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信刚:现代大国与智力构建

更新时间:2018-08-07 15:51:07
作者: 张信刚  
我前些日子在深圳一个很够档次的餐馆墙上,看到一大堆装在镜框里的半身照,不像是功勋元老的照片,认为是那些到这家餐厅吃过饭的明星们的照片。走近仔细一看,原来是去年华人富豪的排行榜!这是不是拜金主义太重了一点?要叫今天的年轻人免去功利之心确实不容易啊!

   大学与社会本体有所不同,它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但是大学又是社会的一部分,对社会有一定的影响力。现代大学的一个重要改变来自本身是天主教枢机主教的教育家约翰·亨利·纽曼(Cardinal John Henry Newman,1801-1890),他第一个提出“Liberal Education”这个英文名词,意思大约相当于中文里的“通识教育”。纽曼主张大学是学者组成的社团,所有学生都要受到广博的教育。此外,还有一位德国的语言学家和教育家威廉·冯·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1767-1835,德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就是洪堡大学)。他认为在工业化的时代必须靠大学培养人才,但是每个人都需要对哲学、文学、美学有些认识。后来美国和日本的大学主要就是采用了洪堡为德国设计的这种教育模式。

   孔子是一个人带着一批学生,学生给他一点肉脯,就当学费了。到了工业化社会,所有东西都需要大批量生产,包括知识分子。但是纽曼和洪堡这两位教育家知道,即使在专业化、工业化的情况下,学生的知识面还是必须要有一定的宽度的。就是说,不只是要大漠孤烟直,还要长河落日圆。

   最近很多人都在谈什么是大学精神,我觉得大学精神不外乎是大家常说的求真、求善、求美。求真,古希腊时代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些人都在追求真理;因为他们求真,所以他们也较真,才做出了一些定义、公理和证明。他们想要用逻辑思维去了解自然世界和人的本质,就用他们的逻辑学去思考。后来亚历山大开启了所谓的希腊化时代,希腊的逻辑思维远传到西亚和北非。再过不久,罗马帝国统治了希腊,并在四世纪末把基督教奉为国教,以至于今天几乎所有欧洲人形成的社会,包括美洲和大洋洲的主要人口,多数信基督教。基督教徒认为创造他们的神已经为他们规定了行为的准则。这些准则是天命,照着做就是善,不做就是恶。因此不必花功夫讨论什么是善,但是要求善。(其实,中国人一般也有这样的概念,例如做坏事的要被阎王爷叫小鬼拉到“那边”去受罪)那么美呢?人们对美的定义各有不同,但不管是容貌之美、心灵之美、山水之美,每个人都有爱美之心;欧洲文艺复兴之后特别重视美学教育。所以,大学应该是朝着帮助学生求真、求善、求美的方向前行。专业技能是必须的,但通识教育也是必须的。大学就该求真、求善、求美!

   我不敢自称儒家,但是在我所接受的教育里,还是儒家思想占的比例较高。所以我用儒家的话“允执厥中”来结束这段关于通识教育的讨论。

  

创新与创价考验智力构建

  

   “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我的名字里面刚好有个“信”,我今天就是短笛无腔信口来“吹”。我“吹”了半天,最后讲一下创意与创价。“创价”这个词在中文里很少用,日本倒是有一个创价学会。现在人人都在讲创意——跟别人不同,你想到的别人没想到,这就是创意。但是创意本身不一定有什么意义,它也许可以代表你自己心里的某种感觉,但对别人未必有意义。创新也是源于某种想法,但是一定要在社会上有所作为才叫创新。我没提创业,因为现在大家都谈创业,但创业和创新没有必然的关系。创业只要能维持业务,有足够的现金流就是成功,不一定要有创新,也不一定需要有创意。

   我这里用的是创价。今天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思考,自己能不能做一番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这也可以叫作志向。一个人所做的事情对今天的社会、对未来的社会、对自己的国家、对全人类,能产生正面作用,这就是创价。但不是每个立志要做一番大事的人都能成功;其实大多数人是不成功的。其中两个重要的关键是:你能否有足够的知识,并且愿意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你的志向中。

   下面我举几个例子,说明在科技领域中,哪些活动是重要的创新,是绝对的创价。

   三百年前的牛顿就不说了,要从那时讲起今天一定讲不完。所以我只从前面提到的二次大战讲起。

   抗生素是一九四四才有的,发明抗生素的是英国细菌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他从事细菌研究多年,即使是战争也没有令他停止。他做了一个他自己设计的科学研究,并没有想到将来全世界因为细菌致病的人都要靠抗生素来治疗。但他的发明和创新是造福全人类的创价。另外,二战前后关于原子能的研究导致了原子弹与核武器,但是也对核物理的推进、对核能的利用产生了重大的正面影响,所以非常有价值。一九四六年,全球首台用真空管造成的电子计算机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出现。一九四七年,美国首次有电视联播。就在这几年,三位美国研究人员在美国东西两岸分别利用某种物质的半导体性能造出来电晶体,取代了体积大、耗电量大、散热多的真空管。今天我们所用的电子产品都受益于半导体的发现和利用。在生物学方面,十九世纪末,一位瑞士科学家就通过显微镜从脓细胞里看到一种大分子,称之为DNA(脱氧核糖核酸);之后,有科学家推断这种大分子可能储存着生物细胞生长与自我繁殖的信息。一九五二年,一位英国科学家发表了一张DNA分子的X光绕射图。一九五三年,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英国人在剑桥大学根据这个X光绕射图,合作发表了他们构思的DNA的双螺旋分子结构。从那时开始,科学家继续推进,开始理解DNA,估测DNA,计算DNA,改造DNA。一九九〇年,美国建议国际合作完成人类基因图谱,这个庞大项目在十余年后完成。一九七一年,微处理器出现。一九七三年,二十三台电脑用电话线连接起来,以同样的规程(TCP/IP)形成了互联网。微电脑于一九七七年在美国加州问世。一九八九年,万维网(WWW/HTTP)的规程首次出现,以至于今天从餐馆叫一盘炒木耳都可以通过万维网。

   从一九四四年到一九八九年这段不算长的时间里,全世界因为科技的进步而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巨大改变。所有这些重大的科技创价工作全部都是英、美等西方国家的研究人员做出来的。从一九五一年到二〇一七年,美国人得到诺贝尔物理、化学、医学奖的人数占全部获奖者的一半以上,代表计算机科学最高荣誉的图灵奖(Turing Prize)则几乎由美国学者囊括。

   我们知道丝绸、纸张、罗盘、瓷器、印刷术、火药、纸币都是中国人发明的。但是,这些都是至少一千年以前的创价。近五百年来,对人类有重大价值的科学、技术、思想、学说几乎都不是出自中国人的创价。

   也就是说,今天的中国还不是一个智力构建很坚实的现代大国。我们固然想要培养大量能够创新和创价的人才,但是往往“有心栽花花不发”。一个国家必须要有求真的社会风气和求善的教育体系,才能使某些追求心灵美的人“无心插柳柳成荫”。

   (本文系作者二〇一八年六月九日在新华·知本读书会所作演讲的整理稿,原文刊发时经作者修订,有删节。录音整理:陈思远)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437.html
文章来源:《书城》2018年8月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