层次、各领域拓展。这一时期,随着中美两国高度相互依赖,中美关系越来越具有全球性的影响力,两国间的外交互动也不断发展。这突出地表现在首脑会晤频繁,对双边关系的引领作用更加突出,高层对话机制建设不断深入,以及多边领域合作成为双边关系的重要推动因素。中美外交互动模式的新发展,既反映出两国关系迈向新的高度,也表明中美两国在致力于维护双边关系稳定和促进国际和平与发展的过程中,为探索有效的交往方式所作出的努力。

  

二  中美外交互动模式的新发

  

   在双边关系和国际形势的推动下,中美外交互动模式呈现出若干新的特点,对双边关系的塑造作用更加突出。下文将重点分析首脑外交、对话机制及多边领域合作在中美外交互动中的地位和作用。

  

   (一)首脑外交作用更加突出

  

   首脑外交是指“由国家实际掌握最高决策权的首脑人物(一般为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直接出面处理国家关系和国际事务的外交”。首脑人物在一国对外政策制定中拥有最高权威,在对外关系的处理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良好的首脑外交有助于增进国家领导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和互信,从而促进国家间的政治互信与合作。在中美关系中,首脑外交的作用主要表现为国家元首对双边关系的战略引领。衡量首脑外交在中美外交互动中的地位,可以考察三个方面的指标:一是首脑互动的机制化水平;二是首脑外交对双边关系发展方向的规划能力;三是首脑外交讨论的议题范围。

   首先,中美首脑外交更加常态化和机制化。如表1所示,中美首脑会晤从无到有,从少到多,越来越呈现出常态化和机制化的特征。冷战结束后,中美首脑会晤频繁,尤其是两国积极利用参加多边会议的机会举行双边会晤。1993至2000年,克林顿政府时期,中美两国元首共举行11次峰会。其中江泽民主席1997年访问美国,克林顿总统于1998年进行了回访。双方利用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机制举行的双边会晤达到九次。2001年至2008年,乔治·W.布什政府时期,中美两国元首会晤更加频繁,总数达到17次。布什总统2002年和2005年两次访华,同期,江泽民主席、胡锦涛主席也分别于2002年和2006年访问美国。这一时期,两国利用多边机制举行的双边会晤增加到13次。从2009年至2016年,贝拉克·奥巴马政府时期,中美元首保持经常性会晤,共举行18次峰会。其中元首访问达到五次,利用多边机制举行双边会晤13次。奥巴马总统分别在2009年和2014年两次访华,胡锦涛主席2011年访问美国。2013年6月和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两次访问美国。

   2017年,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的第一年,中美两国元首顺利实现互访,并在二十国(G20)汉堡峰会期间举行了双边会谈。在美国总统就任首年便实现中美元首互访,是中美外交史上的第一次。此外,自1997年中美建立首脑热线电话以来,两国领导人及时地就国际和双边事务进行电话沟通。仅在2017年,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便进行了七次通话。这充分显示出两国元首对中美关系的重视。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人民日报》公开报道整理。注:两国元首在访问期间举行的会晤统计作一次。

其次,国家元首对中美两国关系发挥着战略引领作用。元首引领作用突出地体现在其对两国关系发展方向的战略规划上。2011年1月,胡锦涛主席访问美国期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592.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2018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