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其仁:改革与发展的虚实之辩

更新时间:2018-08-06 23:03:30
作者: 周其仁  
央行拿基础货币来买。所以广义货币亦步亦趋,现在的数达到173.9万亿人民币的M2,相当于80多万亿的GDP的200%以上。

   我们的顺差,我们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外国投资,加上大家对国内预期的热钱。进来之后,基础货币会动,基础货币动了之后资产价格会动,一不小心消费者物价会动,然后构成了外汇储备。所以3万亿,如果平均是7%汇率,那就是20万亿的基础货币,一块基础货币进商业银行转五次是100万亿。

   最大的麻烦是,当货币进入市场,并不是让所有物价同比上涨的。如果发生那样的情况,通货膨胀没有害处,就是计算能力变化一下。例如,如果这是4块,这是2块,货币增加一倍,这是8块,这是4块,何害之有?不会有问题。

   麻烦的是,货币进入市场的时候是有黏性的,哪一个地方供应有瓶颈,哪一个地方物价就会涨,非常像钱塘江的海潮,原来的海很平,为什么进入钱塘江会掀起这么高的风来?因为口收窄了。

   哪一个市场、哪一个商品、哪一个领域区域有供给的瓶颈,有供给的障碍,有进入市场的摩擦,多多少少都会兴风作浪。这个兴风作浪一次没有关系,少数人明白没有关系,问题是会蔓延。

   连续的价格上涨就像那只羊,会让人们觉得不管这个价格多离谱,我买了过一段时期会变得更贵,只要有这个想法,只要很多人卷入这个想法,那它会自我证明。于是形成了价格完全离开了常识,离开了物品带来的效用所应该付出的代价。这也是让市场热闹非凡的原因。早进去的真是赚到钱了,一点都不含糊。

   更大的危险是借钱玩游戏,不管借钱利息10个点,15个点,甚至30个点,只要期望资产形成的价格上涨率更高,借钱形成资产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所以杠杆会普遍地从各个部门各个地区抬高。

   人的预期非常脆弱,都相信有那个价,于是老老实实借钱,问题是谁也没有保证过价格会实现,说房价一定会涨,到目前为止是这样。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明年后年还是这样。是你相信才有这个事,等到真的价格跌的时候找谁?物价都可能起,都会落,但是在一个时候所有人相信价格都不会掉,如果不赶上这班车,我们家资产负债表翻身就没有机会了。这是金融风险的根源。

   所以说过量的货币进入经济实体,最大的危险不是物价同比全上涨,那没有危险。而是它改变相对价格,然后改变人们的投资消费的决定,形成错误的预期,形成了高杠杆的运动。而这些活动常在商品的双重性中,除非你回到自生产使用价值,不进行交换活动。只要有市场,就内生着实虚相兼相融的过程。

   最后关于认识的政策含义。管住货币是治本之策,增加不当管制会火上加油,增加不当管制会人为造成一些地方限制了供应量。在这种形势面前要有正确的思维。货币要逐步地管紧,要回到审慎金融,审慎货币的框架,不是仅仅靠货币政策,也要从货币制度的层面解决问题。

   从国别货币变成全球货币,最大的问题是制造负外部性,美国人多发钱,全世界会跟着资产价格跑。美国把自己的物价管得好好的,严重损害发展中国家的财富,损害我们的信誉,损害市场的信任关系。

   我在《货币教训》书中写过,要么管住水,如果在水已经很大的情况下,可以往里面多加面粉综合一下。我们有大量资源没有放进市场,只要放进市场就会吸收货币,这也是可以让过量货币平稳着落的政策方向。

   所以,深化改革,鼓励创新,和防金融风险有内在的一致性,千万别被短期的问题左右,形成错误的组合。当然对于我们在市场中工作的各个主体来讲,我们就是在宏观风险较大的情况下从事金融创新。

   所以,要冒风险,同时要保护自己,因为长远来看,只有保护好你自己,你才有更远的路程可以走下去。在这种环境下,认识经济形势,做好一些胆子大,心又细,又不会被卷进去的制度安排、策略安排恐怕是必要的,谢谢!

  

   本文转载于“经济金融网”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41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