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勇:乡村文化振兴与文化供给侧改革

更新时间:2018-09-29 20:46:28
作者: 徐勇(华中师大) (进入专栏)  
其次,在相当长时间里,政府提供的文化产品和服务更多地集中于城市,农村人口相对短缺。近年来,中央提出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也应该包括基本文化公共服务。只有政府才能满足农村人口公共文化的需求。再次,文化活动和文化产品具有一定的意识形态属性,政府为主导的供给能够充分体现文化的意识形态属性。现阶段,在农村精神文化领域,政府供给在许多地方还处于缺位状态。如类似于城市图书馆的“农家书屋”尚存在不少空白地带。

   在政府主导下,也要发挥农民的自我供给和市场供给的积极作用。文化消费与一般物质消费有所不同。其最终目的是消费者精神愉悦。这种愉悦不仅仅在于获得产品,还在于直接参与。农民是消费主体,同样是生产主体。作为消费主体最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样的文化产品和服务,并希望通过直接参与其中获得创造性乐趣。当下,许多农村人口之所以走出家门参与公共性的文化活动,不再只是守着电视机,就在于电视只是被动的接受,缺乏主体性和参与性,难以享受主体参与的乐趣。

   随着社会发展,文化产业前途无量。文化产业的重要特点是以市场为纽带,对文化需求的信号捕捉最敏感。社会愈进步,人们的文化需求愈丰富,变化愈快。文化产业的市场机制促使其迅速了解和把握需求,及时提供相应的文化产品。但文化产业的供给需要相应规模。如何发展适应于农村特点的文化产业,还需要引导和支持。

   (二)文化供给内容的多层次性

   文化供给侧改革的重要目的是提供高质量、多层次的文化产品和服务,以满足人们日益丰富和多层次的文化需求。

   文化是一定历史阶段和社会环境的产物,是社会进步的标志。由于不同的历史条件,产生了丰富多样的文化。文化无优劣,文明有高低。文化中体现着文明进步的成分,有“文野之分”。文化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而不断提升。在物质匮乏的社会,文化也相对贫乏,更多的是与低层次的物质需要相一致的文化需要,即“俗文化”。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们的物质生活的改善,文化需求空前活跃和旺盛,但较为流行的还是“俗文化”,与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不同步。吃饭已上了层次,不仅是吃饱,还要吃好,但在文化方面还处于吃饱阶段,甚至饥不择食。相当数量的文化供给是弱智的,甚至是反智的。如抗日神剧,满足了人们一种情感需求,但造成的是智力低下。

   现阶段文化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任务是加强优质的文化产品供给,促使人们的文化生活水平与物质生活水平同步提高,甚至优先提高。优质文化产品不仅能够满足人们的情感需求,而且能够提高人们的文明层次。中国素有“文以载道”“以文化人”的优良传统,即使是农民自我供给的乡村文化,其中也蕴含着能够促使农业文明持续发展的核心价值。富使人羡慕,贵才使人尊重。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不如人意,但长期历史形成的重文传统得以保留下来,物质的不充裕并不妨碍其成为“精神贵族”。正是这种高贵的文化品质使其处变不惊,也赢得了广泛的尊重。赵本山小品在国内很火,但在外国冷落,就是其文明格调不高,触及了对残疾人尊重的文明底线。过往,城市人不尊重甚至歧视乡下人,其重要原因是乡下人缺知识,少文化,文明低。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就是通过文化振兴,让农民不仅富起来,更要贵起来。而要让城里人看得起,农村人首先要提升自己,让自己看得起。

   文化生活需要是多层次的。在高层次文化之下,还要大量亚文化。这种文化形态被称之为具有地域性的大众文化、通俗文化、民间文化、乡土文化等,其重要特点是地域性、民间性、通俗性、草根性强,人们喜闻乐见。在传统社会,民间文化广受欢迎,如说书等。这种文化花费不大,但因为扎根生活,容易接受,影响广泛。民间文化尽管提供主体在民间,但也可以传播与主流意识相一致的文化信息。如传统社会大量的说书传播的是忠孝礼义等,只是以故事的方式来表达,而目前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可以通过讲故事等民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加以传播和表达。

   (三)文化供给方式的可接受性

   文化供给最终需要为消费者所接受。文化供给侧改革要改变传统单向的供给方式,必须注重消费者的接受性,使文化产品和活动能够为民众所接受,发挥最大效益。

   一是从可接受性出发。过往的文化供给,特别是政府提供的文化,更多是单向度的提供,不关心消费者是否需求,能否接受。如建立乡村图书室,摆放的图书不是农民爱看和能看的,造成大量资源浪费。农村电影“2131工程”在许多地方放的是老电影,放电影的比看电影的还多。

   二是可选择性。在文化需求匮乏时期,文化供给方式单一,人们只是被动接受。“文化大革命”期间,八个样板戏反复演看。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文化需求愈益丰富,文化供给方式要注意主动选择性。如一些地方实行“超市化供给、菜单式服务、订单式配送”,让人们有更多的选择,总有一款能够满足。

   三是精准性。在文化匮乏时期,文化供给更多的是大众性文化,属于文化“大锅饭”。随着社会发展,小众文化需求愈益增多。文化供给方式需要瞄准供给对象,以合适的方式满足多层次的需求。如农村人口的老龄化是大趋势,老年人行动不方便,需要采取合适的方式为老年人提供文化产品。现阶段,通过低保等方式,农村老年人口的物质生活有了一定保障,但特别缺乏适合农村老年人口的文化产品供给。

   四是信息化。信息化是大趋势。文化供给方式要充分运用现代信息手段,采用“互联网+文化供给”可以产生文化供给的倍加效应。如微信现在已在农村广泛流行,但尚缺乏运用微信的方式提供适合农村人口需求的文化产品。

   (四)文化供给机制的持续有效运转

   乡村文化振兴是一个持续运转和不断提升的过程,需要通过体制机制创新,获得持续不断的动力。

   一是联动机制。我国在相当长时间里,经济是主角,文化只是配角。地方普遍流行的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而乡村振兴是一个系统工程,文化不再只是配角,而是重要内容之一。因此需要将文化纳入政府工作和考核指标体系,成为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各部门相互协调的重要工作。同时,要制定科学、合理、可评价、可操作的标准,以此使得文化供给不再是“软任务”,而是硬指标。

   二是互动机制。在一主多元的供给机制中,要通过政府的作用,形成多元互动和有效衔接。供给评价不仅仅在于政府一方,还应该包括消费主体。在供给侧改革中,要努力将广大民众吸引到文化供给体系中来,形成政府引导和号召,群众主动和积极参与的良性互动局面。

   三是激励机制。改善文化供给,提供优质高效的文化产品和服务,需要极大地激发社会活力,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格局。与城市相比,农村居住相对分散,政府的文化供给可实行直接供给和间接供给相结合,更加重视间接供给。例如不是直接分配资源,而是自愿申请+绩效奖励,以鼓励乡村文化的自我供给。要特别重视发挥乡土文化骨干的领头作用,给予相应的激励。农村文化资源相对匮乏,但存在诸多潜在的文化资源,政府要通过适当手段开发和挖掘,如激励农民将祠堂改造为农村社区文化中心等等。

  

   来源:《东南学术》2018年第5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58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