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玉长 方坤: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融合的理论阐释

更新时间:2018-07-06 09:43:36
作者: ​何玉长   方坤  

  

   摘   要:人工智能深度融合实体经济是当前中国重要的经济战略。新一代人工智能体现了当代先进科技生产力,人工智能技术渗透于生产力各要素中,综合作用于生产劳动过程。中国人工智能技术和产业发展为人工智能融合实体经济创造了客观条件,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和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亟需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人工智能深度融合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智能化乃客观必然。其运行机制为,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实体经济,促进实体经济技术进步,带动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从而促进经济常态化增长。人工智能深度融合实体经济,一方面在于人工智能技术升级实体经济,包括开发智能农业,制造业智能化升级,智能产业支撑体系和基础设施智能化建设,服务业和文化教育产业智能化。另一方面在于人工智能产业创新实体经济,包括人工智能产业链相关行业创新,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产业创新,物联网与智能商业模式创新。

   关键词:人工智能 实体经济 深度融合 技术升级 产业创新

  

   以计算机为核心的人工智能是21世纪的前沿科技,也是当前和未来生产力发展和经济增长的强力引擎。中国计算机科学一直在追赶世界先进水平,但人工智能技术和人工智能产业却异军突起,“弯道超车”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当前中国经济正处在结构转型、产业升级和振兴实体经济的关键时期,亟需人工智能技术为之助推。人工智能开发和利用已经成为国家战略重点,中国正在积极抢占人工智能领域制高点,着力实现人工智能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以人工智能技术带动智能经济发展和促进经济社会进步。为此,有必要从理论上阐释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相关问题。

  

   一、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

   (一)人工智能及其生产力要素

   当前热议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是新一代人工智能,即21世纪初计算机与大数据、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结合的新兴科学技术。早在20世纪60年代,计算机还只是作为高速运算工具,仅仅应用于高端科技、高等教育和国防领域。新世纪以来,随着计算机的升级换代,与互联网、大数据的结合,由此产生新一代人工智能,并广泛应用于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由此,以人工智能为支撑的智能产业和智能经济也随之产生和发展,并带来了社会生活的深刻变化。加快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大力开发智能产业和智能经济,将对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何谓人工智能?美国MIT的Patrick Winston认为:“人工智能就是研究如何使计算机去做过去只有人才做的智能工作。”也有归类“人工智能既是计算机学科的一个分支,也是计算机科学与数学、心理学、哲学和语言学等学科的综合”。理解人工智能,先要认识到人类作为智能性动物,在感知、思维的基础上,可实施自主行动,在外界作用下可自我调节。人类正是凭借自身智能才创造出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科学,旨在运用计算机来模拟人的某些思维过程和智能行为,实现智能化的运行机制;也通过制造类人脑智能的计算机,并应用于经济社会领域,从而实现人类活动目的。

   人工智能是当代先进的科学技术,是当之无愧的科技生产力。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国民经济活动,并非以独立要素加入生产劳动过程,而是通过渗透于生产力各要素综合作用于生产劳动过程。

   首先,从生产力主体要素劳动者来看,人工智能的主体是具有人工智能专业技能与工作经验的智能劳动者(包括科技工作者和操作人员)。人工智能技术发明和应用的主体是人类本身,人工智能也是人类科技劳动的产物;反过来看,人工智能也是实现人类活动目的的手段,人类还是人工智能服务的对象。现代劳动力要熟练掌握人工智能相关技术,需要经过专门训练,方能胜任智能经济活动对劳动力的岗位技能要求。这种智能型劳动者正是人工智能生产力中最能动的要素。当然,这种智能劳动者也有层次差别,既有从事智能技术发明和设计的科技人员这类高端劳动者;也有从事人工智能设备运行、管理与维护工作的专业劳动者;还有人工智能工具操作层面的普通劳动者,但这也比传统生产条件下的普通劳动者的要求更高,其劳动也相对复杂化。从生产力主体要素来看,人工智能应用带来相关产业劳动力数量规模下降的同时,却对劳动力素质的要求大大提升。

   其次,从生产力客体要素劳动工具来看,人工智能的客体是高科技的、智能化的生产工具和设备。人工智能工具和设备不同于普通生产工具就在于其智能特征,具有机器学习功能,部分代替人脑功能。人类制造出机器人,而机器人接受外界信息后可自主决策和调整行为。人工智能所涉及的计算机、互联网、机器人、大数据等,都是人们生产活动的工具或手段,这些智能工具比传统生产工具先进之处在于代替了部分人脑功能,在使用过程中比人力操作更准确和高效,智能工具的应用是对人类体力劳动的解放。目前,人工智能工具主要是专用型智能设备,尚无哪种机器人可以通用于各行业。人工智能技术代表着先进生产力,使用人工智能工具、设备和手段,比使用普通生产工具、设备和技术手段具有更高的生产效率。从狭义角度看,人工智能也就是生产力要素之一的劳动工具。本质上说,劳动工具是人手的延伸,人工智能本质上是工具而不是人力,是为人类所驱使的生产劳动工具,人工智能也是人手的延伸。即使在“无人工厂”“数字车间”,机器人背后还是由人力所控制。

   再次,从生产力另一客体要素劳动对象来看,人们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开发了新的经济活动领域,扩张了生产劳动对象的范围,创新了生产劳动对象。如,信息与数据就成为智能经济领域新的劳动对象,人们对信息收集和数据处理也是对劳动对象的加工过程。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也使得劳动者在同等劳动时间内控制和使用劳动对象的规模更大了,劳动对象的空间范围也同时扩大。如果说在传统劳动方式下,人手和机器作用仅限于所及范围,对于地下深层、海洋深水、远程或高空,以及人类体内的微观部位等,往往是人力不可及的;而如今在人工智能条件下,劳动者大可运用人工智能工具和设备操作达到目的。人工智能工具和手段作用于劳动对象,具有远程遥控、定位操作的功能;操控者将人工智能工具作用于劳动对象,更具有靶向性和精准性。

   根据马克思主义原理,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人工智能技术广泛应用于国民经济活动,其运行机制是通过生产力要素的综合作用而实现的。人工智能作为先进生产力应用于国民经济具有独特的优势。一是人工智能具有数据收集和信息处理功能。人们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借助大数据手段,可快速收集和处理市场信息,有利于经济主体科学决策,克服市场固有的盲目性所带来的经济波动;建立在大数据的基础上,智能企业可实施定制化生产经营,从而大量节约人力和物质投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二是人工智能具有智能控制和精准管理功能。人工智能运用于经营管理活动,通过数据处理、方案筛选和自动纠错功能,使人们在经济活动中有效控制、精细化管理、精准操作,从而减少资源浪费。三是人工智能具有资源共享和溢出效应。通过互联网尤其是物联网的作用,可实现各类资源共享,促进产业协作、信息共享和产供销一体化,从而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产业智能化升级也会推动相关产业技术进步,以适应产业智能化的要求。四是人工智能运行具有节能减排优势。人工智能运行的动力源基本是电动能源,其运行过程碳排放少,具有节能环保、绿色低碳的效果。总之,人工智能就是一场新的科技革命,其对社会生产力提高的影响超过以往任何时代。正如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所认为,“人工智能正在促进人类社会发生转变。这种转变将比工业革命发生的速度快10倍,规模大300倍,影响几乎大3000倍”。

   (二)实体经济及其价值基础

   人类历史表明,任何一次科技革命都带来社会生产力跨越式发展和经济加速增长。人工智能作用于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与实体经济融合会产生出巨大经济效能,带来劳动生产率提升和经济增长。人工智能应用于经济活动,通过智能机器代替人力,使人类劳动力获得极大的解放。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融合的中间环节是互联网,而互联网就如同机器工业系统中的“传动机”,通过互联网的链接,方可将人工智能融合到各个行业,尤其是应用到实体经济各个生产环节中去。因此,互联网是人工智能应用的重要基础设施。

   实体经济(Real economy)是国民经济的主体,实体经济创造的产品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实体经济是以实际资本运行为基础的社会物质产品、精神产品和劳务活动的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活动。金融、房地产、期货等是虚拟经济,但其提供的社会服务也创造GDP,其虚拟部分是指脱离实际资本并以虚拟价值的形式表现出来的经济活动”。社会物质产品生产和物质生产劳动是人类生存和一切历史的前提,传统的实体经济就是产业资本运行的经济活动,传统的生产性劳动就是物质生产部门的劳动。马克思说:“我们首先应当确定一切人类生存的第一个前提也就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衣、食、住以及其他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本身。”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服务品和精神文化产品的创造,使实体经济和生产性劳动的外延进一步拓展。

   实体经济部门创造社会产品价值,实体经济部门的劳动是生产性劳动。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分析了实体经济的产业资本运动,揭示了商品价值和剩余价值的创造过程。在现实经济生活中,从社会总产品及其价值创造来看,无论是第一部类生产资料的生产,还是第二部类生活资料的生产;无论是一次产业直接提供的最终产品,还是多环节产业链提供的中间产品,实体经济总可以以最终产品计算出总产值。现代经济中,最终产品当然也包括精神产品和服务品,故国内生产总值(GDP)包括农业、工业和服务业三大产业创造的价值。坚持实体经济为主体,并非产业结构低端化,先进装备业和新兴服务业也很“高大上”,人工智能融合实体经济就是升级实体经济。现代化经济体系要求产业均衡和结构合理,中国由于农业和工业比重较大,显得产业结构低端,与现代化经济体系有差距。但在中国这样的经济大国,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中国强大的内需市场加上广大的国际市场,已经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在发达国家长期“去工业化”和中国一度出现“弃实就虚”趋势的情况下,坚持实体经济为主体尤为重要。

   实体经济创造的财富满足社会居民生活、国民经济活动与社会发展的需要。故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人工智能技术,必须首先应用于实体经济,创造出最大价值的社会产品,才能最大限度地造福于民。所谓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乃使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实体经济的关键领域,带来产业创新,促使产业升级和优化经济结构。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实体经济物质生产部门,可在现有资源条件下,创造更多的物质产品,智能制造以满足居民生活和国民经济的物质需要;人工智能应用于服务业,将促进传统服务业升级和新兴服务业发展,智能服务以满足居民生活和社会发展对服务消费的需要。

人工智能作为生产要素与实体经济其他生产要素融合,在生产过程中共同创造产品价值。在产品价值构成(C+V+M)中,C部分包含智能劳动资料的投入,V部分包含智能型劳动力的投入,M部分则包含智能型劳动者与智能劳动资料结合所创造的剩余价值或赢利。通过商品市场交换,产品价值得到实现,从而使人工智能要素所有权也得到补偿,在分配中也使各要素所有者各得其所,其中包括人工智能生产要素的回报。有人提出,鉴于机器人参与了产品制造,也应与劳动力一样得到报酬。这里应该明确的是,人工智能(包括机器人)的价值消耗是物化劳动的消耗,这种消耗也如固定资本消耗一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82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