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尤小立: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何以不是抄袭谢无量的?

更新时间:2018-08-03 17:28:33
作者: 尤小立  
[12]

  

   事实上,早在撰写《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时,胡适已经在为“卷中”作一定的铺垫。在“卷上”结尾处,他虽然强调,“中国古代哲学的一大特色就是几乎完全没有神话的迷信。当哲学发生之时,中国民族的文化已脱离了幼稚时代,已进入成人时代”,而最重要的标志是“老子第一个提出自然无为的天道观念,打破了天帝的迷信。”但仍然以为,“中国古代通行的宗教迷信,有了几千年的根据,究竟不能一齐打破。”这些古代通行的宗教被他概括成:(1)是一个有意志知觉,能赏善罚恶的天帝;(2)是崇拜自然界种种质力的迷信,如祭天地日月山川之类;(3)是鬼神的迷信,以为人死有知,能作祸福,故必须祭祀供养他们。而“这几种迷信,可算得是古中国的国教。这个国教的教主是‘天子’”。[13]

  

   值得注意的,还是胡适在讨论宗教本身延续的原因时,涉及的几个方面。因为在春秋战国时代,不仅是老子打破天帝的迷信,儒家的无鬼神论,如“三不朽”说,亦推翻了祖宗的迷信,但宗教的延续却是历史事实。胡适的诠释中,除了墨家的明鬼尊天主义一直为其强调以外,儒家的丧礼、祭礼既是延续传统的宗教性一面的原因,又是原始宗教最直接的遗迹,后来在《说儒》中他正是以此来解析儒之宗教性的。在胡适看来,儒家的丧祭礼、墨教观念与战国时代的仙人迷信,阴阳五行说和炼仙药求长生说,共同构成了“方士的宗教”的基础。而这个“方士的宗教”到汉武之时,又直接影响到方士化或道士派的儒学的出现。

  

   注释:

   [①] 详见拙著《胡适之〈说儒〉内外——学术史和思想史的研究》第七章第二节。

   [②] 有关的见解,可参见胡适:《儒教在汉代被确立为国教考》及《新儒教之成立》,《胡适全集》第8卷,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年,第24-25,308-316页。

   [③] 参见[日]桑原骘藏:《东洋史要》,金为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08年,第9-10页。

   [④] 具体见谢无量:《中国哲学史》,上海:中华书局,1916年。

   [⑤] 参见席云舒:《康奈尔大学胡适的成绩单与课业论文手稿》,胡适研究会编:《胡适研究通讯》2016年第2期,第17页。

   [⑥] 详见陈正谟1936年3月25日所撰之《西洋哲学史·译者序》,收入[美]梯利:《西洋哲学史》上册,陈正谟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38年,第1页(序页)。

   [⑦] 详见梯利、伍德增补:《西方哲学史(增补修订版)》,葛力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年,第281-282页。

   [⑧] 以上详见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胡适全集》第5卷,第199-201页。

   [⑨] 以上见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中)〉第13篇〈中古哲学史泛论〉》,收入耿云志主编:《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第6册,合肥:黄山书社,1994年,第433-435页。

   [⑩] 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中)〉第13篇〈中古哲学史泛论〉》,《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第6册,合肥:黄山书社,1994年,第435-436页。

   [11] 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中)〉第13篇〈中古哲学史泛论〉》,《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第6册,第434页。这一点在1935年1月15日于广西梧州的题为《中国再生时期》的演讲中再次重申。(见胡适:《中国再生时期》,《胡适全集》第13卷,第181-182页)有关于此,胡适在另两处说得比较具体。虽然他也没有回避禅宗本身的神秘主义,但更看重禅宗的革命性影响。1926年11月11日,他曾经说:“唐朝有一件可注意的事,就是完全没有独创的学术和现世的思考。唐朝最有名的学者如韩愈、李翱,只是平庸不足道的思想家,但是四百年的禅宗训练终于能够产生一个辉煌的哲学思考的时代”。(参见《中国近一千年是停滞不进步吗》,《胡适全集》第13卷,第75-76页)而从文学史视角的立论,则出现在1929年7月3日日记中。其中指出:“中国旧式的文学教育只是纯粹文字的,机械的,形式的,故能摧残天才。文学尚不成,何况科学?然历史[上]的伟大文学家,其心思皆细密,饶有科学精神。中国近世哲学即从古文运动出来,韩柳欧苏王,皆开后世考证之风;主穷理的程朱皆诗人也,文人也。”(参见《胡适全集》第31卷,第415页)

   [12] 以上均见胡适:《中国再生时期》,《胡适全集》第13卷,第182-183页。

   [13] 本段与下段,均见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胡适全集》第5卷,第529-531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37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