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伯勇:“村妇性生存”的全息裸示

——李佩甫长篇小说《羊的门》阅读笔记

更新时间:2018-08-27 18:37:10
作者: 李伯勇 (进入专栏)  

  

   他和他的呼家堡所利用与得益的都是“关系资源”,因而他能一次次改变或影响市委常委通过的决定,他因此倍受关注和器重,声誉如日中天,给呼家堡带来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社会转型时期的种种特征都在他身上得到鲜明的反应。

  

   但是,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深人,时向的推移,这些“关系资源”终究会褪色和失去,人的现代化即提高人的素质才是根本― 这是一切实力中最可宝贵也是最靠得住的所在。显然,这方面呼家堡有着不同忽视的缺失即隐忧。质言之,这块受“村妇性生存”染浸的土地是会难以为继的。相当程度上它靠呼天成苦撑;但面临退休,且身体不好的呼天成也觉得力不从心了。他也看出了呼家堡“后劲”乏力,所以决定把在外面“翻了船”的呼国庆要回来,当他的接班人。其实,呼家堡“村妇性生存”正是他种植的苦果,已显现出群体的缺限,这才是必须认真对待的。“时光荏苒,斗转星移,漫长的六十年过去了,在呼家堡,他已先后领导了四代人,呼家堡也成了平原上最有名的村子。有一天,他忽然说,他老了”,他不能不老,他比他的生命还要苍老。

  

   正是在他说自己老、也觉自己老的时候,在呼家堡却涌起了一阵阵恐慌:“没有呼伯,我们怎么活呢?”这里,“村妇性生存”的一幕幕又令人激动而心酸地出现了。

  

   在呼天成因病住院的日子,呼家堡几乎每天都有人到村口张望,不惜把自己站成一棵树,看看这位大恩人是否回来了;一位七十六岁的老太太拄拐在村口等了八天,为的是要他安排她死后葬在地下新村的位子;只要他一句话一个手势,人们就举起森林般的手予以响应和照办;人们死死记住他六十岁生日的日子,纷纷表决心以优异的成绩献礼;为表感激,秀丫的女儿小雪自愿向他献身;在他发高烧时,呼家堡的人们全都涌到村街上,静静地等待他的消息,当听说他想听狗叫,老闺女徐三妮(七十年代她是村里的女英雄哩)带头跪下,趴在院门前,大声地学狗叫,全村男女老少也都跟着学起了狗叫… …

  

   在这里,“村妇性生存”以它的鲜亮与沉重,又出现在新的历史场景中。

  

   然而,毕竟是崭新的时代崭新的生活,新的生命肌体已经涌现。呼家堡也是这样,“这块铁板出现缝隙了”——

  

   值呼天成六十岁生日期间,面粉厂的刘庭玉要脱离集体,带着老婆孩子走。这不啻是一声炸雷!呼天成的心被狠狠地扎一下。享受着现代物质文明的呼家堡人习惯从自己的经验中找办法。村里从上到下都等他拿主意。大家在他倡导的会上,七嘴八舌地定出“捆”、“吊”、“停水”、“断电”、“株连爹娘”、“隔离反省”、让婆娘们戳其媳妇从而达到劝阻不走的目的。还是那些肉体折磨精神折磨的老套套。这些并不是呼天成的旨意,而是遭受过类似折磨的呼家堡人的拿手好戏,村妇意识开出的新花,可见“村妇性生存”还笼罩着呼家堡的精神空间。呼天成也知道,这种种办法只能起震慑众人的效果,对刘庭玉已不能起作用了,因而使出“和庭玉见个面”的招数,这是他最高规格也是最震慑人心的杀手铜,可刘庭玉还是不告而别。这说明,苍老的呼天成对今天呼家堡崭新的现实,无从也无力进行把握了。这还说明,植根于“村妇性生存”上的精神架构正面临颓败的命运,真正的历史新时代正向我们走来。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日于上犹县城

  

原载《小说评论》2000年第1期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9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