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涛:大国博弈:俄罗斯的朝鲜半岛政策与中俄合作

更新时间:2018-09-07 11:18:54
作者: 刘涛  

   首先, 俄罗斯认可“六方会谈”是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最有效的机制。虽然“六方会谈”已经“停摆”多年, 但俄罗斯政界、学界始终认为“六方会谈”是目前推进朝鲜半岛建立新的安全模式最有效的机制。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朝鲜研究中心主任沃伦佐夫教授提出, “目前‘六方会谈’处于停滞状态, 但迄今为止, 仍然没有任何机制可以取代。”[14]在通过和平外交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方面俄罗斯对“六方会谈”仍寄予期望, 并积极努力寻求与中国开展合作, 以发挥其地区大国作用, 维护自身国家利益。

   其次, 联合国是俄罗斯与美国围绕朝鲜半岛问题展开博弈的重要平台。俄罗斯不容许朝鲜半岛变成又一个冲突地。俄罗斯通过维护国际法的权威和联合国的地位坚决抵制任何武力威胁和未经联合国授权针对朝鲜的单方面经济制裁行动, 反对发起任何形式的可能引发朝鲜人道主义灾难的制裁行动, 强调针对朝鲜“制裁不应是极端的, 可能引发朝鲜经济环境极度恶化, 甚至导致与俄罗斯边境地区出现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的。俄罗斯不能容许该地区变为又一个冲突地”。[15]“目前唯一可能对朝鲜实施的有效制裁, 就是减少对它的燃料和食品供应, 同时禁止它出口煤炭和其他原料。然而, 这样一来自然就会引发朝鲜半岛的人道主义灾难, 随之而来的将是难以预测的军事和政治后果。没有一个邻国愿意让自己的安全受到这样的威胁, 更不用说用制造饥饿来达到政治目的, 而且违反国际法。这样做只可能符合美国的利益, 因为它的安全不受任何威胁。”[16]2017年12月22日, 联合国通过了2397号制裁决议。这一决议被视为对将朝鲜逼入“死角”的“终极版”制裁决议。俄罗斯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国家委员会亚洲区执行主席拖拉拉亚教授指出“俄罗斯并不认可制裁的有效性, 但这一制裁通过后意味着制裁的终结, 为开启谈判创造可能”。[16]

   朝鲜半岛问题是大国博弈在东北亚的“表象”, 俄罗斯作为传统的地缘政治大国应参与朝鲜半岛问题解决的进程, 并在其中发挥应有的影响力, 其维护国家利益的政策和手段已经日渐清晰, 不战、不乱、无核的顺序安排在政策体系中逐渐固定下来。因此, 我国应做出科学的研判, 在稳定朝鲜半岛局势, 开展朝、韩外交方面因势利导, 推动朝鲜半岛问题的和平解决, 维护地区稳定。

  

   三、对俄罗斯朝鲜半岛政策的研判与未来中俄合作

  

   基于地缘政治环境、国内经济环境及俄罗斯与大国关系近、中期的发展前景, 俄罗斯将朝鲜半岛政策置于其全球战略安全体系之下的战略指向将引导俄朝、俄韩、俄中关系向稳定东北亚政治、安全格局的方向发展, 作为地区最重要的国家, 中国与俄罗斯在以下几个方面需要加强合作。

   首先, 中俄需要形成对东北亚安全格局的统一认识。均势是大多数国家在多数情况下寻求自我保存的政策, 只要没有国际政府, 国家就需要专注于自己的生存, 国家就会去寻求在各自间维持某种平衡, 维持有利于自己的国际环境。目前, 朝鲜半岛局势虽然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缓和, 但是朝鲜核武器技术的发展, 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导致出现的一系列不稳定因素并没有消失, 直接威胁着地区安全, 朝鲜半岛正处于各种力量重组的过渡时期。我国与朝鲜半岛“唇齿相依”, 围绕半岛的任何军事部署, 无论何种目的, 无论打击目标是谁都将影响我国的周边安全环境。应对“萨德”问题, 俄罗斯缺少“军事对抗”以外的和平外交手段, 需要与中国相互借重。目前来看, 俄罗斯东部地区战略力量必将得到全面提升, 短期内提高了对美日韩军事同盟的威慑力。但长期来看, 类似的大国间的平衡意味着稳定, 稳定则意味着和平。但由于大国在国家实力方面存在差别, 不同的国家对国家利益的界定是不同的, 在全球、甚至地区体系中追求的目标也不相同。各国从本国利益出发很可能导致对当前朝鲜半岛均势格局的不同理解, 而对于权力分布的错误判断完全有可能导致目前均势的瓦解。基于均势对和平稳定的作用, 一旦目前朝鲜半岛的均势被破坏就必须得到修复。这一修复过程则不可能仍然在和平中进行。目前围绕朝鲜半岛所形成的均势不过是大国力量相互牵制的一种暂时静止的均衡状态。它从形成之初就存在着不均衡的潜在性。中俄两国围绕朝鲜半岛问题的合作, 不应当停留在对话层次和应激反应式的外交互动, 要分领域、分层次、有重点、有针对地把朝鲜半岛局势发展引入正确的轨道。

   其次, 中俄迫切需要加强媒体舆论合作。20世纪90年代以来, 舆论战作为信息化战争时期的一种作战模式, 与军事战紧密配合, 以敌方意识形态为目标, 通过各种媒介或渠道, 运用意识渗透、政治进攻、舆论诱导等策略操控舆论, 分化瓦解敌对势力, 争取国际社会支持, 令其发生有利于己而不利于敌的变化, 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目前, 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出现了严重的舆论分裂, “西化”“分化”中朝关系的舆论正严重影响中朝关系, 不断激化中朝对立, 将朝美问题替换成中朝问题, 形成了极为错综复杂的舆论氛围。2017年5月, 在“中朝论战”的敏感时期俄罗斯媒体发表了《中朝论战不会影响两国关系》的文章, 强调“中国和朝鲜之间爆发的宣传战不会扩大, 也不会导致两国关系复杂化。美国非常乐见, 认为自己已征服了中国, 但事实并非如此。尽管中国政府谴责平壤的核导计划, 但北京对平壤的支持并未减弱”。[17]该文还同时强调“朝中两国媒体激烈的交锋, 让作为两国邻邦和友邦的俄罗斯感到不安。两国的争论如此激化让我们感到担心。但我们认为, 这是暂时的”。[19]与此同时, 我国环球网也发表了《不与朝鲜论战, 不对它拥核妥协》的专家署名文章, 两国核心媒体对当下东北亚地区舆论界的不理性的行为进行了纠正, 但相比美国强大的舆论宣传而言, 中俄两国的媒体舆论影响力还十分有限。众所周知, 新闻、网络媒体已经成为舆论战与心理战的重要平台, 控制了媒体的舆论导向, 就控制了国际社会舆论的制高点, 就能够掌握主动权。美国已经成功地构建了为其全球战略服务的新闻舆论, 并且成功地打击了俄罗斯。目前, 东北亚地区安全控制机制尚处于新旧交替的转换过程中, 国际舆论导向作用极其复杂, 西方对这一地区形成的文化渗透和冲击正占据着舆论的主流, 中俄合作确立“共同安全”“和平稳定”“坚决反战”的舆论导向具有重要的现实紧迫性, 这是实现东北亚地区和平, 实现中俄国家战略目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之一。

   第三, 应把《联合国宪章》等国际法的法理基础作为中俄朝鲜半岛合作的法理依据, 坚持朝鲜半岛无核、不战、不乱的基本原则, 划定东北亚地区安全政策底线, 构建中俄东北亚统一的、不可分割的、集体安全责任的地区安全体系, 实现双边合作机制制度化, 维护地区和平。朝鲜半岛不战、不乱、无核符合中俄及地区所有国家的利益。2015年4月23日中俄开展第一次东北亚安全磋商后, 2016年进行了4次会谈。到2017年年底中俄共举行了8轮东北亚安全磋商, 围绕东北亚安全形势双方达成了很多共识。因此, 双边合作的制度化以及建立应对朝鲜半岛突发事态的联合应对机制, 建立中俄双方外交、国防、安全部门协作委员会及信息随时通报机制的时机已经成熟。在中俄朝边境地带建立联合地区安全监控站已经成为必要且迫切之举。

  

   四、结语

  

   综上所述, 围绕俄罗斯朝鲜半岛政策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第一, 大国博弈是一个消耗的过程, 俄罗斯深陷其中。在当今世界超级武器的威慑作用下, 大国博弈不会引发类似于一战、二战那种灭种、灭族的屠杀式战争, 但会影响全球战略资源的重新配置。纵观近30年的大国战略不难发现, 对于利用边缘战争引发俄罗斯资本外逃、货币贬值、金融崩溃、经济全面衰退的教训, 我国应引以为戒, 共同安全、合作、共赢、发展应成为我国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基本原则;第二, 俄罗斯从自身国家利益出发构建对朝鲜半岛政策, 但其全球战略安全视角、地区和平稳定、抵制美国全球反导系统的基本立场符合中国利益, 更符合所有域内国家的利益, 所以我国应加强与俄罗斯在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方面的合作;第三, 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做出制裁朝鲜的决议时坚决强调将“和平手段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写入决议, 这一举动意义重大, 其具有建设性的立场和观点应引起中国学界、政界关注, 使我国朝鲜半岛政策的调整更切实际、更符合我国发展利益, 更加有效地管控朝鲜半岛危机;第四, 俄罗斯在同时发展与朝、韩的双边关系且将之与半岛问题区别对待的政策路径值得借鉴。

   2018年以来, 朝核问题以及区域间各国关系的转圜具有重大意义。曾经国际舆论在一定程度上将朝美矛盾转化成了中朝、中韩矛盾, 朝鲜半岛各方因素都不断指向对抗和对立, 这对我国的周边安全造成极大威胁。对此, 我国应充分利用俄罗斯朝鲜半岛政策的“稳定性”、加强中朝意识形态领域的合作、加强中韩安全互动, 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框架下构建东北亚安全, 发展命运共同体, 推动朝鲜半岛走出“安全困境”, 这对我国东北地区发展和国家战略安全、稳定均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注释略)

   作者:刘涛,延边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184.html
文章来源:《东疆学刊》2018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