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永定:中美贸易战的回顾与展望

更新时间:2018-07-08 10:47:09
作者: 余永定 (进入专栏)  
这一事实能说明两个问题:其一,对外贸易中的许多利益,例如就业创造,是由其他国家而不是中国获得了。其二,贸易差额是个多边问题,双边贸易差额是由比较利益所决定的全球生产价值链的地区分布决定的。贸易平衡应该是总体的平衡而不是双边的平衡。例如,美国如果希望减少贸易逆差,首先应该解决国内储蓄不足问题。即便中国因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而对美出口锐减,中国的出口空缺也会被其他一些类似国家所填补,不同的是美国可能要为质量较低的进口商品支付更高价格。

   第二,美国长期贸易逆差的根源是美国国内储蓄不足。美国贸易逆差始自1980年,中国因素则是2000年以后的事。美国的长期逆差肯定不能用中国因素解释。常见的解释有两种:一是美国产品的竞争力持续下降,二是美国国内储蓄长期不足。两种解释都有道理。我倾向于把两者看作是一块硬币的两面,在不同时期可能某一个方面起主要作用,但两者必须在结果上保持一致。国内储蓄-投资缺口同贸易差额之间的关系可以用恒等式S-I=X-M表示。如果国内储蓄不足(S

   第三,中国对美保持贸易顺差并不意味中国占了美国便宜。简单的国际收支平衡关系告诉我们,凡是经常项目顺差的国家都是资本输出国。自1990年代初中国就对美国维持经常项目顺差(贸易差额+投资收入差额)。换句话说,自1990年代初中国就对美国输出资本。美国精英阶层对此都非常清楚,中国对美输出廉价商品,反过来又把所赚到的美元用于购买美国国库券。美国得到双重好处,是美国占了中国的便宜。巴菲特最近就说,用几片纸(绿纸美元)换回大量实际资源有何不好?不知道特郎普是真傻还是假傻。占了便宜硬说吃亏应该说是一种谈判策略。但是,也应该看到全球化、特定国际分工格局对一国不同阶级、阶层、行业的利益分配格局是有重要影响的。美国蓝领并未享受到全球化、国际化和贸易自由化的好处,因而对中国这样的国家对他们造成的竞争压力心生怨恨。美国政府不愿意通过收入政策调节收入分配格局,于是把矛头转向中国,转移美国蓝领的不满。显然,美国的国内政治格局需要求特朗普发动一场对中国的贸易战。

   第四,中国为平衡国际收支做出了巨大努力,实现了基本平衡。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与GDP之比在2007年接近11%;2017年已降为1.4%,比诸如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都平衡得多。如果在过去批评中国存在重商主义倾向不无道理,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基本变化。甚至像克鲁格曼这样曾不遗余力地批评中国搞重商主义的人也承认,重商主义的帽子已经带不到中国头上。

   第五,美国应该放行高技术产品对中国的出口。美国要想削减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有一条捷径:解除对中国出口高技术产品的禁令。美国能卖给中国的产品有限,不要指望中国能够从美国大量购买中国不需要的、性价比并不高的美国产品。

  

中国是否违背了WTO承诺?


   自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之后,美国一直紧盯中国WTO承诺的履行状况。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自2001年开始每年都要向国会递交一份《中国WTO承诺履行年度国会报告》。到目前为止USTR已经撰写了16份报告。中国到底是否履行了自己的WTO承诺呢?老实讲我自己开始时也是不敢肯定的。中国是否履行了WTO承诺,最权威的评价应该来自WTO。在中国加入WTO十周年之际,在回答美国《中国商务评论》的问题时,前WTO总干事拉米表示:“中国在履行它的一长串承诺方面做的确实非常好。但没有一个国家是不能批评的。……我所能说的是,有些成员国抱怨中国的某些服务部门开放不够充分以及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还需要改进。”[1]

   中国在加入WTO时都做了什么承诺呢?

   (1) 降关税,10年内关税总水平由加入时的15.3%降至9.8%;

   (2)消除非关税壁垒;

   (3)明显减少关税配额;

   (4)削减补贴,特别是农业补贴;

   (5)接受特殊的“保障措施”条款(同意WTO成员国可启动歧视性的专门针对中国的保障措施,因为中国不是以“市场经济国家”的地位加入WTO的);

   (6)开放金融服务业(根据一定时间表)和其他服务业;

   (7)开放通讯服务业。

   应该说,中国较好地履行了自己的WTO承诺,在不少方面甚至超出了承诺。

   以关税减让为例。“2002年1月1日开始全面下调关税,分10年逐步实施。其中,对绝大部分进口产品的降税承诺在2005年1月1日已经执行到位;到2010年1月1日,所有产品的降税承诺已经履行完毕。”[2]关税总水平2010年为9.8%,实现了对世贸组织所有成员的承诺,达到并超过了世贸组织对发展中成员的要求。2015年中国的贸易加权平均关税已降至4.4%。

   以服务业开放为例。WTO要求中国开放的领域是100个,中国已开放120个部门,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并接近于发达成员的开放水平。但是,中国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滞后于自己的WTO承诺。

   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履行了WTO承诺,一个重要标志是看这个国家是否尊重争端解决机制,执行WTO裁判机构的裁决。对外经贸大学崔凡教授指出:“2001年中国入世以来一共被告了40次(现为41次),同一时期美国正好一共被告了80次,整整两倍。中国败诉的一概执行,美国败诉的经常拖着不执行。中国刚刚打赢一场美国执行问题的争端。美国人自己败诉不认账,杯葛世贸组织大法官任命,搞得大法官7个只剩4个,世贸组织判我们输了的官司我们一概认账。”中国忍痛接受WTO对中国稀土出口限制的裁决充分说明了中国对WTO的尊重。

   其实,直到2016年美国政府对中国执行承诺的评价也不全是消极的。例如,在2016年的《中国WTO承诺履行年度国会报告》中,USTR写道:“统计数字显示,自中国加入WTO 以来,中国和它的许多贸易伙伴间的贸易和投资都出现急剧增长。事实上,2015年美国对中国的出口比2001年增长了505%,达到1160亿美元;同期服务出口增长802%,达到480亿美元。”在做了上述积极评价后,关于中国执行WTO承诺,报告的提法是“总体情况依然是复杂的”(“complex“)。但是,在2017年报告中,USTR却又说悔不该让中国加入WTO。因为美国突然发现“给中国开出的加入WTO的条件,并不能有效保证中国会拥抱开放的和市场导向的贸易体系。”这是什么意思?原来美国也不认为中国没有履行WTO承诺,而是中国当初的承诺不够多不够重,或者WTO本身就有问题。美国的态度确实是比较无赖。如果输了球,就抛弃现有游戏规则而另搞一套,难道必须你赢才行吗?

   美国贸易代表特来希泽公开宣称: “WTO承诺并非宗教义务,不会(也不应当被解释为)侵犯国家主权,更不会受制于某个WTO警察机关的威压。”好啊,现在已经不是中国是否遵守了它的WTO承诺,而是美国要对它自己的WTO承诺弃之如敝屣。

   事实上,自2017年以来美国已经不再关注中国是否履行了WTO承诺。在美国2018年3月22日公布的长达200多页的《中国贸易实践的301条款调查报告》中,WTO一词只出现过25次,而且有11次是出现在注释中。美国明白在中国是否信守WTO规则方面难以做更多文章,认为WTO规则不足以限制中国在有损美国利益的情况下实现自身目标。但美国并不打算等待修改WTO规则来制约中国,而是迫不及待引用国内法处理中美贸易冲突。美国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中国技术发展,特别是担心中国制造2025所反映的赶超美国的蓝图的实现。就是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政府抛开WTO,在2017年8月启动301条款调查。

   301条款规定了美国政府可以为之采取行动的外国政府的三类行动、政策和实践,一是违反贸易协定;二是不公正(即同美国的国际法赋予的权利不一致)和对美国商务造成负担或限制的行动、政策或实践;三是不合理或歧视性并对美国商务造成负担或限制的行动、政策或实践。USTR声称,301调查报告主要是针对中国的第三类行动、政策和实践问题。换句话说,美国301调查报告并不调查中国是否履行WTO承诺,而调查中国的贸易行动、政策和实践是否“合理”、是否是“歧视性的”,是否对美国商务造成“负担”或“限制”。至于什么是不合理和歧视性、对美国商务造成负担或限制,则完全要由USTR判断了。一旦USTR判定贸易对象国的行为、政策和实践对美国商务造成“负担”或“限制”,美国总统就有权采取提高关税等报复性措施。

   美国经常根据美国国内法来处理国际贸易争端。美国同国际贸易相关的法规包括:

   (1)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该法案授权美国贸易代表确定另一个国家是否正在实施损害美国商业的做法;作为回应,总统可以采取各种报复措施,包括征收关税或采取非关税的进口限制。自90年代中期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建立以来,美国很少使用该措施。

   (2)1974年贸易法第201条款。该法案允许在外国商品造成“严重伤害”的情况下、暂时停止这些商品的进口。

   (3)1962年贸易扩张法第232条款。在可以确认进口商品“威胁到国家安全”的情况下,授权总统实施进口限制。美国这次对钢铁和铝制品加征关税就是援引232条款。结果美国的盟友们十分恼火:盟友们怎么会威胁美国的安全呢?

   (4)1930年贸易法第337条款。该条款专注于涉及专利、商标和版权侵权等不正当竞争的进口商品。这一条款可能会导致美国禁止进口所有相关货物,无论货物的来源国是哪里。

美国就是依据232条款在3月8日宣布要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钢铁和铝制品加征关税的。232条款的基础是“国家安全”,因而引起美国盟国的极大不满。其实,援引232条款也为美国政府提供了“灵活性”。根据WTO的最惠国待遇原则,对同样的产品,美国不能对不同国家实行不同关税。但美国完全可以以盟国不造成“安全问题”为由,对盟国实行豁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878.html
文章来源: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