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耀桐:《共产党宣言》中的社会主义民主理论

更新时间:2018-09-11 23:20:43
作者: 许耀桐 (进入专栏)  
可以视其情节轻重或者暂令离开同盟或者开除出盟,但最终开除盟籍则须由代表大会作决定。这些规定表明,同盟形成了立法、执行、监督三种权力的协调运行,并有力地加强了相互间的民主监督。

   以上表明,究竟什么样的民主是《宣言》中提出的“争得民主”的具体内涵呢?马克思恩格斯在《章程》中实际上已给出了明确的答案。《章程》中关于民主的种种规定,包含着民主权利的平等制,各级组织领导人的选举制,代表大会年会制,实行公开制、定期工作报告、进行情况通报、开展民主讨论,实行职务任期制、撤换制,实行民主监督以及规定申诉民主等等丰富的民主制度,已经建构了较为完整的社会主义民主理论和制度体系。这样的社会主义民主,是对资产阶级民主的彻底否定,因为它是所有的人民群众能够享有的充分的民主权利。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马克思恩格斯着眼于党组织的建立和建设,在《章程》里论述的显然是党内的民主。虽然党内民主也是社会主义民主理论的一部分,但毕竟还不能直接等同于人民民主、社会民主。由于马克思恩格斯在有生之年并没有看到社会主义国家的成功建立,没能为社会主义国家写下一部宪法,进一步阐述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民主或社会民主。但是,应该看到,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是相通的、紧密联系着的,党内民主实际上是人民民主在党内的表现。从民主发展的历史看,人民民主产生在前,党内民主产生在后。人民民主首先产生于古希腊,到了近代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产生了反映着人民在一定程度上的利益愿望和要求的资产阶级民主。党内民主就是在这样的社会民主环境下得以产生的、成长的,它也要秉持民主的共同理念、共同原则,遵守和通行社会民主的一般规则和程序,因此,党内民主其实是人民民主的党内形式。而且,因为共产党是工人阶级最先进的部队,它的党内民主形态完全是代表着人民民主或社会民主的最高形态和水平。从这个意义说,共产党的党内民主集中体现了社会主义民主的精神实质和深刻内涵。

   三、无产阶级怎样才能争得民主

   对于无产阶级在斗争实践中怎样才能争得民主,《宣言》以及包括作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纲领性文件的第一个稿本《共产主义信条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第二个稿本《共产主义原理》,有着非常清晰明确的思路和具体的战略步骤安排。

   第一,无产阶级争得民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宣言》第二章“无产者和共产党人”和第四章“共产党人对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详尽分析了共产党和无产阶级以及其他无产阶级政党的关系。《宣言》指出:“共产党人同其他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无产者不同的民族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因此,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胜过其余无产阶级群众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22]这说明,在所有的无产阶级政党中,共产党是最优秀的,无论是就它的目的性、坚定性,还是实践性、理论性而言,都要优于其他工人政党。毫无疑义,无产阶级争得民主的斗争,理所当然地必须由共产党领导。

   无产阶级争得民主的斗争必须由共产党领导,不等于说共产党人可以单枪匹马、独自一家奋斗,而无需甚至排斥其他无产阶级政党。相反的,共产党要联合其他的工人政党进行共同的斗争。《宣言》要求,在法国,共产党人要同社会主义民主党联合起来反对保守的和激进的资产阶级;在瑞士、波兰、德国,也要联合这些国家的工人政党一起斗争。总之,“共产党人到处都努力争取全世界民主政党之间的团结和协调。”[23]恩格斯豪迈地指出:“当各民族的无产阶级政党彼此联合起来的时候,它们完全有权把‘民主’一词写在自己的旗帜上,”这样能使“各国的无产者就开始不声不响地在共产主义民主的旗帜下真正地结成兄弟。”[24]

   第二,无产阶级争得民主要进行革命斗争。在作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纲领性文件的第一个稿本《草案》和第二个稿本《原理》中,恩格斯非常简洁地回答了无产阶级如何才能争得民主的策略问题。

   在《草案》中是这样指出的:“实行财产公有的第一个基本条件是通过民主的国家制度达到无产阶级的政治解放。”在“实现了民主制”后的“第一个措施”,就是要“保障无产阶级的生活”[25]。在《原理》中更明确指出:“首先无产阶级革命将建立民主的国家制度,从而直接或间接地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利用民主作为手段实行进一步的、直接向私有制发起进攻和保障无产阶级生存的各种措施”[26]。这里《草案》和《原理》所说的“民主的国家制度”,就是指无产阶级的民主国家制度。所不同的是,较之《草案》,《原理》进一步指出,这要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建立。《草案》和《原理》所说的“无产阶级的政治解放”和“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都是指无产阶级推翻了资产阶级统治,掌握了国家政权,获得了自身的解放。这说明了,如同资产阶级通过革命的手段获得民主那样,无产阶级也需要通过无产阶级革命的策略手段,才能争得民主。

   《草案》和《原理》的上述回答,更重要的还在于,表达了无产阶级建立民主制度就是建立政治统治的思想,这也就是说,民主就是统治,统治就是民主。民主和统治,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侧面。其实,民主的原意就是“人民的统治”。无产阶级实行民主,就是为了实行统治,这个统治的目的是为了消灭资产阶级私有制、实现社会主义公有制。无产阶级民主必须建立在公有制的基础上的,而且要保障和改善无产阶级的生活。如果无产阶级民主做不到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保障和改善无产阶级生活,它就是毫无作用的。

   恩格斯还说明了无产阶级“直接或间接地”建立政治统治的问题。恩格斯认为,在英国可以直接建立无产阶级政治统治,因为英国的资本主义社会比较成熟,消灭资产阶级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会快一些、容易一些,可以直接实现无产阶级的统治即无产阶级民主制;而在法国、德国等国家,因为这些国家的大多数人民不仅是无产者,而且还有小农和小资产者,小农和小资产者正处在转变为无产阶级的过渡阶段,消灭资产阶级私有制和改造小私有者会困难一些、迟缓一些,花上更长的时间,这意味着只能间接地实现无产阶级的统治即无产阶级民主制。这也就是《原理》中所说的“共产主义革命发展得较快或较慢,要看这个国家是否有较发达的工业,较多的财富和比较大量的生产力。因此,在德国实现共产主义革命最慢最困难,在英国最快最容易”[27]的道理。

   《草案》和《原理》关于无产阶级需要运用革命手段争得民主的策略,在《宣言》里得到了完美的阐释。《宣言》充分肯定了《草案》和《原理》提出来的策略,指出必须通过工人革命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从而争得民主,紧接着《宣言》更明确地指出:“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要做到这一点,当然首先必须对所有权和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实行强制性的干涉”[28]。《宣言》清晰地规划了争得民主的实际步骤,这就是无产阶级从革命开始,经过建立政治统治和民主制度,达到消灭私有制和建立公有制的目的,由此尽快地发展生产力,以便于民主的发展。

   综上所述,《宣言》认为,革命是无产阶级争得民主的最重要、最根本的策略手段,无产阶级争得民主后还要建立民主的经济基础,并更好地推动民主的发展,无产阶级才能真正争得了民主、拥有了民主。

   第三,无产阶级和平争得民主的可能性。这是《原理》中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和观点,就是“能不能用和平的办法废除私有制?”同样的,这也包括了能不能用和平的办法争得民主的问题。对此,《原理》的观点是:“但愿如此,共产主义者当然是最不反对这种办法的人。共产主义者很清楚,任何密谋都不但无益,甚至有害。他们很清楚,革命不能故意地、随心所欲地制造,革命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都是完全不以单个政党和整个阶级的意志和领导为转移的各种情况的必然结果。”[29]无产阶级之所以要通过革命争得民主,并不因为无产阶级好勇斗狠,而是因为在资产阶级国家里无产阶级的发展到处都受到暴力压制。因而,无产阶级的暴力革命是资产阶级逼出来的,是资产阶级的压迫引起的反抗。按照《原理》的思路,无产阶级并不固执于暴力革命是争得民主的唯一手段,而希望通过和平的办法也能得到。

   马克思恩格斯始终强调,对《宣言》中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30]。因此,不能把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争得民主的策略手段绝对化,而应当采取灵活多样的斗争手段。马克思就曾说过,对于资产阶级,“在我们有可能用和平方式的地方,我们将用和平方式反对你们,在必须用武器的时候,则用武器。”[31]恩格斯也这样说过:“依我看,对每一个国家说来,能最快、最有把握地实现目标的策略,就是最好的策略。”[32]

   马克思恩格斯在晚年,对无产阶级以和平方式争得民主有了一定的认识。19世纪70年代后,马克思恩格斯在指出欧洲大陆的无产阶级必须用暴力革命打碎旧的国家机器的同时,也明确谈到取得政权的方式在不同的国家可以是不同的,如在英国、美国这样的国家,无产阶级有可能采取和平的、民主的方式取得政权。1895年,恩格斯写了《卡·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根据资本主义国家发生的新变化,认为“斗争的条件也已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旧式的起义,在1848年以前到处都起过决定作用的筑垒的巷战,现在大都陈旧了。”[33]他充满信心地肯定了,德国社会民主党运用合法的民主方式所取得的明显进展,指出应该很好地利用普选权和开展议会斗争这样崭新的形式。恩格斯说道,这样做是符合《宣言》的基本精神的,“‘共产党宣言’早已宣布,争取普选权、争取民主,是战斗无产阶级的首要任务之一”[34]。虽然无产阶级决不会因此而放弃自己的革命权,但是,无产阶级也决不会拒绝“采用合法手段却比采用不合法手段或采用变革办法要获得多得多的成就。”[35]

   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些真知灼见,是对《宣言》原理的运用必须根据历史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生动诠释,为无产阶级争得民主、发展民主又开辟了新的道路。

  

   [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21页。

   [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01页。

   [③]《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02页。

   [④]《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05页。

   [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02-403页。

   [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04页。

   [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05页。

   [⑧]《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02页。

   [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34页。

   [⑩]《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11页。

   [1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22页。

[1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2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