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木: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话语权和组织权——重读《共产党宣言》

更新时间:2018-07-02 11:46:15
作者: 张文木  
[16]

   在斯大林看来,在中共党内,只有像王明这样的忠实于莫斯科路线的人才不是“‘人造奶油’共产党人”。在斯大林那里,似乎中国共产党是不应当有自己的“祖国”的,从他对法共、希共、南共的态度看,似乎全世界各国共产党的“祖国”只能在莫斯科。莫斯科的安危才是他们“祖国”的安危。

   1944年8月18日,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与陆军部长史汀生推荐赫尔利以总统私人代表身份来华。赫尔利来华之前,先与美国战争物资生产局长纳尔逊于8月31日抵莫斯科,同莫洛托夫讨论“中国情况”。莫洛托夫尽力撇开苏联政府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据纳尔逊给美国务院的报告说:

   虽然莫洛托夫说,苏联政府曾被不公正地认为对于近年在中国发生的种种事件应负责任,他却强调说,苏联政府对于中国内部的事件和发展,不负任何责任。莫洛托夫说到中国某些地区人民很贫困的情况,这些人民中,有人自称共产党人,但与共产主义不发生任何关系。只是对于他们的经济情况不满意的一种表示,一旦他们的经济情况改善,他们就会忘记这种政治倾向。[17]不应把苏联政府与这些“共产分子”联系起来,也不能因这种情况,而对苏联政府作任何谴责。全部情况的解决,是使中国政府为共同利益而努力完成当前的种种工作,并使中国的生活更趋于正常。莫洛托夫总结说,假若美国帮助中国人统一他们的国家,改进他们军事和经济的情况,并为这种工作选择最优秀的人物,苏联方面将至感高兴……莫洛托夫也阐明下列一点,即在蒋介石改变政策,设法增进中苏关系前,苏联政府对于中国政府事件不打算有任何的关心。[18]

   莫洛托夫实际是在告诉美国人,苏联与中共没有什么实质关系,不对他们的行为负责[19]。

   1956年9月24日,毛泽东同参加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团的谈话时回忆说:“日本投降以后。斯大林和罗斯福、丘吉尔开会,决定把中国全部都给美国,给蒋介石。当时从物质上和道义上,尤其是道义上,斯大林都没有支持我们共产党,而是支持蒋介石的。决定是在雅尔塔会议上作出的。”[20]

   苏联曾要求各国共产党为保卫苏联作出最大的牺牲,这一绝对要求极大的限制了其他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独立自主的发展;同时苏联又不能为为保卫苏联做出最大牺牲的各国共产主义运动提供坚实的保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初期,斯大林甚至还放弃了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原则,这又难免造成其他国家共产党与苏联共产党之间的意见冲突。通过半个世纪的实践来看,共产国际的解散有利于各国共产主义独立自主地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道路,与此同时,也大大弱化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强有力的合作,二战后苏联滋生的大国沙文主义还造成共产主义运动的最终分裂。从长远看,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对国际社会主义运动正面作用只是权宜性的,它对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整体发展却是极为不利的。在强大的国际资本面前,世界许多国家的社会主义政党被一一击破,特别是在苏联解体后,金融资本击败工业资本,形成主控世界经济的绝对优势,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谷。此后,资本主义尤其是金融资本主义的国际组织在庞大的资金支持下日益强大,它们攻城略地,不仅夺得组织优势,而且还夺得话语优势;与此相反,失去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组织权从而话语权的世界工人阶级连同他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则日益消解,最终导致世界社会主义中心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全面瓦解。在这样的时刻,陷入低谷的各国共产党人才会更深刻地领会马克思《共产党宣言》中那句名言:“联合的行动,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行动,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21]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工业资产阶级完成击倒社会主义国家的任务后,它便被金融资本所打倒。美国底特律的衰落发生在奥巴马启动的“再工业化”时期,这说明:今天的工业资本已成为金融资本的附庸,在金融资本面前已无还手之力。

  

   四、社会主义运动新高潮已显端倪

   历史是螺旋式上升的。金融帝国主义使世界资本主义又回到最野蛮和最黑暗的“洪水期前的资本形式”,与此同时,世界社会主义也进入低谷。此间作为世界社会主义中流砥柱的中国在向国际资本主义不得不作出“布列斯特”式[22]的妥协并由此赢得了为时三十多年的战略间歇间期。在与国际资本艰难周旋和国内既反右又防“左”的实事求是的路线中,中国终于冲出了资本主义包围,等迎到了已露端倪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新高潮的桅杆。

   在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在金融帝国主义的超额剥削下,无产阶级的队伍以马克思时代想象不到的规模迅速扩大并由此造成世界人民尤其是美国人民的空前觉醒,世界关于公平和正义的话语权正在向社会主义倾斜。

   美国前总统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Dwight David Eisenhower,1890~1969年,总统任期1953~1957年;1957~1961年)在卸任的最后时刻“感到有必要就这些发展的危险性向全国再次发出警告”[23],他说:“我们必须防止军事-工业复合体有意无意地施加不正当的影响。促成这种大权旁落的有害现象的潜在势力,目前存在,今后也将继续存在。我们绝不可让这种结合的压力危及我们的自由和民主进程。我们不可掉以轻心。只有一个保持警惕和深明事理的公民集体,才能迫使巨大的工业和军事防务机器去紧密配合我们的和平方法和目标,这样,安全和自由才可能共存共荣。”[24]20多年后,已入暮年的“遏制战略”之父乔治·凯南再次提醒说:“军工已经成了使我国经济极其不稳定的那些预算赤字的根源。在军需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与华盛顿购买者之间已经建立起复杂而极其有害的联系。换一句话说,由于我们在和平时期维持庞大的军事机构并向其他国家出售大批军火,成千上万的既得利益者业已形成,也就是说,我们在冷战中造成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我们已经使自己依赖于这种可憎的行径。而且如今我们对它的依赖程度已经很深,以致可以毫无偏见地说:假如没有俄国人和他们那莫须有的邪恶作为我们黩武有理的根据,我们还会想出另一些敌手来代替他们。”[25]

   20世纪80年代末冷战结束,西方朝野陶醉在“不战而胜”(尼克松)[26]的喜悦中。日裔美籍学者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认为人类社会发展的意识形态之争,以西方的自由民主“成为普世性的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而告终。面对今天的历史,福山的理论显然已失去了解释力。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发生后,世界的目光开始注意到马克思和列宁。人们从“占领”运动中体悟到马克思说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27]和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28]判断。据报道,2011年马克思的《资本论》在德国的销量比2005年增加两倍,是1990年的100倍。马克思塑像又重新回到了德国莱比锡大学的校园[29]。在英国,2010年,英国政府将大学学费上限调整到每年九千英镑后,英国学生每年都会组织街头游行抗议高昂的学费。2014年,学费上涨加上政府削减教育公共资金,英国爆发了近几年来最大规模的学生示威活动,约10000人走上街头称要“占领伦敦”,引发骚乱。2015年11月4日,数千学生走上伦敦街头抗议,要求政府清偿学生债务并实行免费教育。随后,英国工党财政部发言人约翰·麦克唐纳到达现场并对示威者发表演说。对于学生的诉求,他回应说“政府辜负了你们这一代”。事态随之升级,街头示威演变为抗议者与警察的暴力冲突。11月5日,与2014年一样,在英国首都伦敦成千上万抗议者们再度戴上“V字仇杀队”面具,走上街头。[30]英国“影子内阁”财相麦克唐纳尔是工党激进左翼议员,一向抨击银行业和媒体业,主张国有化,被路透社称成为“资本主义之敌”,而麦克唐纳尔在其个人博客上也表示,志向是“酝酿推翻资本主义”。2015年9月13日,在一次工会年度大会上,麦克唐纳尔宣称:许多年来,他“一直在推动把银行收归国有”。对于银行家,他蔑视地说:“他们是小丑,不是银行家。”他还指责英国政府如盗贼,多年来,一直在“偷盗”人民的财产。麦克唐纳尔在2015年9月28日接受BBC电台采访时表示,几年前,他推动税收正义的运动,讨论如何对付企业在英国逃税及避税。有一些年轻人,他们采取直接行动(Direct Action,作者注:指在民主机制失灵时,人民采取直接行动,以阻止社会上的不公和不平,如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和英国的“占领伦敦”运动,他们在街头示威,占领那些不交税企业的办公楼。麦克唐纳尔认为是可能的,他在9月28日英国工党年度大会上再次呼吁:“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让我们抓住这个机会吧!”[31]在这些新闻后就有跟贴说:“看来真的是东风起了,欧洲要不要爆发,英国自然是春江水暖鸭先知。欧洲怕是要出事,而且是近期。”“世界需要慢慢开始找回正义。”“西方政府与媒体都犯有战争罪与协助战争罪,大规模侵犯人权罪。”[32]

   2015年加入美国总统大选行列的74岁的伯尼·桑德斯的竞选主张是“把华尔街的高管送入监牢”。 桑德斯认为,美国如今面临的最严重问题是,金钱在政治体系中的角色和影响力——百万富翁、亿万富翁、公司和银行的影响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它们能确定议程,决定辩论,书写立法、恐吓政治家,甚至阻止这个政治体系采取行动反对它们。报道认为,桑德斯发出质问:我们要寡头还是民主?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问题,但对于今日来说切中肯綮。[33]

   2003年,英国时任首相托尼·布莱尔与美国总统小布什,携手发动伊拉克战争,但布莱尔一直不断为自己辩解,坚称当年发动伊拉克战争“没有错”。 2015年10月24日(当地时间),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审判式”访问时,首次为伊拉克战争表示道歉,不断重复歉意,甚至提到有人称伊拉克战争相当“战争罪”的说法,并间接承认对IS的崛起负有责任。他对镜头说:“我感到抱歉”,同时间接承认战争令IS坐大,造成中东乱局。布莱尔称,当时眼看着数以十万计的人在叙利亚死去,西方有责任去处理,自己也早已准备承担历史的评价。[34]

   山雨欲来风满楼。1930年毛泽东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中对“革命高潮快要到来”作了这样的解释:

   所谓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快要”二字作何解释,这点是许多同志的共同的问题。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35]

   用毛泽东这段论述观察当前的社会主义运动的形势,也同样适用并有指导意义。在金融帝国主义历史条件下,国际社会主义运动需要用组织权争取话语权,有组织地全面推进无产阶级的斗争,建立可以涵盖工业资本的国际统一战线,为社会主义新高潮的来临提前做好准备。

   马克思说:“无产阶级成为阶级,从而组织为政党这件事,不断地由于工人的自相竞争而受到破坏。但是,这种组织总是一次又一次地重新产生,并且一次比一次更强大,更坚固,更有力。”[36]目前看,处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高潮来临前夜的各国无产阶级需要重新组织和团结起来的要求日显迫切,形势日渐到来。

  

   五、建议与结论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37]。迎接新的社会主义高潮不能不汲取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因放弃组织权和话语权而招致巨大挫折的教训。《共产党宣言》诞生就是一次次汲取工人阶级运动因无组织而失败教训催生的结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752.html
收藏