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汪仕凯:政治体制的能力、民主集中制与中国国家治理

更新时间:2018-08-20 15:31:28
作者: 汪仕凯  
在内忧外患的持续打击之下,中国传统文明国家由于缺乏有效的应对手段而走向瓦解。罗荣渠指出,中国传统文明国家的瓦解实际上意味着中国形成了“严重的政治权威危机”[8]302。政治权威危机意味着必须寻找新的政治组织框架,而现代国家则是能够克服政治权威危机的政治组织框架。政治权威危机必须通过新的政治统治形式来应对,因此只有建立现代国家形式才能挽救中国。在很大程度上说,这是辛亥革命与解放战争两次建立现代国家形式的原因所在。现代国家的核心特征就是直接统治,即中央政府依靠自身的组织体系将统治直接建立在民众支持的基础之上,达到国家有效动员民众和配置重要资源的效果。非如此不能应对现代国家之间的竞争局面。

  

   与此同时,直接统治也使国家必须直接面对社会的压力,及时回应社会的需求。查尔斯·蒂利指出:“随着直接统治在整个欧洲扩展,普通欧洲人的福利、文化和日常事务变得前所未有地依赖他们碰巧居住的国家。在内部,国家着手推行国家语言、国家教育体制、国家军事服务以及许多其他事物。在外部,它们开始控制跨越国界的运动,运用关税和海关作为经济政策的工具,把外国人看成需要限制权利和严密监视的与众不同的人。”[9]127直接统治是国家与社会深刻互动的过程,国家在有效控制社会的同时要积极回应社会需求,社会也就被纳入到现代国家的政治框架之中。而政治能力在此过程中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国家对社会的有效控制和对社会需求的积极回应,无非是国家与社会之间相互支持关系的集中体现。由此可见,没有政治能力是不可能建立现代国家的,政治能力是现代国家不可或缺的组成要素。

  

   2.2社会主义国家具有强大的政治能力

  

   中国传统文明国家崩溃之后自然要建立现代国家,否则不可能适应列强环伺的国际政治格局。但是,中国所要建立的现代国家必须同时满足两个方面的要求:一方面,现代国家必须满足现代化的要求,“当一个社会开始意识到要推进现代化时,就需要某种能承担现代化使命的政治载体,更具体地说,需要形成一种能有效地引导这个国家走向现代化的政治组织体制”[10]53;另一个方面,现代国家必须满足保持传统文明国家整体转型的需求,保持传统国家在向现代化转型的进程中的统一性与完整性,“在现代化转型中维系一个统一的中国,使千年古国完整地转向现代国家”[11]。能够同时满足上述两个方面要求的现代国家只能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是中国在解决总体性危机的过程中自主选择的结果。正如汪晖所言,“可以把近代中国的国家建设视为帝国本身的自我转化”[12]828,传统文明国家的自我转化就是以社会革命的方式建立社会主义国家。

  

   社会主义国家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现代国家,一般意义上的现代国家是资本主义国家。在马克思看来,社会不可避免形成冲突,这就需要一种超然于社会之上,控制社会冲突、维持社会秩序,进而保障个人自由与社会发展的公共权力机构,这种公共权力机构就是国家。但是国家一经产生就会受到社会中强势力量的影响甚至控制,于是国家就从一种公共权力机构蜕变成为服务于特定阶级利益的统治工具。马克思指出,现代国家以其无处不在的复杂的军事、官僚、宗教和司法机构像蟒蛇似地把活生生的市民社会从四面八方缠绕起来,从社会之中产生的国家变成了压制社会和决定社会的力量[13]91。而社会主义国家则要完全颠倒资本主义国家的性质,这就是要将国家重新变成服务于社会的公共权力机构,由社会来决定国家。

  

   马克思在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时指出,社会主义国家就是社会力量重新把国家政权收回到自己手中的“社会共和国”。马克思指出,社会共和国的实质“是人民群众把国家政权重新收回,他们组成自己的力量去代替压迫他们的有组织的力量;就是人民群众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这种政治形式代替了被人民群众的敌人用来压迫他们的假托的社会力量”[13]95。显而易见,要想建立社会主义国家就必须首先形成能够决定国家的社会力量,这个社会力量就是由个人联合起来的整体。林尚立指出:“从国家建设的具体实践来看,这种个人联合,既是社会主义革命的需要,同时也是社会主义国家得以维系和发展的前提。”[14]94个人联合起来的整体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就是属于人民范畴的社会阶级团结起来形成的力量,也就是作为整体的人民,而把社会阶级团结起来形成人民整体力量的则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组织——共产党。

  

   这种决定社会主义国家性质的人民整体力量,在毛泽东看来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国体。毛泽东认为国体就是指“社会各阶级在国家中的地位”,社会主义国家的国体就是“各革命阶级的联合专政”[15]676-677。革命阶级的联合专政就是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民主专政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国体。在革命年代,人民包括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在改革年代,人民包括工人阶级、农民阶级、新社会阶层等一切社会主义劳动者和建设者。但是,不管人民范畴发生怎样的调整,其核心都在于,共产党领导人民结成广泛和稳定的阶级联盟,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主要经验”和“主要纲领”[16]14809。

  

   国体问题其实就是国家性质问题,社会主义国家意味着人民作为一个整体掌握国家权力,从而避免国家权力异化成压迫人民的工具。当各革命阶级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联合起来建立现代国家时,就提出了“让人民建立的国家掌握在人民手中”这种根本要求,这种根本要求就是“人民当家作主”,因而“民主是人民对国家本质的规定性”[17]9。由于人民当家作主,不仅意味着人民整体构成了国家政权的社会基础,而且意味着人民整体掌握着国家政权,因此国家政权也以服务人民需要、维护人民根本利益作为基本目标,于是国家与社会之间相互支持关系的形成与发展就获得了坚实的基础。只要各社会阶级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形成了人民整体力量,人民当家作主就能够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得到发展,国家与社会之间的相互支持关系也就会存在和巩固下去。

  

   2.3强大的政治能力构建和巩固社会主义国家的国体

  

   中国社会各阶级不可能自然形成人民整体,只有依靠强大的政治能力,才能在形成阶级联盟的基础上凝聚成人民整体。社会主义国家强大的政治能力是由共产党提供的。共产党是具备广泛的社会基础、严密的组织网络、纯熟的动员技巧、科学的政治纲领、合理的行动策略、清晰的宗旨等要素的先锋队政党。这个政党在领导中国革命的过程中逐渐锻造出了包括协商能力、建制能力、利益整合能力、政治吸纳能力、组织动员能力、合法性生产能力、战略规划能力、适应性革新能力、抗拒风险能力等在内的强大政治能力。如果说强大的政治能力是凝聚人民整体力量的根本支撑,那么共产党由于提供了强大的政治能力,故而构成了人民整体力量形成的核心要素。“共产党与不可分解的人民力量是一体的,失去了共产党,不可分解的人民力量也就不可能存在。”[14]84并且,由于共产党是人民整体力量形成的核心要素,因而共产党也就成为了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核心,社会主义国家就具备了强大的政治能力。

  

   中国传统文明国家要实现向现代国家的整体转型,就必须得到人民整体力量的支撑。如果不能将中国社会各阶级凝聚成为人民整体力量,那么在向现代国家转型的过程中将难以避免传统文明的解体和国家的分裂。而人民整体力量的形成就决定了中国的现代国家,只能是人民整体力量掌握国家政权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主义国家中,作为领导核心的共产党提供了凝聚人民整体力量的强大政治能力。进而论之,只有强大的政治能力才能保持社会主义国家的国体,共产党的领导则是把强大的政治能力同社会主义国家的国体有机统一的起来的中介。因此,强大的政治能力必须要在共产党的领导过程中体现出来,强大的政治能力也可以称为构建和巩固社会主义国家国体的能力。由此可见,共产党的领导、强大的政治能力、社会主义国家的国体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在共产党领导人民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之后,共产党的领导、强大的政治能力、社会主义国家的国体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状态,就会以政治体制的形式确定和巩固下来。于是就形成了人民民主体制。人民民主体制主要由四个部分所构成,分别是共产党的领导、人民代表大会、统一战线和群众路线。其中共产党的领导是核心要素,而人民代表大会、统一战线、群众路线则组成了基本框架。共产党的领导过程发挥着整合、运作和协调这个基本框架的作用;而人民代表大会、统一战线和群众路线则发挥着保障共产党的领导过程顺利进行,进而实现共产党的领导的作用。因此,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这个基本框架组成了具有内在统一性的人民民主体制。人民民主体制的内在统一性就是指贯穿在共产党的领导、人民代表大会、统一战线和群众路线之中的共同原则和运作机制。这就是民主集中制,可以说民主集中制构成人民民主体制的灵魂。

  

   当强大的政治能力得到了人民民主体制的保障之后,政治能力就表现为人民民主体制的能力,社会主义国家的强大政治能力依赖于人民民主体制的有效运转。

  

   人民民主体制实质上就是人民整体力量的制度化形式,因此人民民主体制的有效运转就意味着必须保障和巩固人民整体力量。共产党在社会革命中通过强大的政治能力将中国社会各阶级凝聚成为人民整体力量,并以人民整体力量创建了社会主义国家,进而实现了人民整体力量对于国家政权的掌握。然而,只有在人民代表大会、统一战线、群众路线的支持之下,革命时期形成的人民整体力量在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之后,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才是一个不断发展壮大的实体。因为人民代表大会、统一战线、群众路线是持续不断地凝聚人民整体力量的动态机制,它们不仅贯彻共产党的领导,而且整合社会各阶级的需求,进而保障人民的根本利益和改善公民个人的福利。只有如此才能实现人民整体力量对于国家政权的掌握,也才能在此基础上形成国家与社会之间的相互支持关系。换言之,人民民主体制的有效运转,就是要在强大的政治能力支撑下,不断实现人民整体力量的巩固、再造和发展。

  

   3 社会革命、民主集中制与政治能力塑造

  

   社会主义国家具有强大的政治能力,不过强大的政治能力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之前就被塑造出来了,是在以社会革命创建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进程中锻造出来的。更准确地讲,社会主义国家的强大政治能力是共产党领导中国社会革命的产物,如果说共产党带来了强大政治能力生长的种子,那么中国传统文明国家的遗产则准备了强大政治能力生长的土壤,而社会革命则提供了强大政治能力生长的气候环境。由此也可以说,强大的政治能力创造了社会主义国家,而社会主义国家则是强大的政治能力的集大成者,强大的政治能力是社会主义国家与生俱来的。

  

   3.1社会革命锻造了强大的政治能力

  

中国传统文明国家是在现代化的冲击下崩溃的,但是开辟现代化的道路却必须以中央集权的现代国家作为政治前提。因此,作为中国传统文明国家核心要素的政治大一统就同现代国家的中央集权契合起来。这种契合集中体现在现代国家必须实现中央集权,而中央集权同时能够支撑传统文明国家向现代国家的整体转型。然而,仅仅中央集权是不够的。中国传统文明国家崩溃之后形成了中国社会的全面危机或者说总体危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78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