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俊生:新时代中美合作解决朝鲜半岛问题:背景、条件与对策

更新时间:2018-09-29 21:18:46
作者: 王俊生  

  

   摘要:在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上,中美合作至关重要。中美合作的基础在于两国的共识,但目前中美合作面临一些障碍。为实现半岛无核化、确保朝鲜半岛局势行稳致远,中国应建设性参与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中国在角色定位上是"帮忙"而非主导,要保护好自身利益,积极施加影响。

  

一、新时代的朝鲜半岛局势

  

   当前,朝鲜半岛局势风高浪急,已经逼近摊牌,得出这一判断的依据主要有以下 3 个指标。

   第一个指标是朝鲜建设“核武国家”的“闯关”接近于最后阶段。标志是朝鲜在 2017 年 9月 3日和 11 月 29 日分别举行的核试验、洲际导弹实验。2017 年 9 月 3 日,朝鲜宣布试爆了一枚可搭载于洲际弹道导弹弹头部的氢弹,不仅威力大,而且体积小;11 月 29 日,朝鲜宣布成功试射了“火星15”导弹,据测算其正常射程可达到近 12 000 公里,覆盖包括华盛顿在内的美国全境。朝鲜一直想要构筑的对美威慑目标有两个:一是对美在亚太驻军和盟友构成实质性威胁;二是对美国本土构成实质性威胁。因此,朝鲜追求的目标其实就是洲际导弹+核弹头。

   第二个指标是美国的反应。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宣称不让朝鲜的目标得逞,多次宣称不惜用战争手段,尤其引人关注的表态有两次。2017 年 8 月 9 日,特朗普表示:朝鲜将遭遇世界上从未见识过的怒火,当时他对“怒火”一词连续重复两遍以进行强调。9 月 19 日,特朗普在联合国发表演讲称,如果朝鲜一意孤行,美国将彻底摧毁朝鲜。不过当时特朗普说这些话的时候,不仅国际社会多数国家都觉得他仅仅是说说而已,即使美国国内也没有多少人相信他真的会采取武力措施。但是随着后续朝鲜加速核导发展,美国国内舆论发生改变。2017年 11 月 29 日,特朗普的朋友、美国国会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指出:“特朗普已做好准备摧毁朝鲜政权、保护美国,我们绝对不会让朝鲜政权拥有打击美国本土能力。”2018 年 1 月 30 日,随着特朗普政府钦定的美驻韩国大使车维德因反对“鼻子流血”(Bloody nose)方案而被撤销提名,外界对特朗普政府可能对朝动武的担心再次泛起。2018年 1 月 9 日,朝韩实现对话、半岛局势出现缓和后,《华尔街日报》透露美国政府还在继续评估这种对朝鲜的有限武力打击方式。

   第三个指标是国际社会对朝制裁手段接近于穷尽。2017 年的对朝制裁与此前的最大区别在于,此次制裁触及朝鲜经济发展的基础。联合国安理会第 2371 号决议禁止从朝鲜进口的主要出口项目包括煤矿、钢铁、铅和海产品,一些数据估计这次制裁将导致朝鲜的国际收入减少10 亿美元;第 2375号决议禁止朝鲜出口纺织品,据估计朝鲜的国际收入将因此减少 7 亿美元,这一决议首次对朝鲜石油制品的供应和出口限制在每年 200 万桶;第 2397 号决议进一步将朝鲜每年的成品油进口数量从 200 万桶削减至 50 万桶,以及联合国成员必须在 24 个月之内遣返其境内的朝鲜劳动工人。2017 年 5 月 3 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国务院发表演讲时表示,目前美国对朝制裁强度仅处于 20%~25%的水平。美国战略界普遍认为自 2017 年8 月开始联合国安理会陆续通过三个对朝制裁决议后,对朝施压的效果正在显现。2018 年 1月 17 日,白宫官员公开表示,“2017 年的对朝制裁共减少朝鲜外汇收入 25 亿美元,相比于 2016 年其外汇创收减少了 95%。如果按安理会决议,未来两年‘驱逐’朝鲜海外劳工,朝鲜外汇创收将再减少 5 亿美元,届时在 2019 年年底将完全封堵朝鲜的合法外汇创收渠道”。美国亚洲协会的托马斯·拜恩认为,通过 2017 年的制裁,“已经使得朝鲜出口商品的90%遭到限制,这将会严重打击朝鲜经济”。2018 年 4 月 11 日,车维德在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时甚至认为,“2017年的对朝决议使得朝鲜外贸的近 100%都遭受制裁”。

   综上,自 1993 年第一次朝核危机浮出水面以来,朝鲜半岛问题在真正意义上逼近摊牌的前夜。所谓摊牌是指朝鲜半岛问题的走向无外乎会朝着两个方向发展:一是美朝两国意识到此前的政策行不通,需要进行直接对话,照顾对方的合理关切,朝美关系与朝鲜半岛局势实现“柳暗花明”;二是如果外交解决的前景悲观,这就有可能滑向战争方式。正如一些美国专家指出的那样,“一旦美朝首脑会晤失败,那么特朗普更有可能倾向于选择战争方式”,“因为特朗普届时可以向美国民众和日韩两个盟友解释‘我外交手段上尽力了,但外交解决不了,只能动武’”。实际上,2018 年以来朝鲜与美国都有和平解决问题的强劲动力,这鲜明体现在 2018 年 5 月朝美首脑会晤的“取消风波”上。

   2018 年 5 月 24 日,朝鲜副外相崔善姬发表公开谈话,指出“美国副总统彭斯所谓的‘利比亚模式’解决朝核问题充分说明其是‘政治笨蛋’”,指责美方不自量力、不讲分寸,并表示“朝美是在会谈场所见面,还是在核对核的对峙中见面,全部取决于美方的决心和举动”。特朗普随即宣布取消原定于 6 月 12 日的朝美首脑会晤,但他又留有余地,指出“任何时候如果金正恩希望对话解决,请随时和我联系”。5 月 25 日,朝鲜副外相金桂冠发表公开信,语意恳切地指出“朝美领导人亟须会晤,为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晤能够成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付出了最大努力”,“对话的大门依然敞开,朝方愿随时与美方对话解决问题”。5 月 29 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兼统一部部长金英哲访问美国,连续多次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举行会谈。金英哲是 2000 年以来到访美国的朝鲜最高级别官员。与此同时,朝美另外两个代表团也在新加坡与板门店举行会谈。6 月 1 日,特朗普会见金英哲,金英哲当场转交了一封金正恩给特朗普的亲笔信。随后特朗普宣布,“朝美首脑会晤仍将在 6 月 12 日举行”。这充分表明美朝双方均有强烈政治意愿举行首脑峰会。通过“取消风波”,朝美两国希望和平解决分歧的意愿得到确认。在朝美首脑会晤达成的《联合公报》的开头,特朗普与金正恩表示双方进行了全面、深入、坦诚的会谈,旨在建立朝鲜半岛的持久和平。不像此前的互相指责和相互施压,这次特朗普甚至称同金正恩建立了特殊亲密关系。金正恩也反复感谢特朗普为双边会谈付出的努力。

   2018 年 8 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率领美方代表团结束了在平壤与朝方的高级别会谈,这是美朝新加坡首脑会晤后的首次高级别会谈。从蓬佩奥访问朝鲜后美朝双方的表态来看,双方仍然存在一些较大分歧。蓬佩奥称与朝鲜的会谈富有成效,但是朝鲜外交部的发言称对蓬佩奥的访问成果表示深切遗憾,并表示华盛顿坚持快速推进去核化是“强盗”行为。可以说,当前朝鲜半岛问题已经站在了“十字路口”。是通过相向而行从而抓住和平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与解决朝鲜合理关切的历史契机,还是重复过去失败的教训而重回对峙乃至走向更为严重的冲突,正在考验着各相关国家的诚意与智慧。

  

二、中美合作对解决朝鲜半岛问题至关重要

  

   之所以强调中美合作对解决朝鲜半岛问题至关重要,主要是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利益与影响力。

   其一,从利益分析上看,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有着密切利益关联。美国方面,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毫无疑问会深刻影响美韩同盟和美日同盟的走向。随着朝鲜核武器的小型化与洲际导弹技术的快速推进,朝鲜越来越接近于实现对美国本土进行核打击的能力。考虑到美朝两国关系,朝核问题的发展走向已影响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对中国而言,首先是安全问题。朝鲜核试验地点离中国不足 100 公里,中国一侧人口稠密。随着朝鲜加速核武发展,韩国与日本独立拥核的呼声在升高。比如在韩国,不同于过去主要是由反对党或者其他民间人士主张拥核。2016 年以来,韩国执政党内部和政府高官开始直言不讳地表达类似观点。2016年 2 月 15 日,韩国新国家党院内代表元裕哲在国会交涉团体代表演讲中呼吁“为应对‘北韩’的代表恐怖与毁灭的核武器和导弹,我们也需要从行使自卫权的角度出发用代表和平的核武器和导弹来以牙还牙”。同时,“拥核”的朝鲜会给美国在东亚地区加强军事存在提供借口。美国目前已经借朝鲜核威胁实现了航母在黄海军演的常态化,并不顾中国和俄罗斯的坚决反对实现了“萨德”入韩。如果朝核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在当前中美关系竞争性一面凸显的背景下,美国极有可能再次以朝核问题为借口在韩国重新部署包括战略核武器在内的更多战略武器,这显然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其二,从影响力方面看,在半岛局势上美国的影响力是最大的。一是因为其与日韩两国的同盟关系,二是美国自身的实力。朝鲜在“弃核”谈判上所要求的关键回报只有美国才能满足,比如对朝鲜体制与国家的安全保障、发展经济所需要的正常国际环境,这都加大了美国在半岛问题上的影响力。中国虽然对朝鲜的影响力有限,但这种影响力不仅重要且不可替代。这从 2018 年以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三次访问中国就可以看出端倪。其中 3 月底,金正恩对中国的访问是他就任朝鲜最高领导人以来的首次出国访问。这首先得益于地缘政治关系,中朝两国在维护半岛和平与稳定上具有共同利益,其次是由于历史上朝鲜战争中,中朝并肩作战。这种曾经在战场上“肩并肩、背靠背”的经历与历史记忆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除此之外,中朝的经贸关系比较紧密,朝鲜 90%的贸易仍然是和中国进行的;中国与朝鲜有长达 1 300 公里的边境线。虽然俄罗斯与朝鲜也有边境接壤,但与中国相比要短得多,只有不到 40 公里,而且俄朝接壤处,俄罗斯一侧荒无人烟。加上中国的国际地位,中国与韩国紧密的经贸和人文关系以及近几年在迅速推进的安全关系等,这其实变相地对朝核问题走向产生了较大影响。中国与美国关系的复杂性也是朝鲜在对美谈判上可以借重的力量。

   由此可见,在影响朝鲜半岛问题走向的外部因素里,中美关系至关重要。这就表明,当前要妥善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中美合作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实际上,有时候朝鲜和韩国互动的主要目的不仅仅在于朝韩关系本身,而且更希望借此撬动与大国的关系。这也是许多观察者将 2018 年 4 月 27日朝韩首脑会晤视为美朝首脑会晤的“准备”与“试金石”的主要原因。影响中美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合作的因素,无疑是两国在这一问题上的共识或分歧。

  

三、中美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共识与分歧

  

   相比于美国前任政府,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正在发生一些根本性改变,这对中美合作既有机遇,也有挑战。从机遇看,其一,特朗普政府坚决推进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与中国存在共识。2018年 1 月 30 日,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再次表示,“美国有‘完全的决心’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对中国而言,正如王毅部长指出的那样,“只有实现了无核化,半岛才有真正和持久的和平”。

其二,特朗普政府将朝鲜半岛问题作为其外交优先议程,预示着美国有解决问题的强烈政治意愿。金正恩在 2017 年的新年贺词中表示,洲际导弹进入最后测试阶段,这增大了特朗普政府解决朝核问题的紧迫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584.html
文章来源:《统一战线学研究》2018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