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白如纯:日本的东亚峰会外交:背景、路径与启示

更新时间:2018-08-07 15:18:27
作者: 白如纯  
推动区域秩序按国际规则和规范,包括航行自由得到遵守,以及通过和平和法律的途径来解决争端。峰会结束后发布的联合声明似乎令华盛顿失望,声明没有提及中国,东盟各国也并未就南海问题达成统一立场。

   除了美国之外,印度、澳大利亚乃至韩国都竞相与东盟举办首脑特别峰会,意在加强与东盟的关系,在不同领域开启合作。2018年1月25日,新德里举办了主题为“共享的价值、共同的命运”的东盟——印度纪念峰会,并邀请东盟领导人参加26日的印度第69届共和国日阅兵式。印度希望借此强调其尊重东盟方式、支持东盟作为东亚区域合作的中心地位。为了体现印度和东盟的团结,26日的阅兵式上展示了印度和东盟10国的国旗。

   2018年3月18日,东盟——澳大利亚特别峰会在悉尼落下帷幕。这是澳大利亚第1次作为东道主,邀请东盟国家领导人召开峰会,峰会主要聚焦安全和经济领域合作。与会各方联合发布了《悉尼声明》。声明说,此次特别峰会标志着东盟和澳大利亚走进关系日益紧密的新时代。在经济领域,双方重申将加强贸易投资,反对一切形式的保护主义,促进地区经济发展繁荣。双方均承诺保持市场自由、开放,强调多边贸易体系的重要性,承诺将深化东盟同澳大利亚的经济一体化与合作。一般认为,澳大利亚与东盟的合作以及推动美日印澳四方的“印太战略”合作,体现出澳大利亚希望在步调上与美国一致。尽管澳大利亚与美国在与中国对抗的思路上趋同,但与其说是为了对抗中国,不如说是缘于与美国的捆绑。

   作为东亚地区重要经济体,韩国在2009年和2014年举办了两次“韩国——东盟特别峰会”,2014年是韩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当时新上台的朴槿惠政权希望加强与东盟的战略伙伴关系,不仅在经济领域,也在政治、外交领域充实韩——东盟战略伙伴关系。

  

二、日本东亚峰会外交的主要路径

  

   2017年11月14-16日,菲律宾主办了第12届东亚系列峰会,时值东盟成立50周年及东盟与中日韩(10+3)合作启动20周年,本年度峰会引来各方关注。除例行的东盟首脑峰会、几个东盟10+1峰会以及东盟与中日韩首脑会谈之外,此次东亚合作系列峰会期间,举行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首次领导人会议,成为东亚区域经济合作进一步提速的新契机。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周边外交开局阶段的一次重要行动,李克强总理出席峰会,阐述中方关于推进东亚区域合作进程、推动构建亚洲命运共同体的主张,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日本一贯重视与东盟领导人之间的密切交往,自上而下强化双边关系。除了利用上世纪90年代后期每年例行的日本东盟系列峰会、日本与东盟10+1首脑会议、东盟10+3首脑会议的固定模式以及2005年开始举办的东亚首脑峰会之外,日本政府利用“日本——东盟特别首脑会议”和“日本—湄公河流域首脑会议”的平台,高调展示对东盟国家的“峰会外交”,并通过高规格接待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政府首脑以及帮助东南亚各国在安保、教育、缩小地区差距等,在政治、经济、人文领域开展务实合作。

  

   (一)日本——东盟首脑特别峰会

   2013年12月12日至15日,“日本——东盟特别首脑会议”于日本东京迎宾馆举行,这是东盟10国领导人第2次齐聚日本,而首次域外聚会是十年前的小泉纯一郎内阁时期。两次特别首脑会议具有共同的背景,那就是平衡与遏制中国在本地区的影响力。

   2003年12月中旬,“日本——东盟首次特别首脑会议”召开。在中国与东盟签署建立自贸区协议、双边关系走上良性发展轨道之际,日本出于平衡中国日益增强的经济实力和地区影响力的目的,力图拉近与东盟关系,巩固东南亚作为日本重要的资源、能源来源地与商品市场。

   十年后的2013年12月中旬,第2次“特别首脑会议”是在中日钓鱼岛主权归属纷争导致中日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举办的。这是日本意欲争取东盟,特别是为密切与中国有领土(领海)争议国家的关系,配合美国重返东亚战略而采取的新举措。同时,在经济合作领域,2010年开始,中国和东盟的贸易额已经超过了中国和日本的贸易额,而ASEAN+6的贸易结构已经从以日本为中心转向了以中国为中心的格局。

   日本政府为营造本次峰会气氛,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自民党夺回政权之后不到一个月,副首相兼外相麻生便迅速出访缅甸,重申民主党野田内阁免除债务的承诺,为安倍首相访问缅甸铺路。安倍晋三首相更是在2012年12月上台后不到一年时间内,访问了全部10个东盟国家,创造了日本首相地区出访的记录。

   2013年特别峰会的成果,双方通过了“为未来双边关系指明方向”的《日本东盟关系中长期展望》,表明双边“伙伴关系”的4个支柱:和平安定的伙伴;繁荣的伙伴;创造更好生活的伙伴;心心相通的伙伴。安倍首相在与东盟首脑会谈中表示,日本将在70个项目上对东盟提供援助,主要集中在软件设施、消减贫困、医疗保健等民生方面。并继续为东盟克服各国经济发展差距等硬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支援,即在5年内向东盟提供2兆日元ODA贷款,设立1亿美元日本东盟统合基金(JAIF)。

   日本表示支持东盟2015年实现“东盟共同体”的目标并宣示提供有力帮助,参与并推动东盟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框架。东盟国家则感谢日本一贯支持东盟一体化及经济发展,希望日本在经济发展与安全保障方面继续发挥积极作用。

  

   (二)日本——湄公河五国峰会

   2017年11月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马尼拉主持了日本与湄公河五国首脑第9次峰会。安倍首相在致辞中提出:(1)促进与快速发展的湄公河五国的合作极为重要。2017年是《新东京战略2015》的第2年,取得了积极成果;(2)今后在官民一体为湄公河流域提供援助的同时,日本需要按国际规范加强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并在人才培养、医疗保健、环境技术等领域推广日本的经验;(3)2017年是日本在柬埔寨参与国际维和25周年,日本将在“积极和平主义”理念下,为湄公河流域的和平、安定与繁荣做出贡献。积极协助湄公河各国推进“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8]。

   日本——湄公河流域首脑会议,始于民主党政权的鸠山由纪夫内阁。2009年11月,上台仅两月的民主党政权首任首相鸠山由纪夫接待了柬埔寨首相洪森、老挝总理波松、缅甸总理登盛、泰国总理阿披实和越南总理阮晋勇,由此每年一度的日本与大湄公河流域五国首脑会谈机制形成。首届会议通过了《东京宣言》和《63项行动计划》。

   2012年4月,民主党野田佳彦内阁时期,在与大湄公河流域五国举行第4次峰会时,双方发表了《东京战略:2012》的共同文件,并宣布基于野田建议内容基础上的“行动计划”,即完善“东西走廊”等跨国运输路线,改善五国交通;缩小各国间经济差距,实现均衡发展;重视公共卫生和环保,实现可持续发展等。野田内阁还承诺免除缅甸37亿美元的债务。此次日本——大湄公河流域首脑会议,通过了民主党野田内阁时期双方签署的《东京战略:2012》中期报告,并明确了日本将继续对大湄公河流域五国提供2 000亿日元贷款援助的意向。

   2015年安倍内阁实施的第3期对湄公河五国的援助计划中,承诺在2016年—2018年间,日本提供总额7 500亿日元的政府开发援助(ODA)。双方签署了名为《日本-湄公合作之新东京战略2015》的共同文件,包括硬件、软件、自然、人文等方面的内容。

   硬件方面:强化产业基础设施及区域内外的硬件连接。建设庞大的高质量基础设施,包括产业基础设备,陆、海、空硬件连接等。

   软件方面:包括产业结构升级和相关人才培养。软件连接主要是指制度连接、经济连接以及人与人的连接。提出建设绿色湄公,实现高质量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为实现高质量经济增长提供支援。

   2015年8月,第8次“日本——湄公外长会议”上,发布了与《新东京战略2015》相关的“行动计划”。随后的经济部长会议采纳了《湄公产业开发展望2016-2020》。该“展望”指出,湄公河地区不只是生产和出口的据点,也是潜在的消费市场。推动以驻泰国日本企业为中心的“泰国+1”模式,实现柬埔寨、老挝及缅甸的工业化。通过打造各国的优势产业并相互补充,达到可持续发展的一体化目标。

   “展望”确定了三大支柱:一是与近邻国家的伙伴关系;二是构筑高端产业结构;三是支撑价值链的基础设施投资。

   日本认为,湄公河地区处于连接中国、印度及东盟其他国家的枢纽,将成为囊括这些地区的亚洲乃至世界的价值链核心。日本经产省预期“展望”的实施,到2020年的五年内,将为湄公河地区新增200亿美元产值,相当于该地区GDP的2%。

   通过日本与湄公河流域五国首脑会议,日本找到了东盟外交的新重点。安倍晋三首相特别提到了日本支援缅甸政府民主化改革、强化依法治国、经济改革和国内和解的努力。在第4次日本与湄公河流域五国首脑的峰会上,日本和越南还就促进海上安全保障以及早日缔结《南海行动规范》达成了一致。在谈到关于东盟部分成员国与中国存在领土(领海)主权争端时,越南总理表示:“为了该地区的和平稳定,包括日本在内的各国都应提供合作。”这意味着越南等国希望日本等地区外的国家能够积极介入到南海问题中来。

  

   (三)10+渠道的首脑交流

   日本与东盟10国领导人的会见是每年与东亚系列峰会同期举行的日本东盟间首脑外交的重要一环。日本领导人在此向东盟各国领导人介绍阐述日本的政策主张以及日本发展与东盟关系的主张。

   2017年11月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东盟十国领导人举行10+1框架下的首脑会谈, 安倍在讲话中祝贺东盟成立50周年,并展望未来50年与东盟一道促进基于法律支配下的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期待与“面向印太两大洋”的东盟共同“引领世界”。

   关于与东盟合作的方针安倍指出:在2013年日本东盟10+1特别首脑会议上提出的“和平安定的伙伴、繁荣的伙伴、美好生活的伙伴以及心心相印的伙伴”四个领域,利用亚开行(ADB)等机构的作用,支援东盟共同体建设”。东盟方面则对安倍在众议院选举的胜利表示祝贺,对日本在高质量基础设施以及人才培养等领域的建议给予良好评价。

   日本外务省网站特别注明2017年8月河野外相在日美2+2会谈后记者会上提出的今后3年间为加强海上执法能力,3年间提供550亿日元援助,如向越南海警提供巡视船,向菲律宾海岸警备队提供巡视船,向马来西亚海巡部门提供航行模拟装置等训练器材[9]。

2017年11月14日的东盟与中日韩10+3峰会上,安倍回顾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10+3合作在粮食安全、能源、环境、卫生保健等领域不断扩大的合作,表示日本欢迎13国外长会议上通过的“10+3合作计划2018-2022”,提议合作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势头,提高世界经济预测性,减轻脆弱性。强化相关机构的职能,维护和加强自由贸易体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435.html
文章来源:《日本问题研究》 2018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