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海滨:特朗普执政后的俄美关系及其趋势分析

更新时间:2018-08-24 00:17:33
作者: 王海滨  

  

   俄美关系是当今世界对全球安全与战略平衡影响最大的双边关系, 其发展不仅影响到俄美两国, 而且也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有鉴于此, 本文将系统梳理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俄美之间的战略矛盾与斗争, 深入探究其背后原因, 并展望俄美关系的未来发展趋势。


一、特朗普执政后俄美之间的战略矛盾与斗争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 他曾多次表达改善俄美关系的愿望, 因此, 俄罗斯对特朗普改善俄美关系曾经抱有期望。然而, 特朗普的个人愿望并未变成美国政策, 俄美关系在最近一年多以来不仅没有明显改善, 反而更加恶化。有俄罗斯学者评论到, 特朗普入主白宫一年的结果“对俄美关系而言接近灾难” (1) 。事实上, 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 美国与俄罗斯的战略矛盾与斗争日趋激烈, 其最新情况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 俄美相互将对方视为主要威胁、竞争对手或潜在敌人。特朗普就任总统后, 美国新政府逐步对美国全球战略进行了调整, 也对俄罗斯进行了重新定位, 这体现在白宫2017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特朗普2018年1月发布的国情咨文、美国国防部2018年1月发布的《2018美国国防战略摘要》和同年2月发布的《核态势评估报告》中。在上台一年后, 特朗普政府明确将大国竞争, 而不是恐怖主义视为美国安全的首要关切, 同时认定, 俄罗斯是美国主要的安全威胁与竞争对手之一。特朗普在2018年1月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指出, “纵观世界, 我们面临着无赖政权、恐怖组织以及中国与俄罗斯等对手”。 (2) 美国2017年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 三种主要挑战者“正积极与美国以及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竞争”, 其中包括“修正主义的中国与俄罗斯”, “大国竞争再次复归”, “他们正在挑战我们的地缘政治利益并努力使国际秩序发生对其有利的改变”, “意图构建与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相对立的世界”。 (1) 《2018美国国防战略摘要》宣称, “国家间战略竞争, 而非恐怖主义, 现在是美国安全的首要关切”, “这些竞争来自《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所确定的修正主义大国。中国和俄罗斯想要塑造一个与其集权模式相一致的世界。” (2) 这些表述表明, 特朗普政府不仅继承和延续了奥巴马政府将俄罗斯视为美国主要威胁的战略认知与定位, 而且还进一步将俄罗斯视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这意味着, 相对奥巴马政府而言, 特朗普政府的全球战略具有更加强烈的反俄色彩。在这一战略下, 美国在地缘政治与安全、战略平衡、经济以及外交等领域开始对俄罗斯实施“系统性”遏制政策。

   俄罗斯最初寄希望于特朗普改善俄美关系, 然而最终等来的却是特朗普政府公然的反俄政策。普京对此指出, 美国“总统来了又走, 执政党也在更换, 而基本的政治路线却没有变化” (3) 。俄罗斯在失望之余不得不丢掉对特朗普政府的幻想, 并再一次确认美国在俄罗斯对外战略中的角色。最能代表特朗普执政后俄罗斯对美国战略定位的表述, 并非语言, 而是在普京2018年3月发布的国情咨文中展示的新型战略武器画面。耐人寻味的是, 该视频展示战略武器的打击目标恰似美国。西方评论到, 普京的“目标听众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 (4) 俄罗斯以特有方式再次确认, 美国是其主要威胁与潜在敌人。

   美国与俄罗斯上述的相互战略定位与认知表明了俄美双方战略矛盾明显加深, 彼此关系较之前已出现严重恶化。

   第二, 俄美两国在地缘政治领域的斗争更为激烈。俄美存在广泛地缘矛盾, 核心地区是东欧及独联体空间, 特朗普执政后, 美国在上述地区继续并加强了对俄罗斯的地缘遏制, 而俄罗斯则积极加以反制, 从而引发了双方激烈的地缘博弈。

   特朗普政府认为, 俄罗斯“试图恢复大国地位并在其周边建立势力范围”, “俄罗斯通过侵略格鲁吉亚与乌克兰展示了其侵犯地区内其他国家主权的意志”。 (5) 为抵御俄罗斯威胁, 美国采取了如下措施:在东欧, 特朗普政府将乌克兰视为抗俄最前沿。作为对乌领土完整的支持, 特朗普呼吁“俄罗斯政府开始减缓乌克兰冲突并归还克里米亚” (6) 。美国还帮助乌增强自卫能力, 美国2017年开始在乌建设海军作战指挥中心;批准向乌提供210枚“标枪”反坦克导弹与35个导弹发射器等装备, 这是美国政府首次向乌提供致命性武器, 而此前奥巴马政府则一直拒绝向乌出售此类武器, 特朗普政府对乌军援力度明显超过了奥巴马政府;美国在2018财年预算中将向乌提供3.5亿美元军事援助。 (7) 美国还继续支持乌向北约靠拢。2018年3月北约正式承认乌克兰“北约申请国”身份。美国国务院乌克兰事务特别代表沃尔克指出, 美国赞成向乌克兰“提供‘联盟成员国行动计划’”, “乌克兰本应在2008年布加勒斯特峰会得到这一切。” (8) 虽然这不意味着乌克兰一定会成为北约国家, 但这无疑是美国将乌克兰拉向自己并远离俄罗斯, 以及支持其继续抗俄的重要措施。此外, 美国2018财年还将划拨1亿美元支持波罗的海国家、向欧洲北约盟友拨款约46亿美元抗俄。 (9) 特朗普政府还加强了在东欧的军事力量。从2017年初开始, 在加强北约“东部侧翼”框架下, 美国第三装甲旅和北约作战力量被部署在波兰及波罗的海国家, 美国还在欧洲部署了第10山地师第10航空旅的一部分, 其中包括38架UH-60L/M“黑鹰”多用途直升机, 还向欧洲新派了24架最先进的AH-64A“阿帕奇”打击直升机, 在靠近俄白边境附近部署了8架F-35C战机。此外, 美国还与其他国家在靠近俄边界地区频繁举行军演。

   在独联体地区, 特朗普政府积极支持格鲁吉亚并向其提供军事装备。2017年11月美国宣布向格鲁吉亚出售410枚标枪导弹, 72枚标枪导弹发射器、10个基本技能训练器和70枚模拟弹。 (1) 美国还试图拉拢中亚国家并希望延续“5+1”机制 (即中亚五国加美国) 以分化独联体空间。2018年1月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访美期间, 美国将与哈萨克斯坦的关系定义为“增强的战略伙伴关系”, 双方签署了总额达75亿美元的20多项协议。 (2)

   在俄看来, 美国这些举措威胁俄在上述地区的地缘利益, 因此加以多方反制。在军事上, 俄加强了在西部和南部的军事力量。2017年11月俄参谋部宣布俄军已在各战略方向建立了独立的跨军种常规军队集群。俄军继2016年在西部新建2个陆军师之外, 2017年在南部的克里米亚完成了独立军队集群的组建。为回应西方军事威胁, 俄罗斯在边境地区举行了一系列军演。俄罗斯希望通过这些军事措施抵御美国及北约的军事压力与风险。

   为防范和阻止美国进一步分化独联体, 俄罗斯积极加强独联体空间的一体化进程, 首先是巩固欧亚经济联盟。在俄主导下, 《欧亚经济联盟海关法典》于2018年1月实施, 该法典进一步统一了联盟五国的海关管理。联盟还批准了2018—2019年消除联盟内部市场限制与例外的“路线图”等其他文件。这些措施推动了联盟一体化的深入发展。俄罗斯还大力巩固集体安全条组织, 2017年该组织通过了《纪念〈集体安全条约〉签署25周年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立15周年的宣言》等21份文件, 举行了有1.2万人参加的战役战斗训练。这些措施有助于加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内部凝聚力。

   俄罗斯还采取了外交牵制措施, 如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就美国向乌克兰出售致命性武器发表了牵制性声明, 他指出, “美国已越过红线”, 将“推向新的流血”, 华盛顿是点燃战争的“帮凶”。 (3) 针对特朗普政府拉拢中亚国家的企图, 俄外长拉夫罗夫指出, “C5+1”与过去“大中亚计划”的目标有关, 其目的是“让俄罗斯出局”。 (4) 显然, 拉夫罗夫的表态不仅是牵制美国, 也是向中亚国家施压。

   需要指出的是, 美俄除了在东欧及独联体地区进行激烈的地缘政治竞争之外, 两国还在中东等其他地区展开地缘博弈, 但东欧及独联体空间是美俄地缘博弈的核心地区。

   第三, 俄美围绕战略平衡的斗争升级。如果说在小布什及奥巴马时期, 美国主要是通过发展反导系统来谋求单方面战略优势的话, 那么特朗普政府则是希望通过一面继续发展反导系统, 一面开始加强战略核力量, 以及二者的结合来谋求单方面战略优势。面对双重压力, 俄罗斯主要是通过大力推进核力量现代化、重点是发展具备突破美国反导系统能力的战略武器作为保持俄美战略平衡的主要手段。

   在战略进攻力量方面, 特朗普政府2018年2月出台了新的核战略。该战略的首要目标就是加强美国对俄罗斯的全面威慑并进而谋求优势。这包括两方面:第一方面是, 美国开始加强战略核武器对俄罗斯的战略威慑作用。其主要考虑有两点:一是由于俄罗斯大力发展具有突破反导系统能力的战略武器, 因此, 美国的反导系统目前没有对俄罗斯核力量形成实质性威慑;二是俄罗斯大力发展战略核武器, 使其在现代化水平与某些技术性能上取得了相对美国战略核力量的优势, 这对美国战略核威慑的可靠性提出了挑战。在以上背景下, 特朗普政府认为, 为保护美国及盟友, 美国必须加强战略核力量建设并依靠强大的战略核力量加强对俄的战略威慑。特朗普指出, “我们必须现代化以及重建我们的核武库。希望永远不会用上它, 但是要让它强大到可以吓阻一切侵犯。” (1) 为此, 特朗普政府计划着手核武器的指挥、控制和通信系统 (即NC3系统) 的整合与现代化;继续实施“哥伦比亚”计划, 即用12艘新的哥伦比亚级战略潜艇取代目前14艘俄亥俄级战略潜艇;实施陆基战略威慑计划, 准备在2029年开始取代民兵三式导弹, 将450个洲际弹道导弹发射设施现代化, 为部署400枚洲际弹道导弹提供支援;开发和部署下一代轰炸机, B-21袭击者。 (2) 虽然特朗普政府公布了美国核力量现代化的具体目标与计划, 但是, 鉴于美国拥有世界最强的科技实力与经济实力, 因此, 从长远来看, 美国战略核力量在数量、性能上的发展不能不引发关注, 美国战略核力量的未来发展可能成为打破俄美核平衡与稳定的又一因素。

   第二方面是, 使美国具有针对俄罗斯的灵活威慑能力。美国认为, 根据俄方所谓“以升级促降级”战略, “如果北约部队与俄爆发战斗, 俄将迅速使用战术核武器。其想法是, 美国只配备了摧毁世界的大型战略武器, 无法妥善予以还击, 所以面对俄罗斯的攻势基本只能退却。” (3) 为应对该挑战, 美国应具备灵活威慑能力, 即通过开发新型低当量核武器使美国在应对俄罗斯有限核打击威胁时, 有更多选择, 而不必使用更大威力的战略核武器。这一能力有助于遏制俄罗斯首先使用核武器、降低使用核武器门槛以及使用低当量核武器的企图。为此, 特朗普政府计划发展低当量的实战化核武器。一种是现代的可携带核弹头的海基巡航导弹, 另一种是低威力的潜射弹道导弹。美国希望通过上述措施加强对俄全面威慑。

在战略防御方面, 特朗普政府加强了反导建设。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为导弹防御局提供123亿美元, 以加强国土、区域和空间导弹防御。首先, 美国计划全面升级美国本土的反导系统。美国将增设反导基地, 计划于2018财年在已部署的44枚拦截导弹的基础上新增28枚, 最终在东海岸或中西部部署104枚, (4) 新的拦截导弹将在顶端安装重新设计的拦截器;还将部署新的反导卫星, 并在阿拉斯加和夏威夷新建2部雷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865.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1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