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晨:国内政治文化与中等强国的全球治理

——基于加拿大的考察

更新时间:2018-08-12 15:03:29
作者: 赵晨(社科院)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中等强国是全球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的全球治理理念在拥有诸多共性的同时,也因国情和传统不同而各具个性。从较长历史时段看,政治文化对一个国家的全球治理观的影响更为基础和深远。作者以加拿大为例,分析了这一典型中等强国的国内政治文化是如何影响它与国际组织的互动、它对待非政府行为体的态度以及主权观和人权观等三个全球治理观察指标,探索了加拿大追求妥协的渐进式政治发展历程、多元主义文化和对美国复杂矛盾的心理这三者构成的独特的政治文化与其全球治理理念和政策之间的逻辑关系。最后通过比较,归纳出加拿大全球治理的三个特征,即“依附型多边主义”、宽容尊重非政府行为体平等参与全球治理权利以及平衡运用主权和人权观念,为中等强国的全球治理观分析提供了一个个案。

   【关键词】政治文化;中等强国;全球治理;多边主义

   【作者简介】赵晨,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一   问题的提出

  

   中等强国似乎“天然”应当是全球治理的拥趸,这一点在西方学者讨论其定义时就已经充分体现出来。一种观点认为应以人口、国民生产总值等“硬指标”作为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属于中等强国的标准,即其人口规模和经济实力是否介于大国和小国之间,具有中等力量或规模就可以归入中等强国范畴。[1]但得到更多学者认同的则是,需要在实力基础上附加国际行为标准。这种观点认为中等强国的对外政策和活动需要具备中等强国的特性(middlepowermanship),包括“追求国际问题的多边解决,倾向在国际争端中持妥协立场,往往以‘国际社会好公民’提法引导外交”等。[2]加拿大、澳大利亚、丹麦、荷兰、瑞典、挪威等几个世界公认的发达世界的中等强国参与国际事务都有类似特点。全球治理强调在没有公共权威的国际社会中,通过机制化合作建立秩序,管理世界性问题,[3]中等强国的这种特性符合全球治理的要求。

  

   为什么中等强国赞同全球治理?从现实主义理论视角看,中等强国不具备超级大国实行单边主义的资本,必然赞同实行机制性国际合作,支持国际法和国际组织,希望以集体制度求安全,并且以参与制度设计、议程设置为光荣,为自己国家扮演成功的调解人角色而自豪。从自由主义理论视角看,中等强国多为贸易国家,一个稳定的多边国际环境,既有利于它的贸易顺利展开,从长远来看,也有利于降低它的交易成本。上述理论决定了中等强国的全球治理政策主张具有共性,即中等强国特性,比如都相对注意维护以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为中心的国际政治和经济组织的权威。但这些理论并不能决定中等强国就必然具有一个统一的全球治理模式。仅从国际政治的角度看,且不言新兴发展中中等强国同发达世界中等强国关于全球治理的价值观存在较大的“南北差距”,即使是加拿大、澳大利亚这样同属美国地缘范畴和军事阵营的发达中等强国,也有诸多相异的全球治理理念和政策提议。[4]

  

   要想解释各中等强国全球治理观的个性,笔者认为应该从国内寻找原因。约翰·鲁杰(John Ruggie)在研究美国为什么在二战后初期选择多边主义国际战略的过程中,指出学者不仅要考察美国这一霸主的国际环境,还要同时深入研究其国内条件。鲁杰认为是美国领导人(主要是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抑制国内孤立主义政治势力的国内政治考虑,安-玛丽·伯利(Anne-Marie Burley)认为是美国20世纪30年代结束经济大萧条的“新政”经验,而彼特·科黑(Peter Cowhey)则认为是美国独特的国内政治制度,分别是促使美国这一时期做出多边主义外交战略抉择的原因。[5]国内政治条件通过影响决策者的观念,进而制约该国的国际战略选择这一逻辑,不仅适用于当时处于资本主义世界霸主地位的美国,也同样适用于中等强国。全球治理涵盖的范畴比多边主义外交战略更广泛,全球治理的国内行为体不仅限于主权国家,还包括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利益集团等非国家机构以及个人。中等强国在参与国际事务的活动中,决策者是一个综合概念,也包括各种国内行为体。但在国内国际双重博弈过程中,中等强国的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同样都受到国内政治状况和历史文化的影响。如果超出一个具体事例,从较长时段看,政治文化对一个国家的全球战略观的影响更为基础和深远,政治文化对一国的全球治理策略形成起到了“整体塑形”的效果。

  

   加拿大20世纪60年代最早提出实行“中等强国”外交,而且在20世纪末全球治理概念兴起后,在国际合作思维和实践方面有一系列创新性举动,得到了世界各国政府与公民社会的认可和好评。本文的重点不在于比较各中等强国的全球治理主张,而是希望通过对加拿大这一典型中等强国的个案解析,探讨国内政治文化对该国全球治理观念和政策的影响。

  

   二   加拿大的政治文化

  

   政治文化是指“一个民族在特定时期流行的一套政治态度、信仰和感情。这个政治文化是由本民族的历史和现在社会、经济、政治活动进程所形成”。[6]政治文化概念的内涵要比意识形态更丰富,同时它更加强调历史的作用,重视历史对各种政治角色的行为,对它们的政治要求和对法律的反应的影响。政治文化也不等同于政党的诉求,它是历史客观形成的,不以政党的意志为转移。在一段较长的历史时期中,一个国家的政治文化未必是单一的,比如,在英国和美国,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往往是并存的,只不过有时自由主义占优势,有时保守主义占优势;一国内部不同地区的政治文化传统也不一定一样,比如,加拿大内部法语区和英语区的政治文化(包括信仰、规范和价值观)就具有明显不同的特点。

  

   16世纪至19世纪,加拿大先后被法国和英国占领。《1867年宪法法案》签署后,加拿大开始走上独立之路,经过近一个世纪的渐进式发展,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加拿大才逐渐从英帝国手中获取外交、防务等领域的自主权,获得平等独立的世界地位。作为一个“年青”的移民国家,加拿大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政治文化。而对这些文化的“正确评价可以帮助理解为什么在加拿大有一种确定的、有别于其他任何地方的行事方式”。[7]作为一个整体的加拿大有如下三个影响其全球治理观念的政治文化特点:

  

   (一)崇尚妥协的实用主义

  

   加拿大的政治演进是渐进式的,争取政治权力和建设自身政治制度的过程波澜不惊,没有其他国家政治发展过程中的浪漫主义和民族主义大事件,也没有标榜史册、类似阿伯拉罕·林肯、戴高乐、温斯顿·丘吉尔式的伟大政治人物。同它的美国邻居相比,加拿大对它的宗主国——英国——是相当顺从的。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后,很多仍愿意生活在英国统治下的北美居民迁移至今天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等地区。1837年,法语区和英语区的加拿大人相继发动了针对英国统治者和当地腐败官员的起义,但不久即遭镇压。此后,英殖民政府调整了统治方式,逐步授予加拿大人各种自治权,加拿大人的暴力抗争此后也就消失了,他们学会了如何从实用的目的出发一步步争取自己的权利和利益。这种渐进式道路培养了加拿大人稳健和务实的特征,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很难引起加拿大人的共鸣。加拿大学者迈克尔·亚当斯(Micheal Adams)指出加拿大这种“反对革命”的传统同美国的“革命”传统相异,认为它是加美两国价值观差异的基本根源之一。[8]

  

   加拿大的实用主义政治文化并不极端,比较温和,“妥协”是这种实用主义政治文化的主题词。在加拿大联邦政治体制中,各省的权力很大,联邦尊重各省的意愿,尽力调和各省的利益,找到妥协方案是它的工作重点。二战后加拿大联邦制运行的主要工具是联邦-省际会议,各省和联邦政府凡与会议主题有关的各种类型的政治家和官僚一起商讨。会议上各种观点都开诚布公地发表出来,最终形成的决议往往是妥协的结果。加拿大政党存在的合法性依赖的不是保护宪法、坚持加拿大生活方式、保证加拿大国旗上的太阳永不落等象征性或鼓动性的口号和政治举动,而要依靠它们满足不同地区人民实际要求的能力。能最好地平衡国家各部分利益的人,才可以成功地担任总理。[9]

  

   这种崇尚妥协的温和的实用主义政治文化给加拿大人的全球治理观造成的影响就是致使它的民族主义敏感度相对比较低。他们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翻天覆地的历史时期,因此,他们不相信自己负有“白种人的责任”,也不相信其他国家的人民是“缺乏法制的次等民族”。[10]同时,他们国内的政治妥协实践也使得他们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很自然地拥有调解与调停的能力和经验。

  

   (二)多元文化主义

  

   多元文化主义是加拿大政治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这从语言上就能看得出来。加拿大是一个英语和法语同为官方语言的双语国家,正式文件和各种说明都要使用英、法两种语言。加拿大社会同美国不一样,它虽然是一个移民国家,但其移民模式与美国不同,它注意维护各族群特殊性的“马赛克”式的多元文化理念有别于美国强调同化的“熔炉”式多元文化整合理念。加拿大原本为法国的殖民地,法国后裔建立起很强的文化共同体圈子,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特色。英国占领加拿大后,英国统治者也没有推出系统、连贯的政策来结束这种法裔加拿大文化。英裔和法裔两种文化一直延续到今天。此外,对原住民和20世纪之后的新移民的文化,加拿大也都持尊重态度,保护他们的语言和文化不受侵扰,强制或非强制性的同化政策比较罕见。

  

   作为一个移民国家,已经定居在加拿大的移民与世界其他地区仍保持着血缘联系,世界其他地区发生的重大事件自然体现在加移民群体身上,他们对该事件有各自的看法。如前所述,加拿大的各地区对联邦政治体制的影响力又大,所以重大国际事件发生后,加拿大政府必然要顾虑各地区和民众的意见和声音,其决策相对平衡,态度也比较平和。加拿大国际关系学者罗伯特·考克斯(Robert Cox)即认为加拿大看待世界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加国内秉承多元文化主义,它是一个“多个共同体组成的共同体(a community of communities)”,因此它不得不在此基础上去适应当今世界身处美国统治之下的“帝国”的现状。[11]多元主义价值观的一个结果就是对“异”的欣赏,加拿大人对自己国内妥善地处理维护国内族群多样性与国家统一之间的关系而感到自豪和骄傲,有一种比较主流的观点认为加拿大应将此向世界推广,以此为世界树立“模范公民”的榜样。[12]

  

   (三)对美国复杂的感情

  

二战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对加拿大安全、经济、政治以及文化上影响最大的国家。身处美国这样的强邻之畔,加拿大对美国的感情很复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58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