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炜光:美国减税的启示

更新时间:2018-08-27 23:37:13
作者: 李炜光 (进入专栏)  

  

一、本次减税不同于以往税改

  

   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全要素生产率下降,美国经济增长亦明显缺乏动力,也就是在一年多以前,很多人都认同美国经济已经陷入了长期停滞,因为当时各种数据确实十分不乐观:

   “二战”后至2007年,美国GDP年均增速为3.5%,2009-2016年仅为1.3%;生产增长(单位劳动真实产出),1948-2007年为2.3%,2011-2016年仅为0.5%;2015年,有13.5%的美国人处于贫困状态,高于2007年;贸易赤字,90年代占GDP的1%,2016年增加到3.4%,其结果是就业的大量流失;国债总额,2009-2016年从10.6万亿美元上升至20万亿美元。

   川普上任后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重振美国制造业和美国企业的竞争优势,以此来促进经济增长。他的减税、金融监管体系调整、贸易保护主义等等,都是围绕着这个核心目标进行的。“America First”没错,但更是美国企业优先,这是美国此次减税的一个重要特点。

   请注意我这里一直用“减税”,即川普多次申明的tax cuts,而并不统称为“税改”,从而与此前的三次税改划清界限。他说,那些改革并没有使美国纳税人的负担有所减轻,而真实的减税,对美国经济的未来至关重要。

   这次美国减税,企业税制变更的力度明显超过个人所得税,这跟里根税改不一样。里根的重点是个人所得税,边际税率从70%降至28%。川普减税,个人所得税变动不大,有效期至2025年底,而企业所得税税率由35%降至21%,降幅达40%--这4成的所得税将转化为企业净利润。重要的是,变动内容没有做期限限制--也就是说,企业所得税改革成果永久生效,目的就是为了鼓励企业长期投资,没有后顾之忧。

   法案中与企业相关的减税内容还有:

   对海外企业留存利润实行一次性征税,税率为15.5%和8%,分别对应现金、非流动资本,目的是制造一个美国境外滞留利润平稳回归本土的机会,效应很快就会显现出来。目前已有部分(如在新加坡和欧洲的)海外企业宣布将总部迁回美国。

   推行“属地制”征税原则,即未来美国企业的海外利润将只需在利润产生的国家交税,而无须再向美国政府交税;

   合伙企业转缴个人所得税,其适用税率从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39.6%,转变为获得部分收入的20%减免,此举也可减轻中小企业的税收负担。

   川普给企业减税还有一个很“绝”的政策,即企业新购设备的投资款项,可以100%计入成本,时间限定在2017年9月27日之后到2023年1月1日之前,此期间内企业所采购的有形资产(除房地产外)统统适用。这相当于政府提供无息贷款支持企业设备更新,是我见过的最直接鼓励企业投资的政策了。

   无数的人认为川普减税会导致极其严重的财政赤字,果真如此吗?美国财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的解释是:减税能促进经济增长,从而扩大税基,美国能“为自己买单”。此时此地的减税,不是“逆周期调节”,而是顺周期行动,对经济很有可能会产生更大的提振作用,至少到目前为止,看上去效果还不错。

   川普减税与此前的里根减税有所不同,里根税改发生在1981至1986年间,当时美国深陷“滞胀”泥潭,面临增长危机,1980年GDP增速仅为-0.2%。而川普减税,美国经济正处于上升通道中:2016年属于极端低迷,只有1.5%,2017年2.2%,2018 年第一季度是2.3%,这应该说是一份不错的成绩单,美国真的有可能成功地“为自己买单”。

  

二、川普的“护盘”行动

  

   现在川普总统正在努力“护盘”,5月10日,将向国会提出撤回超过150亿美元的预算支出授权,这是依据《国会预算与截留控制法案》(the Congressional Budget and Impoundment Control Act of 1974 (ICA))做出的决策,是削减联邦政府支出(cutting Federal spending),防止财政出现巨大赤字的一个极有力的对焦措施,对于一个说到做到的商人总统来说,他真的有可能阻止或推迟巨大赤字的到来。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企业已经创造了近300万个就业岗位,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最新数据,失业率在2018年4月降至3.9%,创近20年来新低。事实上,在过去60年时间里,美国只有20世纪60年代末的一段时间的失业率维持在4%以下,以后一直没有出现过。

   美国股市指数上涨超过35%,道琼斯指数在他上任时是18000点,现在接近26000点,反复震荡,还是稳定在25000点左右,股市繁荣,说明全球的投资者对美国经济的预期较好;

   减税法案通过4个月以来,有超过500家企业因减税而受益,很多企业宣布加薪、增加奖金等福利开支,惠及550万美国人,工资收入水平上升。

   美国房价最近有所上涨,也可以认为是经济复苏的一个信号,而且比较强有力。因为这轮经济衰退的起因是2008年次贷危机--“两房”向高风险购房者发放的次级贷款导致大量坏账,通过“资产证券化”将风险播撒到整个金融业,进而导致实体经济衰退,也就是说,衰退是由房地产价格下跌引发的,那么如果美国经济复苏,应该也会率先表现在房地产市场上。近期位于美国中南部的得克萨斯州,靠近墨西哥的偏远地区也出现房价大幅上涨,可以视为经济复苏的信号。房价上涨,说明民众的预期扭转,敢出手买房了。

   川普注重企业减税的价值还没有被人们充分认识。从减税的规模看,当年里根减税声势和影响都很大,但也不过减了0.72万亿美元,特朗普减税约1.5万亿美元,力度并不是最大的,小布什减税达到两万亿美元,但效果却并不怎么好。因为从内容上看,主要是个人所得税和遗产税税率的调整,涉及企业方面的税收变动不多,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影响了前三次减税的效果(包括里根减税)--没有对企业产生明显的激励作用,而且都导致了巨额赤字。

  

三、美国的减税进行时

  

   在美国,减税的正剧并没有结束,川普总统还在做以下几件事:

   一是启动春季议程(spring agenda):废除过渡管制(Deregulation)和推进有效的管制改革(responsible regulation reform)。目的是降低政府体制成本,为美国民众提供更大的自由空间,激励增长和创新。此次行动依据的是川普总统13771号行政命令,即“每颁布一项新的法规,须取消两项旧法规”,对象是针对无效、重复、过时的管制,并保持健康、安全的监管体系。

   春季议程的主要内容包括:第一,考虑到政府监管常常不同程度地损害小企业,将明确减轻对中小企业的管制;第二,考虑到过时、过度的监管会扼杀企业创新,将重点减轻此类负担,为技术创新提供有利的监管环境;第三,作为总统兴建基础设施计划的一部分,将简化审批程序,降低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实施成本,并缩短审批周期。为提升监管改革的透明度,还将及时提供相关监管改革的公告,公众可以随时提出批评建议。

   依据《减税与就业法案》,美国设立了“机会特区(opportunity zones)”,就是在经济欠发达街区设立机会基金,在满足一定条件的前提下,企业在当地的投资可以享受税收优惠,目的是通过吸引私人投资,促进欠发达街区的发展以及创造就业。第一批机会特区已经于2018年4月9日设立,覆盖18个州,居住在欠发达地区的5200万低收入美国人将受益于此。

   改革美国联邦税务系统(国内收入局IRS),改革目的:仅保持一个独特使命--纳税人服务(taxpayer service)。2018年4月18日,众议院通过了9份相关法律,主要包括:第一,建立独立的上诉程序,以公正、全新的方式核验纳税人纠纷,以保证纳税人受到公正对待,且与税务部门在争端处理过程中,享有平等的信息获取权;第二,提升国税信息技术系统的安全性、可问责及透明度,以便家庭和企业不再担心在没有适当、及时、公平的通知前,其财产被没收;第三,永久授权免费文件及所得税申报援助项目,为中、低收入美国人提供纳税申报服务。

   刚刚过去的4月17日,是美国的Tax day,个人所得税申报的截止日期,这是美国人最后一次在已实行了32年之久的复杂、落后的申报表上填写数字。因为川普已经把1040表给改了,新的纳税申报表只有明信片大小,行列数只有15项,而原来是79项,一堆表格,光填写说明就有241页。川普总统兑现了他“让我们的税收体系更为简化”的承诺。

   不仅如此,从这天起,不仅美国个人所得税各层级的累进税率降低,而且免征额提高(单身者由6350美元提升至12000美元;夫妻联合申报由12700美元提升至24000美元)。到明年的纳税日,三分之二的家庭将享受更低的税率,将有82%的中产家庭享受到减税的红利,比如,年收入在7万5千美元的四口之家将享受超过两千美元的减税。

   美国人似乎有点喜欢这种感觉,我感觉一年来他们的心态有了很大变化,最近他们管这种状态叫作:Out with the Old, In with the New,好像翻译成“辞旧迎新”比较合适。昨晚刚刚看到一份由美国国家独立商业联合会(NFIB)发布的美国中小企业乐观指数报告,里面有一幅图表很有意思:自2016年12月开始,乐观指数从98.4直接上升至105.8,从此便没再低于100,这与川普赢得大选并就任总统时间相符。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一个超级大国的税收发生重大变动,一定会引起逐利资本的跨国流动,从而对其他经济体构成实质性影响,其他经济体因利益受损,也会选择相应的税收行动,从而产生国际税收竞争。

   美国减税并非孤立事件,在它之前,一个世界范围内的“减税潮”已然兴起:英国目前的企业所得税税率是19%,按照此前通过的法律,到2020年将降至17%,法国、日本、印度,以及中国台湾、香港地区,也都制定实施了自己的减税计划,说明各国(地区)之间制造业成本、国际贸易竞争以及税制竞争日趋激烈。

   一些学者认为这类竞争会降低资本税率,导致资本配置效率低下,并引发连环式的恶性竞争。但也有另一些学者持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真正的税制竞争还没有开始,但它正在到来,税收问题上也有一个“合规”的要求,而且这种竞争必然导致全球资本和人才的加速流动和重新组合,如果跟不上这种变化,就会被人家再一次甩在后面。

   正如美国学者丹尼尔·米切尔所说的,在当今世界上,减税是一次革命。

  

四、美国税改的启示

  

   概括一下美国这次税改的启示,主要有以下几条:第一,减税一定要真实,真的把整体税负降下来,包括企业的、家庭的、个人的,并且要用法律固定下来,像美国所做的那样,使经济运行在一种稳定持久的轻税机制之下;第二,给企业留利必须充足,切实把企业的税负减下来,给企业创造一个风险投资、技术研发和组织管理创新的乐园,有这种能力的企业越多,经济发展的前景就越光明,要注意,“企业没有死”不是税负边际所在,如果企业没有能力投资和创新了,这样的企业实际上已经死亡了;第三,废除或减少过度管制,因为在美国人看来,管制也是税收,也在裁剪之列;第四,未来的税制问题,不再只是一国内政,而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了,我们的观念必须跟上。

   马克思在《道德化的批评和批评化的道德》中说:“税收是用来扼杀君主专制的一条金锁链。”在现代社会,税收也从一个奇妙的角度推动着世界各国民主化的进程。我相信,这一切也必定发生在中国。

   (本文为作者在首届“西太湖全球公司发展论坛”上的发言整理稿,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拟)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941.html
文章来源: 全球公司智享荟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