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立新:客观性哲学的重建及其意义

——以黑格尔、鲍威尔和马克思的思想发展为主线

更新时间:2018-09-18 23:38:27
作者: 韩立新  
认为只有有限的东西才可认识,而无限便超出思维的范围。”[19]

   总之,在《信仰与知识》一文中,黑格尔把康德、雅各比和费希特统称为“主观性的反省哲学”(该文的副标题),把他们的共同特点归纳为:“有限性的绝对性;以及由此而引起的有限和无限、实在性和观念性、感性之物和超感性之物的绝对对立;还有真正实在的东西和绝对的东西存在于彼岸。”[20]先不论他把这三人归为一类是否合适,也不论这一归纳是否能被康德、雅各比和费希特的研究者们所认同,如果按照这三个特点,那么“反省哲学”的确不可能完成主观与客观的同一论证,“这些哲学与经验世界进行了艰苦的斗争,但是它们仍然停留在直接经验的领域”[21]。他们的方案之所以不成功,在黑格尔看来,主要是因为他们给主观性以绝对的主动地位,给客观性以绝对的被动地位,通过这种因果关系来实现主观与客观的同一。结果事与愿违,主观与客观的分离非但没有被消除,反而变得变本加厉。主观性成了自我与绝对者融合的最大障碍。

  

二、黑格尔的解决方案

  

   既然问题出在客观性,那么能否让客观性也发挥积极作用,从客观性一侧去实现与主观性的同一呢?这显然是主观性哲学所忽略的思考方向。这一方向首先潜藏在斯宾诺莎哲学中。在传统哲学中,实体或者自然往往代表着客观性,斯宾诺莎曾将实体视为自因,将一切都看作实体的自我展开过程。谢林比较早地发现了斯宾诺莎实体的意义。1800年以后,他与费希特论战过程中,出版了《先验的观念论体系》(1800)、《论自然哲学的真正概念》(1801)和《我的体系的阐述》(1801)等作品,尝试着从作为实体的自然一侧出发去完成绝对者与自我相融合的任务。

   谢林的这一尝试,得到了黑格尔的赞同,事实上也成为黑格尔解决“主观与客观的同一性”问题的思想基础。在黑格尔看来,主观性哲学在解决“主观与客观同一性”问题时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它轻视了客观性。因此,就需要把客观性提高到与主观性并列的地位,让客观性也发挥与主观性同样的作用。黑格尔与谢林一样,不再把客观性(实体)仅仅看作单纯由主观性建立起来的僵死不动的被造物,而是把它看成一个类似于主观性那样的活的存在。费希特没有把“自我”单纯地理解为主观性,而把它理解为“主观与客观”是正确的,因为这等于让主观性包含客观性,为主观性向客观性过渡埋下了伏笔。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将客观性也看成“主观与客观”,让客观性本身中也包括主观性因素,从而为客观性向主观性过渡也埋下伏笔。黑格尔说道:“要使绝对的同一性成为整个体系的原理,主观与客观两者就必须都设定为主观=客观”,“在费希特的体系里,同一性只建立了一个主观的主观=客观。为了完善他的体系,需要给他补充一个客观的主观=客观”[22],只有这样,才能为完成主观与客观的同一开辟道路。

   不仅如此,主观性与客观性两者的同一必须是在保持双方非同一性的基础上,通过矛盾运动所实现的对立统一,用黑格尔的话说,即“同一性和非同一性的同一性(die Identitt der Identitt und der NichtIdentitt)”[23]。只有这样的同一,才算是主观与客观的同一。只有在这种同一中,哲学才算实现了自我与绝对者的融合。在这一问题上,如果说黑格尔与谢林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黑格尔更强调主观与客观的分裂和对立对于到达绝对者的意义,强调绝对者必须是保持着差别或者非同一性的同一性;而谢林似乎对这一点认识不足,谢林更强调绝对者规定的无差别性、无矛盾性,谢林所说的同一性只是“同一性的同一性(Identitt der Identitt)”。

   要想从绝对者一侧去实现与自我相融合的任务,在原理上就必须让代表客观性的实体运动起来,让它自己展现自身,去接近自我。而运动往往是主体的属性,那么让实体与主体结合起来就成了理论上的必然。如上所示,在耶拿前期黑格尔已经让客观性包含了主观性,其目的就是希望客观性也能像主体那样具有运动起来的含义。到了耶拿晚期,这一思想已经成熟,在《精神现象学》的《序言》中,他提出了“实体即主体”的命题。

   关于“实体即主体”命题,黑格尔这样写道:“一切的关键在于,不仅把真相理解和表述为一个实体,而且同样也理解和表述为一个主体。”[24]“活生生的实体是一个存在,这个存在就其真理而言是一个主体,或者换个同样的说法,这个存在就其真理而言是一个现实的东西,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实体是一个自己设定自己的运动,或者说一个以自身为中介而转变为另一个东西的活动。”[25]这段话的含义有两层,其一,这段话反映了黑格尔和斯宾诺莎对实体理解的差异。实体的本性固然在于与自身的同一,但在斯宾诺莎那里,这种同一是不变的,它无法产生出自我意识这样的差异。而黑格尔则把实体看作其自身的自我异化和自我复归的过程,其中必然包含了实体异化为自我意识这样的差异环节。其二,虽然自我意识只有在实体中才能发现自己的普遍本质,但是另一方面,实体也只有通过自我意识这一中介才能认识自身,发展自身。实体与自我意识共同运动,最后达到绝对精神或者绝对知识。这就是黑格尔著名的“实体与自我意识的同一性”原理。在这一原理中,自我意识作为最为典型的主体,它对于实体实现自身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实体要从差别和对立中恢复自身,其力量主要来自于自我意识。作为主体的自我意识是实体实现自身的必经之路。

   总之,黑格尔解决“主观与客观的同一性”方案实际上由两个方面组成:一方面,作为实体的精神只有通过主体这一中介,在自身内部设立起差别,然后再通过扬弃异化和差别,达到绝对的同一(“绝对精神”),这反映了耶拿早期以来从绝对者去接近自我的思路;另一方面,自我意识也要借承载实体运动的机会,经验“意识”-“自我意识”-“理性”-“精神”(“绝对知识”)等不同阶段,最终将自己提升为精神,这反映了从自我去接近绝对者思路。如果前者可称作“精神的现象”的话,那么后者就是“意识的经验”。正是通过这两个过程,黑格尔让哲学实现了绝对者与自我的融合,《精神现象学》本身也不外乎是这两条思路的结合。

   诚然,黑格尔为纠正主观性哲学的错误,曾严厉地批判了“主观性的形而上学”,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否定主观性本身。因为,自我意识中所包含的活动性、主动性和目的性因素依然是哲学到达绝对者的关键环节。作为近代哲学的集大成者,黑格尔不可能不了解这一点。对黑格尔而言,主观性原则在任何时候都是不能被放弃的,这是他的一贯立场。早在《差别》一文中,黑格尔就把费希特那种从主观性出发的做法称为“先验哲学”;把谢林那种从客观性出发的做法称为“自然哲学”。他认为这两种哲学固然都有其存在的必然性和合理性,但是都无法单独完成主观与客观相同一的使命,两者只有互相补充,共同发挥作用,才能实现自我与绝对者的融合。后来随着与谢林的决裂,到了耶拿晚期,他更积极地将自我意识引入“实体即主体”命题中来,以至于在整个《精神现象学》中,关于自我意识向精神的运动占了大部分篇幅。从这一事实出发,很多黑格尔专家,譬如霍耐特等人就认为耶拿晚期黑格尔有一个向费希特接近的阶段,将耶拿晚期的思想规定为“意识哲学”[26]。但是,这种对主观性的认同并没有使黑格尔改变自己的客观观念论立场。作为一个事实,相对于康德和费希特,他更强调让绝对者去接近自我的方向,并承认主观性之外存在着可以认识的实体或者绝对者。在这点上,他的观点与主观性哲学有着实质性差别。

  

三、重建客观性的意义


   从黑格尔的主观性批判和解决“主观和客观的同一性”问题的方案来看,黑格尔的哲学显然属于一种新哲学。在《精神现象学》的《序言》中,他曾将当时的哲学立场划分为三种:第一种为“把上帝理解为唯一的一个实体”,指以实体为核心的斯宾诺莎立场;第二种为“坚持着严格意义上的思维,坚持着真正意义上的普遍性”,指费希特的自我意识立场;第三种“即思维把实体的存在与自己合并,并把直接性或直观性活动理解为一种思维”,指实体与自我意识相统一的谢林的立场。黑格尔把自己划归为这第三种立场[27]。

   那么,这第三种立场究竟指什么呢?我们知道,《精神现象学》中的黑格尔已经与谢林分道扬镳。早年的谢林为了超越康德哲学引入了斯宾诺莎的实体,将斯宾诺莎的实体一元论改造成自然哲学,并试图通过自然的自我生成来解决从自然中引出自由的问题。黑格尔虽然在耶拿早期追随谢林,但到了耶拿晚期,他意识到谢林的做法会遇到“夜间观牛,其色皆黑”的困难,于是就决定不再以斯宾诺莎的实体而以“自我展开的理念”为出发点。这一理念既不是实体,也不是自我意识,而是一种可以产生两者的客观理念。它通过自身的运动,产生出自然与自由、实体与自我意识的对立,最后又通过对立统一,到达绝对者。这一客观理念,可以说就是黑格尔所理解的第三种立场。

   这一客观理念,对于我们把握黑格尔的客观性规定是十分重要的。关于客观性,黑格尔曾在《小逻辑》的“思想对客观性的三种态度”论述中,给出过自己的规定:“康德所谓思维的客观性,在某种意义下,仍然是主观的。因为,按照康德的说法,思想虽说有普遍性和必然性的范畴,但只是我们的思想,而与物自体之间却有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隔开着。与此相反,思想的真正客观性应该是:思想不仅是我们的思想,同时又是事物的自身,或对象性的东西的本质……客观性一词实具有三个意义。第一为外在事物的意义,以示有别于只是主观的、意谓的或梦想的东西。第二为康德所确认的意义,指普遍性与必然性,以示有别于属于我们感觉的偶然、特殊和主观的东西。第三为刚才所提出的意义,客观性是指思想所把握的事情自身,以示有别于只是我们的思想,与事物的实质或事物的自身有区别的主观思想。”[28]从这一说明来看,黑格尔的客观性规定主要针对的是康德的二元论。康德也强调客观性的重要性,但它仍然是指人的思想中的普遍性和必然性。这种普遍性和必然性,譬如统觉的先验统一性为人类思维所赐,存在于意识的范围内,属于主观性内部的客观性。而黑格尔的客观性则是指“对象性的本质”或者说“思想所把握的事情自身”,是外部世界本身所固有的性质,是一个超越主观性的客观性。如果借用康德哲学的分法,它存在于“物自体”之中。

   但是,黑格尔的客观性并不是像列宁等唯物主义者所主张的那样,是独立于我们的感觉,又能被我们的感觉所反映的客观存在,即物质的属性。事实上,黑格尔和康德一样,对物质或者“外在事物”给予了很低的评价,认为它们是主观的、偶然的东西,没有超出感觉经验的范围。黑格尔所理解的客观性是存在于“外在事物”中的逻辑结构,这是只有思想或者理念才能给出的。而又由于思想或者理念不存在于我们的主观世界,而存在于外部的客观世界,故可称作客观思想或者客观理念。在这个意义上,黑格尔所谓的客观性并非是物质的客观属性,而是思想或者概念的客观属性。由于黑格尔让思想和理念成为“物自体”的本质,在坚持唯心主义立场上,黑格尔比康德还要彻底,所以无论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还是列宁,都把黑格尔看成最大的唯心主义者。

但无论怎么说,这种客观观念论或者绝对观念论,毕竟承认了有高于自我意识的绝对的存在,这也就等于在主观性之外设定了一个能够限制自我意识的绝对者。这在黑格尔所处的时代有着特殊意义。19世纪初,德国观念论在通过主观性来完成启蒙任务之余,还出现了将主观性绝对化的思潮。这表现在个人的主观自由被说成唯一合理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384.html
文章来源:《哲学动态》 2017年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