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实 岳希明:中国收入差距为什么越来越大?

更新时间:2018-07-17 22:51:11
作者: 李实 (进入专栏)   岳希明  
使得收入差距逐步缩小,并且逐步解决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呢?

   第一是乡村振兴。过去几年有助于收入差距缩小的一个最大因素就是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的缩小,现在和未来能否让农民收入快速增长的势头持续下去非常关键。如果在农村的一系列改革达成目标,可以激发农村经济的增长活力,就能使农民收入保持较快增长。

   第二是城镇化和户籍制度改革。不是说农民进城以后有了工作就可以,一定要把城镇化和市民化结合起来,特别是大城市怎么推进高质量的城镇化,使得不仅仅农村年轻劳动力能够转移就业,而且能解决农村老人的异地养老的问题。

   农村年轻人到了城市,老人留在农村,即使子女给他们汇款,但他们自己并没有养老能力,社会养老服务又严重不足,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农村年轻人能在城市安家,有比较宽敞的房子,父母养老问题就可以解决。

   第三是教育发展,教育对收入差距的影响力在不断上升,大约超过20%。教育发展会缩小收入差距。比如巴西和南非的基尼系数都超过0.5,但上世纪90年代后,巴西基尼系数开始下降,随着高等教育不断普及,很多高技能人才出现,这样缩小了技术人员和非技术人员的收入差距。

   再有是公共服务均等化,包括社会保障和福利。如果我们的公共服务能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并向低收入群体倾斜,收入差距会有所缩小。这些政策已经体现在十九大报告和政府工作报告里,问题是如何落实,不能只说不做,或者说一套做另一套。

   更应该看到一些扩大收入差距的因素。

   一是收入流动性的降低,什么叫收入流动性?如果看一个时期的收入差距,就要看同样一个人群在这几年中的收入相对变化。如果在开始的年份,他们的收入是偏低的,但过几年相对来讲高了,这对很多低收入人群来讲会心存希望,经过三五年奋斗可能成为高收入群体。

   但是我们做了相关研究发现,这个流动性在降低,低收入人群的这种希望变动越来越小。一开始是低收入人群,再过十年还是低收入人群,收入虽然有所增加,但是你的收入比别人增加得慢。这是一个收入流动性降低的问题。

   对于两代人来讲,还存在代际流动性的问题,也就是父代的收入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子代的收入。相关研究表明中国的代际流动性在降低。这意味着下一代人的收入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上一代人的收入,所谓拼爹的时代来了。这种代际流动的降低,是缩小收入差距一个很重要的阻碍因素。

   还有就是新技术带来的就业极化。美国相关研究发现,快速的技术进步,机器人的使用,包括互联网和各种各样的所谓人工智能,可以被技术替代的人群在不断增加,而被替代的大多是中端职业的人群,职业出现两极化现象。而职业极化必然带来收入差距的扩大。这种情况在中国已经出现,将来会更加明显。

   我们改革开放40年,基本上都是注重经济领域的改革,政府改革进程相对比较缓慢,这种情况下不同的利益集团初步形成。这会使得收入分配和再分配的格局更加固化和僵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最后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财产加速积累及其财产分配差距的扩大。财产差距的急剧扩大反过来引起收入差距的扩大,或者抵消了收入再分配政策的调节收入差距的作用。

   与此同时,许多收入分配政策实际上并没有实现再分配调节作用、没有起到缩小收入差距的作用。现实是,高收入人群从社会保障再分配当中得到的更多一些。

   如果把几个影响收入差距扩大的因素考虑进去,就会发现收入差距想要缩小非常不易。如果不能在劳动力市场、资本市场、土地市场做出一些比较重大的改革,那么就要把重心转移到再分配上。

   总而言之,在各种影响因素相互作用下,中国收入差距在未来几年中处于一种高位徘徊状态。如果期待它出现长期持续的下降,必须用力促进其缩小因素发挥作用,强力抑制扩大因素。

   (李实为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岳希明为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本文根据作者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举办的“发展理论与中国实践”讲座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026.html
文章来源:《财经》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