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克木:美术三疑问

更新时间:2018-08-08 09:48:26
作者: 金克木 (进入专栏)  
在哲学上我们已经以各种唯物论的共同原理或出发点作为最终结论因而不大管本体论,却在艺术理论中争论本体,要问美是什么或文学本质之类问题。问“什么”固然重要,问“怎么样”和“为什么”也同样重要。看来本世纪世界思潮中多半不是评价在先,说明随后,而是讨论很多,结论很少,意见分歧,不断变化。好像是偏向于由“怎么样”进到“为什么”,由此回答是“什么”。给美术下定义和分类对于学校教学大概有必要,在美术理论和实践中未必那么重要。许多当代画家不是中西兼通而且作画不拘一式吗?恐怕今天对画家和看画的人来说,由比较以求通比起由划格子分类求定义分派别也许更迫切需要吧?为画的信息下定义不如探讨古今中外画家和看画的人如何从画内画外发出及取得(了解)信息(知识)。罗丹的思想者雕像和各种佛像以及踏飞燕的马等等在观者心目中传出了什么?不同的佛像和孔子画像是不是传出了不同的信息?为什么会这样?当代中国青年看画是怎么由自己解说而自以为懂的?他们看出了什么?

   还有个问题是:这种以美术为中介的了解如何转化为以语言为中介的传达?(语言艺术的文学应另案办理。)

   古今中外的人评画都作了这一转化,却至今似乎还很少有人对这种转化作出解说。例如谢赫的“绘画六法”可能是中国最早留下的系统地用语言中介转化美术中介的传达。怎么分析理解?“气韵生动”和“骨法用笔”指的是什么?四字连读还是二字连读?每句一“法”说的是什么?为什么难以“备该”而可以“专擅”?能不能编出美术符号和语言符号对应的代码本,好像山水画中的各种皴名那样?能不能用中国讲美术的语言讲西方的画,好像用西方讲美术的语言讲中国画那样?(法国罗丹论过印度湿婆雕像,用的语言值得研究。记不得傅雷译出来没有。)

   当年林纾曾经以司马迁为标尺来了解并衡量狄更斯,那还是在语言艺术以内。现在是不仅要把美术作品信息转化为语言而且要把外国的再转化为中国的,完全不用中国文化的传统语言能够接枝或移植吗?(印度有人用传统哲学语言讲现代画。)所谓“中”和“西”竟是那么隔绝而不能相通吗?语言不通,怎么“解说”(了解、说明)呢?中外如此,古今一样,都需要“解说”以求通,不论讲“结构”还是“解构”。

   以上所说,既不是抄袭,也不是发明,我既不敢肯定,也不能否定,所以叫作疑问。好在思考总是以问答为基本框架,虽是疑问,也不妨提出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446.html
文章来源:《读书》1986年9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