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伯尼·桑德斯:寡头政治毁掉了美国民主

更新时间:2018-09-07 11:27:59
作者: 伯尼·桑德斯  

   本文系伯尼·桑德斯《我们的革命》选译。

  

挑战寡头政治

  

   民主是一人一票。所有民众共同决定我们国家的未来。民主不是少数亿万富翁买通选票、州长限制穷人和有色人种的投票权。我们的目标是防止国家走向寡头政治,尽全力营造民主的政治环境。

   民主应该很简单,它应该深深植根于每个美国人的灵魂。融入政治、积极参与政治、人人都认为自己的声音有助于塑造未来的社区、州和国家,这才应是美国的生活方式。学校应这样教育学生,父母应这样教育子女,国庆日大家应共同庆祝我们的民主。

   我们永远感激杰弗逊、亚当斯、潘恩、华盛顿、麦迪逊、富兰克林、汉密尔顿等开国元勋们。他们鼓起勇气,走上前线为我们创立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国家。

   民主意味着人人有权利控制自己的命运。没有国王、王后、沙皇,只有一个个普通民众,相互和平相处,一同决定国家的未来。民主意味着政府由人民所有,人民有选举的基本权利。毕竟这是《独立宣言》所宣扬的:“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中间建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利,则是经被统治者同意授予的。”

   我们今天的民主又有何含义?在我看来,它意味着一人一票。人人享有平等的参与政治的机会。富人不应在选举过程中施加任何影响。投票和参与政治应是容易便捷的,对任何人群都不应设置任何选举障碍。穷人、老年人、年轻人、有色人种都不应被剥夺选举权。美国的选举出席率应是最高的,而不是最低。民众应具备较高的政治觉悟,了解国家面临的主要问题。

  

为民主而战

  

   大家都知道美国建立民主制度十分不易。殖民地的革命者打败了英格兰国王和强大的大英帝国。革命者认为人民自己应该做决定,而不是将决定权让与数千英里远的大西洋彼岸的英格兰国王,为此,他们建立了新的社会,民主的社会,这在当时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然而我们也知道他们起草的《宪法》反映了18世纪90年代的观点:奴隶制和种族歧视、森严的阶级划分、深深的性别歧视。我们也知道自此以后,美国人民一直在为扩大民主而奋斗。援引林肯在葛底斯堡的一句话:“建立一个民治、民有、民享的政府。”

   废奴主义者努力废除奴隶制,为所有美国人,不论何种族,都享有基本的公民权利。他们这么做不但是为了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和威廉·劳埃德·加里森,他们是为了无数的贫苦民众。人们努力为非裔争取和白人同等的权利,这也就出现了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规定人人享有平等的权利。宪法第十五条修正案禁止了投票选举中的种族歧视。

   近些年来,出现了民权运动者游行示威和静坐。有人为此入狱、挨打,甚至失去了生命。这也是金博士奋斗的目标以及华盛顿游行的目标。数百万美国人努力证明政府应是为所有人服务的政府,不论非裔还是白人。之后,国会在1965年出台了《投票权法案》,林顿·约翰逊也签署了法案。根据该项法案,所有公民都享有选举权,不论他们是何种族。

   后来经过人们进一步的努力,又出台了宪法第十九条修正案,为女性争取了选举权。这是妇女参政权论者的努力成果,这一运动由19世纪中期的柳克利西亚·莫特、苏珊·安东尼以及伊丽莎白·凯蒂·斯坦顿领导的。20世纪末期女性运动还在继续,要求给予女性更大权利、更多平等待遇、更多机遇。女性和很多男性盟友一起宣誓:在美国,女性绝不是二等公民。

   投票是基本权利,不是特权。穷人因付不起投票税而无法进行投票选举,这怎么能叫民主呢?反富人支配的斗争带来了宪法第二十四条修正案,取消了投票税。人人享有选举权,不论他们经济状况如何。投票绝不是富人的特权。

   在年轻人自己无权决定自己是否上战场送命的情况下,我们怎能让他们去打仗?美国士兵在二战、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经历带来了宪法第二十六条修正案,将选举年龄降至18周岁。所有成年人都应有权投票。

  

金钱的力量

  

   我们必须做出选择。要么选择民主,要么选择财富集中在少数富人手中,二者不能同时存在。

   ——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斯·布兰迪斯

   过去230年里,我们的国家变得更为民主,更具包容性。我们努力消弭种族、阶级、年龄的界限,人人都被赋予了平等的权利。争取权利的斗争已成为最富意义的经历。这是我们民族的特点。

   虽然我们在不断丰富我们的民主,但仍有一些权贵想要破坏已取得的进步。民众在民主上取得的成就触及了这些权贵的利益。为保障他们的金融控制权他们尽力阻止社会的民主进程。

   他们希望自己获得更多权力,留给民众更少的权利。虽然他们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这个目的,但事实却很明显。他们希望建立寡头政治,所有经济政治权力都集中于少数亿万富翁手中。他们不满足于控制国家经济,攫取巨额财富。现在他们还希望控制政治,剥夺普通民众改善生活的权利。

   悲哀的是,他们胜利了。民主和改变未来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美国今天已不是一人一票。一些富翁们投入数十亿美元购买选票。此后,共和党配合富豪们阻挠民主进程,少数族裔、穷人、老年人、年轻人的投票权更加无法保证了。

   最高法院通过了公民联合会一案后,富人、大企业可以不受金钱限制地掌控竞选。结果是:很多媒体的头条都登有竞选广告——电视、广播、网站——这些媒体都是被富人阶层掌控的。事实上,在很多竞选中,富人捐款比候选人本身的作用还大。

   在每个州,无论是参议员、众议员、州长选举,还是州立法的通过,市政厅、校董事会、法官的选任,全部都是富人决定的。几个富豪注资1亿美元,为的是赢下俄亥俄州。对于这些富豪来说,这些钱不过是他们的零花钱,投入政治也算是很好的投资。化工行业大亨、华尔街和银行、国防承包企业、药品行业等,他们一般来说通过投资支持的候选人,赢的概率都会很大。

   对这些人来说,公民联合会的胜利是远远不够的。虽说取消了单个机构的竞选投资限额。捐助人无法协调候选人的竞选活动,如果这样的话,那购买选票将是低效的。如果投资数额不菲,捐赠人控制和协调竞选工作将更容易、更有效。

   寡头政客知道选举一位右翼法官对他们来说无比重要,因此他们花重金选举认同他们观点的法官。同时,权贵们还尽力冲破选举金融限制和监管,直接为他们支持的候选人投资。如果亿万富翁投入巨资,那候选人基本就已经成为债主争取权力的机器,这也正是亿万富翁们希望看到的情形。

   寡头政客们的政治权力已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他们掌控着媒体、智库、高校、政治组织,他们不知不觉地转变着舆论和国内外政策,却很少有人发觉。

   据科学家证实,气候变化是全世界面临的主要危机,它的影响力波及全球数十亿人。科学家们认为人类必须大胆改革能源体系,将传统的化石燃料转变为高能效、可持续能源。但这不是亿万富翁们希望看到的。他们更关注的是眼前的回报。因此,他们花费数亿美元宣传“气候变化是个骗局”的观念,而且还在气候变化数据中做假。他们也控制媒体,大大削减有关气候变化的报道。

   当你听到“独立的智库”表明气候变化未被证实,我们应给富人减税,不能提供全民医保的时候,你认为这些智库被亿万富翁收买了吗?别天真了,这是当然的。

   我们经常在媒体中听到将“关心民众”挂在嘴边的组织机构的声音。通常这类组织的目的是削减社保、医保、环保机构等实体。下一次再听到“关心民众”这类的话,不妨查查看他们背后的大富翁是谁。

  

美国民主的衰退

  

   2014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当时的投票出席率创了历史新高。他们控制了参议院,在众议院的优势也进一步扩大,还赢得了全国多个州的州长席位和立法院席位。尽管众议院全部席位和参议院三分之一的席位都需要重新竞选,但民众的投票积极性并不高,63%的民众都弃票了,这一数据令人震惊。更令人失望的是,80%的年轻人和绝大多数低收入人群都没有参与投票。2014年的投票出席率是自二战以来最低的。

   民众为什么不投票?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人放弃了政治民主程序?答案并不复杂。人们不相信政府能代表他们的利益。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他们的生活和华盛顿特区以及州政府的政治决策是割裂的。他们不想参与到“伪民主”的过程中来。

   如今,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国会中会有人听民众的心声吗?国会代表什么人的利益?当然不代表生活艰苦的工薪阶层的利益。

   现实生活中,数百万工人无法养家糊口,很多人甚至饔飧不继。很多中产阶级工作时间变长,但工资却减少了。除非我们改变国家的经济运营轨迹,否则的话,现在的年轻人将最先忍受贫穷。

   高等教育是步入中产阶级的阶梯,但数百万年轻人却无法支付起高昂的学费,还有学生因为背负太多债务而中途退学。

   很多家庭夫妻双方都工作赚钱,但仍然买不起住房,也无法享受高质量的儿童看护服务。很多老一辈工人发现制造业工作岗位都已转移到了中国或墨西哥,他们的收入也较之前大大降低。很多老人和残疾人根本无法靠每年仅有的1万美金社保生存,4300万民众处于贫困之中。现状没有任何改变。

   国会又是怎样解决这些问题的呢?让我来告诉你吧。他们花费大把时间为下次竞选筹钱,一旦获选,他们也是为资金捐助人的利益服务。

   竞选和政治腐败一直是我们国家的主要问题。但今天由于公民联合会,更多的金钱洪水般地涌入竞选人手中,问题已经严重到十分荒谬的地步。

   实话实说:金钱在国会主宰了一切。华尔街、制药业、煤炭石油业、农业等企业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不仅为了支持某个人的竞选,还雇用了很多游说团体。在华盛顿,付出就有回报。结果就是富人的愿望得以实现,工薪阶层的痛苦遭到无视。

   只有真正变革竞选筹资体系,将权贵赶出政治,才能真正建立起代表普通人民利益的政府。今天的政治局面是个耻辱。不仅桑德斯这样说,国会议员、民主党、共和党都心知肚明。

由于越来越多的金钱像洪水一般涌入竞选体系,候选人不得不花大量时间筹钱,以赶得上别人的脚步。每到华盛顿特区的周末,十几位候选人都在组织筹集资金的早餐会和晚餐会。他们本应利用这些时间多多与民众交流,他们不仅没这么做,还利用这些时间充实自己的资金库。他们本应回到家和选民们在一起,但他们却一直待在为他们注资的商界精英跟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185.html
文章来源:法意读书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