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人类未来世界治理体系形态与展望

更新时间:2018-09-26 14:18:24
作者: 何哲  

  

   摘要:当前人类正在经历从旧时代向新时代转型的重大历史时期,这不仅表现在技术革命上,还包括整个世界的组织形式与秩序体系的构建上。简而言之,这是一个世界范围内,旧的世界体系被正在形成的新的世界体系逐渐替代的过程。传统上,旧的工业文明的世界体系集中表现为人类的分治竞合的特点,而新的时代将呈现出整体聚合、分散协同的特点。新的秩序体系有很多侧面,包括科技、经济、政治、社会等多个侧面。就整个体系而言,将改变传统上自工业时代人类社会长期以来形成的严密的世界等级体系,形成多元领导、协同聚合、表达各样的特点。人类将发觉了一条在充分保存多样性下的共治形态。

   关键词:人类;未来;世界体系

   [基金项目]国家行政学院院级重点课题“面向未来的世界治理体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研究”(18ZDXM001)。

   何哲,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研究方向包括网络社会治理、行政体制改革、国家发展战略等。

  

   当前人类正在进入新的时代,这一时代转型,不亚于人类从渔猎时代进入到农业时代,或者从农业时代进入到工业时代。人类的历史显示了,每当巨大的时代转型时,人类的各方面活动,小到生产生活,大到国家组织,都会产生极为深刻的转变[①]。最早是技术,其后是产品,再后是个人生活与经济社会组织,最后是国家形式,每一时代转型,人类的变革都沿着这样的路径进行。而在今天,新一轮的时代转型,在不断产生新技术变革并推动个人生活、经济、社会乃至政府治理变革的同时,最终会对人类最大的社会组织形态——全球秩序体系产生深刻的冲击。

  

   所谓秩序,就是指的社会构成所需要的核心要件与社会主体间形成的联系。任何社会都有秩序,只是秩序多少的问题,否则不构成社会。因此,秩序往往也就意味着社会本身。

  

   就社会秩序构成总体而言,包括若干大的部分,首先是对暴力的系统的控制体系,即社会形成何种机制来抑制破坏社会运行的暴力活动;其次是经济协作体系,社会通过何种方式来实现大范围大组织规模的劳动协作与产出;第三是政治法律体系,即社会通过何种方式来实现大规模的公共决策、秩序形成、利益保护与分配;第四是科技知识体系,即社会通过何种方式来实现大规模的知识传承与科技创新;第五是文化体系,即社会通过何种方式和态度来对待不同的文化和形成社会文化的协同。在当一个巨大的历史时代转型时,以上的各种形态的秩序体系,都会产生深刻的变革与重构。

  

   本文尝试对这一问题进行探索,试图回答三个层面的问题:1)传统人类世界秩序体系的核心要点是什么?2)当今社会的巨大转型对传统的人类秩序体系产生了何种冲击和变革?3)未来人类秩序体系将形成何种的结构?这三个问题回答后,谁将领导世界的问题,也就相应一目了然了。

  

   一、传统时代(旧)的人类秩序体系

  

   人类的进步是一个几千年以来持续不断的过程,所以每一重大转型时代,人们面对过去的时代,都可以用传统时代来称呼。因此,传统的概念在不同的时代里,有不同的意味。

  

   对于第一次工业革命初期的启蒙思想家而言,传统时代是指思想上受宗教裁判所压制,政治上受封建王权制约,经济上以自然小农与农业庄园制为核心的封建时代。因此,那个时代的从旧时代向新时代转型,是形成思想上更加自由,政治上保护新兴阶层利益,经济上形成自由竞争的市场的转型。

  

   对于第二次工业革命时代的马克思等革命思想家而言,传统时代是一个思想上以资产阶级自由思想,政治上以资产阶级有限选举制,经济上以自由丛林竞争的资本主义中早期的时代。因此,那个时代从旧时代向新时代的转型,是思想上建立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政治上建立更加平等,以劳动者主权为核心的无产阶级民主专政国家,经济上确立以保障所有劳动者利益的公有制和公正分配制度。

  

   而对于今天的时代转型而言,传统时代则又具有了新的内涵。就今天而言,旧时代是指的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等代表的现代信息技术以及相应的网络知识创新与分享体系以及增材制造、3D打印等一系列先进制造技术出现之前的,人类自工业时代长期形成的,建立在专业化、科层化与地域化基础上的分工竞合,独立治理的,并由此形成跨国治理联盟,最终形成在世界范围内相对稳定的分治竞合的人类秩序体系时代。从时间意义上,发达国家,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逐渐进入到所谓的后工业社会,于九十年代逐渐进入到万维网时代,从21世纪开始,各项相关技术实现了相继的突破与飞速发展,并引发了一系列重大的社会后果。可以说,人类从21世纪开始,逐渐进入到新的时代。

  

   从旧时代的人类秩序而言,宏观来看,有几个重大的特征:

  

   政治上,以国别为单位的世界范围内的分治竞合为核心特征。现代国家主权的体系,形成于1648年欧洲各大国签订的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这一条约在结束了长达三十年的欧陆战争的同时,确定了此后重要的国家主权体系[②]。在此之前,并没有国际法体系下的国家概念,人类大陆上只有一个一个的大的统治家族建立的王朝以及其他类型的统治集团(如小的宗教集团),在王朝之间,没有确定的地域划分,而只有势力范围的概念。而在东亚大陆,则长期形成了以中华为核心并辐射周边的天朝朝贡体系。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建立,形成了现代国家的秩序体系。在这一体系下,各个国家以平等的权利关系相处,并负责内部国家的治理,在国与国之间,形成了相对隔离独立的治权体系。

  

   经济上,形成了以国家竞争与跨国别贸易核心的全球经济体系。在国家逐渐形成的同时,工商业革命促进了经济的极大发展,而在现代国家制度基础上,则形成了国内经济与国外市场的两种区分。国家与国家通过不同的政策引导,促进本国经济的发展,并尽力扩大出口,通过产品与服务的全球竞争,间接推动了每一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与合作的国家经济内部效率的提升。而在国家构架之下,则又形成了以跨国产品与服务公司与金融体系的双重水平流动构建,在国家大的版图下,通过产品与服务的跨国贸易和相应的资本全球流动,形成了相对完整的全球经济流动体系。如果将政治的固定国家看作一个个高山的话,那么联结不同的群山的则形成了庞大的经济水系和地下暗河。

  

   文化上,形成了以相对独立的民族文化特点并不断小范围融合的趋势。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形成的民族国家,确定了国家是以民族为核心构成。法国大革命形成的《宪章》以及美国独立革命的《独立宣言》,都体现了民族自决的精神[③]。此后,马克思主义革命思想家们均高度肯定民族自决权。这一原则逐渐发展为民族自决原则,例如联合国宪章规定,发展国家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上世纪70年代,联合国《国际法原则宣言》规定:根据联合国宪章所尊崇之各民族享有平等权利及自决权之原则,各民族一律有权自由决定其政治地位,不受外界之干涉,并追求其经济、社会及文化之发展,且每一国均有义务遵照宪章规定尊重此种权利。民族国家的特点,使得不同的国家,形成了不同的民族文化。这种民族文化,是混合了民族自我的迁移、发展历史所形成的文化信仰传承和与所生活的地域环境共同结合形成的被继承下的生活习惯与社会伦理行为。因此民族自我的历史、记忆、神话、传说、族群的特点,生活的环境等都会形成不同的民族文化特性,其中地域与气候又占有重要的作用,孟德斯鸠在其《论法的精神》[④]中就大量描写了由于地域不同产生的不同区域的人类民族行为特点。受制于地域的隔离,在整个文化体系,人类也形成了以地域为范围,以国家为限制,形成了不同的多样文化与相对隔离的状态。这种相对隔离,也产生了各自文化发展上的相异性。

  

   科技上,形成了以国别为划分的科技创新与专利体系。科技的发展,即来自于生产生活中的不断创新,同时也来自于国与国之间的暴力竞争——战争。近现代以来,科技在人类发展竞争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以国家为界限范围的专利保护制度,成为了科技创新的有利推手。1624年,英国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国家专利制度。这成为英国工业革命风起云涌的系列创新的有利保障。此后,德国则在两百多年形成自己的专利制度,促进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在欧洲大陆的飞速发展。此后,世界科技创新基本围绕着重大发明和专利展开。这成为国家竞争的重要手段。1967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立,确立了全球范围内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⑤]。进一步固化了工业时代形成的分散林立的知识产权保护和交易体系。

  

   全球秩序上,则形成了全球范围内的国家等级科层体系与大的联盟保护体系。人类近现代工商业革命引发的全球化扩展,将国家内部的等级科层体系逐渐传递到全球,最终形成了遍布全球的国家等级科层体系。在全球秩序中,存在少数的超级大国,从而为其联盟提供武力保护,以及一少批发展较好的中等国家,与一大批数量众多,人口土地占多数的发展中国家。这就是所谓的“三个世界”的划分。这一体系的形成,既是少数先发展起来的国家在全世界不断殖民扩张的后果,也是人类历史不平衡发展的自然结果,更是传统的人类等级化金字塔型社会结构在全球秩序的呈现。这种秩序的结果,是形成了持续不断的上层国家从下层国家不断汲取财富而下层国家越来越贫困,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结果。

  

   一言以蔽之,工业革命为人类带来巨大的财富,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从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全球秩序上,形成了以国家为主体的等级化的严重的科层差异分布同时伴有水平方向的全球流动(图2)。这种分布,一方面,形成了全球范围内的组织与秩序,使得人类社会第一次在全球层面较为严密的统一起来,基本形成了覆盖全面的经济、文化、科技市场,但另一方面,也使得全球的发展越来越不平衡,并不断造成了大量包括环境、贫富差距、暴力冲突等新的矛盾。

  

   二、人类新时代的技术与社会特点

  

在人类历次重大时代转型时,所产生的技术与时代突破都有所侧重,在第一次经济革命也就是农业革命,重点在于突破大规模的农业生产技术,人类由渔猎采集时代进入到农业时代。农业技术的突破使得人类能够产出超过直接劳动者消耗的剩余农产品,从而足以支持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与分化[⑥]。社会分化出了专业的暴力保卫者,专业的管理阶层,专业的思想家与研究者,以及祭祀僧侣等其他分工。而由此,社会也逐渐形成了从上治下的严密的等级科层制。最低下的农民(奴)提供农产品和其他劳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50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