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西莉亚·贝林 泰德·莱纳特:欧洲政治正向法国模式转变

更新时间:2018-08-03 13:45:09
作者: 西莉亚·贝林   泰德·莱纳特  

  

   欧洲的政治面貌正在经历巨变。最近意大利和德国的选举证明欧洲政治将进行重新布局。如今德国再次由一个主要由中立党派组成的政党联盟执政,但同以往相比已经流失了大量议会席位。与此同时在意大利,主张脱欧且民粹主义色彩浓重的五星运动党现在是议会中最大的政党,反移民的北方联盟党是中右翼党派中的最大政党。

   两个互相关联的现象同时发生:首先,传统的左右翼划分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具有离心倾向的民族主义民粹党派和亲欧盟派之间的裂缝;其次,最近的选举证明,这些变化不仅发生在意大利和德国,而且在整个欧洲范围内展开。

  

法国左右翼主要政党都被“马克龙化”伤得不轻

  

   2017年法国的选举可能是这次欧洲政治大变动的经典案例。在淘汰了左翼和右翼建制派政党后,玛丽娜·勒庞和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开启了极右翼和“极中央”势力的最后对决——极左翼则基本上成为局外人。两位候选人的决定性差别在于对欧盟的态度及由此产生的所有问题。这是一场有关开放还是封闭边境、人员自由流动还是商品贸易保护主义、各成员国与欧盟分享权力还是回归国家主权的争论。

   随着马克龙上台,法国的政治经历了 “马克龙化”的过程:中立派的选区在亲欧盟议程上达成统一,政治空间被挤压,另一端只剩下激进的极左和极右翼政党的反欧盟战线。由此一来,新党魁瓦奎兹领导下的主流右翼政党共和党的立场就变得十分尴尬,因为他们是传统的亲欧党派,但又寻求站在马克龙的对立面。共和党无法采取极右党派对欧盟的憎恶态度,只好采用模糊的“Eu r o luc i d”政策,包括在欧盟层面保卫法国主权,但不支持法国脱欧或其他的反欧盟措施。

   法国左右翼的主要政党都被 “马克龙化”伤得不轻,而社会党则直接被抹去。过去五年法国的左翼党派一直不好过,弗朗索瓦·奥朗德入主爱丽舍宫的第一天,他的野心就被欧元区的经济和政治约束所遏制,这使他不得不做出“拯救欧元”的决定。法国政府做出降低逆差的承诺,被迫削减公共开支,社会党基层都怨声载道。

   奥朗德和他的助理采用了委婉的措辞:实行经济改革是 “出于责任感”。他们用 “执政的左派”来形容自己,以便于与意识形态上是左翼但最终没有负责任的让-吕克·梅朗雄的派别以及社会党内部的反对派形成鲜明对比。最终,不受欢迎的奥朗德决定不参加再次竞选,社会党总统候选人阿蒙只赢得了少到离谱的6.63%选票。

   和奥朗德不同,马克龙总统毫不犹豫地将重心放在法国对欧盟承担的义务。有了这样的亲欧证明,他可以通过推动欧盟政策改革来使法国获益。他的首次政策胜利就是解决了 “派驻工人”问题,而之前的社会党政府没能在欧盟内部竞争中保护法国劳动人民的权益。马克龙如今以一个改良派中偏右翼领导者的身份来治理国家,这一形式看起来是和如今的欧盟最为相和的。

  

欧盟已不再是左翼理想中的 “欧洲合众国”

  

   事实上,在法国以及其他地方,为欧盟效力越来越像是社会民主者的 “死亡之吻”。虽然欧盟主要还是基于政治自由的理念,但是如今的欧盟已经不再是左翼理想中的 “欧洲合众国”了。

   过去几十年中,欧盟的飞跃得益于政府间妥协以及技术专家官员做出的决议。这些决议完全不理会对于不同整合模式的需求,将欧盟打造成更像是北欧自由市场的模式,而非法国或南欧的国家集权模式。

   德国、英国和北欧国家由于国内经济繁荣,信用度更高,这使得他们能够在欧盟层面普及财政权威、自由贸易、解除管制和人员自由流通等观念,并给中偏右翼的政治家提供了很好的环境。而成为这个按照德国财政鹰派施加的紧缩政策来运行的欧元区成员,极大限制了左翼党派的经济政策选择,尤其是在一些政府债台高筑的国家。几十年来,中左翼党派一直在移民问题上流失选票,选民转而支持中右翼,欧盟在2015年难民危机上做出的不充分的回应更加速这一趋势。

   欧洲左翼正处在一个既要捍卫欧盟的象征意义,又要探索新的货币政策的矛盾境况中。左翼政党为自己的欧盟承诺付出了巨大代价,现在他们要么抛开意识形态和身份挑起大梁,要么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右翼党派蚕食20世纪社会民主党留下的遗产。

   德国社会民主党认可了默克尔领导的联合政府,这算是做出了一个负责任的决定,但不一定是个聪明的决定。社民党的领导人在去年大选之夜得到二战以来最惨烈的战绩 (20.8%的支持率)后便放弃了这条路。但是他们对欧盟的义务以及权力的诱惑吸引他们组建了一个中立联盟。社民党这样做给了德国极右党派选择党一个唱反调的机会。

   意大利在民主党三位首相以及马里奥·蒙蒂过渡政府的领导下并没能解决经济停滞和移民涌入等困难。虽然他们中的多数在欧盟都极具团队合作精神,但欧盟却没给他们在移民危机和银行业危机上任何帮助。意大利选民发现亲欧盟派的领导令他们失望,于是就通过投反对票来寻求保护。

   英国脱欧时,支持欧盟对于工党来说不再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杰里米·科尔宾带领工党和托尼·布莱尔的“第三条道路”渐行渐远,走向坚定的左翼立场。在特雷莎·梅政府混乱的脱欧过程中,科尔宾的反欧盟立场被其所提倡的 “软脱欧”所平衡。由于对手能力不够,这一为了调解工党内部矛盾所做的举动成功欺骗了大众。

   在整个西欧政治都在向法国转变。受到如今布鲁塞尔和法兰克福政治现实的影响,传统的政治左右翼力量都围绕着亲欧议程展开,但是真正有力的抗议来自反欧盟派。坚定亲欧立场的同时试图发展和布鲁塞尔自由市场相抗衡的社会力量,是社民党一直以来贯彻的路线,但这条路正变得越来越窄,处在消失边缘。欧洲社会民主党的势力被削弱,它需要制定新的政策来从民粹主义政党手中夺回选票,还需要为欧盟收复失地提供新的视野。

   (本文由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张琪编译)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363.html
文章来源:文汇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