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莫兰:让世界现象学“共同哲思”

更新时间:2018-08-16 16:38:51
作者: 莫兰  

   文/郑辟瑞、张俊国、李念(文汇-复旦-华东师大联合采访组)

   被访谈人:德莫特·莫兰(Dermot Moran),著名现象学家,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哲学杰出学者,美国波士顿学院特聘教授、哲学系系主任,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FISP)主席,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2018年,北京)主席。下简称“莫兰”

   访谈人:2017年爱尔兰都柏林大学访问学者、南开大学哲学院副教授郑辟瑞;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张俊国;文汇报记者李念。下简称“文汇”

   访谈时间:2017年6月、2018年5月、2018年8月15,面访

  

  

因为对海德格尔的深度研究,将学术源头上溯到中世纪宗教下承到现象学的胡塞尔;因为追求对现象学的完整理解,不仅提出并践行“世界现象学”的理念,而且尽其所能搭建欧陆哲学和英美分析哲学的对话。作为国际哲学联合团体(FISP)主席(2013-2018),2017年8月13日,在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在北京召开倒计时一年之际,德莫特·莫兰在致辞中热情地邀请全球哲学人来到北大这个曾经的皇家园林漫步、交谈和彼此倾听,共同奏响哲学的交响乐。

   在世界哲学大会召开前的三个月,在爱尔兰都柏林大学,65岁的莫兰几乎处于“飞人”的节奏,而这几乎就是他近五年的常态。2017年,他有多于24次的国际飞行,有时一天跨越几次时区,即便如此,莫兰教授依然神采奕奕而不耽误任何科研和教学。他的高超的协调能力常常体现在能尽快地回复上百封邮件,同时安排好FISP、英国康德协会、爱尔兰心灵哲学学会和现象学领域的繁忙事务的沟通协调,对手头7位来自各国的博士和博士后一一辅导,并且坚持给本科生上课;而所有和他交谈的师生、学者,都会惊讶于莫兰的博学和扎实功底,从中世纪哲学到海德格尔、现象学和分析哲学,他都娓娓道来,让人感叹莫兰难道是在耶鲁呆了20年而不是12年吗?不仅如此,莫兰的细心体贴也让人惊讶,一位印度学者求索莫兰20年前所刊文章,莫兰能告诉学生发来的电子版少了2页;而到访中国,莫兰不仅邀请司机同桌,还会让弟子把笑话翻给他听。

   去年圣诞节,莫兰前往海泳似乎道出了高强度“中国节奏”的秘诀。昨天上午(2018年8月15日),记者在世界哲学大会现场专访了这位多面向的现象学家,从都柏林到北京,立体的莫兰展现在面前。


01  欢迎加入WCP北京哲学交响乐

  

   文汇:作为2018年8月北京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主席,在大会临近之际,在校园里很少看到您的身影了。您从2013年雅典大会上被选举为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FISP)主席、北京世哲会的主席,可否分享一下,北京世界哲学大会除了在人数、场次这些有形处取得空前突破外,从无形处有何新特点?

  

   在人数、场次、类型,尤其多样化上,均取得重大突破

   莫兰:确实,有形的突破很震撼。首先,7000人参会,北京大会的人数是“空前的”,我想也应该是“绝后”的。具体细节此前新闻中都已报道过:大会共设5场全体大会报告,10场专题会议报告,7场捐赠讲座,99个分组会议,以及其他116场特邀会议、156场圆桌会议、98场协会会议,以及160场学生会议,来自全球121个国家和地区的哲学家代表及哲学爱好者前来参加大会,大会共收到论文5000多篇。第二,最大的挑战在于,在举办前两个多月,中国组委会决定改变会议地址——从北京大学迁至国家会议中心,此事完成的高效令人叹为观止,我想,只有在中国才能做到。第三,你也看到了世哲会是开放的,它鼓励全球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人广泛参与,这在提问中可以看出。第四,明天(8月16日)是学生专场,其热烈程度已经可以预见。因此,人数、规模、广泛度、活跃度,都已经生动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了。

   从无形处而言,我们一直在尝试推进哲学的多样化,虽然这很难。以中国为例,按历史年代,它有先秦哲学、汉代到清代哲学,还有现代中国哲学以及当代中国哲学。从类别而言,它有儒学,也有道教和佛教,这些都是必须包括的传统部分,这些传统不仅在中国,在日本和韩国也有很大的影响。我们也意识到,还有其他大陆的哲学,除了每次的非洲哲学场外,还有南美洲和澳洲。甚至还有哲学和口头传统,这意味着也包括了尚无文字的人们,他们也有自己的智慧传统。刚才9点钟,我去听了全体大会“社区”场,第一个发言的是美国的安乐哲,第二个就是尼日利亚哲学家,体现了哲学的多样性。

  

   最早受数学家的启发,他们开会讨论新世纪要解决哪些问题

   文汇:通过去年启动大会的传播,和目前官网及北京组委会公众微信的不断更新,我们大体了解了这场起源于1900年的大会的历史,按时间算来,应该是26届现在却是24届,您能分享长达118年历史中的特别故事吗?

   莫兰:第一次会议是于1900年在巴黎召开,它的灵感来源于几周前在同城召开的国际数学协会会议,说效仿也一样。这次数学会议很有名,一位非常重要的数学家希尔伯特(David Hilbert)做了一个报告,谈到迈入20世纪之际,数学中还有什么问题有待解决。他是胡塞尔的同事,这激发了哲学家们在世纪之初去做类似的事情。因此,首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就是:哲学中还有什么问题仍然有待讨论。

   当时所有重要的人物都参加了巴黎会议,包括柏格森,还有其他哲学家,比如保罗·纳托普(Paul Natorp)、亨利·彭加勒(Henri Poincaré)、格奥尔格·齐美尔(Georg Simmel)、汉斯·费英格(Hans Vaihinger)等。伯特兰·罗素说那次大会改变了他的一生,因为他遇见了意大利逻辑学家朱塞佩·皮亚诺(Giuseppe Peano)。

   参加者大多数是欧洲哲学家,后来是当时所有世界哲学家的最重要的会议——美国人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参与进来。1934年,纳粹政府在德国上台,他们禁止胡塞尔——他是犹太人——参加当年的布拉格大会。胡塞尔写了一篇文章寄到布拉格,由他的学生帕托契卡(Jan Pato?ka)宣读,帕托契卡后来成为捷克非常重要的哲学家。1937年在巴黎举行,本来海德格尔要去,但是在德国代表团内部有争执,所以派了一个纳粹代表,美国人就站出来抗议。恰逢战争,暂停了世界大会。战后决定恢复大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大会作为一种维护世界和平的方式。保罗·利科(Paul Ric?ur)和其他人也都参与其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是第24届——理论上我们本应该是第26届。

  

   东西方对话路长且阻,需要语言、概念工具、偏见、媒体公正的突破

   文汇:东西方哲学的对话,北京世哲会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您曾做了很多现象学和分析哲学的沟通,作为一个现象学家和FISP主席,您觉得这种对话和沟通要达到较健康的境界,还有多长的路?

   莫兰:东西方哲学的沟通和对话的确是个复杂和艰难的事业。在我看来,我们至少需要四个阶段的突破。

   首先是语言的突破。英语目前是世界通用语言,也是普遍的学术语言。但是,中国和印度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中文就是使用量最大的语言,在印度,知识精英们使用英语,但民众用印度语。如果要进行跨文化教育或者交流,我们必须引入更多的通用语言。

   第二个阶段是概念工具的突破。传统的哲学术语都是从希腊传承而来,也变成了当今西方哲学的传统,比如,形上学、认识论、逻辑学、伦理学等。但是在这次北京的哲学大会上,我们谈到了中国传统的“仁”,非洲的UHBANTU,佛教的“心”,还有“LOVE”,如果依然用西方的概念去解释,就又进入了形上学等框架,那么他们的原创性内涵就会被消解,因此,我们就需要新的概念工具。当然,也并非所有传统都具备产生“概念工具”的能力。

   第三阶段是对多元传统的尊重。从诠释学角度而言,正如我在开幕式的致辞中所言,我们不能预设对方没有相同的理性,比如,曾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丰富的思想文化中没有西方意义上的“哲学”,这样就无法运用多元传统中的资源去丰富和解释哲学。

   第四阶段是大众媒体的片面性的突破。当下大众媒体因为传播上的强势影响会去灌输一些观念,如果这种灌输是“one-side”的,有些被遗忘的声音就不再被公众听到。

   当然,时间有限,我无法一一陈述需要突破的障碍。总之,这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因此,更值得我们去努力。

  

   后人类过于科幻,“人无异于动物”过于还原,“学以成人”值得讨论

   文汇:的确,这条路需要全球学人共同努力。这次大会的主题“学以成人”是怎样确定的,您如何理解?

   莫兰:世界大会的论题,总是尝试强调我们人类应面对全球问题。而许多全球问题,没有一种文化能够单独解决,这就需要各种文化交往,全球交往。这正是世界大会和FISP的工作。

   “学以成人”这个主题来源于杜维明教授,他原来在哈佛大学,2009年回到中国的北京大学,他被选为FISP指导委员会的成员。2013年我们在雅典确定北京的大会主题,会上收到大概16个不同的提议,比如形而上学、存在、非存在、居间哲学,但是杜维明作为儒家想到了“学以成人”,意思是我们如何成为完整的人。

   在西方,最早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存在着一个假定,我们知道人是什么;在启蒙时代,在康德或者亚里士多德那里,人是理性的动物。但是,现在我们通过技术有了超人类(trans-humanism),不仅是从男人变成女人,而且人类在技术方面有优化的可能性,这样就存在着新文化类型、后人类的可能性。关于这方面的伦理学是个大问题。

   所谓超人类主义者或者后人类主义者,他们想要推进这一转变,这是关于人的科幻观点;另一种运动说称人类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我把它视为令人担忧的还原主义,这也意味着,“人是什么”的问题还没有决断。

  

   任何关于人的讨论都可放在自我、社群、自然、精神、传统五个维度中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674.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2018年8月16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