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永定:如何应对这场不可避免的贸易战?

更新时间:2018-07-06 16:19:53
作者: 余永定 (进入专栏)  

  

   中美贸易战是一付极好的清醒剂,让国人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在科技创新、高端制造、金融服务等领域同美国的巨大差距。另外,也使我们认识到,中国过去许多政策今后恐怕必须改变

  

   7月6日的最后期限临近,中美贸易战进入关键时刻。

   美国对中国500亿美元品征收25%额外关税,将在7月6日生效。如果美国如期扣动扳机,中国也将对美国进行同等规模贸易的反击。中美贸易战是否会如期引爆?两国有无可能在最后关头挽回危局?

   此前,中美贸易已上演“热身战”。6月15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同时就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6月16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对其余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布。

   面对一触即发的贸易战,彭博社引述消息人士透露,美国白宫部分官员争取在7月6日对华征收关税生效前,恢复与中国对话,以避免两国爆发全面贸易战。到目前为止,两国政府层面的谈判已经三轮,但无果而终。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提醒,对于贸易摩擦的长期性,中国恐怕要做好足够的准备。面对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性。中国有必要对过去的以出口导向、引入FDI为主要特征的对外经济政策进行调整。同时,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加速国内经济体制改革。只有这样,才能切实把经济增长的动力转到自主创新和国内需求上来。”

  

   中美贸易战会不会开打?

   《财经》:您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处在什么阶段?

   余永定:严格说,中美贸易战还没有真正打起来。只有当美国对中国产品开始加征关税后,中美贸易战才算正真开打。贸易战大概将在7月6日打响。

   《财经》:6月15日美国宣布对中国1333种5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的计划。美国公布数分钟后,中国宣布将对美国出台“同等规模、同等力度”的征税措施。为什么说这是中美贸易战的一个重要节点?

   余永定:美国希望“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中国则希望在损失最小的情况下,避免贸易战。中国在三次谈判中都显示了最大的诚意。中美双方也取得重要谅解。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5月20日表示中美贸易战已经“停战”。特朗普在6月15日宣布依照原计划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这分明是对中方的诚意和美方谈判代表的努力的嘲弄。在这种情况下,中美贸易战如何能够可避免呢?

   《财经》:中美贸易摩擦由来已久,为什么会突然升级到贸易战呢?

   余永定:最根本的原因是地缘政治。2017年底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白无误的写道:“中国和俄罗斯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和利益,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和跨国犯罪集团是美国的五大竞争对手。其中中国名列第一。

   在克林顿时期,中国被定位为“战略合作伙伴”;在小布什时期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奥巴马时期要共同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现在中国变成了头号“竞争对手”。一方面,是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崛起引起美国的不安,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同时,也应该看到,美国并没有把中国定位为敌人,也没有说中美竞争一定会导致冲突或战争。美国认为“在竞争中获胜是避免冲突的最佳路径。”今后很长一个时期是美中全面竞争的时代。而经济将是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当前的中美贸易战不仅涉及贸易,而且还涉及投资、高技术和网络等各个领域。

  

   如何看“贸易战”争议问题?

   《财经》:美国要同中国打贸易战主要理由是什么?

   余永定:主要有三条。其一,中国对美长期保持大量贸易顺差;其二,中国不遵守WTO承诺;其三,中国通过不公正手段取得美国技术。原来,特朗普强调贸易逆差,现在则强调技术问题。

   关于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问题。首先,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没有美国说的那么大。导致中美两国贸易差额统计出现巨大差异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很重要原因是统计方法不同。例如,美国把中国香港转口贸易额笼统地计算在中美贸易之中,但它实际上有很大比例应归于中国之外其他国家或地区通过香港的贸易转口。

   大多数经济学家,包括美国经济学家认为,美国长期贸易逆差的根源是美国国内储蓄不足。统计资料显示,美国在1980年后连续保持贸易逆差,而美国居民储蓄率也是在1980年代初开始持续下降的。储蓄不变,即便中国因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而对美出口锐减,中国的出口空缺也会被其他一些类似国家所填补。

   《财经》:特朗普认为中国对美国保持大量贸易顺差,是占了美国便宜,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余永定:这完全是胡扯。经常项目顺差(中国是贸易顺差)是衡量资本输出的尺度。中国有贸易顺差意味着中国把钱借给了美国人。这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

   巴菲特最近就说,用几片纸(绿纸美元)换回大量实际资源有何不好?不知道特朗普是真傻还是假傻。占了便宜硬说吃亏应该说是一种谈判策略。但是,也应该看到全球化、特定国际分工格局对一国不同阶级、阶层、行业的利益分配格局是有重要影响的。美国蓝领并未享受到全球化、国际化和贸易自由化的好处,因而对中国这样的国家对他们造成的竞争压力心生怨恨。美国政府不愿意通过收入政策调节收入分配格局,于是把矛头转向中国,转移美国蓝领的不满。

   《财经》:实际上,在胡温时代,中国就开启了经贸战略的转型,不以追求贸易顺差为目标,主动促进经常项目的收支平衡。

   余永定:的确,中国为平衡国际收支作出了巨大努力,实现了基本平衡。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GDP比在2007年接近11%;2017年已降为1.4%,比诸如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都平衡的多。

   美国要想削减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有一条捷径:解除对中国出口高技术产品的禁令。美国能卖给中国的产品有限,不要指望中国能够从美国大量购买中国不需要的,性价比并不高的美国产品。

   《财经》:特朗普政府认为中国搭了WTO的便车,认为中国加入世贸后,没有按照WTO的规则做事。中国是否履行了WTO承诺?

   余永定:中国到底是否履行了自己的WTO承诺呢?最权威的评价应该来自WTO。 WTO前总干事拉米多次指出,中国很好地履行了WTO承诺。最近商务部对中国的WTO承诺履行状况做了一个自我评价,应该说报告是实事求是的。

   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履行了WTO承诺,一个重要标志是看这个国家是否尊重争端解决机制,执行WTO裁判机构的裁决。对外经贸大学崔凡教授指出:“2001年中国入世以来一共被告了40次(现在是41次),同一时期美国正好一共被告了80次,整整两倍,现在更多了。中国败诉的一概执行,美国败诉的经常拖着不执行。中国刚刚打赢一场美国执行问题的争端。美国人自己败诉不认账,杯葛世贸组织大法官任命,搞得大法官7个只剩4个,世贸组织判我们输了的官司我们一概认账。“

   其实,直到2016年美国政府对中国执行承诺的评价也不全是消极的。例如,在2016年的《中国WTO承诺履行年度国会报告》中,USTR写道:“自中国加入WTO以来,中国和它的许多贸易伙伴间的贸易和投资都出现急剧增长。事实上,2015年美国对中国的出口比2001年增长了505%达到1160亿美元; 同期服务出口增长802%,达到480亿美元。“关于中国WTO承诺的履行情况,报告仅仅说 “总体情况依然是复杂的”。但是,在2017年报告中,USTR却说:悔不该让中国加入WTO。因为美国突然发现“给中国开出的加入WTO的条件并不能有效保证中国会拥抱开放的、市场导向的贸易体系。”这是什么意思?原来美国也不认为中国没有履行WTO承诺,而是中国当初的承诺不够多不够重,或者WTO本身就有问题。美国的态度确实是比较无赖:输了球,就马上换规则。

   《财经》:美国现在是否不再关注中国是否履行了WTO承诺。而是将重心放在指责中国触犯了美国的国内法“301条款“?

   余永定:是的,因为难以从履行WTO承诺的角度批评中国。301报告基本上不再提WTO了。特朗普是个单边主义者,他不喜欢WTO,就看他什么时候宣布退出WTO了。应该强调,301条款是美国的国内法,把WTO抛在一边,援引301条款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从一开始就是非法的。美国是“我是老大我怕谁?”

   《财经》:您对“中国非法获取美国技术“的指责有何评论?

   余永定:我们自己对《中国制造2025》并没太当回事。我自己就说不清《中国制造2025》是怎么回事。但在美国政界,《中国制造2025》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美国朝野一致认为这是一份指导中国掌握核心技术以使中国在高技术领域取得支配地位的纲领(我还真不知道可以在哪里找到这样一份文件)。中国在过去四十年的高速发展和我们自己的自吹自擂可把美国吓坏了。

   USTR承认,很难指责一个国家的技术赶超努力。于是便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中国执行产业政策的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服务于一个目标:非法获取美国技术。301报告把“中国的产业政策手段”归纳为四大类:第一,不公正的技术转让制度;第二,歧视性的注册限制;第三,瞄准高技术产业的海外投资;第四,入侵美国商业计算器系统,通过网络盗窃美国知识产权。

  

   问题是:这些所谓的产业政策措施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些措施是否违反WTO规则?

   《财经》:301报告是如何证明中国强迫外国来华企业转让技术的?

   余永定:301报告花费很长篇幅讨论中国的“技术转让制度”,也就是中国的“市场换技术”政策。把这一政策作为中国强迫外资企业转让技术的主要手段。首先,中国企业有权对合资企业提出技术转让要求。正如崔凡教授所指出的:“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中第七条第3款中承诺,对外商投资的批准不以一系列履行要求(当地成分要求、进出口平衡要求、进口用汇要求等)为前提。中国政府承诺在对投资进行审批或者备案的时候,不以外资转让技术为前提。但是,对于中国企业在与外国贸易商或者投资商谈判中提出的技术转让要求,中国政府也应予以支持。对中方企业的这种议价谈判权利应该保护。如果外方认为中方企业具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拒绝交易的行为,那么应该通过反垄断申诉和诉讼途径加以解决。”中国并不缺乏资本且资信等级并不低,中国企业之所以希望同外国企业合资,其主要动机一般都是获得外国技术。如果不能获取外国技术,它们何苦同外资建立合资企业呢?

其次,中国政府对外企施压,要求转让技术的情况到底是否普遍呢?USTR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充分暴露了它的不专业。USTR自称对许多美国在华企业进行了问卷调查。但是所有宣称受到过技术转移压力的企业全部是匿名的。除一些语焉不详的所谓证词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83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