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希尔贝克:在交往实践中避免“半现代态度”和“论辩恐惧”

更新时间:2018-08-10 21:08:27
作者: 希尔贝克  

  


   文/金雯珎,贺敏年、黄远帆参与翻译、校对(文汇-复旦-华东师大联合采访组)

   被访谈人:居纳尔·希尔贝克(Gunnar Skirbekk),挪威卑尔根大学哲学系暨科学论中心荣休教授,挪威科学艺术学院、挪威皇家科学与文学协会成员,华东师范大学客座教授。下文简称“希尔贝克”

   访谈人:上海师范大学博士后研究员、挪威卑尔根大学哲学系暨挪威科学论中心访问学者贺敏年;华东师大哲学系硕士研究生金雯珎。指导:华东师大哲学系郁振华教授。下文简称“文汇”

   访谈时间:2018年2月挪威科学论中心面访,4-6月多次邮件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国不在大,有人则名。很多中国人因为易卜生而知道挪威。然挪威不仅有伟大的戏剧家,还有著名的哲学家,卑尔根大学荣休教授希尔贝克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

   不少中国同仁亲切地称他“老希”。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起老希就在“马可·波罗”框架下与中国学术界展开了广泛的交流合作,建立了深厚的学术情谊。81岁的老希如今栖身北欧卑城弗罗伊山腰一座古朴雅致的白色庭院。这位21岁就以著作《虚无主义?》名动北欧的哲人主张哲学作为交往实践,除了读书、写作、述说、聆听,还要添上以哲学家身份旅行一事。他的《西方哲学史》自1970年出版以来,也相继以德、俄、英、乌兹别克、土耳其、阿拉伯等近20种外语版本“旅行”,2004年面世的中译本至今已出三版。

   希尔贝克长期致力于对“分析-大陆”两大哲学传统的对话与互融,既深入吸收了以马尔库塞、阿佩尔、哈贝马斯等人为代表的两代法兰克福学人的工作,也批判性地考察了海德格尔哲学,同时熟谙后期维特根斯坦哲学视域下的分析-语言哲学传统。融通各家后,他与卑尔根大学哲学系的同事发展出了一种以实例导向、分析内在于行动的前提条件的独特理论——“先验实践学”。在此基础上,他用自己独特的“合理性”概念理解现代性的“一”与“多”,并进一步将此框架应用于以挪威为代表的现代性实践的深度剖析。

   如果说挪威哲学是在对不同智识范型的响应中逐渐确立了“小国”自身独特的面貌与风格,那么中国哲学界在对斯堪的纳维亚故事的不断询唤中寻求更有效、更优质的表达和理解,此乃“大国”实践的应有之义。询唤与响应, 是作为交往实践的哲学的要义,是基于合理性的现代性的要义,也是做中国哲学、创造中国的现代性需要学习的东西。

  

哲学之缘与轨迹


   文汇:在您的《多元现代性》(最初以英文发表,随后被翻译为挪威语和中文,2017年出版了俄文版)中译本书末,专为中国读者撰写了思想自述。您在青年时代完成弃医从哲的重大转变之后,您的哲学之路是否也有一个转向,从对人类行动提供一般性解释的信念转向一种关乎我们生活的更为多元、更富弹性的态度?

  

   二战后,挪威“实践学”试图调和分析哲学和欧陆传统

   希尔贝克:这要回首六十年前,1958年我写了第一本书《虚无主义?》,它是关于存在主义的。那时,二战刚结束不久,挪威在地缘文化和政治上都处于欧洲大陆和英语(盎格鲁撒克逊)世界之间,在文化和哲学上我们都需要调和这种由战争引起的紧张状态。

   在哲学上,如何将分析哲学的优点和欧陆哲学的洞见相结合就是一个问题,这正是卑尔根大学的哲学系主要致力的方向,也是我试图做的哲学。事实上,我们一方面从后期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1889-1951)的《哲学研究》入手,另一方面也聚焦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1889-1976)的《存在与时间》。我们所致力的是对行动先决条件的分析,即所谓的“实践学”,旨在考察是否有诸如“默会知识(tacit knowledge)”和一些作为行动构成要素的能力(一种特殊的行动)。因此,(某种程度上)正是实践学把分析哲学和欧陆传统凝聚到了一起。这条进路的发展不仅针对行动也关注言语行为。我们受到了分析哲学以及当时欧陆学派的阿佩尔(Karl-Otto Apel,1922-2017)和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1929-)的启发,尤其受惠于他们对于言语行为内在有效性主张的普遍先决条件的研究。

   我们借以吉尔伯特·赖尔(Gilbert Ryle,1900-1976)所谓的“非形式的归谬论证”或“归谬法”来寻求这些条件。如我说过的,最后我们的进路是试图融汇分析哲学的优点与欧陆哲学的思考方式。但是相较于惯常理解之中的欧陆传统,我们的方法则更循序渐进:我们拒斥截然的两分,而是以逐级的方式考察概念和论证,像你所说的,这是采纳一种更多元化的视角。

   一般而言,这是我做哲学的方式,也是许多挪威哲学家在二战后的早些年做哲学的态度。随后,其他的话题接踵而至,如现代性与现代化理论、科学和人文的理论等。然而,上述展现的正是我思想逐渐转变的历程。

  

   立足独特的合理性观念理解现代性的“一”与“多”

   文汇:您追问,什么是现代?如何评价现代?现代化过程是一种抑或多种?您认为,可以通过合理性(rationality)的各种形式理解现代性(modernity),而合理性不仅仅是逻辑的、语言的,而是基于行动的,坐落在历史行动者与制度之中的合理性。您的“多元现代性”主张,一方面是指现化化进程(包括西方内部的现代化进程)是多元的;另一方面强调,无论是“西方的”还是“非西方的”现代性,都要求在一种开明且自我批评的论辩的基础上,兼容并蓄地囊括理性和合理性的各种形式,就此而言,便惟有一种现代性。

   现代性问题无疑是当下非常重要的理论与实践课题。您正在撰写的著作是否仍在关注该话题?

   希尔贝克:的确,从二战后的情况来说,多元现代性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不仅是调和分析与欧陆哲学的尝试,而且与现代社会的多元性问题有关。例如,对于在斯堪的纳维亚小国的我们来说,我们不得不与所有人打交道,用所有这些语言——德语、英语和法语。在学校里,除了我们自己的母语,我们用所有这些语言说话和写作。另外,许多我提到的人至今都是用德语写作,当论及现代化问题时,我们的传统是来自马克斯·韦伯(Max Weber,1864-1920)和哈贝马斯,他们关注诸多种类的建制,并将它们关系到合理性的多种形式之中。

   进而我们还有法兰克福学派的早期传统。顺带一提的是,在越南战争期间我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担任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1898-1979)的研究助理,他属于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一代成员。在此,一方面我们基本上通过工具理性来界定合理性,另一方面我们以美学理念和艺术作为解放的力量。

   随后是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的哈贝马斯等人,他们关注社会科学,以及合理性的解释和论辩形式,故而对诸多科学和人文科学做出了一种更为多元化的理论阐述。因此,我们需要用德语中的“Wissenschaften”(或是斯堪的纳维亚语中的“vitskap”/“vitenskap”),而不是英语中的“science”,来描绘这幅图景。立足“Wissenschaften”,这幅图景的范围不仅包括自然科学,还包括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神学、法学以及在一所综合性大学里的所有学科。所以,根据第二代法兰克福学派,现代性的概念包括各种学科(Wissenschaften)的发展及其与各种建制的关系,并且强调不同建制与诸形式的合理性之间的关系。

   所以针对你的问题,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我将继续从多元性和普遍性两个角度,推进合理性和现代性这两个论题的探讨,并关注来自现代世界的诸多挑战。

  

哲学特色与贡献

  

   文汇:挪威卑尔根大学科学论中心刚刚搬了新家,一幢非常古朴雅致的庭院。您能否简要地对“vitenskapsteori”这一挪威语概念做一解释?它在何种意义上与实践学的基本原则相连?

  

   “vitenskapsteori”,挪威特有术语,意指沟通科学与人文

   希尔贝克:是的,这是挪威语中特有的术语。

   它于1975年由挪威研究委员会首次提出,在德文中可叫做“Wissenschaftstheorie”,它没有直接对应的英文。如我前面提到的“Wissenschaften”包括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神学以及在一所综合性大学的所有其他学科,所以在大学,尤其在现代社会,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确实在专业知识和其他种类的活动中起着重要作用。因此,认清它们的角色以及它们的优点和不足颇为重要。

   在现代社会中,我们有诸多不同的学科,而有两件事是学生应该学习的:其一,学习一门学科或模型;其二,学会认清该学科或模式不是实在。例如,对于同一个主题,经济学给了我们一种视角,而社会人类学则提供了另一种。因此,这种多元化的视角是现代社会催生合理性的一种方式。研究委员会看到了这点:我们需对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给予通盘的考察。

  

   具备科学与人文理论的学者需意识到行动的先决条件和界限

因此,在vitskapsteori框架下做研究的学者需具备两项素质,vitskapsteori在英文中可以表达为“theory of sciences and humanities(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理论)”——“theory”(理论)一词并不贴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517.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 2018年8月9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